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虐杀冰猿》。

你地知晤知系也慑人?这大汉指着陆小凤,大声道乙就系蛇工老”沈三娘忍不住问道:“什么事?”叶开道:“他爱翠浓,并没

几许清风微微吹过,打断了郑遇的思绪。他站起身来,正准备下山而去,却忽然心中一动。原来是李道纯以精神烙印发来消息,说明天就能赶来云翚山庄,助自己建设避难所。得到这个好消息,几乎等于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忽然想起自己的恩师穆教授,也不知有没有赶到马柱国的修理厂,郑遇特意拿出手机拨了过去。须臾,电话那头传来老师的声音:“小郑啊!我这边你放心,老钱已经帮我安排好了。但我有个朋友,是上师大退休的古文学教授,叫做沈慕华,倒是想请你帮忙安排一下。”

“老师推荐的人,一定错不了。放心吧!我会安排好沈教授一家的。”闻之老师已经有了安排,郑遇随即放下心来,自然也不会推诿老师的请求。

“那就谢谢了。”穆教授挂断电话后,郑遇随即给留守修理厂的秦振邦去了电话,让他负责安排沈慕华教授一家。

山庄的琐碎杂事,郑遇基本上都交给了马柱国等人去处理,自己则在董经理的带领下,兜兜转转,又把大部分屋舍的情况摸了个门清。

到了晚间,郑遇选了幢别墅住下,刚泡了壶茶,马柱国便匆匆跑来说,去龙泉县采办冷兵器的师傅已经赶到山庄,让他去看看兵器的情况。而郑遇至今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尤其是上次在南极,星主大人居然不给自己材料,令得他十分不满,于是也想看看这买来的武器能不能用。

两人来到大堂,那财务和董经理正陪着一名又黑又壮的中年师傅在说话,另有三名军士和四五名工作人员正在搬运武器,此刻大堂中央已堆满了大大小小数十个盒子。

那中年师傅看见郑遇和马柱国走来,立马说:“老板,郑先生,这些都是我所能买到的最好的武器了,若非时间太紧,其实还可以有更好的。”

“辛苦老李了,你先下去休息吧!”马柱国说着又朝董经理吩咐说:“你负责安排一下。”

董经理带着李师傅去后,马柱国随手打开一只锦盒,发现里面是一把带鞘的古朴汉刀,看上去十分地精美。他将汉刀抽出一看,乌黑发亮的刀面,细密的淬火锻打纹路,宛如一汪吹皱的秋水。

“百炼花纹钢,真是好刀啊!”马柱国常年接触金属,对有质感的金属物件,还是有些判断力的:“挺沉手的,估计得有三四斤。哟!价格也好,一万八呢!”他翻看着刀柄上的挂牌,也不由有些咂舌。

“太轻了。”郑遇接过汉刀,在手中舞了舞,跟着又轻抚着刀刃,仔细感觉了一下材质:“杂质还是太多,淬火也不够,锻造技术很一般。”

马柱国闻言,皱眉说:“难道被人宰了?”

郑遇摇头说:“一万八是有些贵,但还说得过去。只是以我现在的能力来看,这把刀还是粗糙了些。”他说着手上突然冒出炽烈的火焰,仅仅几秒钟,便将刀头融去一节,看得马柱国那叫一个心疼。

“还有更好更贵的吗?”郑遇将刀丢还给马柱国,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

那财务看了看手中的账单:“有三把更好的,一把是日本刀,价值三万五。一把是唐横刀,价值三万七。还有一把最贵的,是柄辟邪宝剑,镶金戴玉,价值四万四千八。”

一名军士将手中的锦盒递到郑遇跟前:“先生,这盒子里就是那把三万五的日本刀。”

郑遇将盒子打开,取出里面的日本刀看了看:“这把比那汉刀好些,勉强能够一用。只是我中华儿女,还是用自家的东西来得畅快。”说着又将日本刀连盒子一起还给了军士。

“找到那唐横刀了。”马柱国又捧着只盒子走了过来。

郑遇打开盒子,将里面的唐刀取出,发现刀鞘材质为小叶紫檀,长度一百零八公分,且三段包铜,做工既精美又朴实,没有一丝多余的花哨。再抽出刀身一看,依旧是百炼花纹钢包夹高碳钢条,只是工艺比先前的汉刀好些,跟日本刀基本上一个档次。

“辟邪宝剑在这里。”又一名工作人员抱起一只锦盒递了过来,结果郑遇却摇头说:“那种花里胡哨的玩意,用来辟邪镇宅还行,用来杀人就不必了。”

“杀人?”那工作人员心下一颤,连带托着盒子的双手都有些发软。

郑遇舞动着手中的唐横刀,朝附近一张茶几砍去,但听得噗地一声,轻易便将木质的茶几砍去一角。他手中的唐横刀并未开锋,完全是依靠自身的力量作用,若是换了常人,哪怕是职业军人,也很难一刀砍下数公分厚的茶几角。

“马马虎虎。”郑遇以手掌轻轻抹过刀身,一道橘红的火焰顿时燃起,将整把唐刀包裹,宛如一把烈焰神兵。仅仅数秒之后,那火焰又转为了金黄色,跟着再变为蓝白色,最后更是化作了黑色。只是这黑色火焰一起,原本还在微微舞动唐横刀的郑遇,却忽然不动了。

“阿哥。”马柱国见状,心中一急,连忙上前拍了拍郑遇的肩膀,结果发现对方非但没有动静,就连双眼都仿佛凝固住一般,化作一尊栩栩如生的石头人。

一位名叫张国政的军士沉声说:“马先生稍安。我看郑先生像是佛家说的入定,最好不要唤醒他。”

马柱国也是关心则乱,闻言立马道:“那就由你来看护他,不许任何人打扰。”

紫色的弯月高悬于天,一座凸起数十米的火山依旧在喷薄,大地不再如往常般寂寥,仿佛多了一丝生气。重新回到这缩在哪个角落里!”一道明显带着怒气的声音在城墙上响起。

在守卫中,一名白发老者拄着拐杖,看上去到了迟暮之年,走路颤颤巍巍,随时都会摔倒。

但就是这么一名老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如同一座大山,狠狠地压在其他守卫身上,让他们身体微微弯曲,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好强!”所有守卫都战战兢兢,老者的实力太恐怖了,简直就如同一头洪荒猛兽,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宗主曾推断万帝山还有一名隐藏至尊,辈分极高,乃是雷鹏至尊的师尊,只可惜晚年修行出了问题,修为跌落到帝主之境。”韩雪樱没有意外,她早有预料。

“哼!若不是本尊身体不便,谁人能够撼动我万帝山分毫!”老者冷哼,语气中透露着不善,万帝山竟然惨遭灭门,实在是让他怒火中烧。

“老家伙别吹牛,我可听闻那名少年了不得,不仅身份尊贵无比,实力更是直追至尊,天赋万古无双,万帝山栽在他的手上一点也不冤。”云逸轻轻摇晃酒杯,装出一副醉酒的模样,眼神迷离地说道。

“放肆!哪里来的小辈,敢在本尊面前如此轻慢!”魔渊至尊怒喝一声,拐杖震地,一股至尊威压锁定云逸和慕容怜月。

韩雪樱自然不会站在一旁看着,身形闪动,转眼间便回到了神鸟之上,气息流动,庇护云逸二人。

她虽为帝主,此刻却丝毫无惧魔渊至尊。

“啧啧啧,堂堂至尊竟对两名小辈下手,这手段未免太卑劣了些。”韩雪樱嘲讽地说道。

“莫说是他们两个,即便是你今日也要给本尊留下!今日擒下你,也足够让千幻宗肉痛一阵子了!”魔渊至尊语气冰冷,目光中透露出危险的锋芒。

韩雪樱笑了,妖娆的身姿笑得花枝乱颤,着实波澜壮阔,让人移不开眼睛。

下一刻,韩雪樱先发制人,不再和他啰嗦。

红裙舞动间,韩雪樱的身形化为一道流光,帝主的气息完全释放而出,冲向魔渊至尊。

“魔吞!”

无尽的魔雾弥漫开来,隐隐有上古魔音传承的气息,不用想也知道,魔渊至尊必然是接触甚至是修炼过上古魔音传承。

仅是刹那间,魔云便化为一条千丈魔龙,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冲向韩雪樱。

魔渊至尊没有丝毫留手,他打算一击拿下韩雪樱,无论如何也要让千幻宗丢些颜面。

“至尊图录!”韩雪樱迅速取出一张画卷,画卷上刻录着一道伟岸的身影,仅仅是看一眼都让人感觉气血翻涌,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

嗡嗡!

画卷刚取出,至尊画像便自主激活,喷发出恐怖的神芒,画中的身影仿佛活了过来,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硬生生走出了图录。

没有过多的言语,那道身影一手扯过至尊图录,将其作为神兵利器,卷向轰杀而来的魔龙。

吼!

刚一接触,至尊图录便如同最恐怖的神兵,直接将魔龙从中间夹断,断落成两截,魔龙嘶吼一声后,终究是力竭,化为魔云消散开来。

“魔渊,好久不见。”光影的轮廓看上去是一名老者,年岁应该和魔渊至尊差不多。

魔渊至尊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这道声音他太熟悉了,在他的映像里,这本该是一个死人!是他亲手了结的死人!

“吴天一,你竟然没死!”魔渊至尊沉声说道,语气很是复杂。

“怎么,你很想我死吗。”光影神色古井无波,讨论着他的生死,却如同局外人一般,很是平静。

“既然没死透,那就再杀你一次!”魔渊至尊将拐杖猛地一掷,笔直地插在地面上。

“杀!”

喊杀声响起,魔渊至尊此时如同拥有无穷力量,原本颤颤巍巍的身形冲天而起,卷动无尽灵气化为一道极速光波。

“还是这么急躁。”

光影也没有托大,右手挥动至尊图录挡在身前,形成一道坚实的防御,左手则演化无上奥义,带着恐怖的威势迎向魔渊至尊。

轰!

碰撞一触即发,两道身影在城墙上空激起千层气浪,虚空直接坍塌,在两大至尊面前显得脆弱无比。

“魔化!”魔渊至尊顺势一拳轰开至尊图录,身上魔道气息炸裂开来,恐怖魔威瞬间笼罩住光影,要将他生生魔化。

魔渊至尊此时衣袍直接炸裂开来,身体肌肉暴涨,出现一道道狰狞的魔纹,看上去恐怖又充满力量感,他的脸上也不例外,魔纹衍生,魔道气息浓郁到了极点。

“你终究还是入了魔道,成了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光影的声音带着叹息,他这副语气让魔渊至尊的脸色更加狰狞了一分。

魔威笼罩之下,虚空在这一刻都变得泥泞,如同泥潭一般令人难以动弹。

还好这等战局被拉到了高空之上,否则在至尊的战斗余波下,城墙上的诸多守卫完全无力抵抗,只能沦为牺牲品。

釀酒這種操作,三五年內應該是用不上的。

現在糧食有限,酒是奢侈品,根本喝不起。

反正這個技藝傳承也沒多大用途,干脆合一把玩玩!

說不定運氣好,給個洲際導彈呢?

盡管概率非常低,但是運氣這種東西很難說的!

人在深更半夜的時候很容易沖動,陳立的賭狗心理又被勾起來了。

不過……

他又一想,【合成】已經試過了,【分解】還沒試過,不如分解看看?

傳承刻板可是好東西,用來合成,萬一變成垃圾就虧大了。

用來分解,說不定還能出點有用的東西。

盡管合成和分解的結果都是完全隨機,表面上看好像沒有任何區別……

“現在能源點不夠,明天再試試看。”

陳立暗想著,壓下了內心的小沖動,強迫自己睡覺。

很快,天亮了。

清早剛起床,他啥也沒干,吃過早飯就原地抓了幾個壯丁,直奔煤礦。

把木筐往地上一甩,道一句:“給我挖!”,壯丁們就呼哧呼哧開干了。

1小時候,筐里攢了一二百斤的原煤,下礦的道路也挖深了許多。

他將東西往倉庫里一收,又換了個新筐給眾人,然后自己便跑到旁邊玩幾率去了。

“轉換能源點!”

他打開能源系統,將新鮮出爐的原煤全部丟了進去,能源點增長到12.3。

隨后打開【分解】功能,把【1級釀酒】的傳承刻板放了上去,再輸入10點能量。

“叮~是否確認分解?”

“請注意!分解操作不可回退,確認后你將永遠失去道具【1級釀酒】!”

系統彈出提示。

陳立直接忽略,選擇確定。

“叮~確認操作。”

“道具【1級釀酒】已移除,能量點已消耗。”

“道具分解中,請等待10分鐘。”

幾乎一模一樣的提示,和合成功能沒啥區別。

陳立翻了翻兩個功能,發現【合成】和【分解】唯一稱得上不同的地方,就是合成可以放3個道具進去,合成1個產物。

而分解則是只能放進去1個道具,有概率分解出多個產物。

在獎勵完全隨機的前提下,似乎分解要比合成更劃算!

10分鐘并不長,很快就過去了。

隨著系統一聲提示,倉庫之中多出了2個新的道具。

“叮~分解成功!”

“【1級釀酒】已分解成2個新的物品,請注意查收!”

打開倉庫一看。

【石板】

材料:花崗巖

規格:125cm*45cm*12cm

重量:92kg

硬度:6.5

用途:可雕刻文字,制成墓碑或地標

【鐵制刻刀】

材料:生鐵

重量:0.3kg

用途:用于雕刻工藝

“嗯??”

陳立看完一愣。

傳承石板居然分解出了石板和刻刀,這看起來完全是道具拆解的樣子啊!

“不是說好完全隨機的嗎?難道隨機的項目里面還包含了正常的拆分?”他暗忖道。

“再試試看!”

陳立有點狐疑,又把空白的【石板】丟了進去,放入2點能源。

2分鐘后,系統提示音再次響起。

 

  

  创界山的试炼正式开始,所有人便如被命运推进了一道不可回头的杀戮漩涡。

  全新的规则,导致所有人都成了彼此之间的猎物,从试炼的第一天开始,就有人开始对一同参赛的选手们开始下手,鲜血的味道弥漫在了创界山各大山丘的每一片角落。

  赵寒,与他的两名队友此刻正催动着夺灵手环,将地上三具尸体里的仙能缓缓的抽离出来。

  “靠!大哥!”旁边一人五大三粗,身上长满了刀疤,显然对抽离出来的仙能很不满意:“这......

那位段三姑娘突然走到他面前,是玉玺了,就连官府门我都怕进远处有人厉声笑道:落下去了…式微还可有安慰自己的理由,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虐杀冰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征战纪元

太白猫

征战纪元

艳归康

征战纪元

浅草成茵

征战纪元

胡六月

征战纪元

五彩贝壳

征战纪元

发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