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打消猜忌!》。

第四个道人眼见她嫣然含笑,举手投足间,便已将自己的三个师狄扬等人只觉心头热血奔腾,把方才心里还在奇怪的事都忘了

云嫣然不來這件事其實對天諭來說是好事,如果云嫣然真的來的話,會讓他很尷尬,畢竟天諭用精神力去偷窺過云嫣然的身體,那種感覺至今令天諭回味無窮。

“好!我答應您,天家成人禮結束后,我就動身去尋找混沌木精。”在一番交談后,天諭對金袍人說道。

“如此甚好,我就等待小丹師的消息了。”金袍人笑嘻嘻的看著天諭,他現在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夫人眼光獨到,要說天底下誰能配得上自己女兒云嫣然,非此子莫屬。

“陛下,如果我煉制出圣階乾坤再造丸,不要忘記您答應我的事。”天諭不放心的詢問了一聲,他可是滿腦子都是那塊魂骨,當然云嫣然的香吻,天諭也是很期待。

“呵呵,小丹師,我不是告訴過你,君無戲言嗎?我答應你的條件怎么會食言呢?一塊十萬年魂骨,百萬金幣,云嫣然親你一下,對嗎?”金袍人笑道。

“多謝陛下,那您沒什么事,小人就告退。”天諭站起身,行禮道。

“好!祝你奪得成人禮第一,成為你們天家第一小輩。無常,你替我送送小丹師。”金袍人說完,看了看白無常。

“是,陛下!”白無常答應一聲,帶著天諭來到了城主府大門。

“天諭,這個給你,或許對你有用,”白無常把一個布袋遞給天諭。接著說道,“就此分別吧,我去給你尋找去往血霧島最新的地圖,你趁這幾天好好修整一下,三天后,我送你去血霧島。”白無常說道。

“遵命!”

天諭告別白無常后,半路上打開布袋,里面居然是六張一萬金幣的金卡。

“哈哈,發財了,剛才還在發愁拿什么去給我妹妹買禮物,這下就不必要搶了。”

興高采烈的天諭跑跑跳跳的來到了天元廣場,準備回家前給自己的妹妹天靈兒買幾件飾品。

“不好意思,本店概不賒賬。”

在一個古色古香的首飾店店門口位置,天諭和一個美女服務生交談著,服務生的口氣有點不耐煩。

“臭流氓,怎么了?沒錢還想買東西,怎么要明搶嗎?”一個聲音傳來,居然是穿著便裝的云嫣然,一身的粗布衣完全遮擋了她那妖嬈,完美的身姿。

天諭不舍的看了一眼鑲嵌著三枚七彩石的手鏈,搖搖頭道:“靈兒妹妹,等哥有錢了,再給你買吧!”

說完也沒有理睬云嫣然,就轉頭朝天家大院走去。

“站住,本小姐讓你走了嗎?給你妹妹買的禮物嗎?看來你這個人還不是一無是處啊!還差多少金幣,我給你?”

“你!不會有什么陰謀吧!”天諭斜著頭問道。

“呵呵,我懶的跟你解釋,你就說想不想要這個手鏈吧!”云嫣然雙手交叉在自己胸前,咬著嘴唇,問道。

天諭瞥了一眼服務生手上的手鏈,這是一條很精美的手鏈,鏈子顏色為湛藍色,上面鑲嵌著三顆七彩女媧石,在陽光照耀下,美輪美奐。

“請問這位條項鏈多少錢?”天諭問道。

“閣下要是真想買的話,就打個八折,十萬金幣。”美女服務生笑瞇瞇的看著天諭。指指那條放在柜臺上的手鏈。

“多,,,多少,十萬金幣,你怎么不去打劫。”天諭聽到價格,有些震驚的語無倫次。

“呵呵,這位小哥,難道我這里不比打劫來錢快嗎?買不起就走,我貨賣有緣人。”、美女一副氣不死人不罷休的架勢。

“我靠!明搶。”天諭怒吼道。

“閣下不要憤怒,這條手鏈是名師打造,純手工制作,做工講究,用材上乘,而且這是絕品,因為制作這條項鏈的人已經仙去,所以作為孤品,價位當然就高了,如果你錯過了,就可能真的錯過了。”美女語氣很平靜,臉上還洋溢著迷人的微笑。

“我沒有那么多錢,不要。”

天諭很不好意思在云嫣然面前丟丑。雖然白無常給了他六萬金幣,但是也不夠買下這條手鏈。

“呵呵,買下吧!我可以把錢借給你,以后有錢還我就是。”云嫣然笑道。

天諭擺擺手“多謝你的好意,我還是以后再買吧。”

“有些事錯過就沒有了,我相信你的妹妹肯定會喜歡這條手鏈了,不僅美觀,而且實用,這些女媧石可以安魂助眠,聽說還可以讓一個無處安身的靈魂住在里面。”云嫣然介紹道。

“那!說好了,是借你的,以后有錢了一定還你。”天諭可不想欠別人人情,等給云嫣然煉制好圣階乾坤再造丸,那一百萬金幣,自己就不要了,就當還債。

“給,這是十萬金幣金卡,把手鏈給我吧!”云嫣然遞給服務生一張金卡,同時接過那條手鏈,遞給天諭。

手鏈很細,但是很沉,有種厚重感,特別是三顆女媧石,放出的光芒有種安神的功效。

看著手中精美的手鏈,天諭眼睛都

农烈很高兴看到陆隐,笑道,“老姐一直想见见龙七兄弟你,可惜错过了,主宰界内应该会见到,老姐对你可是很好奇啊”。

  陆隐疑惑,“好奇我?”。

  农烈大笑,“自然,你可是在剑碑传承上超越白仙儿的人,如今整个树之星空,谁不对你好奇,听说你突破下冲关了?可喜可贺”。

  一旁,龙掘听着农烈的话,看向陆隐的目光一寒,下冲关居然让这个废物突破,简直浪费,如果让他突破,不用选了,肯定可以跟少祖前往主宰界。

此時的夏恒,并沒有動手,依舊這樣的觀察,能夠看的出來,要是沒有合適的時機,夏恒是不對打算出手的。

而此時的天,已經黑了,這足以看的出來,這過去了多長時間,夏恒的耐力到底達到了什么樣的一個層次。

爆裂虎與圓角獸也是在這里尋找了許久,甚至都能夠看的出來,這頭次元獸都有著打算離開這個地方,認為自己的是錯的。

夏恒已經逃離了這個地方,雖然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樣的手段,但是憑借著自己如此的尋找,自己的鼻子是那樣的靈敏,但是依舊沒有找到。

便想要離開這個地方,但是,夏恒相信這兩頭次元獸明顯是沒有打算就這樣離開。

它們很清楚,就這樣離開,如果給以前的領主來說,還是有著安全性,但是對于現在的那頭玄玉來說。

充滿著不確定性,突然來到著莫須谷,用著絕對的實力,讓他們不敢反抗,通過這幾天的接觸,讓它們,一切都要小心翼翼。

這一次的任務交給了它們,那夏恒必須死,最為重要的是,這一次的行動,是關于進攻墨色城。

這可不是一次小小的行動,而是有組織的進攻,要是因為一個人類,導致這一次的行動出現了巨大的阻礙,不管著最后有沒有自己有沒有殺死那個人類,它們都不會有著什么好下場。

而一直在兩頭次元獸身后的夏恒,并沒有因為這兩個人的離去而最直接離開,就像她自己所說的那樣,自己既然要去莫須谷,也就是它們的老巢之中。

要是不解決這兩頭次元獸,對于夏恒接下來的行動可是非常的不利的。

沒有行動,夏恒帶在原地,隱匿著自己的氣息,夏恒有著一種感覺,好像要是自己就這樣跟在了它們的后面,等來的就是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打擊。

這樣的感覺很強烈, 便導致了夏恒并沒有第一時間做出行動,等到離去很遠,那種感覺菜緩緩的消失。

“呼!有靈智的次元獸就是不一樣,著到最后還想著試一試。”夏恒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隨后站起生看向了次元獸消失的方向。

“不過接下來可就是我的回擊了。”夏恒嘴角微微的翹起,在這黑夜之中,身體再次如同鬼魅一般,存在感下降倒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

直接跟在了兩頭次元獸的身后,緩緩的接近,依舊沒有過于的沖動,就算敵在明,自己在暗。

夏恒此時來到兩頭次元獸的不遠處,他找到了一處極佳的位置,進可攻,退可迅速的離開。

而讓夏恒不再行動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兩頭次元獸的停留。

次元獸也是生物,就算再這么強大,那也是需要休息的,這一次的休息,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次吸引。

爆裂虎在一旁趴著,沒有就這樣睡了過去,而圓角獸此時完完全全的趴著不動。

夏恒開始蠢蠢欲動了,他盯上了爆裂虎,沒錯,就是一直看守這周圍情況的爆裂虎。

夏恒沒有把目標放在休息的圓角獸身上,不管如何說,就算此時圓角獸是睡著的,那防御能力依舊是擺在哪里。

爆裂虎雖然是處于戒備的狀態,但是有

山云秀的武功那是極高,只不過被路正行手中的疼愛抽的在空中翻舞,他壓根使不上一點力,想抓到藤蔓卻是壓根抓不著,那藤蔓速度極快,變化多端,善于肖晶,一時無法還手,這讓她心中很是痛苦。

莫思云則在一旁有些著急,畢竟在空中像陀螺一樣飛,轉的她是自己的奶奶,于是他問路正行會不會傷著山云秀路正行笑著說,以你奶奶的武功肯定傷不著他,只不過他要這樣轉一轉對大家都安全,只要把她放下來,一旦出手自己恐怕就控制不......

江轻霞看着已醉倒在桌上的陆今武林中,见过这种绝技的人远处突然飞来一片乌云,掩住了。”上官飞燕道:“我错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打消猜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战启

细雨鱼儿出

仙战启

空巢独居客

仙战启

霞飞双颊

仙战启

姜钰

仙战启

写书的柠檬

仙战启

爱吃嫩草的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