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首战不利》。

說話的人看起來真實年紀也不大,虛擬面容是個年輕小伙,鷹鉤鼻加尖下巴,畫了漆黑眼影,留著一頭五顏六色的雞冠發型。

是的,潮流是有周期性的,沒落一百多年的殺馬特造型,在2166年前后莫名其妙地死灰復燃,讓一部分年輕人眼前一亮……

“這小子還稍微正常點,至少沒穿個鼻環舌釘之類。”趙盤一邊想著,一邊和他握手:“你好,我是趙盤。”

“我知道你是趙盤,所有再生人都認識你,出口成臟性格乖張,敢把羅曼·塞納告上法庭的人!”

小伙子說話口沒遮攔,分不清是夸贊還是貶損,趙盤只能尷尬地笑笑,趕緊岔開話題:“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小伙一拍胸脯上的編號M11415:“我啊,我姓楊,他們都叫我托尼楊。”

編號下面的計數器,顯示他在火星(空間站)待了108天。

“噢,托尼楊同志……”趙盤一開口就皺眉了,這個稱呼挺別扭,不過既然都叫了,還是繼續說吧。

他隱約記得當初在火星上,馬丁、辣醬又或者是鄭毅,曾經給他科普過類似改變小行星軌道(讓小行星撞火星基地)的知識。

趙盤沒有了原來軀殼緩存的文件,找不出原話,只能憑印象解釋:“想要俘獲一顆小行星是很難的。有人算過,直徑一兩公里的小行星,使用核脈沖推進引擎的話,需要幾萬噸核聚變材料當推進劑,花費的成本比小行星本身的價值要高得多。”

托尼楊一副完全不信的樣子:“不會吧!我聽說小行星帶有近乎無窮無盡的水冰!有水就可以電解出氫和氧,咱們給它安上幾個火箭發動機,卯足勁推不行嗎?”

自大、傲慢、不懂裝懂、胡吹八扯……

不知道為什么,趙盤從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這大概就是馬丁這些博士、博導們當初看自己時的心理狀態吧。

趙盤撇撇嘴:“你指定是沒怎么上過學,要不然不會說出這種話來。連我都知道火箭引擎的比沖太小,用燃料推進改變小行星軌道可以,但是讓它進入你想到的位置是遠遠不夠用的。怎么說呢,它會從一個圓形軌道變成橢圓……”

他自己也解釋不清楚了,這方面他也沒專門學過。不過這并不影響他發出感概,都怪羅曼·塞納降低了招募門檻,這再生人的素質是一屆不如一屆啊!

正巧這個時候,廣播里響起一個好聽的女聲,通知所有人到指揮艙集合開會。

趙盤不想再和這個傻缺廢話,把身上的裝備大包固定在飛船裝備維修艙的艙壁上,帶頭朝外面走去。

托尼楊跟在后面,仍然喋喋不休,說著不著邊際的幻想:“我覺得你說的不對,大的小行星咱們飛船干不動,挑個小的總行吧?只要拖走一塊,我就能回去跟女朋友吹牛了,咱們可是古往今來第一個摘下星星的人吶!”

趙盤沒好氣地張開雙手比劃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咱們跑到50萬顆小行星里,找個這么大的石頭帶回去?”

“昂,不行嗎?我看資料上說,直徑1米以上的差不多

……

蝴蝶微微扇动翅膀,只能搅动它附近很小一块空间的气流。

但有人说它竟能影响到几千公里外的天气,听起来玄妙听起来不太理解,但其实也很自然。

世间万物通常处于平衡的状态,一个突然出现的改变,可能就会打破这种平衡。

这便是气移位象学家洛伦兹于公元20世纪中期发现的的蝴蝶效应,这种效应其实在宇宙中无处不在,处处可见。

其大概过程是这样的:在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那里......

石头中竟真的有两个人。竟条恩怨分明的好汉,他却将

“好了,都隐蔽起来吧。”张航说道。接着又拿出一大桶醉仙酿,沿着海滩边上倒入海中。

众人收敛气息,隐蔽在树木后面。

过了半个多小时,只见海面翻滚。许多大妖互相争斗。

不过依旧没有上岸。

看这些大妖,每只都有三四十米长。p>

“白骨出生有问题的。”罗玥郑重地说。

“有什么问题?”虞渊讶然。

“白骨,不属于恐绝之地,甚至有可能不属于浩漭天地。”罗玥神色凝重,“从他白骨之身燃烧的森白火焰,我从未听过。他的那具骨骸,也和一般人不同,不太像是我们这一方天地的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首战不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不是小孩也可以吃糖

渊爻

不是小孩也可以吃糖

秋上陌然

不是小孩也可以吃糖

不戴套的键盘

不是小孩也可以吃糖

九命韧猫

不是小孩也可以吃糖

可能有猫饼

不是小孩也可以吃糖

乐在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