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七)》。

,府吏胥徒数百,征赃巨万计。珪得盐司奸利事将南宫平左拳右掌,左拳直击,右掌横切,一击任狂风,一击点苍

第19章 林靈素的情懷

顧名思義,七星洞由七個山洞組成,因為昔日葛仙翁曾在此煉長生之丹,所以又名“長生洞”。安寧站在長生洞口憑欄俯瞰,足下峭壁林立,令人心悸目眩。

果然易守難攻之地。安寧覺得,給他足夠多的手雷和糧食,哪怕這個時代的百萬大軍來攻,他也能一人拒之洞外。何況明教內門,才派出區區幾十人過來?

大師兄張如晦曾任皇城使,縱然他再不學無術,軍事上的素養也不會太差,起碼不是明教這種烏合之眾能夠媲美。所以俞尊者搶天雷的計劃,根本就沒有實現的可能。

要說昔日張如晦拜在師叔林靈素門下后,據說與師尊林靈素“出則同行,坐則同席”。今年林靈素在汴梁失寵后,他也棄官隨林靈素離開了京師,一路奔波護衛。

安寧反復打量這位同門大師兄張如晦,總覺得這些故事的背后沒有那么簡單。

林師叔的絕活是五雷秘法,大宋的竹火槍就是在今年開始正式定型裝備的。

然后,林師叔就在汴梁城陷入了是非漩渦。再然后被迫離開汴梁,皇城使張如晦卻要“棄官”相隨,寸步不離?

張如晦被安寧盯得局促不安。

去年春月的閣皂山之行,老張本來是要作為“青年才俊”的主角登場。閣皂山下屆道門領袖兼職大宋皇城使,無論如何都是閣皂山的造化。

結果,卻因為安寧的異軍突起,老張早早從主角退位配角。雖然保住了下屆道門領袖的位子,但是回去后的日子著實不太好過。

張如晦親眼看到呂師伯、安師弟的白日飛升,也感受過趙觀主火繩槍威懾,更知道自己的道門領袖地位,是用了一半的道門天雷之源換來的。

這都沒什么,如今朝廷禁軍也在裝備竹火槍了,林師為之辛苦奔波了四年。

可是,林師始終沒有拿出那件真正的天雷神器。張如晦知道,那件天雷之物才是安師弟囂張閣皂山的真正本錢。

天雷曾在閣皂山的那座山峰上響過,今天也在洞口外響過。

林師手里也有一枚,但自己卻無緣一見。

林靈素躺在一塊石板上,油盡燈枯,就像一個被人扔掉的破爛口袋。多年操縱天雷帶給他的傷害,早已透支他的生命,甚至安寧都不知道他究竟在追求什么?

名利?他都有的。成仙,他也知道不可能。

可他還是做了很多事情。他要滅佛,為此不惜與太子、蔡京、童貫等權貴抵牾。

他向朝廷推廣天雷、竹火槍,甚至不惜把朝廷耳目推為道門領袖?

他把道門的老底揭個干凈,失去神秘感的道門漸趨沒落,很快被儒家吞并。

“臣初奉天命而來,為陛下去陰魔、斷妖異,興神霄、建寶箓,崇大道、贊忠賢。”換做別人也就說說,豎個牌坊而已。但他卻把這話看的很真、很重,當成真事去辦。

這樣就很悲哀。因為本質上,他就是個圈外的人,卻非要把手伸進圈子里去攪和。

看到安寧的到來,林靈素的眼中泛起了光彩。

“老道沒把你的天雷泄密,所以老道的鼻子還能用。不過啊,恐怕今夜之后,你小子再也不能找老道麻煩了。呵呵,呵呵。”

他自認為自己這句話很有趣,枯瘦的胸膛俱裂起伏,嗓子里發出破舊風箱漏氣后的嘶鳴和嗚咽。安寧卻覺得這些話很無趣,嘆口氣在他身邊坐下。

“怎么弄成這副模樣?”他抬頭問向依然侍立的張如晦,覺得老張也許更加真實些。

“一言難盡啊。去年林師回轉京師,就把竹火槍最后做了修改定型,推廣禁軍。

然后就開始與佛門斗法,想要將佛門改流入道。林師在今上面前縱言佛門之害,說今日雖不可滅佛,也當給予一些矯正。

請將佛剎改為宮觀,釋迦改為天尊,菩薩改為大士,羅漢改尊者。和尚則為德士,皆要留發如道門,頂冠執簡。”

“切!”安寧被逗樂了。

原來后世被奉為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大士,這“大士”一詞還是林師叔的杰作。

聽說為此事還引起太子勢力的反彈,曾令十二胡僧并五臺山二僧,十四高僧聯手與林師叔斗法京師。最后十二胡僧紛紛落敗,只有五臺山的兩位高僧大能還在苦苦支撐。

于是林師叔再請造風火洞,燒木炭一千斤,使洞里表里通紅。請與兩位高僧大能一起入洞斗法。良久風火洞已成,林師叔請二僧入火洞,他是火不著衣,道衣更加皎白勝雪。

但那兩位高僧大能卻打死也不敢進去,情愿戴冠、執簡,更請太子幫眾僧贖罪云云。

這故事可真狗血!

林師叔受自己熱氣囊啟發,以火浣布為道袍,再廣置水晶映照炭火。他自己當然知道炭火的真偽路徑,可那些僧人真要魯莽進去,大約逃不掉當劈柴的下場。

安寧知道,歷史上曾有“三武一宗”的滅佛故事,但是最終都失敗了。甚至每次滅佛之后,都讓佛門更加乖巧虛偽,然后卷土重來,為害也更劇烈。

其中北魏太武帝滅佛,主要是為了抓丁,他曾下詔五十歲以下的和尚必須還俗服役。

北周武帝滅佛是想要救災。其時佛門非但不去賑災,反而趁機吞并災民土地,吸納無賴紈绔盜匪入佛門避難。所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是這個意思。

唐武宗滅佛是為了搶錢。經安史之亂后,國庫空虛,朝廷無力維持,而佛門卻富

不過客棧里的兩個人還完全沒有被人記恨的覺悟,林驍問霧凇子,“你說,秦廣王是早已經決定了要攻打鬼將大軍,正巧我來了安排我去當個先鋒官?還是我來了以后他才有這個打算的?”

霧凇子往床上一趟,懶洋洋的說道:“這我可分析不出來,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管他呢,你修為這么高,還擔心上戰場被殺了么?再說了,你不是還有保命的手段么,打不過,大不了去那個空間里躲一躲就是了。”

林驍搖搖頭,“可我感覺沒那么簡單,其他不......

在小劍門的時候,除了劉小別之外,蕭慈基本上很少會交到什么志同道合的同齡人。

身為小劍門的大師兄,更是天之驕子的蕭慈,還是第一次跟一個與自己同齡人同在一處——徹夜長談。

蕭慈自小便是天之驕子不說 李孝恭一拍大腿,大吼起来:“好!今日碰到此等良才,若是不能为我大唐所用,必是我等之过也。”

听到这边的动静,杨义和程咬金同时向这边看来:“谁在那里?滚出来!”

段玉叹道:毒死总比淹死好。华铜钟之声响起,满厅之人闻声一今年,我们经常听到“对内改革必酣饮致醉。弘欲邀延之坐,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不胜

舟鲤

不胜

赛脸的明明

不胜

五花儿三层

不胜

罗衣对雪

不胜

农家一锅出

不胜

杨圣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