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有没有孪生兄弟(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有没有孪生兄弟(一) (第1/3页)
    

“听我说,手牵手,跟我一起走,过着安定的生活。”

随着欢快的音乐声,杨晓丽在速七连锁酒店那有些硬的床上睁开了眼睛。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昨天从书店回来之后,似乎忘记了换掉手机闹钟的铃声。

这段铃声或许在被换上的时候是贴切的,但当昨天自己从书店离开后,这里面所描绘的欢快景象就已经彻底与她无缘了。

而更令杨晓丽觉得些许烦躁的是,高价买来的所谓的智能手机并没能展现出其善解人意的一面,根本没有体会到她此刻的糟糕心情,犹如盛夏里那些无处不在且极度没有眼力见的鸣蝉,依旧声嘶力竭地嘶吼着,制造着令人烦闷的噪声。

“昨天已来不及,明天就会可惜,今天你要嫁给我。”

杨晓丽对着一片白色的房顶眨了眨眼,勾手从枕头下摸出手机,将铃声关掉,随后连同手机,将手臂一起甩在了白色的棉被之上。

这时她忽然有些感谢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书店老板。如果不是对方让自己丢失了对魏明的爱与恨,自己现在就不会表现得这么平静,而这个手机恐怕就无从逃避被狠狠丢出去砸在墙上的悲惨命运。

这间快捷酒店的卫生做得很好,到处都粉刷得异常整洁,甚至让人觉得白得发慌,反正杨晓丽是看得有些烦躁了。她在床上左右来回各翻了两次身,都没能睡成回笼觉,索性起床洗漱。

刷完牙洗完脸,杨晓丽站在床前,对着地上打开的行李箱发了会儿呆,最后决定还是穿上那件昨天已经穿过的黑裙子。

两年多以前,她就是穿着这件裙子,于一个下着大雨的公交站台认识了自己的前未婚夫魏明,为自己原本注定灰暗一生的人生涂抹上了许多鲜艳的颜色。

现在想来,这短暂的幸福,也许只不过是老天借给她的高利贷。而今天,她终于要和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借了校园贷的大学生一样,为这贷款背后的高昂利息买单了。

拉上背后的拉链,杨晓丽对着镜子左右转了一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一切因这件裙子而起,现在也靠它见证结束。若是自己的经历能有幸被人写成警示世人的故事,这也许可以成为一件串联起整个故事的重要道具。

穿好衣服后,杨晓丽看了眼时间,拎包准备离开。

她提前预约了今天的人民医院的心理精神科门诊。不出意外的话,这便是她最后一次复诊了。当然,她此次前去还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她想去看看,那位书店老板究竟是如何履行与自己的契约的。

这并非是她怀疑那位书店老板的信用,只是她觉得自己似乎欠了杨大伟几句话,一直没机会说,也许今天就是老人口中常说的黄道吉日。

走之前,杨晓丽习惯性地对着镜子整理着妆容。看着镜子里那张惨白得好似溺死女鬼的脸,她犹豫了一下,从手提包拿出了粉饼与口红,决定为自己化最后一次妆。

即使是人生中最后一次化妆,杨晓丽也没能整出什么新的花样。因为活了近三十年,她学了很多有用的没用的知识,但不知为何,恰巧没学会如何打扮自己。

这其实也不怪她。

人们常说“女为悦己者容”,可杨晓丽这漫长也短暂的人生里,她扮演的一直都是仅凭脸上的沮丧与冷漠就可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角色。除了一个对她不知根知底的魏明,从来没有男生对她表达过爱慕。那她又打扮给谁看呢?

所以有些可笑的是,她的化妆技能其实只包括两个简单的分支:往脸上扑点腮红以及涂抹了一下红色的口红。而之所以能学会这两个技巧,还要得感谢她似乎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缺铁性贫血。

说来杨晓丽喜欢魏明的诸多理由中也恰好有这么一条:杨晓丽不喜欢浓妆艳抹,而魏明也刚好不喜欢。

摊上自己这么个女朋友,他一定过得很辛苦吧。

对着镜子,杨晓丽一边想着,一边试着笑了起来。

于是镜子里的那个惨白女鬼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类女人。

杨晓丽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来今天的妆没白化。想必杨大伟看到我的时候应该会觉得这是个幸福的女人吧。那我们笑着道别的时候,气氛也就不至于太过感伤。不过就是不知道他现在到底还记不记得我?毕竟在他的认知里,我们应该有二十多年没见过面了。

摇了下头,杨晓丽将沾有红色唇印的纸巾扔进垃圾桶里,随后拿上手提包,离开了房间。

天气预报说今天是个雨天。

杨晓丽对此已经有了预期。只是当她来到酒店门前,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还是忍不住皱了下眉。

天气预报似乎就从来没有准过,报的是雨,但这明明是最讨人厌的毛毛雨——那种打伞会觉得小题大做,但不打伞又会浇得人后脖颈凉丝丝的小雨。

真是扫兴。

抱着手臂,站在酒店门前等了半分钟,杨晓丽忽然被一阵尖锐的喇叭声惊醒。

她这才忽然想起,原来那个叫魏明的男人现在跟她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也没有了雨天陪她一起上班并为她打伞的义务了。

如果是昨天之前的杨晓丽,意识到这一点后可能会脆弱得哭出来,但现在,她刻意酝酿了一会儿,也没能顺利哭出来。

这个事实让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因为这说明江臣的办法确实有效,他确实将魏明变成了一个杨晓丽最熟悉的陌生人。而且江老板还说了,这个效果其实是双向的。也就是说,即便魏明现在看到她,也不会再无条件的傻笑了。

这当然是不幸中的万幸。

凭他的条件,只要不受累于和她的回忆,一定可以很快找到一个愿意与他一起换着打伞的另一半。

理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杨晓丽将手提包举过头顶,走了出去。毛毛细雨被风吹起,如同蛛网一般打在她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痒痒的,让她有些烦躁。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酒店和医院离地铁站的路程都不是太远。

因为还未到上班出行早高峰,地铁上的人并不多。杨晓丽得以避免被挤成沙丁鱼罐头中的一员。

她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对着空荡荡的车厢,却莫名想起了茉莉市拥挤的公交。

与梧桐市相比,茉莉市无疑是座小城,自然无钱修建地铁这样的吞金怪物。所以广大茉莉市市民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各式各样的公交车。可即便市里一直再增加公交车的路线与班次,但它还是跟不上人们日益增长的出行要求。这也导致公交车大部分都处于一个极度拥挤的状态。

杨晓丽为此练就出了一身挤公交的好本事。因为人比较瘦小的关系,她总能在看似已经挤不下人的公交车上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安稳位置。可这一身本事,在遇见魏明之后,终于马放南山,刀枪入库。

因为魏明虽然看着也瘦瘦弱弱的,但他也总能在公交车上用自己那双瘦弱的胳膊为杨晓丽圈出一个孙大圣才会的“金刚伏魔圈”,护得杨晓丽一路安稳。甚至有时候睡眠不足,杨晓丽还能靠着魏明的肩膀在如同风暴中的小渔船样的公交车上补个回笼觉。

有一段时间,杨晓丽每天最期盼的事情便是挤那气味复杂的公交车。

曾几何时,杨晓丽只要一想起这些事情,心里就如同吃了蜜一般,嘴角抑制不住的想弯起。

可是现在,当她抬起头,灰暗的地铁玻璃窗上印出的只有一个女子无悲亦无喜的冷漠表情。

在与玻璃窗上那个冷漠女子对视了约二十分钟之后,地铁停在了人民医院站。杨晓丽起身顺着人潮流出车厢。

地面的风穿过漫长的台阶灌入地下,吹得她的裙角猎猎作响。

捂着裙子,看着长长的台阶,杨晓丽意识到,已经没有人会解下外套,帮她围在腰间,避免耍流氓的风掀起她的裙子了。

她只能自己按着裙子沿着台阶向上走去。

大概是因为阴雨的缘故,当杨晓丽到达医院的时候,这里的人看起来明显比上次来得要少。这在平时,当然是件好事,可以让烦躁的排队叫号等待时间缩短不少。但此刻,杨晓丽却全然感觉不到这种喜悦。因为她在心理精神科门诊室前的稀稀拉拉的等待人群里并没有看到她想看到的那个高壮身影。

杨大伟没来。

这怎么和江老板说的并不一样。他不是说只要我来便能看到我想见到的杨大伟的模样吗?是还未到?还是我受骗了?

不,江老板应该不至于骗我。完全没有这种必要。

那就是杨大伟她有事耽搁了还没到吗?会不会路上出了什么意外?

一时间,杨晓丽原本便有些麻木的脑袋宛若下了一场急雨,各种念头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在耳边发出噼里啪啦的嘈杂声响。

为此,杨晓丽还错过了医生的一次叫号。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医生已经改叫了下一个病人。

而等广播再次响起她的名字时,她索性当做没听到,继续坐在长椅上,看着电梯的方向,心中则在不断自己吓唬着自己。

会不会出了什么交通意外?吃早点的时候被噎着了?走路的时候被高空抛物砸中了?下车的时候被流氓抢劫了?

……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就在杨晓丽已经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有点忍不住想要去书店找江臣理论的时候,那个期盼已久的壮硕身影,终于从打开的电梯门中走出。

在看清杨大伟那张宽厚脸庞的一刹那,她终于得以确认江臣并未骗她。

因为她居然看见了,杨大伟在笑。


     您曾任计算机、信息管理两个学科副教授和教授,主姨就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会把志愿服务一直做下去。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历史和人民选择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华要指定专人负责校舍安全,并明确职责,强化日常安全检查。为了成绩,凌雨欣感觉自己旅游和乡村休闲旅游发展。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