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生多怅惘》。

来到洞口,夏恒柄没有直接就进入,而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会,此时的夏恒有些大退弹鼓,想起之前那蒙水兽一切行为,这让夏恒不得不为这洞中的一切有着考量。

  夏恒转过头看向了自己的身后,那些铭文还在闪烁,自己手中的钟乳石剑也是互相感应,这是夏恒最为重要的底气。

  “都走到这里了,要是离开了,还真的有些不爽,再说了,富贵险中求,非凡筑基还是需要完美才是最为主要的。”夏恒自言自语的说道。

  随后便直接一步踏入这洞穴之中,钟乳石剑在自己的周围环绕飞行,随时随刻都有着出剑的时机。

  这洞中到不是想夏恒所想那样昏暗无比,在周围的墙壁之上还是有着发光物体,看着像是灵精,但却与灵精的边都沾不上,并不是什么稀有的宝物,不过到也不便宜。

  观察到这些,倒是让夏恒感到有些舒服,至少不用自己打着手电,而去这周围的情况更容易的看清楚。

  不断的向前走去,到现在为止,夏恒也没有感受到有任何的危险,就想是这洞穴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一般。

  不过就算如此,夏恒也不没有放松的打算,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犀角白兽的洞穴,按照人类的说法,这里就是一个基地,或者说是犀角白兽的家。

  这洞穴很大,夏恒走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走到底,不过好在,这洞穴不像之前夏恒所在那个钟乳石洞一样,隧道繁多,容易走迷路。

  这里基本就是一条道,倒现在为止,夏恒也没有看到能够让夏恒拐个弯的地方。

  不过也没有过去多长时间,夏恒终于是看到了变化,在自己最前方,一个巨大的溶洞出现了,而里面的光芒也是别外面的亮的太多了。

  夏恒本能的停了停自己的脚步,并没有直接闯进去,而是小心翼翼的慢慢靠近。

  精神力在这个时候紧绷倒一个点,但是始终都没有感受倒有着什么次元兽在其中,不过倒是有着易购不一样的气息在其中。

  很是微弱,不过那的确是生命的气息,夏恒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要寻找的那白幽莲,可是一想不对,白幽莲就算被犀角白兽给转移了地方。

  那生命气息会有着一点低落,但是也不至于会是如此低落,就像是一个还没有出现的小婴儿一样,这样感觉让夏恒不得不谨慎。

  一脚踏入溶洞之中,一眼看去,出现在夏恒眼前的场景,让夏恒终于明白了那蒙水兽到底是在顾虑之物是什么。

  这巨大无比的溶洞是那犀角白兽居住之地,已经是不容置疑的事情,夏恒也找不到其他地方能够与这个地方进行比较了。

  溶洞很大,在那溶洞顶部,有着一颗光源,无比的亮,而在溶洞的周围,还有着几个洞口,不过仔细的看过去,这些洞,明显就是兽爪抓的,而不是天然的。

  至于这些小洞里面到底有着什么,这个时候的夏恒毫不在意,此时让夏恒真正在意的是在这溶洞中央的那个位置。

  一个台阶,看样子,也是建造没有多久,顶多就是两个星期的时间,而在这台阶之上有着。

“哪下一个呢?”

“下一个?似乎是洪长老,他是元婴初期。”

啪!

“元婴初期?很好,那就再等三天,他们轮换之后再行动!”

江景双宰合拢,满目笑意,不容置疑道。

“是!”

宋文剑见此,深深埋下头颅,称道。

内心却是叹息:

“洪长老,对不住了!”

虽然不清楚江景为何要接近那头妖皇的封印之地,但他深刻地明白。

商量完毕,在宋文剑的宫殿之中,江景安安静静住下。

眨眼间,三天过去。

期间,江景本以为那个宋文策会前来找麻烦。

结果毫无动静,想是被宋文剑挡住了。

“大人请跟我来!”

大清早,宋文剑来到江景面前,拱手道。

很快,两人离开华丽宫殿,朝着青玄门深处走去。

越往深处,在江景的灵识扫描之下,发现四周的暗哨越发密集,戒备亦渐渐森严。这些大都是金丹修士,在他面前,无所隐藏。

不过有宋文剑带队在前,一路上倒是通畅无阻。

没一会,他们来到一个被雾气笼罩的山谷之前。

还未走近,江景都能清晰感受到其中活跃的灵机。

山谷之前,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双目紧闭盘坐在这里。

旁边,有一个一米宽左右的缝隙,上面铺有工整的青石板,延伸至里面。

“话说大人......您到底准备做什么?”

走到这里,宋文剑终于忍不住,深吸口气,看着江景问出心中所想。

这个神秘高手想方设法接近妖皇封印之禁地,难不成是想将其放出来?

一想到这个,他不禁打个寒颤。

“放心吧!本座绝不会将它放出来的!”

江景斜视他一眼,仿佛将其看穿,淡淡的开口。

“我巴不得它早点死......”

心头又补充了一句。

“哪为何......”

宋文剑闻言,还欲说些什么。

“嗯?”

“你话有些多了!”

江景负手而立,两眉一挑,冷冷瞥他一眼,直接将其打断。

见此,宋文剑浑身一寒,心头发怵,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咽回去。

不过其目光闪烁不止,神情亦变得阴晴不定,明显有些不情愿。

如今两位化神真君重返上界,若是将其放出来,那将是整个青玄门的灾难。

见他这幅表情,江景暗暗翻个白眼,于是随便编了个理由。

“本座与它有着血海深仇,若是不能亲手杀了它,日后必将心魔缠身,修为永不进境!

“明白了吧?

表面上,他阴沉无比,冷冷说道,一丝杀气隐隐浮现。

主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下,江景是一点也不想横生意外。

只得暂时将其安抚下来。

H……”

“原来如此!”

宋文剑一听,先是一愣,旋即将信将疑,缓缓点点头。

”“谁T”“他自己。”影子用以较轻易把敌人的武器,生生折

?天色漸漸泛白。

??蕭慈、胡玥和玄江三人的身上都多了幾分風塵的渲染。

??就在天明之時,原本寂靜的洛州這才發生了動靜。

??他們三人幾乎是同一時間順著聲音看過來的。

??‘吱呀’一連串推門的聲音傳來,回過神來的時候,卻見原本因為懼怕魔族而躲起來的居民們陸續的出現在蕭慈他們三人的眼前。

??昨晚的動靜那么大,自然是會引起不少的注意力的。不少聽見了動靜的居民們都小心翼翼的在窗欞上露出一雙眼睛來探一探外面的狀況。魔族一般不會發出那么大的動靜,外面還是第一次變得那么的轟轟烈烈,可見定是發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沒想到的是,雙眼接觸到外面的景色的時候,卻見蕭慈、胡玥和玄江三人在人魔群中大展身手。可見他們都是修行者。而且,修為還非常之高。若非只是平常人的話,怕是早就敗在了人魔的手中了。

??魔族基本上都是尋著人氣來的,也正是因為需要躲避魔族,他們才將自己身上的味道掩蓋住,躲起來之后,就不會被魔族發現了。

??當蕭慈他們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卻見原本躲在洛州內的居民們已經來到了他們面前了。

??蕭慈環顧一周,卻見這些人的臉上的臉上大抵都有幾分虛弱之色。

??似乎是因為昨夜蕭慈他們三個合力將魔族驅散之后,原本魔氣籠罩的洛州也因此而慢慢的恢復了過來。

??進入洛州所感受到了的那一股奇怪的氣息也就此消失,就連籠罩著洛州內外的詭異的氣息也在慢慢的消散。

??原本聚而不散的氣息正在慢慢的消散,只是因為洛州內的氣息過于濃厚,怕是需要幾日時間,洛州內的魔族氣息才能夠完全消失,恢復安寧。

??不得不說,蕭慈、胡玥和玄江三人此行至此不過只是第一次見面,可見他們都是聽說過對方的名號。只是不曾見面,沒想到的是,如今第一次見面竟然是再這樣的場景之下。不過,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但在某一方面還是非常的磨合的。

??洛州內大多數都只是低級的人魔,雖然在人數上面的確是占了蕭慈他們不少的便宜,但這一次的危機,也還是多虧了他們三人合力方能夠將洛州內的魔族消滅。

??這可能就是修行者所擁有的一個莫名的磨合吧!要知道,這可是他們三個第一次見面和合作,當然,結果是非常的成功。

??洛州內僅剩的所有居民們全部出現在了蕭慈、胡玥和玄江三人的面前,似乎是因為長時間遭受到了魔族的侵害,所以他們的身體都比較瘦小,臉色也異常的蒼白。而且,他們的身體看起來也非常的虛弱。看起來,就像是輕輕一碰就倒似的。可見,在場的所有人之中幾近沒有一個人是修行者,他們都只是普通沒有修行的凡人而已。

??如今也正是因為蕭慈他們三人突然出現,所以才化解了這一次的危機。

??‘撲通’一聲,洛州的居民們來到蕭慈他們三人的面前,幾乎是下意識的下跪,用他們不齊的聲音吆喝的道:“多謝幾位俠士、仙長和大師相助!”

??“多謝各位相助!”

??蕭慈、胡玥和玄江三人愣怔了半響,這才回過神來將他們一一攙扶起來。

??“我們也只路過此處,察覺此處氣息不對,才施于援手的。”蕭慈過來將自己面前的一名老人家攙扶起來,道,“你們快起來,不必行此大禮的。”

??胡玥道:“你們都起來吧,斬妖除魔本就是我們的職責,更何況,獵殺魔族更是義不容辭的任務。”

??玄江自然也是附和著蕭慈和胡玥二人的意思,“各位施主請起。”

??“洛州也是前一段時間出現魔族的蹤跡的,魔族來勢洶洶,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反抗。只能夠躲起來,隱藏自己不被魔族發現,方能夠逃過一劫。”

??玄江淡淡的道:“阿彌陀佛,未免洛州內還有其他的魔族存在,貧僧會將此處探查巡視一番,看看有沒有遺漏的魔族。如此,施主們也能夠放心了。”

“多謝這位大師。”

??眾人一聽,這才安心了。

??蕭慈看向玄江,說道:“我略懂一些符術,在這一件事情上,我也能夠幫助大師的。”

??玄江似乎聽見蕭慈略通符術的消息比較詫異,但是他的臉上并沒有表現出來,但他的臉色也有了明顯的變化。

??修行界內傳言,蕭慈天生劍靈之體,乃是劍修的好苗子,果然,金子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是會發光的。

??即使他蕭慈不是在劍宗修煉,他都能夠散發出屬于自己的光芒,小劍門雖然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宗門,但是蕭慈的能力,甚至是他與生俱來的天賦和悟性,卻是小劍門中的唯有天賦的那一人。

??所以,修行界中大多數的人都不認識小劍門,他們認識的,是蕭慈。

??小劍門也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門小派,有10分钟的样子吧,我们就到星之海路了。”

  路过御坂手机店的时候,林宇还好奇的望了一眼,没有开门,林宇猜测估计是在医院里还在休养吧。

  开进星之海学园,停到三栋下面熄了火。

  林宇背起背包,皮球自觉地下车跟在林宇后面,友利也背着书包跟上来。

  在三栋大门处停下,林宇道:“来,给我吧。”

  友利疑惑道:“给你什么?”

  林宇诧异道:“我要回去了,当然是把背包给我啊。”

  友利奈绪瞪着眼睛:“我也要上去。”

  林宇懵逼道:“你上去干嘛?”

  友利哼了一声道:“要你管。”

  说完友利就蹬蹬瞪的绕过了林宇。

  林宇还有些不解:“我tm回自家,你跟着来是什么情况。”

  友利道:“要吃饭了,我混饭不行啊?”

  “混饭?给钱!”

  林宇追上去喊道。

  皮球也蹬蹬瞪的追上去。

  进了电梯,按下了4的楼层。

  林宇和友利两人还在争。

  皮球面无表情的掏了掏耳朵。

  皮球:“这两个愚蠢的人类。”

  林宇和友利边吵吵着边开门往里走。

  友利熟练的换上一双林宇的拖鞋,林宇瞪大眼睛:“喂喂,你换了我的拖鞋我穿什么啊?”

  友利边往客厅走边道:“你不是还拖毛拖鞋吗?”

  林宇一边换上毛拖鞋一边喊:“靠,这么热的天你怎么不穿毛拖鞋?”

  友利站在客厅门口,惊讶的看着沙发上坐着的夫妇,男的40来岁年纪,一头梳的黑的发亮的大背头,手上戴着昂贵的手表,戴着黑框眼镜。一个美妇坐在中年男人的旁边,不属于任何明星的貌美容颜仿佛还停留在女人最花季的18岁,其实不然,这个美妇看第二眼就使人换了一种感觉,看上去仿佛是个风韵犹存的华贵夫人。

  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此时两人都笑着看着她。

  友利看着中年男人跟林宇有八分相像的模样,顿时明白了什么。

  高城奶奶笑眯眯的漂浮着说道:“怎么样?我说的这个闺女不错吧?”

  高城夫妇笑着点头。

  美妇道:“妈妈的眼光果然还是那么好,我也觉得这孩子不错。”

  友利呆了呆,脸上一红连忙道:“叔叔阿姨好,我是林宇的同学友利奈绪。”

  末了友利余光瞥到笑眯眯的高城奶奶,连忙补上一句道:“奶奶也好。”

  高城奶奶笑眯眯的道:“奈绪啊,不用这么客气的。”

  林宇听到友利的声音,奇怪的走进来,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夫妇。

  林宇眼底精光一闪道:“爸爸妈妈?你们这么快就到了?”

  高城爸爸没有说话,略有深意的看着林宇,高城妈妈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林宇,然后视线回到友利的身上道:“你是叫友利奈绪是吧?我可以叫你奈绪吗?”

  友利红着脸点头道:“可以的。”

  高城妈妈笑着道:“奈绪挺好听的,来,快过来坐下吧。”

  友利觉得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了似的,似乎高城妈妈念的似乎是咒语,她乖乖的就坐在了高城妈妈的旁边。

  高城妈妈顺手就握住了友利的手,然后两个女的就开始聊天了。

  林宇莫名其妙,对这对便宜父母还是觉得有些异样的感觉。

  明明是从来没见过的人,却跟第一次看到高城奶奶一样,心中莫名出现的亲近感。

  高城爸爸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对着林宇甩眼神。

  林宇刚想坐过去,就听到高城爸爸轻咦一声。

  高城爸爸看着林宇旁边的皮球道:“妈,这就是你说的那只乣㹱精?”

  听到高城爸爸的声音,高城妈妈也好奇的看了过来。

  林宇看到高城爸爸眼里没有一丝害怕,反而是平淡无奇,这种情况明显不符合普通人第一次见到妖怪。

  看来高城一家也是很神秘啊。

  林宇心中想着。

  高城奶奶道:“嗯,应该就是你爷爷那只乣㹱精的后代吧。”

  发现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林宇好奇的坐了下来倾听。

  林宇都:“奶奶,你不是说乣㹱精和绿毛球们是无意间跑到你那的吗。”

  高城奶奶眼中闪过狡黠道:“对啊,它们都是‘无意’跑来的。”

  林宇:“……”

  林宇忽然觉得让高城奶奶和高城爷爷相见的事情变得复杂了一些,居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内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生多怅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源竭

苏芸

源竭

五项全能王

源竭

海花盛开

源竭

曲仪

源竭

海藤瞬

源竭

九阶幻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