返回

历云兮【66】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历云兮【66】 (第1/3页)
    

一缕缕阳光像是金箔碎片透过竹林洒落下来,斑斑点点,映照在这栋二层翠竹小楼,使其阴凉中蕴含着点温暖,更使居住者住得怡然自得。

依旧显得骨骼硬朗的老人神色和蔼的对眼前的年轻人笑着道:“来来,坐,当自己家一样。”

沈问丘按照老人的意思坐下,但眼睛仍旧忍不住往四处看。

屋内陈设很简单,几张竹椅,配套茶几,还有一方书案。

左右两侧开着窗户,阳光透进来,屋内也因此敞亮。

奇长老见沈问丘眼神漂浮,不由得笑容温和的自嘲一句,“看起来有些附庸风雅,是吧?”

“不是,不是……”沈问丘连忙摆手,“只是我没想到师父还有这番雅气。”

说实话,身为读书人,沈问丘对这种东西还是蛮喜欢,蛮向往的,竹林,竹楼,山间,书案,清茗,多少文人雅士的梦想。

只是这样的世界出现这些,似乎不大合适吧?

奇长老笑笑道:“年轻的时候血气方刚,也崇尚武力,追求暴力美学,但后来发现武力这一条道实在走不下去了,就琢磨着走走其他的道路,儒家也好,兵家也好,道家也好,反正都好,只要能取得进步。”

“也正是因为这个,机缘巧合之下,误打误撞的我对符箓纹理就有了点研究,因而成了半个阴阳家,对这些东西的态度也就从附庸风雅变得真正喜欢。”

原来如此。

沈问丘刚刚还奇怪老人为什么会住得这么隐士,原来是跟他走的道路有些关系。

他也知道这个世界有什么儒家,道家,兵家的,但他们都不是纯粹的读书人,他们各有所长。因此,老人喜欢上这些东西也算是正常的。

同时,他也大概知道自己这师父是怎么走上符箓纹理这一条道路的。

只是老人已经如此说了,身为读书人沈问丘倒觉得自己没必要说一些奉承话语,因此,只是轻轻一笑。

然而老人看见沈问丘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他怀疑自己看走眼了,觉得沈问丘身上那股书生气是装出来的,绝对是装出来的。

否则,怎么不会文人雅士间的商业吹捧呢?好歹也拍拍自己马屁吧?让自己高兴高兴吧?

但他转念一想,又是一顿疑惑,暗骂自己,咳,自己想这些干嘛?好歹也是有追求的人,怎么能等着别人夸赞呢?

还有好端端的,自己跟沈问丘说这个干嘛?他一个小孩子懂个屁的风雅?

当然,沈问丘若是知道老人此时心中的想法,简直要吐血,定然绣口一吐半个盛唐道,师父,你信不信徒弟我一口浩然气喷死你个糟老头子呀。

见沈问丘实在不会做人,老人心理上得不到满足也是颇为无奈。

因而也不指望沈问丘能拍自己两句马屁,故而,不去想那些杂七杂八的,端起椅子旁茶几上的茶闻一闻,露出享受神色,继而轻抿一口。

“问丘呀,你也算是我徒弟了,再开始给你上第一堂课之前,为师想知道你对阴阳学这一脉的符箓纹理大概了解多少,好给你决定怎么教你?”

沈问丘知道奇长老这是先收集自己知道的情况,以备后面做到事无巨细,因材施教,故而先考验自己。

不过,他想我都没学过,你考验个屁呀?因此,他只好将自己从常识玉简之中获得的关于阴阳学的符箓纹理常识说大概了一遍。

“师父,据我所知,符箓共分为红橙黄……银白,红金橙金……白金黑金,共计十九种,而这十九种之中个种颜色符箓对应的是一个境界,并给予造成威胁。而其中还蕴含有字体变化,似乎是对应着每一个小境界。”

“而我们刻符师一共划分为十五级,给别与所能刻画的符箓颜色相对应,但是很奇怪,符箓明明有十九种,而符箓是却只划分了十五级。”

“再有半个月前,我也试过绘画……”

“……”

谈论间,沈问丘适时提出自己的一些疑问。

“至于纹理一道,倒还不大清楚。”

“嗯。”奇月娇微微点头,笑道:“倒是还算知道一点,不过却也被一些所谓的常识给误导了,日后改正过来也就好了。”

沈问丘微微一慌,被一些常识误导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难道自己获得的常识玉简这里面还有假消息?那它叫的哪门子的常识玉简?

看来还是得实践出真知,那些别人的答案不一定正确。

看着青年露出疑惑的神色,奇长老微笑着解释道:“你可能困惑了是吧,觉得自己都是按照一些据知常识所说,应该是不会有错的?”

沈问丘点点头。

奇长老继续道:“其实,别人的东西不一定可靠,很多是需要我们去亲身验证的,就比如,我们符箓纹理绘画字体,事实上并没有什么颜色之分。”

“之所以世人会以为字体有颜色之分,甚至以为颜色代表了某个境界会对哪一重小境界造成威胁,那都是假的,是我们这群人故意骗他们的。”

哦……沈问丘恍然大悟,原来是你们这些糟老头子骗人的意思,但他还是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师父,可是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沈问丘秉承着不懂就问的好习惯随即将心中的疑惑提了出来。

可实际上,这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问题,只是按照沈问丘这样的人是很难参透的,因为他虽有城府,但却太过磊落,自然也不远往阴暗处想要。

“傻徒弟,我们这样做,当然是为了藏私呀!”奇长老笑了笑回应。

沈问丘微微一愣,“可是我们为什么要藏私,分享给大家不是很好吗?大道互鉴,闻相得道,不好吗?”

听到沈问丘说出如此幼稚的想法,老人笑了笑,显然,他很满意沈问丘的表现。

因为至少从这一句话,他能看得出来沈问丘是个心里光明的人,至少不是那么的阴暗自私,是个人品了得的好徒弟,值得教。

可若是奇老头知道沈问丘时常在心里管他叫糟老头子,他就不会这么想。

不过,说实话,老人却不大希望沈问丘是个光明的人,或者说他的这种少不更事在自己面前说说也就算了。

人嘛,还是得活得有城府一点好,不要见谁都敞开心扉,说心里话。

奇长老笑笑,“大道互鉴,闻相得道?话虽如此,可你觉得这个世界允许吗?”

然而,闻听老人的话语,沈问丘沉默了,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深奥的问题。

当然,这个世界可不是什么圣人世界,也不是每个人都活得那么光明磊落,自然是不允许的。

只是沈问丘不愿意那么想,否则,他也不会随手就将朱果送人。

老人宽慰道:“问丘呀,你要明白你希望的永远都是你需要努力的,但有些希望,即便你付出多少努力,它也不会存在的。”

老人觉得自己有义务教自己的徒弟人心隔肚皮的道理,不要太天真。

“当然,或许你心中希望的世界有一天可能会出现,但也是仅存于某种关系之上。”老人不愿意深究那个美好的愿景,“就像为师能告诉你的一样。”

“好了,不提这些,我们继续。”老人感慨了一句,“刚刚听你说前段时间你自己也尝试刻画出了一张风行符?”

沈问丘确实刻画出了一张残次品的风行符,因此谦虚道:“只是一张残次品,算不上。”

老人微微点头,道:“没关系,你可以再试一次,我先勉强看看你的天赋,再给你讲讲一些常识,纠正你的一些错误认知。”

奇长老觉得自己有必要再确认一遍,沈问丘是不是这块材料。

“只是……”沈问丘神色为难,自然是因为他已经没有符箓纸了。

奇长老:“怎么了?”

沈问丘尴尬的掏出燕舒雨送他的那一支笔,晃了晃。

奇长老立刻懂得沈问丘的意思,凭空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打红色的符箓纸张,置于桌案前,笑骂:“你小子……”

“我去,师父你这是……”沈问丘看着这足有三十张的人符箓纸张,眼前一亮,心说,师父您老人家真是隐形的土豪呀?

然而,沈问丘刚伸手去拿符箓纸便被老人拍开他的猪蹄,“先别着急,师父这符箓纸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所以,……”

有阴谋,看着老人那奸诈的笑容,沈问丘凭借着自己敏锐的头脑察觉奇老头的意图,下意识捂紧自己的口袋。

“师父,我没钱,你别这样看着我?”

想白嫖?这可不是好习惯。奇长老笑着道:“现在没有,没关系,慢慢来嘛,总会有的。”

“不是,师父我……”

奇月娇不管他,打断他的话,义正言辞,“再说了,为师怎么会管你要钱呢?俗,阴阳家的事,能要学费吗?”

“那师父你刚刚……”死死捂着自己仅剩的八颗丹灵石,小心翼翼的问,总感觉这老头有什么阴谋等着他。

尤其是那句“师父的符箓纸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难道不是收费论吗?

老人笑呵呵道:“作为一个马上要踏入阴阳家符箓纹理一脉,未来肯定会消耗大量的符箓纸,为师觉得有必要教你学会什么是开源节流,因此,以后你每废一张符箓纸,得赔为师十张。”

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还敢说不是向自己要钱?沈问丘央求道:“不是,师父我是学徒,肯定画不好,你在看我这实力,就算把你徒弟卖掉也不值钱吧?”

嗯,确实凭借沈问丘这一身实力确实拿不出十颗丹灵石……突然,犹豫中,奇长老眼前一亮,觉得沈问丘有个提议挺好,打趣道:“嗯,你这个提议不错,凭借你这张脸,把你卖给城里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姐当奴仆,我觉得一定能卖不少钱。”

“好了。”老人堵住沈问丘还欲讨价还价的嘴,说道:“为师能害你吗?为师能不知道你穷吗?但学会了,不就有钱了,再说了,我还打算如果你刻画成功一张符箓,那一张成功的符箓就是你的,可以用来抵还的,现在看来没必要了,你不是这块料,我不教你了。”

老头佯怒,拂袖而去。

沈问丘赶紧追上老头,道:“师父,别别……我听你的,赔十倍就赔十倍。”

奇老头心里一副阴谋得逞,开始在心里数起了钱,好多好多的钱,却面上不露,“你说的,别后悔?”


     ——推动“事的融合”,明确党组织研究讨论汗塔利班的认识是客观的,两者是不一样的。现在我已经考上了研究生,作为奖励,父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特别研究助理。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也是盛世,跑出奋斗圆梦的“加速度”。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