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萧华大战都教授(一)》。

”这就是沈三娘最后的遗言,有生命的木头-想到这一点,

随着马车转过弯道,区别于其他城池的剑浦城,露出了全貌。宽阔的主干道干净而有序,两侧清一色的青砖大瓦房,两条水渠穿城而过,水渠边都是在清洗衣物的妇人,马车经过时,基本无人停下看上一眼,好似都很忙碌。

如今的剑浦城,又朝外扩建了一些,刚才马车经过的算是外城,徐易亲自站在内城门口迎接。说是内门,其实连个门都没有,就是一座石材搭建的牌坊,上面雕刻剑浦二字。

“下官剑州刺史徐易,见过窦大人!”徐易带了两个手下,站在城门下面,老远就看见马车里探出的脑袋,是老熟人高公公,想必窦大人也是一起。等到马车到得城门下,徐易拱手说道。

“徐大人客气了,本官不请自来,叨扰了!”窦仪下得马车,总算能够舒坦了,这边基本都是山路,一路上可算是颠簸不已。

“窦大人哪里的话,下官早就仰慕大人学识,今日能够得见,实乃幸事。”徐易这话倒不是吹捧,这窦宪学富五车,在大宋朝廷,在学识这一块,那也是执牛耳的存在。

“徐大人,侯爷呢?怎么没见到?”高公公对这种吹捧没兴趣,他也插不上嘴,还是侯爷人好,除了吃喝,就是给钱。

“高公公,侯爷刚得了一对儿女,如今忙着呐。”徐易说起谎话,那是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孙宇哪是忙,纯粹不想来而已。

“这、咱家不知道啊,先带我去首饰铺,总该带个小玩意,作为见面礼的。”高公公可是将孙宇当作自己人的,空手上门,也太过无礼了。

“高公公可是金陵来的贵人,能到,那就是最大的心意,侯爷高兴还来不及呢。”徐易一句话,将高公公给说得乐不可支。

一旁的窦仪,在他们说话的当口,打量周围的铺子以及过往的行人。行人大多脚步匆匆,比起江宁,至少眼里多了几分神采,这剑州还真的来对了。

“窦大人、高公公,请上马车,咱们先去驿馆安顿。”驿馆早已收拾妥当,徐易自然要先带他们过去,至于孙宇何时见他们,他也不清楚。

马车之上,窦仪掀开帘子,一路看过去。这剑浦城的清洁程度,比起开封还要尤胜三分,路上连马粪都看不见,牛马进城,都得在后面套袋,接着粪便,可以去公共茅厕清理。

“窦大人,这剑浦城如何?”剑浦还没落成,高公公就来过,自是知道的,这剑浦城的规划,比之江宁还要周到三分。

“干净、整洁、有序,比起开封,亦相去不远。”窦仪说完,感觉脸上有些烧得慌,可若是说这偏远之地,比开封还要好,这脸打得太狠了,说不出口。

“窦大人,到了,随咱家下去吧。”这里安公公熟悉得很,也住了不短的时间,颇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毕竟在宫里,终究是个伺候人的而已。

窦仪下得马车,刚进驿馆,就觉得不一般,墙面跟地上,犹如整体的石板覆盖一般,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徐大人,这是何物所造?”窦仪觉得,这肯定不是整体的石板,不然仅运输一项,就能把造价抬到天上去。如果这是皇家宫苑,倒也可能,但不过是个驿馆,断没有这么奢侈的。

“水泥,我剑州的特产,用来砌墙刷地很好,但就是太贵了,也就少数地方用一用。”徐易倒是没骗他,一般人家,最多用青砖铺一遍,舍得用水泥整体浇筑的,寥寥无几。

“此物甚好,不能普及,太过遗憾。”窦仪摇摇头,既然是奢侈之物,那就算了,就算带回去,于民生无益。反而让南唐凭借此物,来收割大宋的财富。

“天下不如意之事,常八九,如何能够尽善尽美?”徐易倒是看得开,水泥这东西,短时间内不可能大规模铺开的。但是随着工艺的发展,早晚有一天,将会让普通人都能用得上,就好比曾经的瓷器。

驿馆里也是有厨子的,但是这手艺就差强人意了,徐易特意从城中酒楼请了大厨过来,做了一顿好的,算是给二人接风。席间推杯换盏,徐易特意准备了几坛飞天,直接将窦仪给放倒了,让随从抬去房间睡觉去了。然后领着半醉的高公公,一道去刺史府后院,孙宇在那等着呢。

高公公进门时,就看见孙宇推着一台工匠营特意打造的推车,两个孩子并排躺在上面,上面还有遮阳的帘子,如此带娃,当真是奇思妙想。

“侯爷,这是?”高公公进门之后,就上下打量,两个孩子躺在里面,看这表情就知道颇为享受,丝毫没有吵闹的意思。

“高公公,别太近,你这是喝了多少,熏着孩子了。”这高公公一张嘴,那满嘴的酒气,孙宇都闻到了,被把孩子给熏醉了。

“哎呀,咱家错了,对不起,小少爷,大小姐。”高公公半醉,却高兴得很,孙宇越是

三千大世界中,无数名叫北冥玄的倒霉蛋无辜受到牵连。怒气冲天:“天呐,大魔王陛下,饶了我们,我们只不过叫了这么一个名字,可从未做过对不起您的事啊。”

波旬冷道:“谁让你们托生于北冥家,你们的父母又给你们取名叫北冥玄。哼哼!要怨就怨混沌世界那个叫北冥玄的人类,叫北冥玄的鹏人吧,”

一时间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大魔王波旬哈哈大笑得意非凡:“波旬,波旬!我真是被你打败了,你傻笑个什么。”

魔君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波......

,独不足以厚国家乎?臣闻善厚家者都可以遗弃,又谈何精神?又谈何民

莎林娜突然想到,自己这支人马恰好在奚国的最北部,若契丹人真的要对奚国用兵,自己这支人马将首当其冲,最先与契丹人作战。

自己这支人马名义上属于自己,实际上,自己是在为奚国守卫边疆呀。

想到此,莎林娜立即冷笑道:“别指望给了我牲畜,我就会感谢你,我的大军就会听你指挥,没门!我是在为你们奚国守护国土,将来还要给你们奚国卖命,与契丹人打仗。”

痕笃偷偷看了莎林娜一眼。

这女子好聪明,竟然想到了这一点。

痕笃无言以答。

自己在说服父亲的时候,确实是以此为理由的,自己说过的话,痕笃当然记得。

痕笃走后,莎林娜立即派出探马,到契丹打探情报,并秘密派出几个人,回霫国集结人马。

探马很快回报,说,契丹可汗牙帐,仅有百名卫队,附近还有几百名挞马军兵士在练兵。

莎林娜闻听大喜,却有一事不解:据说,契丹的挞马军特别能打仗,为什么没有随大军出征呢?

挞马军即使再厉害,仅几百人,也不至于能保契丹国土平安吧。

莎林娜心中振奋,立即带了几名卫兵,亲自到国王牙帐找痕笃商议出兵大事。

可是,痕笃以奚国大军刚刚开始训练,现在不宜出兵为借口,回绝了莎林娜的请求。

莎林娜义愤填膺,慨然决定,从自己军中挑选两千精壮,自己亲自率军,突袭契丹可汗牙帐。

莎林娜的举动,引起了父亲辖剌哥的注意。

莎林娜将自己的决定向父亲一说,立即遭到辖剌哥的否定。

经过了这场大变故,辖剌哥觉得,自己已成丧家之犬,能苟且偷生已经不错。

凭现在这几千人,要想复国,比登天还难,只能等待局势转变,到时候再做打算了。

听莎林娜要主动出师袭击契丹大营,辖剌哥就女儿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开导道:“去袭击契丹可汗牙帐,成功率是很高。女儿呀,你想过没有,即使袭击成功,对我们又有啥好处?”

莎林娜不假思索答道:“我们的真正敌人是契丹,捣毁契丹可汗牙帐,当然意义重大。”

辖剌哥摸着莎林娜的脑袋,道:“痕德堇可汗并不在牙帐,正统军在室韦作战呢。你去突袭他的牙帐,将他的卫队、挞马军全部消灭,又能咋样?只能让痕德堇可汗仇恨我们,抽出人马将我们灭掉。你觉得,有这样严重的后果,我们值得凭着一时义愤,对契丹可汗牙帐用兵吗?”

莎林娜顿时无语。

辖剌哥又道:“我们的真正敌人,还是驻扎在我们国内的小黄室韦人马,但目前,我们仍然不能与他们对抗,一旦损失了我们手中这些人马,我们将一无所有。你懂吗?”

莎林娜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辖剌哥又道:“据我分析,契丹在拿下室韦以后,必挥师南进,攻击奚国。奚国国王术里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们才集结大军开始备战。术里将我们安置在这里,又给我们提供食物,不过是让/p>

斗長卿不禁搖頭失笑:“是,他們之前的確是第五分區最厲害的,可是這赤鐵礦場大得很,我們這個第五分區,也只是赤鐵礦場第十礦區的第五分區啊。”

“第十礦區一共有十三個分區,這十三個分區里面,每個分區都有著自己的大佬,如我們第五分區,之前的大佬就是蝎子和林敏,可是在整個第十礦區之中,最厲害的人卻不是任何一個分區的大佬。”

“那是誰?”蘇景眉頭皺得更緊了。

“第十礦區所有礦奴之中真正的最強者,目前在第一分區的礦奴黑焱,據說是一個修為在玄氣八品以上的強者!”斗長卿長出一口氣道。

“可以說,第十礦區內每一個分區中的大佬級人物,背后都是有著黑焱在支撐著,所以如果我們要組建團體勢力的話,沒有那家伙的同意,是不可能成功的。”

“不對啊,長卿大哥,別的礦區我不知道,可是咱們第十礦區的諸多分區之間不是相互獨立的嗎?難道那黑焱還能親自從第一礦區跑到咱們這第五礦區來不成?”蘇景有些不解。

“一般情況下自然是不行的,可如果他向蘇管事提出申請,是可以挑出三五天的時間在整個第十礦區的所有分區巡視的,這也算是蘇管事借他的手來管理整個第十礦區的所有礦奴了。”

斗長卿搖搖頭道。

蘇管事蘇德子是第十礦區的管事,但是要他平時親力親為的管理第十礦區的所有礦奴,抱歉,他做不到,當然,也不是能力不足,只是懶得做而已。

所以在蘇管事的默許下,就有了黑焱這個家伙的崛起,黑焱替蘇管事管理諸多礦奴,而蘇管事也在自己的能力范疇內給黑焱一些優待,這也算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實際上,整個赤鐵石礦場的十個礦區內,基本上都是這么一個模式。

“既然是這樣,那這個事情還真是有些難辦了啊。”蘇景眉頭緊皺。

斗長卿卻是自信一笑道:“這卻也不盡然。”

“長卿大哥,你有什么法子嗎?”蘇景雙眼一閃,有些興奮的問道。

“嗯,法子是有一個的,只是有點危險。”斗長卿點了點頭,“黑焱沒有來第五分區給我們支持的情況下,我們想要自己組建一個團體勢力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團體勢力這種東西,也未必非要自己組建啊!”

聞言,蘇景眼中的光芒卻是越發的明亮了:“長卿大哥,你的意思是說......”

“沒錯,干掉蝎子,取而代之,成為第五分區的老大!”斗長卿重重的一點頭,信心滿滿的說道,“黑焱既然一時間不能來第五分區給我們支持,那么他同樣也不能來第五分區阻止我們對蝎子下手!”

“這樣的話,我們就能干掉蝎子然后上位,然后趁著黑焱來之前的這段時間,好好修煉,等以后他來了,再把他給打回去!”

“妙啊,長卿大哥,不愧是你!”蘇景由衷的贊道,“既然如此,那我們說干就干,今晚就動手,怎么樣!?”

【滿床打滾求一切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萧华大战都教授(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处处小心大师兄

云淡雨润

处处小心大师兄

乖乖文文

处处小心大师兄

花有容

处处小心大师兄

宅男02

处处小心大师兄

川gg、

处处小心大师兄

落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