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长白宗刘伟刚被逐》。

时间眨眼而逝,二十天的时间悄然过去。

季辽几乎每日都在做着同一件事,日出打坐,日落而息,倒像是一些人口中的苦修之人。

因为吃了辟谷丹的缘故,他在这段时间里并没有饥饿的感觉,只是每次吐纳完了之后,身体都会渗透出些许浓黑物质,他只能无奈的每天都到附近的小溪那里去洗澡,不过这倒也让他对所住的地方有了些许了解。

他有些纳闷,这房屋附近丛林密布,而且有干净的水源,本应该是鸟兽最佳的栖息之地,可他发现这附近竟然没有一只鸟兽存在,偶尔会有一只飞鸟飞临,也会在这里换个方向飞走。

季辽不知为何,但所幸也不再去管,这样也好,免得有野兽来打扰他修炼。

此时的季辽正盘膝坐在蒲团上,皮肤毛孔一开一合,他微闭双目,每次呼吸口鼻间便会吞吐出一道白色雾气。

在他体内的灵海,灵气萦绕,一次次打磨他的血脉,不断的冲击着灵海壁垒。

“如今灵海的壁垒,比之前还要坚韧许多,想扩大一分,要远比之前难上几倍,这修行之路还真是越往后越困难啊。”

季辽看着自己体内灵海的动静,不由得苦笑,口中喃喃出声。

就在这时,季辽眉头一动,微一张口,吐出一口浊气。

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一道乌光射出,一个盘旋落在其手掌之中,光芒敛去,现出一个巴掌大的令牌,正是他的身份令牌。

他将身份令牌往眉心上一贴,将神识沉入其中,眉头再次一挑,片刻后他收起令牌。

站起身来,向着窗外看了一眼。

“按照时间是该做门派任务的时候了。”

刚才就在他修炼之时,感应到身份令牌突然有了一丝波动,将神识沉入其中,令牌里立刻传来催促他做门派任务的消息。

季辽想了想,随即袍袖一抖走出门去。

相对于衍水峰诸多执事堂的清闲来说,百事阁绝对是个例外,平时这里人来人往,接取交接任务的弟子极多。

此时百事阁的大殿内人头涌动,大多都是穿着紫气宗外门弟子的服饰,其中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他们有的独自一人,有的则三五成群的对着石碑上的任务指指点点。

大殿内耸立着四座石碑,将这个大殿划分成四个区域,石碑有四种颜色,依次为白、蓝、黄、黑,其中白色石碑下聚集的人最多,任务接取的速度也是最快。

蓝色石碑底下之人也不少,但是相比白色石碑就少了许多。

不远处黄色石碑底下只有十几个人围在一起交谈,而这十几个人当中赫然有俩人是穿着紫气宗内门服侍的弟子。

在看黑色石碑底下竟空无一人,其上的任务也只有两三条而已。

就在这时一个年约四十多岁,体型消瘦,贼眉鼠眼的中年男子,在白色石碑底下,时不时的主动拉着身旁的人,指着白色石碑上的一个任务介绍着。

“诶,这位师弟,你想接什么类型的任务啊?”这个中年男子这时正拉着一个十八九岁少年的衣袖说道。

那少年见此人模样,当即礼貌的拱拱手,说道“在下想接一些简单点的任务,完成之后在下还要去闭关修炼。”

那中年男子见他这样说,眼睛就是一亮,眼珠子急溜溜一转便哈哈笑道“哈哈哈,师弟真是刻苦啊,既然如此师兄就帮你看看有什么任务比较简单。”

少年面漏喜色,当即呵呵笑道“那还多谢师兄了。”

中年男子装模作样的在白色石碑上看了一眼,摸了摸下巴沉吟一声,指着石碑上的一个任务,说道“诶呀,我见这些任务当中,大多都是需要三四天才能完成,如今也只有这个任务还算简单了。”

少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却见石碑上写着一条任务,样子看上去的确简单,但他细看之下眼睛就是一冷,推了那中年男子一把。

“老东西,想坑你爷爷!”

中年男子笑容就是一僵,脸色当时就难看起来。

少年也不管中年男子的表情,袍袖一甩便转身离开。

中年男子看着少年的背影,暗叹一口气,眼睛便再次四处打量起来。

没过多久,中年男子眼睛就再次一亮。

却见百事阁大殿的门口,正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迈步而来,这少年长相平平,体形偏瘦,身穿外门弟子的一副,一副憨厚的模样。

在他进门之后,眼睛就开始四处观看起来。

<

女子靠在树干,双眼紧盯着莫寒,良久才道:“你说的可是实话?”

莫寒道:“你若不信,大可去见你家小环,她自在一处候着你嘞。”

那女子道:“小环?小环也来了?她在哪?求少侠带我过去!”

莫寒道:“你且稍安,这时候你被那些女婢看守,还是莫要离开屋子太久。我且先将你带回去,以免她们生疑。稍后我也自会将小环带来见你,只是你万万不可想不开,且好生着才是。”

女子连连点头,朝莫寒道:“不知少侠大名,还容小女子日后相报。”

莫寒道:“莫生。”

女子道:“妾身姓陈,单名一个“莹”字。”

莫寒道:“陈小姐好,方才多有得罪,且请勿怪,让我将你送回原处去。”

陈莹点头应是,莫寒便将她腕膀拎起,二人一同飞至原屋。陈莹一面惊叹他的绝世轻功,一面又疑心他所说的是真是假,只把最后一点生存之念寄望在他的身上。

莫寒将她自窗外送进屋里,陈莹落定身子,将窗门闭上。却未扣下栓子,只待莫寒复来。

却说莫寒应方才之允,心想既已确实了陈莹的方位。此时即可将她救出寨外,待得将小环带来,她主仆二人见上一面。叫那陈莹信了自己,便可带她二人出寨。

这般想着,身子早已掠到初来之地,蹦上屋头。见那小环蹲在原地瑟瑟发抖,想是晚风阴冷,身子冻得哆嗦。

由是轻走过去,自后拍了拍小环的肩膀。小环一个激灵回过头来,看到莫寒,直喜得要说出话来。

莫寒只示意她勿要大声,捏着声朝她道:“我已寻到了你家小姐的具体位置,现在可带你过去瞧她,你且小心着。”

小环欣喜若狂,点头说道:“莫大哥放心,小环知道!”

二人又飞过几处屋舍,到至后院厢房莫寒去陈莹屋中,慢慢起开窗门,招手唤陈莹出来。陈莹会意,便走过来伸出手。

值此非常之际,莫寒也顾不得男女有别,只接过来,将她带出窗外,跳往屋上。那小环见了陈莹,直要迸出泪来。

莫寒举手示意她别声张,陈莹这时候亦是眼中含泪,三人一同飞向远方,置一处安全之地。莫寒带她二人进了屋中,未敢点灯,便守在屋外。

她二人走向窗边儿,借着寥寥月光,叙长论情起来。

小环忙将陈莹拥入怀中道:“小姐,小环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了!”

陈莹泪道:“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你知道我险些...”

小环挪出脑袋道:“小姐怎么了?”

陈莹道:“没甚么...我且问你,这莫少侠当真靠谱么?”

小环道:“小姐,你莫怕!莫大哥是好人,而且武艺不俗,都是他带我进来的。”

陈莹惊道:“这寨子岂是那么容易进来的?而且你还是一介女流,又不能乔装打扮,怎能那么好混进来的?”

小环道:“小姐多虑了,这莫大哥的手段高明着呢。我是被他拎起身子翻墙进来的,他可以翻过十几丈的高墙,还能让那些贼守毫无所觉。”

陈莹暗想方才那莫生的确有些本事,便信了几分,遂朝她道:“既是如此,那还是早些出去,这里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了。”

二人正要出去,却见莫寒推门进来,走近了些道:“在下有一事,需向小姐确认。”

陈莹道:“少侠有事请说。”

莫寒道:“小姐被劫到这里时,可有向他们透露你的大小姐身份,也就是陈家庄庄主的女儿?”

陈莹道:“这个我是说了,有何不可么?我当时是想借着爹爹的声名吓他们一吓,怎知他们毫无所惧,还讥言嘲讽,实在可恶至极。”

莫寒叹着气道:“这可不妙。”

小环疑道:“有何不妙?”

莫寒道:“他们若不知小姐的身份还好,若得知小姐是陈家庄的。即便在下将小姐救出,他们也会寻到陈家庄去,那时候依然麻烦至极。”

陈莹恍然大悟,暗悔自己太过愚笨。小环则是急着道:“那现在该如何办哪?!他们随时会发觉小姐不见了,必然要满寨子寻找。小姐就算安全出寨,日后也会留有隐患,若是他们四处打听散播,小姐的名声又该作何?”

她反手一掌,将胡铁花打倒,还脸当中却生着个大大的鹰钩鼻子

“准备什么时候回信?”回去的路上,和坂本太郎还有李玉儿分别后,吴芷突兀地问道。

“唔?”

“林茵茵的。”

“呃……暂时先将眼前的事处理好吧。”李元一手扶额,头疼不已。虽然今天刚收到她的信,但距离她信寄桃云青忍了,沒有出手教訓,畢竟他身為長生宗的黑衣長老,難道打自己的門人不成

巫姽婳見到,也不會出言幫襯于他,看他被人擠兌,眉間深處,還隱隱藏了一抹笑意

雖然他知道巫姽婳故意的,但看見她區別于臉上的僵尸微笑笑容時,卻是心生歡喜,也沖著她,扮了一個鬼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长白宗刘伟刚被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王者之剑仙荣耀

一剑破九霄

王者之剑仙荣耀

病娇猫娘

王者之剑仙荣耀

倾城蓝夜

王者之剑仙荣耀

咖啡色的团子

王者之剑仙荣耀

八极散人

王者之剑仙荣耀

凌风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