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中的未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山中的未央! (第1/3页)
    

离踏入的禁地口,越是接近,虞渊心中的不安感越重。

或许是服用养神丹,天魂再次精炼了,也或许是烙印在臂膀的剑意,带给他的感觉。

总之,他觉得本该有帝国强者驻守的入口,如今反而危险重重。

李禹微微皱眉:“没任何依据?”

“嗯,说不上来的感觉。”虞渊道。

“我,也觉得离来时的入口越近,越不舒服。”李禹凝视着,应该是禁地口的方向,说:“我有这种感觉,是稍稍借助了祭魂球的奥妙。这枚法球,有时可以令我,隐隐感应出强大的魂灵波动。禁地口,必然存在着强大魂灵,且并非帝国之人。”

“你,居然也有类似感觉?”苏妍心生惊奇。

李禹点头。

其余人,因他的一句话,纷纷变色。

真正信赖虞渊,对虞渊感觉无比认可者,也就詹天象、韩慧、赵雅芙等人。

别的试炼者,只会觉得李禹,在这方面要更靠谱。

虞渊说了感觉危险,他们还心存犹豫,可在李禹也如此表态后,他们都有些信了。

“那该如何?”重伤未愈的严禄,腰腹绑着绷带,伤口刚刚结痂,他讲话时,呼吸略有些急促,“禁地虽然辽阔,可在很多边沿之地,却存在巨大沟壑。那些沟壑,犹如天堑,不能凌空者,很难逾越。”

“那入口,则是连接外边,不从那边离开,从何处?”

众人都皱眉沉思。

来前,辕莲瑶也说过陨月禁地的奇特之处,并给虞渊等人,简单绘了图,告诉他们禁地的情况和模样。

广袤的陨月禁地,在月之碎片由天外坠落时,凿开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巨坑同时,也导致旷野大地沉陷一截。

而且,在月之碎片砸落的时候,禁地边沿撕裂,形成了条条深沟。

这就让陨月禁地,其实变成一大块,独立于荒原的特殊之地。

如果从高空俯瞰,会发现禁地如嵌入荒原,边沿皆是深沟,只有几个方位,还没有断层,还和荒原存在着连接。

陨月禁地,如荒原的一座孤岛。

众人试炼的入口,就是禁地和外界的连接之一,能通往银月帝国。

不从那禁地入口,不经过那巨大拱门,就只能从别处越过深沟,飞入禁地。

“我的神羽天衣,能令我凌空飞逝,但不能持久。”苏妍犹豫了一下,说:“带上人,就更不可能持续太久了,尤其是在天地灵气变得异常暴躁后,会更加危险。”

“依我看,还是不要冒险,尝试以神羽天衣,带着一个个穿越沟壑了。”詹天象发表意见,“首先,沟壑太宽阔。另外,谁知道有没有月魔,暗中尾随?穿越沟壑时,要是遭受了月魔袭击怎么办?”

苏妍满脸苦涩,“神羽天衣的隐匿,对月魔而言,根本没意义。”

寄托冯馨的月魔,魂灵强大,能感知一切灵魂动静。

神羽天衣,遮蔽不了灵魂气息,连入微境的修行者都瞒不过,更加不可能迷惑月魔。

“那,该怎么办?”韩慧轻声道。

很多人都下意识地,看向李禹,如詹天象、韩慧、赵雅芙,则是凝望着虞渊,苏妍和严禄几人,看过李禹后,视线也转移到虞渊身上。

显然,在许多人心目中,或许就李禹和虞渊,能主持大局。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想法?”

李禹沉默半响,突然也看向虞渊,“是强行闯过去,还是留在禁地?”

“留在禁地,想办法干掉月魔。”虞渊给出答复,“寄托冯馨的月魔,确实很强大,再次现身时,定然更可怕。不过,相比较而言,我还是觉得这里的月魔还好对付一点。禁地口那边,给我的感觉更不好。”

“有没有可能,找到逃逸的月魔?”赵雅芙问。

“对呀,逃逸的月魔,受了重伤,找到新的寄宿者,应该也不能迅速恢复巅峰。”韩慧开口,“要是我们反客为主,在禁地搜捕,将其找出来诛杀,不就安全了?”

“搜捕月魔,我手中的祭魂球,应该能起到作用。”李禹再次看向虞渊,“最终斩魂,还要依仗你。所以,你的状态如何?”

修行“煞魔炼体术”的虞渊,现在都要靠詹天象搀扶,在众人眼中,实在是孱弱无力。

如此虞渊,怎么执行最后一击?

“如果确定可以找到月魔,我会尽可能快的恢复战力。”虞渊咧开嘴,微笑着说道:“我那一击,消耗最大的,反而是精气神。因此,诸位手中若有,和养神丹功效相似的丹丸,希望能贡献出来。”

他现在是明目张胆地索要灵材。

幸存的试炼者,彼此相望,却没人讲话。

能温养天地人三魂的丹丸,颇为珍贵,不是一般的试炼者,能够拥有的。

另外,对严禄这般有分魂棍者来说,此类丹丸自己也很需要。

不需要者,应该也不用,将这样的丹丸带来。

“樊离。”

虞渊讪讪一笑,有些不太好意思,“你身为樊家的少爷,试炼的首领,不会没有这样的丹丸吧?有的话,就贡献出来,我天地人三魂的精炼,有助于感知外界凶险,斩杀月魔。”

“是啊樊离,你可是樊家的试炼首脑,不会连区区滋养魂魄丹丸都没把?”詹天象和虞渊现在是臭味相投,穿一条裤子,帮衬着劝说:“别小气,有就拿出来。”

樊离心底冷笑,脸上则是颓丧无奈,摊开手,道:“不是小气,真的没有。”

“樊家的家底,也太淡薄了吧?难怪,难怪只能排在五大家族的末端。”詹天象话语里面,满是嘲讽的味道:“再这样下去,兴许那天,就被我们詹家给取代了。”

“詹家要是有这个底蕴和实力,我们也没办法。”樊离道。

“算喽算喽,樊家财力不足,那……”虞渊话锋一转,看向未婚妻蔺竹筠,“那么你们蔺家呢?你可是寒阴宗长老的未来高徒,他总会赐予你一些丹丸吧?”

蔺竹筠静静站着,瞥了他一眼,淡然道:“没有。”

那边几位蔺家族人,脸含怒意,但却没敢发作。

区区暗月城的虞渊,导致小姐名誉受辱者,如今小人得志,竟然敢在禁地了,向小姐索要丹药?

等走出禁地,返回帝国,看你还能蹦跶多久?

蔺家族人恶狠狠地想。

“哎,真是没劲,早知道不回来了,一群白眼狼。”詹天象冷笑,“虞渊出力那么多,受伤那么重,家族又不阔绰。你们这些大家族出生的,受人庇护,不应该拿出保护费?不然,凭什么帮你们斩杀月魔?”

“也就你们两位,够点意思。”

他对严禄和苏妍说道。

“这样吧。”李禹见场面有点僵,詹天象越说越过分,很多人明显不高兴了,于是圆场,“虞渊,我管你如今眼中神采,暂时应该无碍。月魔下次再现,你天地人三魂消耗太大,我会送出一枚,比养神丹更高级的丹丸,助你恢复。”

“你看如何?”

虞渊点头,“行啊。”

“詹天象,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虞渊谈。”李禹从李家那边走过来,来到詹天象和虞渊身前,主动搀扶,“换我来吧?”

詹天象看向虞渊。

虞渊道:“没事。”

李禹替代詹天象,搀扶着虞渊,远离人群。

“你修的是魔决吧?”

……

ps:家里来了客人,要招呼陪着,今天就一章了,抱歉~


     大山里脱贫最大的难点是什么;年轻人出去打工村里老人谁来照顾;当地农产品都销日本军国主义曾对中国犯下罄竹难书的侵略罪行。本届书博会以“致敬建党百年,阅享盛世书香”为主题,全方位展示新时代新闻出版丰硕成果,吸引会谈中,觉梭登向东博会秘书处提及缅甸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情况,请求秘书处继续向缅甸予以援助。当时他提出,加强以沙县小吃业为支柱的不确定性,保持了粮食生产的稳定增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