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比特币风云2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比特币风云2 (第1/3页)
    

从他们的服饰和说话的口音判断,这些人应该都是汉族,而且不像是定居于此的汉人。虽然西藏也有汉人,但是汉人已经和西藏人没有明显的区别。现在的藏区本身也是多民族杂居。

“但是这些汉人怎么会请来这么个跳大神的?”我有些困惑,据我所知,在西藏地区确实有请巫师驱邪的传统风俗,而且落后的边远地区术士本来就多,迷信和落后是这些术士们赖以生存的土壤。

“莫不是内地的术士没有饭吃了,连东北的术士都跑到德格来了?”我自问自答道。

“什么鬼!”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老人走了出来,对术士说道:“大师,这件事太邪性了,恐怕要烧掉尸体才要得哦。”

“不能烧!这不是黑煞白煞。太婆生前冤屈大,被她媳妇放耗子药给闹死了。她的魂还在尸体里面整死不走,你就是烧了她,她也会附体害人。”

“这样啊!”那老人听得认真,唯唯诺诺,不敢多嘴一句。

然后,就看见四个彪形大汉架着一个瘦弱的年青女人从人群中出来。我颇觉惊奇,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用得着四个壮如牛的汉子押着?再看,四个壮汉,两个架住那女人的胛子窝,另两个抬脚,那女人手脚被绑,嘴上带着一个铁罩锁死了口牙,她乱发如蓬目露凶光。

“我靠,这是要干嘛!”我瞪大了眼睛,这个骨瘦如柴的女人明显是被动了私刑,他们接下去估计要对这个女的不利。

老人哭着对那被绑的女人说:“媳妇儿啊,这也怪不得公公了,杀人偿命,你毒死了你婆婆,现在你婆婆不甘心,入土不安,要起来拉人陪葬。你就随你婆婆去吧,她也好安心。”

“我没杀人!”那女的嘶吼道。

“时间已到!”那术士一挥手,嘈杂的众人立刻安静下来,唢呐铁磬声也嘎然而止。

术士令人放下那口红铜棺材,只见棺材的四角都挂着一只半人头大的铜铃,这种铃很重,纯铜铸,铜壁很厚,就算是刮大风都吹不响。

“老妇人死不瞑目入土不安,回来抓死了她儿子,灌了她媳妇的顶,本座现在要将罪妇就地正法。”

“看来铜棺里躺着的是那个被毒死的老太婆,一旁被绑的年青女人是她媳妇儿。”我听到了大概的经过,也不由得心里一凉,“这简直和麻王沟阴婚差不多,这不是陪葬吗?”

“唉。你们节哀……这次我叫人重铸的这口红铜棺材,再凶的厉鬼也出不来。凶鬼可以穿墙入户,但绝对穿不过金银铜!”

那家伙吹嘘什么红铜在明朝的时候,都被用来雕铸成关老爷神像,可以避邪之类的鬼话。还称老太婆的凶灵无法超度,只能永远的封住她。

“切记不可开棺!切不可开棺!!”

“胡说八道,装神弄鬼!”

就在这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我吓了一跳,转身一看,是霍心兰。

霍心兰将我拉到一旁,问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嘘!”

话音未落,只听钝耳的铜铃声响起。那棺材四角的铜铃无风自响,一旁被绑的那个女子挣扎得越发猛烈,铁罩锁住的嘴里发出非人类的怪啸,四个汉子有些抓架不住了。

“什么情况!”霍心兰也不知道什么状况。

铜棺四角铜铃钝响,术士满脸惊怖之色,连连喝道:“邪灵,现在是辰时,你也敢作祟?尘归尘土归土,人死岂能复生,投个好胎去吧!”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柄紫铜安魂铃猛摇。

这时,聚拢的人群逐渐稀开一条道,后面走出十来个人,为首者面带青毡骨刻面具,披头散发,身穿五色彩织羊皮袄,其声低沉沙哑,分不清是男是女,他摇头晃脑口中念念有词:“黑猫儿叫夜子啊,起来不得哟……”

“这……”我对这种奇怪诡异的声音熟悉不过,“这不是麻王沟里的……”

见到头戴面具的人来到,人群议论开来。那十多人领头的所戴面具蓝底粉面,青面獠牙,如啖人罗刹,其后十多人都裹着黑头巾,身着黑袍。

“这是古藏教的人。”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们的装束。

这群东北术士见这彪人马突然出现,心中很是不爽,但无奈对方人多,故不敢有所动作。术士行道规矩和忌讳颇多,吃灵界这碗饭的人非常看重门规行规,其中有一条便是不与同行争饭碗。在农村,十里八乡之内术士或灵媒通常就一位,即使当地有两位术士,他们所学必不同,如一人精通卜卦,另一人擅于摸骨,同地同行则犯了行道里的忌讳。

那戴面具的人手舞足蹈一阵,抡起铁拐杖就往铜棺上猛敲,金属撞击声刺耳不堪,众人纷纷捂住耳朵。

古藏教的出现使得事情出现了意料之外的转机,加上我之前对古藏教的了解,这些年来古藏教一直在秘密的发展它在民间的影响力,并且加快扩充实力,根据现在遇到的事情的推断,我可以肯定这一定是两伙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古藏教已经把自己的势力发展到了这里,并且挤压了其他人的生存空间。

“古藏教的势力已经这么大了吗?”霍心兰疑惑道。

“你别小瞧了他们”我对霍心兰说道,“这古藏教势力还真不小,他们的党羽甚至已经到了政府内部,对我们的威胁十分巨大。”

“对了,你知道什么叫个巴子吗?”我问道。

霍心兰倒是知道一点,但她还是摇摇头,说道:“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一点,在藏区,如果有被弃尸荒野或死前凶念太盛的人,死后就会重新站起来,到处抓人一起陪葬。这种怪物叫‘割巴子’。”

“原来如此,看来那个老板娘说的没错。”

“麻王沟的情况跟这个‘割巴子’有些类似。”

“总结下来看,哪里有古藏教,哪里就会有‘割巴子’。”我笑了笑,“这就是古藏教蛊惑人心的惯用伎俩。”

“你说的没错,他们就是利用‘割巴子’来迷惑老百姓,然后来布道。”霍心兰说道。

“他们给予教众的恩惠就是他们所谓的药。”

“殊不知,所谓的药其实和这个‘割巴子’没什么区别。”

据说,在人少的边远藏区,可以看到很多古怪的房子,无论这房子有多高,它的门很矮,人要弯腰才能进房。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割巴子,因为传说中他们是不能弯身的,矮门房屋就可以防止割巴子深夜来袭。虽然是传说不足为信,但是现在的拉萨也有这样的房子,在藏南的乡镇就更多了。

“算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做。时间不早了,必须回到印经院准备对付死海之光。”

“知道了。”

自从我在这儿看到古藏教的第一眼起,我的脑子里就出现了一个“御敌之策”,死海之光和古藏教之间一定也有不为人知的纠葛,至少现在看来,死海之光应该不是古藏教的“朋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觉得可以利用古藏教对付死海之光。

印经院红墙墨沿,寺庙整体格局呈正方形,四角宝顶镏金镀银,正中楼阁金光飞檐,四面顶檐与楼阁上五彩风马旗飘扬,经幡华盖藏阁朱壁,四檐金龙翘首,四角挂獒毛铜铃,窗格五色彩绘,处处透着藏传佛教的色彩。

院内有几个工人正洗着刻印木板,周围拥着些信徒讨“洗经圣水”。这里依旧使用木版印刷,每印一次后都需洗去墨汁,信徒们认为印经板上的墨汁是神圣的,以水洗之,水也就成了圣水。工人们将洗净的印板放在木架上晾干,只见印板之上刻着行行经文及宗教符号。里堂内,两位老者正磨着朱砂。

走进里面,我意外地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副巨大的地图,这是一副十九世纪的中国地图。图中的中国轮廓呈大菱形,颇像桑叶,由此推断地图的绘制时间早于“中俄《爱珲条约》”,更早于外蒙古 独立。

“这个地图是怎么回事?”果胖子打量着地图,问道,“这地图看着是中国地图,但是上面画着的龙是什么情况?”

我也对此感到疑惑,只见地图上有三条巨龙盘踞纸上,形态各异、气势雄浑,蜿蜒天翔栩栩如生。其中一条巨龙居北,弓身高越山海峰林,龙身翱翔寰宇之态呈巨大的“几”字形,龙尾朝东直指渤海;一龙居南,龙身高昂望西,前爪苍劲指南,锋逼越南,大有气吞东南亚之象,龙体曲折蜿蜒横贯华夏,龙尾飞临东海;还有一条龙只显出了一半龙身,其龙首俯视青藏大地,龙身朝西而去,不见龙尾。

我想都不用想就看出来这三条龙的喻意,“这应该就是指代黄河,长江以及雅鲁藏布江。”

“嗯嗯,还真是。”果胖子点头称是。

三条巨龙龙头都盘翔在地图上的青藏高原位置,其中有两条龙的龙身朝东横贯中华,最后那条龙的龙身隐于印度方向。但是,我更为不解的是,每条龙从头到尾通体都标有红色圆点,像是某种记号。

居北的巨龙心脏部位标有两点,在地图上看似乎就在陕西,落于西安和延安;龙胆似乎在洛阳,而龙尾像是在山东蓬莱。

就在这时,霍心兰走了进来,她听到了我和果胖子的交谈,并且对我们的猜想不屑一顾,进来就说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地图,而是龙脉。”

“龙脉?”我惊讶道,“这里是有三条龙,你的意思是这三条江河代表的是龙脉?”

“当然不是,这三条龙并不是黄河长江及雅鲁藏布江。”霍心兰不屑一顾地说道,“听说过,山无棱,水无痕吗?”

我点了点头,“这跟龙眠有什么关系?”

“你看到这上面的标记了吗,仔细比对你就会发现,这些点并不在江河上面,可见脉向与江河的走向并不完全吻合。”

虽然我讨厌霍心兰这种不可一世的态度,但是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有几分道理,我曾听我师父说过,经络随血脉而生,倚血而养,精气则出经络之中,这江河就像血管,而龙脉则似经络,循江河而生,蕴势纳灵,所谓龙仗水势。


     “乱石旮旯地,牛都进不去;春耕一大坡,秋收野花、牦牛、骏马和藏香猪点缀在高山草甸间。雅尼湿地水波潋鍚堟硶鏉冪泭銆党的光辉照边疆,的“网红城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