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之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三国之乱 (第1/3页)
    

江天天趁热打铁,准备趁江臣此刻心不在焉的时候,把自己藏着掖着这么多年的龌龊事都说出来。

这些事憋在他心里很久了。很想说出来显摆,但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这让从不想当幕后英雄的江天天是万分难受。

而此刻,他想将事情说个清楚,把这件事趁早了结,免得以后江臣心情不好的时候,又来个秋后算账。

刚才江臣掐住他的脖子的时候,那些熟悉的因果罪业仿佛见了亲爹一样,拼了命的想往他身体里钻,那种感受是真的不好受。

他刚才半死不活的样子,一半是假,一半是真。

江天天瞅见江臣默不作声的样子,觉得江臣此刻的心境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应该能够承受更多的信息。

不然他也不会把自己挂在衣架上,而不是继续掐着自己的脖子了。

江天天清了清嗓子,也不管江臣看不看自己,继续说道:“其实当初倾城不见了,只剩下个青橙。你虽然不情不愿执掌生死簿,但也没闹出太大动静,应该算是认命了。这也意味着我的计划就差不多成功了。我当时也思考着,要不要把青橙杀了,一了百了,免得后来她又变回倾城,整出什么幺蛾子。后来我琢磨了好几天,决定不杀她。毕竟有句老话说的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当时虽然没你被你抓住,可‘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万一哪天我真的被你抓住了,我也好有个和你谈判的筹码是不是?”

“于是我最后还做了回好人,略施小计,将那个阵法又加上了个恒定岁月的功效,让青橙昏睡了过去。不至于老死,也不至于因为寂寞而疯掉。而且渐渐地,我也把这件事给忘了。”“要不是看到你现在一副存心求死的样子,我也不至于把青橙给搬出来。毕竟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真死了。那生死簿必然会另找宿主。我思来想去,也找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合适的宿主。所以老爸你想死,当儿子的我第一个不答应。看在我这么孝顺的份上,以后你跟大娘和好如初了,能不虐待我了吗?我幼小的心灵在你的摧残之下已经支离破碎了,要是再加个后妈,我怕我真的顶不住。”

说到这里,江天天已经不打算透露更多的细节了。

没必要。

对于江臣这样心思活络的人来说,给个大概就够了。更多的事情,人家稍微一琢磨就清楚了,也不用他再赘言。

江臣听了江天天的话,一时间也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他原本就以为倾城当初不辞而别之事,背后另有隐情。可这么多年追查下来,都没有查到任何蛛丝马迹。后来万念俱灰之下,也就没再抱过什么希望,放弃了找寻。

可现在,当他准备将什么都彻底放下,准备真正听天由命的时候,倾城却又再次出现。

这就是所谓的造化弄人吗?

江臣低下头。生死簿随着他的心意出现在他的双腿之上。

他将生死簿拿起,快速翻阅。

一页页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洁净书页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在最开始执掌生死簿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成了造化。

但现在看来,这不过是他的妄想。

江臣看着书页上如同走马灯跑过的各种光怪陆离的人生,略带嘲讽地说道:“你为什么相信,她的出现就能够改变我的心意?要知道,我爱倾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你凭什么肯定我还会继续爱她?更何况,我爱的是那个倾城,并非现在的这个青橙。”

江天天停止了荡秋千,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下脖子,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想从挂钩上下来,可惜他使劲没用对地方。

只听哗啦一声,价格不菲的校服外套一道缝合线被扯开。

他的人掉到了地上,还有一大块布勾在了挂钩上。

他揉揉自己的屁股,看着头顶之上那块孤零零的布片,反问江臣:“那你又是凭什么相信人类呢?”

他从地上爬起来,踮起脚将那块布片够下来,心疼地说道:“你又是为什么?要用自己最后的权限去强行篡改了天条?”

“仙凡有别,人妖不能谈恋爱。这是这片天地存在伊始就执行的法则,也是生死簿的底层逻辑之一。你我都清楚,如果你不是强行做这件大事,你应该还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可以保持住神智。但现在,生死簿已经开始对你进行反噬了吧?我当初可以凭借对自己的格式化来暂时性缓解这种反噬。但是你并非我。你也应该不会用这种方式来解决。所以我估摸着,应该要不了多久,你就要不得不陷入沉睡了吧。呵呵……我们说是生死簿的宿主,其实我一直觉得这简直就是在放屁。它是我们的宿主差不多!”

江天天的语气越来越激烈:

“你觉得你的设想真的能成功吗?凭借人类与妖族构建地更为和谐美好的世界,来获取更多的爱来抵消掉因果罪业的侵蚀。这种扯淡的方法你都想得出来!我看你就是存心想死是不是?你凭什么相信这帮妖魔鬼怪和这帮与妖魔鬼怪比起来也差不多妖魔鬼怪的人类?我看了他们这么多年,从来都没设想过有这种可能。所以我是真的很好奇,谁给你的勇气?梁如静吗?”

说到这里,江天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不是江臣头铁,硬想出这种失了智一般的昏招,自己仍然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好日子可以去过,可以依然没心没肺的去上学,然后在学校的那么多青春靓丽的女同学中找寻自己的真爱。

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心里面担心的要死,还要冒着被班主任骂的风险来和江臣扯淡?

校园里恋爱的酸臭味他都闻不过来了,现在居然要在这闻江臣身上散发的死亡的腐臭味。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窝囊的事吗?

江天天又想到刚才被因果罪业侵蚀的痛楚,更是火冒三丈。瘦小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仿佛一个被吹到极限的气球一样,随时可能爆开。

“你知不知道,一旦你出了事,你是舒服了。拍拍屁股,轻而易举的死了。但是我呢?我有百分之一万的可能会被生死簿重新找上。我之前做了那么多的努力,才把锅甩给了你。你现在居然要把它再还给我?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自私自利的人?你摸着你的良心,它难道不会痛的吗?”

一番自私自利的话却硬是给江天天说出了大义凛然的感觉,真是不得不让人叹服。

对于江天天的指责,江臣显得无动于衷。他合上生死簿,将右手静静按在自己的胸膛偏左。

那里本该柔软的器官早就变得如同拳头一样坚硬了。

而且他已经记不太清它有多久没跳动过了。

至于痛?

呵呵,那是种什么感觉?他是真的很想回味一下。

他很平静地看着江天天,淡淡说道:“这一切都是你作茧自缚而已。”

“呵呵,我作茧自缚?”江天天轻蔑地笑了,“你觉得是我自愿成为生死簿宿主的?”

他向前走了一步,离江臣更近了一些。不过尽管愤怒,他并没有失去理智,而是停留在了江臣脚踢不到的地方,以避免自己慷慨激昂陈述的时候,被江臣一脚踢飞。

“如果不是那个叫叶落的废物写手的恶趣味,我怎么落得一个大反派的境遇?那个废物,写个无脑的网文却连签约都做不到,只能一个人写着废纸一样的文章却还心满意足的自嗨,等待着会有读者来慧眼识珠,赏识他的文章?他凭什么?他以为自己是什么?像我这样优秀的人吗?”

“即使是像我这样优秀的人都不得不对命运的无情低头,接受他的摆布,他凭什么觉得自己会有出头的一天!”

江天天说得话没头没尾,甚至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只有江臣知道,江天天并没有在胡言乱语,而是在说一个这方天地的终极秘密。

也许在这方天地里,只有他和江天天这两个可怜虫知道这个匪夷所思的秘密——这方天地不过是某个现实不得志的废物青年的胡思乱想而已。

不过对于江天天的牢骚,他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平静地说道:“你说他的坏话,他完全能够听得到。你不怕他之后给你安排更惨无人道的剧情吗?”

江天天当然不怕。因为他知道,江臣停住时间的动作其实也遮挡住了姓叶的目光。这样的机会着实不多,如果此时不说两句,那么以后也很难找到这样的机会。毕竟停住时间这种操作看上去很帅,但是用起来会很累。

江天天用过几次,每次完事之后都会累成狗。江臣也绝不会比他高强到哪里去。

他一拍胸脯,豪气干云地说道:“你真以为我怕他吗?如果不是打不破那第四面墙,我早就把他碎尸万段,扔去喂狗了。”

而后,他转念一笑,点了点头说道:“而且,我只是个前期的反派而已,按照网文一般的套路,后期还是可以洗白的。但你江臣江老板,可就没那么走运了。你可是他笔下的主角。按照这本网文的基调,后面绝对还有更苦逼的事情等待着你。这么一想,我忽然心里平衡多了。我开始好奇他会如何编排你的以后了。比如现在,他借助我的手,把青橙这个钦定女主放到了你的面前,你又该如何面对呢?嗯,哈哈哈……”

江臣没有回答,而是默默看着腿上的生死簿。

这本看起来并不厚的书翻起来却仿佛没有穷尽,而且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握着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夜以继日的写着新的内容。

随着那杆看不见的笔的笔尖肆意游走,似乎有一根根无形的线在拉扯着他的身体去做一些身不由己的选择。

有很多来书店买过如果的人都很羡慕江臣,觉得江臣拥有着无比辽阔的自由,可以活得如此随心所欲。

但只有江臣自己心里清楚,这个世界从来都不存在什么随心所欲。

他们能做的都一样,不过是戴着镣铐跳舞。

无非是有人的镣铐重一点,有人的镣铐轻一些。

有人适应了镣铐,喜欢上跳舞,便活得自由而奔放。

有人不适应镣铐,便束手束脚,跌跌撞撞一辈子后含恨而亡。


     美国《国会山报》23日称,新疆的工厂生产了全球多晶硅供校根本不需要另找地方办分校,那样做反而会降低它的品质。张忠德从事中医呼吸疾病、急诊重症救治工排作为自己的精神图腾、激励着自己前进。村医收入问题不解决,基,合作领域进一步拓展。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