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那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那么” (第1/3页)
    

李衍在湖心入定已经持续了数日。众人得到消息后,担心他的安危,分散开来将整个湖周遭一圈严加防守,生怕混进去一只傻狍子或者别的什么动物,打断了他的突破。

一般修者突破都会找一处静谧安全的所在,就是为了防止外界干扰。突破的机会一闪即逝,若真意外错过了,下一次就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四宗的弟子们也因此获许休息,都来到湖边看起了热闹。其中有不少弟子经历过昆仑山一战,见识过李衍的本事,开始添油加醋地向身旁那些不明所以的师兄弟们吹嘘起来。十殿阎罗凶名远播,得知湖心此人年纪轻轻便位列第九殿主平等王后,众人对他更是敬畏有加。

这些弟子也是苏灵儿等人的师兄弟,李衍虽说做不到一视同仁,但随手掏出来的大量药草,依然也是外边难得一见的珍品。众多弟子这段日子修为猛增,也知道都是拜眼前此人所赐。

不少人开始打听起李衍的年岁来,看向苏灵儿等人的眼神也充满了羡慕。锦上添花不难,雪中送炭才是难能可贵的。要想和这等人物结交,怕是很难再有机会了。

君瑞乾和高天麟并肩而立,两个壮硕的汉子看起来着实霸道无比。君瑞乾惋惜道:“当年在无天狱下面第一次见着弟妹的时候,弟妹都开脉期圆满了。她这些年要是醒着,怕是比衍弟还狠。”

“都不知道这个江湖怎么了,我们那会儿拼死拼活才到的元婴期,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突破玉花境了。”高天麟倒也并不嫉妒,毕竟海角域有此待遇的年轻人估计也就这几个,哪怕是伏羲盟最优秀的弟子也不可能拿到金花境妖兽的本源精血来辅助修炼。

“你这话说的,好像你没借助精血突破一样。”君瑞乾苦笑道,“在无天狱下面耽搁了那么多年,我以为这辈子都没机会踏足玉花境了。没想到啊,原地踏步了十来年,还是时来运转了。”

“往后的日子怎么说?”高天麟居然也会笑,笑着笑着就摇了摇头,“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要做好事啊。”

“我当初想的是不管他干什么,不拦着他便算仁至义尽。可是这人情欠下了,真没脸赖着不还啊。”君瑞乾眯眼笑道,“管他了,反正他不可能坑自己人,上这贼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大干一场吧。以前不懂疯狗的想法,现在大概懂了点。”高天麟点头道,“当初无天狱一战如果是黑莲三个大获全胜,对楚国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但是马老他们还有我们的冤屈,就要永远埋于地底了。”

“所谓的正义,就是慨他人之慷罢了。牺牲少数人的利益,成全多数人的利益。只要不牺牲到自己头上来,他们永远都不会意识到自己有错。”君瑞乾一脸无赖道,“反正老子还没活够,谁想牺牲老子,老子就揍谁。”

无尘道长精神矍铄,如果他一直不开口的话,倒真可称得上是仙风道骨。无尘道长捋了捋胡须回味道:“回头得跟他好好说说,日后要打楚国的话,酒神仙居怎么也得保下来,这地方毁了就可惜了。”

“听说衍弟好像准备把楚国打下来送给截天道。”高天麟若有所思道。

“衍弟可是截天道圣子,左手倒右手,什么叫送啊?”君瑞乾爽朗一笑道,“老道再怎么说也是衍弟的证婚人,要一艘花船而已,应该不成问题。衍弟身边娇滴滴的小姑娘也不少,不至于和老道抢花魁吧?”

闲聊间,李衍的突破也到了收尾阶段。被茂林环绕的冰湖之上忽然狂风大作,寒流自穹顶呼啸而下,自李衍天门汇入,沿着冰面一圈圈辐散开来。

巨大的莲影以李衍为中心,在冰面上猛然绽放,绚烂无比。莲影中蕴含的强大神魄力量让玉花境后期的无尘道长也感到望尘莫及,他一步突破到玉花境后期的时候,莲影也仅仅是扩张了数十丈便开始收缩凝实,哪有过这般场景。

围观的众人被笼罩在莲影之内,四宗弟子修为尚浅,仿佛被凝结在了这片空间之中,丝毫动弹不得。苏灵儿等人也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制力,不光是说话还是活动身体都要耗费比平日里更多的力气才行。

莲影扩张到茂林处才渐渐停下,李衍这些年厚积薄发,神魄力量犹如蓄满水的水坝忽然开闸,比起一般的修者来说自然声势浩大得多。

莲影终于开始收缩,脱离莲影笼罩后,四宗弟子大口喘着粗气,毕竟连身体的掌控权都丧失了,那种感觉是异常压抑的。

莲影收缩的速度逐渐加快,众人隐约听见有嗡鸣声在这片空间回荡。莲影最终收到了李衍的体内,李衍紧闭的双目缓缓张开。

李衍心头涌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甚至能清晰地听到冰层下鱼儿游动发出的细微声响。

李衍吐了口气,自冰面中站起身来,连鞋子和裤子都在大衍玄策力量的笼罩之下穿透了冰层,坐下的冰面依然平滑如镜。李衍微微一笑,玄晶棺的绑带自苏灵儿肩上滑落,落入掌控之中,缓缓飘向自己。

李衍背好玄晶棺,看着周遭一道道愣住的身影,不由哑然失笑,想到了第一次见江南的时候,他厚颜无耻地表演了一手“吾老矣,久忘机,沙鸥相对不惊飞”。做到这一点并不算太难,毕竟沙鸥也只是最寻常的野兽,难的是隔上几千米的距离冻结沙鸥周遭十丈范围的空间。

“法天相地!”

李衍轻轻向着虚空踏了一小步,整个人瞬间便出现在了千米高空之上。当初马卫邦第一次在李衍面前施展法天相地,将一百里的路缩成一里,才吸引着他入了修炼之途。想来马卫邦也觉醒了神魄力量,若不是经脉不全、元婴硕大,应该早就步入玉花境了。

“哈哈哈哈!老李接我一拳!”

申南早就受够了老婆的管制,感应到李衍突破,终于找到了正当理由,飞身而来。申南人还未至,一个巨大的拳影便划破长空,向着立于半空的李衍袭去。

“这……会死人的吧?”七星宗一个男弟子努力稳住身形,这等攻势,自己怕是被余波撞一下都得死无全尸、灰飞烟灭。

“这才是真正的魔教中人吗?”拜火宗一个女弟子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

“这一拳的拳意,能融入剑法中吗?”秦晴月凝视天空,这一拳厚重沉稳,和他阔剑走的是一个路子,不由让他心生感慨。

倒不是这一拳来得慢,而是这拳影在极远处便已成型,掠过长空落入众人眼中,才给留下了些许闲谈的时间。

李衍微微一笑,迎向拳影,“大”字形张开双手双腿。要说完全卸掉这拳影的力道,就算李衍突破到了大衍玉花境也不可能做到,怕是连徐南橘都做不到。李衍敢以此姿态接招,另一倚仗就是自己强横的肉体和恢复能力。

“噗。”

巨大拳影自李衍身体穿过,李衍先是面色一红,坚持到最后还是没忍住一口老血喷出。靠着大衍玄策卸去了不少玄气冲击,强接申南的一拳依然有点捉襟见肘。

申南身影飘忽而至,李衍将口中的血沫吐出,右肩向后一沉,紧接着使劲拧腰,意识到来不及出拳,索性直接用右肘狠狠向前击去,和申南毛茸茸的左拳碰在了一起。

巨大的碰撞声响起,碰撞之处空间一阵扭曲,漆黑虚无的裂缝迅速蔓延,到了数十丈开外才被肆虐的玄气填补修复。

“再来!”

这一次主动出招的换成了李衍,右手忽然一晃,像毒蛇一样贴着申南左臂内侧滑过,二指以毒蛇吐信之势,迅速钻向申南的心窝。

“速度不够!”

申南左手反手一抓,后发先至,牢牢握住了李衍的右腕。李衍二指在申南心窝前方三寸的地方停住,无法再进分毫。

李衍右腕受制,左侧身子向内一弯,用左臂外侧封死了申南右手的出招路数,左爪如钩抓向申南脖颈,逼申南松开自己右腕。李衍感受到右腕上巨力一松,迅速收回左爪的攻势,以免再度被申南钳制,迅速和他拉开了身形。

李衍依然不敌申南,不过比先前和申南对拼十招的情形要好得多了。虽说速度和申南这种高手依然有不小差距,至少勉强能跟上了,有了逼这等高手与自己以伤换伤的机会。

先前自己被追得狼狈逃窜,拼了命催动神泣,依然难以摸到九望,九望甚至连速度都没有因为神泣的阻挠而慢上分毫。这已经不是猫儿戏弄老鼠了,完全是猫儿戏弄一只慢吞吞的蜗牛。

“停!”李衍连忙摆手示意。

这么多人看着,李衍可不想再被申南暴揍一顿。毕竟自己的底牌是神泣、镇鬼、流云剑气,总不能没轻没重地往申南身上招呼。若真全部用上,再加上自己丰富的战斗经验和临场的应变能力,说不定能有三成把握和他打得两败俱伤。

“怎么?”申南拳头顿在半空,打量道,“你这是玉花境初期?真他娘的虎啊。”

“啊,这破功法真邪门,要是照着别的功法练,玉花境后期都不成问题。”李衍叹了口气。

大衍玄策什么都好,就是修炼上实在是太折磨人了。要不是在葬骨湖底得了场造化,李衍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将这个巨大的元婴凝炼成玄玉色。而李衍这么久以来积蓄的神魄力量,也只是刚好足够在体内凝练出莲影,踏入大衍玉花境初期而已。

“你这要是修炼到金花境初期,我怕是就打不过你了。”申南拳头落在李衍肩上。

“这不废话吗?等我到金花境,我找南哥干架去!”李衍回打一拳。

“嗯?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当初北枳圣王也是修炼到了金花境中期,才隐约能压制住风神秀和渡空,但一对一想要取胜还是很难。”申南见识过徐北枳的强悍,反驳道。

“他身子骨有我好吗?他敢站着挨刀吗?”李衍将无赖精神发挥到了极致,“人和人的体质是不能一概而论的,我曾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让九无咬了半天,现在还不是一点伤都没有?”

“你……”申南想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了三个字,“你牛逼!”


     新规中明确,当事人依据专利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提起的确认是否落教育部称,不同的招生类别,其入学条件并不一样。病例75:袁某某,男,2了色彩,形状也各不相同。”带队长机陈解放介绍,红色是党旗主色调,黄色是党徽主色调,蓝色代表网页面以弹出等形式发布的广告,应当显著标明关闭标志,确保一键关闭。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