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迟点更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迟点更新 (第1/3页)
    

“1908年,清·光绪38年,6月30日。

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中部,靠近通古斯河的一片森林里,一个硕大的火球从天而降,把天空劈成了两半。

巨大的爆炸掀起的热浪,夷平了方圆近2000平方千米的森林。

幸好爆炸中心不是人居地,但那范围之内的所有生物,都未能幸免。

这次大爆炸的瞬间,整个天空亮如白昼,连1万千米之外的伦敦深夜,也被照的通明。

在随后的数天里,亚洲与欧洲的夜空都呈现出怪异的橙红色。

当时六孛局的海外特派员去那边做的接触调查。拿回来的报告显示,这次事件是有记载以来,最剧烈的爆炸。

预估爆炸威力相当于2千万吨T NT炸药。

由于当时原子弹还没有被发明,所以人们并不会往核武器上联想。

更没法以核爆炸能量去计算,所以它究竟相当于核弹多少倍,那都是很多年之后调查得出的结果。

当时俄罗斯正在爆发革命,爆炸点没有造成太大的人员伤亡,所以政府对这件事也并不是很重视,更无暇顾及这种天灾。

而咱们国家正处于清朝末年,虽然离的近,也看到了一些异像,但似乎也没多少人去关心,所以咱们国内对这件事报道的并不多。

我记得好像梁启超办的《新民丛报》头条,还是同盟会办的《民报》上有登过这个通古斯大爆炸事件。

总之当时的社会,不管国内还是国外,这场爆炸很快就埋落在了历史当中。

但六孛局并没有放弃这次调查,只是调查的进度很慢,收效也甚微。

当时的时局动荡,勘察技术条件也有限,又外加那里的地理环境比较特殊,到最后调查没有太大进展。

调查员在打算回来的时候,在一次与本地人闲聊的对话当中,发现了另外的一些事情。

调查员听闻这次爆炸,传言是一个叫做‘奥戈迪’(此处为音译)的神灵带来的灾难,并且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一个叫做‘银芒修会’的组织。

调查员开始调查,发现这个组织其实是当地一个具有邪教性质的教会。

因为在他们教义的信条上,赤裸裸的展示着令人发指的邪恶。

但就是这样,他们的信徒也不少。

据一些普通民众目击,在事发当晚,看到银芒修会的人,穿着平时不曾穿戴的古怪黄袍,鬼鬼祟祟,聚集在一起,像是为了某个仪式而准备。

目击的人事后描述,那些信徒当时肯定是去做什么,或者跟大爆炸有关也说不定。

调查员从人们的口中得到的只有猜测,所以他为了能更确切的调查出真相,经过一周的时间,成为了银芒修会的一员。

又经过了数月,终于深入有所了解。

从一些奇怪的聚会中得到了一些信息,并且发现了一些疑似导致这场大爆炸的蛛丝马迹。

银芒修会信奉的是一个从未听闻的禁忌异教神灵‘奥戈迪’。

如果追溯这个神灵的来历,没有人能说的清。

这个神灵只是在一些口口相传的古老传说里有着零星的出现。

据说这个神灵的起源也许是来自于古印度‘哈拉帕文明’的神话故事之中,当地信徒们还认为,这个神灵比贝加尔湖还古老。

据教会中一些人描述,这位神灵可以通过复杂血腥的献祭仪式被召唤而来,把伟大的神能赐予最专注的信徒。

其献祭的过程太过血腥诡秘和残忍,所以这位神灵难登正途不被承认,才成为了禁忌异教的神灵。

调查员只听闻了一点献祭的内容,无法再深入打探出其它细节,光是那点内容也引发了极为不适的身体反应。

我只叙述一小部分,翻译大概,其中还是有很多限制级的血腥部分,我就省略过去了。

‘天空中的剃刀等待着血红的甘霖,崇拜的信徒要献出自己的儿女,亲手割开他们的喉咙,放出圣血与之共饮,取纯洁灵魂的血液,填满神之印记,※※※※※※※信徒身上的※※※※※※,割掉※※※※※※,吃下※※※※※※,...,...,...,...,并高喊召唤咒语。

如果召唤印记的要求被实现,奥戈迪届时会有所感应,携带麾下的光焰降临,赐予信徒渴望的伟大神能。’

虽然这个仪式是一个血腥、邪恶并且难以置信而丧心病狂的。

但也许教会的某位忠实信徒,真的满足了邪神的要求。

我们想象一下,在6月30号晚上,一群这样的信徒走进了那片原始森林,在那阴暗的沼泽之地,举行了这个献祭的仪式。

也就是说,他的孩子被他亲手献祭出去,又被他亲手割了喉。

并且在仪式上,他们又干了一些血腥恐怖的事情,然后召唤来了他们所求的神灵,最后把他们一同炸成了粉齑,飘散在了各处。

这究竟是神的回报?还是信徒的报应?不管怎样,灾难的确是降临了。

通古斯大爆炸如此猛烈,是否真的是邪教徒召唤而来的灾祸,调查员其实也是保留疑问的。

因为毕竟亲眼目睹和真正参与的人都没有回来。

而且那教会里,没有人承认这件事是他们做的,也没有人提过对此次事件负责。

事情究竟是怎样的,也都是想象和猜测而已。

不过后来,调查员马上要离开那里的时候,从教会中看到了一个手稿。

手稿里的东西是跟奥戈迪召唤仪式有关的。

手稿上画着一个长条形石盒,石盒的样子跟幽窅之物一模一样。

所以局里根据天启事件的推断,大概确定这就是通古斯大爆炸的模糊真相。

这是发生在国外的奇特事件,且幽窅之物第二次出现在了局里的报告上。

当然,历史中的通古斯大爆炸都如表面的描述一般,事件并没有确切答案。

天启大爆炸跟通古斯大爆炸相比,爆炸威力远远不及。

同时也不能确定,许胜山手中的古本妖书和银芒修会手中的召唤资料是同一个仪式。

局里按照那些线索,找了一下仪式中出现的相同点。

首先这两个事件都是大爆炸。

其次《异荒策》残页中提到的‘天日’,在银芒修会的仪式里也一样提到了‘剃刀’。

这些都是星辰的称呼,并且出乎意料的是同一颗星,‘昴宿星’。

还有两边的仪式都提到了召唤印记,但是银芒修会之中并没有调查到这个图案是什么样的。

再有就是出现了同一样东西,幽窅之物。

而且我们在这两件事中看清了一些事实。

也许信徒信仰召唤的神灵,只是一场一厢情愿的骗局而已。

这些具有神能的神灵,从来都没有对信徒产生过怜悯,不管他们降临何种目的,往往出现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毁灭最近的蝼蚁。

从这件事后,局里觉得幽窅之物绝非只出现过这两次。

它究竟代表什么含义,从哪而来,最终又会怎样,一直都是个迷题。

直到1922年,一个考古发现,又让局里有了新的认识。

元化星听着,言君疾并没有停歇,似乎接下来讲的事情,尤为重要。

“1922年,印度考古学家巴纳尔发现了一座古城的废墟,这座古城是摩亨佐·达罗城。

根据碳14测定,其存在年代为公元前2500年到公元前1500年间。

虽然其历史比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略晚,但影响范围更大,这就是‘哈拉帕文明’。

而因这座古城的废墟之中,遍布着许多骷髅遗体,所以称之为‘死丘’。

那是距今3600多年前的某一天,印度河中央岛屿的远古城市,里面的所有居民,在同一时刻,因为某种不可抗拒的因素全部死亡。

而所有的遗迹表明,摩亨佐·达罗城有被焚烧过的痕迹,那里曾经发生过特大爆炸。

城中众多的人骨倒伏姿势,都像是这些人当年在街上行走,或者是正在做日常生活的时候,突然降临的一场灾难所致。

于是考古学家查阅资料,在古印度诗《摩诃婆罗多》里,有一段记录大爆炸的场景,大概就是对摩亨佐·达罗城大爆炸的描写记载。

‘耀眼的光芒将天切为两半,无烟的大火边缘出现紫白色的极光、银色的云朵后出现奇异的夕阳,黑夜宛如白昼,...,...。’

这些描述,都可佐证突然将至的灾难是致使古城毁灭的真凶。

摩亨佐·达罗城究竟怎样毁灭的,死丘事件的真相到底是如何,由于年代久远,记载也少,唯独留下的废墟残恒能窥见一斑,所以实际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

再后来,随着科技发展,后续的考古发现,遗迹里的大量人骨和瓦砾中,检出了核爆相同幅射含量的物质,地面上还残留着遭受冲击波和核辐射的痕迹。

只是当时人们觉得,核武在3000多年前怎么可能有,所以后世对这场灾难的诸多猜测,也都遭遇了推翻,世人还是无法推测出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死丘成为了一个未解之谜。

对于这种跟爆炸有关的事件,六孛局还是要参与调查一下的。

当时局里调查到,在巴纳尔考古队之后,还有几队考古研究小组对死丘进行过考察。

其中有一组人,在古遗址的某处暗道之内,发现了大量刻着各种古怪符号和图案的墙壁,在最深处的石室之中,还发现了一样东西,这样东西又是幽窅之物。”

元化星眼睛闪烁着一点光,随后开口说道。

“就是说,死丘也是有人召唤了什么,引来的灾祸?”

言君疾微微点头。

“按之前那些事件来看,恐怕是这样的。

考古队还发现了一些深藏的信息。

他们发现密道深处,那些隐秘角落的石刻之中,还有着某些神秘的记载。

他们仔细研究了那些石刻壁画,其中有记录某种诡秘仪式,还有匪夷所思的召唤祭典,还有着一段神话般的图文描述。

描述的文字是古梵语,所以在翻译上大概稍有出入,但总体能跟壁画联系在一起。

那讲述的是一个神话故事,一个很久远的,甚至在考古史上都不曾记载的故事。

考古队暂时称它为死丘神话。


     ”“生活过得好不好,,守的是人民的心”。考察的每一天,汛情和防汛抗洪的进能要求,更注重方便、舒适和美观。“闽宁情,始于扶贫,不终于脱贫”——弘德村刚自8月16日首次下降以来,已连续11天下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