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优越感没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优越感没了 (第1/3页)
    

又是一句佛门六字真言。

不过让淮山有些奇怪的是,大愚这仿佛无可阻挡的一拳并没有想象中的重,甚至没有让他感觉到痛。

诧异中,无穷无尽绿色佛光显现。

不过更为奇怪的是,这绿色佛光却全无之前白色佛光的侵略性,反倒温和明媚,晒在身上懒洋洋的,让人如沐春风。

淮山忍不住想要闭目来个春睡。

阳光,鸟语,花香,流水。

在这些自然风物的陪伴下,淮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终于轻松地从少上造突破到了大上造。

于是他就醒了。

睁开眼,他便看见韩菲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而等意识到他醒了之后,女孩才终于松了口气似的笑着说道:“淮山爷爷你没事吧。”

他顾不上回答,因为身体内缓缓流转的平静灵气告诉他。他的伤势不见了。不仅是伤势,就连刚才那被燃烧掉的大上造境界也回来了。

不光回来了,这境界似乎也平稳多了,不再像之前摇摇欲坠,必须时刻打坐静心维持。

他一个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依旧立在原地没有动弹的大愚。

“这是怎么回事?”

大愚和尚微笑点头:“你很不错。我很欣慰赤色黎明军能有你这样的后辈加入。这是作为一位前辈送你的一点见面礼。”

大愚说得轻松,可淮山却忍不住苦笑道:“大师的一点见面礼可实在不轻啊。帮我重塑了大上造境界。这份情,我怕是这辈子都很难偿还得清。”

“还不清也没关系,谁让你是公千古和私一时的兵。我把账记他们身上就是了。反正他们欠我的东西挺多,多你这一桩不多,少你一桩不少。”

“大师真的认识公司令和私政委?”

“如果不是他们死得早,我一定得找他们好好聊聊,居然会给我一本假证件。”

淮山脸一红:“首长,我……”

大愚抬起手,阻止了他的说话:“还第一次有人这么叫我。看在你这声首长的份上,我替组织送你几句话。”

淮山顿时立正敬礼:“请首长训斥!”

“以后安心修炼,不要再自毁长城了,脚踏实地,走好修行的每一步,切勿急功近利。”

“首长我……”

大愚收起了微笑:“我知道你为什么要仓促进入大上造。你觉得局势很紧迫,眼下国家就要推进人类与异常人类交流融合,可你们年轻一代的修为却并没有跟上。你想站出来,竖立一个榜样,成为一个标杆,提高年轻一辈的信心,激发他们的斗志。所以才不顾以后的修行道路,强行进阶大上造。对不对?”

“首长,您说得对。”

大愚笑了笑:“所以你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吗?”

淮山绷着脸,没有说话。

大愚自然能看出淮山所表现的态度,笑呵呵说道:“你觉得你没错?”

淮山犹豫了一下,咬牙道:“淮山愚蠢。还请首长明示。”

大愚摇了摇头:“你可不愚蠢。要是愚蠢,你就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相反,你很聪明。可聪明人,就有一个毛病,那就是自作聪明。淮山啊,你今年多大了?”

“八十有二。”

“不错,还刚好和梦之国同岁。可我叫你一声孩子,没问题吧?”

“淮山在首长面前,确实只算是个孩子。”

“淮山,我们这些老东西,没别的优点。要说有吧,那就是自信,不光对自己自信,也对你们自信。我们觉得你们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可你呢?你对我们却不相信。你不相信我们这些老东西有能力控制住局面。这是不是大错特错?”

淮山看着笑眯眯的大愚,沉默了片刻,才为难地说道:“首长,我相信你们。可……可时间它不等人啊!”

“时间不等人,可那又怎么样呢?”大愚笑着反问。

淮山有些迷茫:“这还不够重要吗?”

大愚点了下头:“时间固然重要。可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慌手慌脚。正因为时间紧张,我们才要稳住自己的阵脚,不要等敌人没打过来了,自己就把自己先吓到了。淮山,你觉得实现人类与异常人类和谐共处,需要多久?”

“需要……”淮山张开嘴,可最终都没能给出个答案。

或许根本没有人能给出个答案。

可这个现状让淮山有些不甘心,希冀地问道:“首长以为呢?”

“我吗?”大愚摇了下头,“我不知道。”

“首长也不知道吗?”淮山有些失望。

看着淮山垂下去的眉眼,大愚再次笑出了声。他提高了自己的音量,缓慢而又从容的说道:“我是不知道那一天何时到来。可我知道,我们只要努力去做就够了。如果十年不行,那就百年,如果百年不行,那就千年,如果千年不行,那就万年。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去完成这一切。你相信吗?”

淮山用力地点了点头:“我当然相信,所以我也愿意为之牺牲一切!”

“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你是个好孩子。”大愚话音一转,“可好孩子也是孩子。你说的对,我们梦之国所有人都可以为那一天的到来牺牲一切。所以即便论起牺牲,也要排个先来后到不是。我们这些老人家都还在,又怎么轮到你们这些小辈做这些牺牲呢?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蠢事了。不然会让我们这些活着的老东西惭愧的。”

“首长……”淮山的眼眶不禁红了。

“我们是缺力量。想要真正迎接那一天的到来,我们现在的储备还远远不够。可那需要我们所有人的共同努力,而非仅仅靠牺牲某个个人所能完成的。如果有一天我们牺牲完了,还不行,需要你们年轻人牺牲了,会跟你们说的。但如果我们没说,就安心做好自己的分内事便够了。记住,天塌下来,自然由个高的顶着。如果你想早一点帮助,那就快点长高,但要耐住性子,不要透支你的未来。要是再有下次,可就没有人再会来帮你了。”

淮山郑重地点了下头:“首长说的教诲,我都记下了。”

大愚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那么,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淮山的脸瞬间耷拉了下来,但还是大声说道:“报告首长!还是不行!”

大愚没有生气,反而笑得越发灿烂了。这笑容似乎都不足以说明他心中的喜悦。他再次说了一遍:“你真的很不错。可以提前告诉你,不必太过担心考评结果。”

淮山闻言一愣,刚要说话,却被大愚摆手拒绝。

随后大愚看向一旁眼神迷茫的韩菲:“施主,现在看你了。”

韩菲愣了一下,然后举起了手里的剑,心意流转,灵气被灌注到双手,猛一发力,那剑缓缓被从鞘中拔出寸许。

寒芒一闪,磅礴剑气宣泄而出。天空中隐隐有雷声响起,好似有一条隐身在云层中的万丈黑龙睁开了金色的竖瞳。

这看似平常的举动却仿佛耗费了韩菲极大的气力,一张红润的脸顷刻之间变得煞白。可她顾不上歇息,几乎是从牙缝中勉强挤出了一句话:“宣局长令,凡梦之国境内,大愚大师皆可前往。”

命令下完,一口灵气未能及时续上,气力消失。

呛——

古朴青铜剑重新入鞘。磅礴剑气顿时烟消云散。

淮山看着重新沉寂下去的剑,毫不掩饰眼中的欣赏与遗憾。

要是能把玩一下,哪怕片刻,该有多好。

他相信,无论是谁,只要是与剑为伴的人,应该都如他一样,希望能够拥有这样的一把剑,哪怕只是片刻吧。

叹了口气,他看向大口喘着粗气的韩菲,眼神复杂。

其实局里人对韩菲的非议如此之多,并非仅仅是针对这么小姑娘,更多的原因来自于这把剑。

剑名辘轳,据说一直为秦王象征。后来那位始皇帝陛下横扫六国,建立铁血大秦之后,又将目光投向了妖族,遂建立了异闻司,试图把妖族也纳为子民。为表恩宠,他将此剑赐给了初代异闻司司主。

那时候的辘轳剑,虽然经过秦国多年龙气温养,已经初露锋芒,但其实远没有现在这般浩气磅礴的声势。

不过当时的辘轳剑,却远比现在更让人族和妖族胆寒。

因为那位心胸宽广若天地的始皇帝陛下,给了这把剑仅次于他自己的地位。

见之如同见朕!

这也就意味着赐予了异闻司主仅此于他这个皇帝的赫赫权势。

当时的异闻司主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手握生杀予夺大权。

持剑所到之处,天下无不俯首。

当然,最开始的时候,也有人试图挑战这把剑的权势。但无一例外,他们最后还是俯首了。只不过等他们再度俯首时,头颅是从脖子上滚落下去的。

后来,在初代异闻司主死后,这把剑又被交到了二代异闻司主手中。再到后来,这把剑就成了异闻司主的权柄象征。

在异闻司里,司主并无印鉴,如果司主想要下达指令,会在公文上留下一缕辘轳剑气作为印章。

而如今大秦早已逝去万载,梦之国应运而生,异闻司也变成了调查局,始皇帝陛下赐给这把剑的生杀权柄自然也随着梦之国的建立而烟消云散。

可这并不意味着便有人胆敢轻视这把剑。

因为这把剑传承万年,经过异闻司一代代司主温养磨砺,早已是名副其实的神器,杀敌无数。就是死在其下的大修行者,虽不能说不可计数,但也绝对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更有不知名野史传言,初代异闻司主之所以身死,是因为有位天庭的仙人下凡游玩期间,对始皇帝不敬,于是初代异闻司主携剑而往,最终将那位嘴巴不老实的仙人成功枭首,但他自己也因为伤势过重,最终不治身亡。

这个传闻,无人证明是真的,但却也无人能够证伪。

而且出于对曾经异闻司的尊重,梦之国官方保留了辘轳剑为调查局局长印鉴的功能。

由此种种,足以看出此剑的珍贵与重要。

可就是这样一件煌煌重器,却被现任调查局局长交给了韩菲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保管。虽然局长只是平时让韩菲这个小丫头给自己跑跑腿盖盖章,她并无自行使用的权限,可这也足以让人眼红了。

而作为一个剑修,淮山当然也觉得此种行为真是暴殄天物。

可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局长呢?剑在人家手里,交给秘书代管,合情合理。而且韩菲也只在调查局驻地范围内持剑,从未将其带出过,所以大多数人纵有不满,也只能憋在心里了。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抚养费奠定了重要基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政府总理李显龙表示,中国共产党带的较量仍在继续,每个人的生命价值和尊严都应得到悉心守护。尽管来之前做了充分准备平,一波又起”的走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