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张雅的特殊能力》。

琵琶公主也忍不住噗哧一笑,但立刻又板起脸,冷笑道:像他这展梦白策马上山,暗暗忖道:只怕这就是积石山了!他此刻已对

王初一老脸一红:“年龄大了,去和小辈们争个什么劲儿?”

只有林骁知道,他们这样的小门小派,去了也是受嘲讽和排挤的份儿,依着师父的性格,肯定不会去。

侯大勇来了兴趣,问道:“师父,说说呗,像你们这么多有本事的人聚集在一起开会都干些什么?怎么我们外人一点儿都不知道。”

王初一说:“隔行如隔山,外行人谁会去关注道门大会?就像你们公安系统的大会,外面的人谁知道?道门大会,也分外门大会和内门大会,外门大会最热闹,谁都可以参加,活动安排的满满当当,有交流会、祭天大典、祈福法会、收徒仪式等等。而内门大会就只有一个内容——比试。这是为了鼓励各门派年轻人对数千年的道门术法的学习传承,由各门派自行报名参加,获得前十的道士,会有不菲的奖励。正好今年一过,又是五年之期,我准备让林骁去参加。”

“太好了,那就提前祝林师兄在道门大会旗开得胜,凯旋而归。”侯大勇才和王初一喝了好几杯,又提起酒杯敬林骁。

熊晓欧笑着说:“大勇,还有大半年你就开始给林骁践行了?你这小子肯定是平时少有喝这么好的酒,故意找理由喝酒吧。”

侯大勇把酒一吞,说道:“队长,这才喝到哪儿跟哪儿呢。”

林骁也笑着干了酒,眼角的余光却看见文婧一副怨气冲冲的看着他,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她。

文婧一开始坐上桌就没给林骁好脸色,是因为林骁这段时间一直没联系他,又想到他天天和寻仙那丫头共处一屋,不痛快的很。但自己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林骁居然对她还是不闻不问,看来在他心中,是真的没有自己的位置了。越想越憋屈,越想越郁闷,以至于流露出哀怨的神情。

林骁终于端着酒杯,对文婧和朱宁说:“今年夏天你们就毕业了,恭喜你们即将步入丰富多彩的社会,祝你们前程似锦。”

朱宁端起饮料连说谢谢,然而文婧却一动不动,直到吕飞提醒:“文婧,林骁敬你酒呢。”文婧才反应过来,端着杯子一饮而尽。

这时,门口进来一位风姿绰约的女人,精致的妆容让人看不出实际年龄,也许三十,也许四十,端着高脚杯,摇晃着里面小半杯红酒,风情万种的说:“熊队,好久不见。”

熊晓欧站起来,连忙给大家介绍:“这是夏红艳,夏总,这家金碧辉煌大酒店就是她开的。”

几个男人都朝他投去一副“原来这样,我了解”的神情,熊晓欧知道他们误会自己和夏红艳有一腿,急忙解释,十年前他在处置一起恶性案件时,救了夏红艳的命,这才认识。

夏红艳给大家敬完酒,说道:“既然是我救命恩人的朋友,这顿我请,大家以后多捧场。”

王初一突然说道:“夏总大气,我看夏总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挺好看,可不可以取下来给老头子看看。”

夏红艳脸色大变,珍珠倒没什么,只是珍珠后面,掩盖着一段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是她一生的伤痛。

林骁知道师父的用意,他也看到,洁白的珍珠项链却泛着黑气,阴气森森,师父一定是想救她。

熊晓欧见夏红艳脸色大变,劝道:“王真人,夏总那条项链也就是一般珍珠项链而已,但对她却有特殊意义,没必要看。”

夏红艳也没心思和熊晓欧叙旧了,以业务繁忙为由,提前告辞。

王初一却说:“夏总每夜可是难以入睡?”

这一问,又把即将出门的夏总拉了回来,说:“你怎么知道?”她从十多年前那件事情后,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看了无数名医,用过无数办法,也无济于事。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还有种随时可能大限将至的感觉。

阴气侵扰,夜里能睡踏实才怪,王初一说:“放心,我是中医,看得出你的病症,自然也能治得好你,你把项链取下来。”

夏红艳还在挣扎,熊晓欧说:“夏总,取下来吧。”

她这才缓缓取下项链,除了熊晓欧,其余人都被吓了一跳,只见夏红艳咽喉处,一条恐怖的伤口,足足有十多厘米长,难怪她不敢轻易取下项链,那是她遮丑的装饰。

林骁观察后发现,项链取下来,上面的阴气也消失了,但那个伤口,仍旧是黑气萦绕。原来根源在这里,难道这个伤口是特殊的刀刃造成的?所以才残留了阴气,导致受伤者即便外伤治好后,也要遭受折磨。

“夏总这个伤口是?”王初一问道。

龙青云率先开口道:

“镇国侯爷邀请我参加‘大同军’,并授予我千夫长猛安的称号。”

欧阳飞满脸羡慕之色,兴奋道:“恭喜云师弟受侯爷赏识,以后在军界可以大展宏图。”

拓跋兮、莫芷萱颇为诧异,一脸讶然,正想说些什么。

龙青云顿了顿,接着道:“我拒绝了。”

“啊!”这下拓跋兮、莫芷萱更为震惊,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发出了惊咦声。

公孙谋似乎很了解龙青云此举的深意,朗声道:“还是云师弟志存高远,没有依附镇国侯府的想法。”转头......

時間總在不經意間流逝,有時候決定做一個事,但中途卻因為各種原因,不得不擱置,直到很久之后才能再次接觸。

張小河覺得就算是最弱小的寵獸也不應該被忽視,個體雖然弱小,但是集體卻是強大的。

比如一個小墨點很可能不起眼,但是墨點聚而成團,那么就有可能十分的顯眼。

黑獄火甲就是這么一種寵獸,雖然是一階卡牌,但是團體所展現出的實力,在張小河看來一點也不必九級寵獸要弱。

不僅僅能夠一起發射黑火球,還能以黑火本體為素材,融合成一把把巨大的黑獄刀。

本來張小河他們并沒有發現火甲的這一本領,可就在他們已經再次做好戰斗策略,準備開始實施的時候。

忽然一個別的套牌的八級寵獸忽然出現,一現身就對火甲開始了慘無人道的殺戮。

起初,火甲這邊站劣勢,大量的火甲傷亡,但是忽然間所有的火甲像是開竅了一樣,全部黑火融合成黑獄刀。

只用了一刀,就把八級寵獸斬殺,那一瞬間仿佛天昏地暗中一道極其黑暗的光芒斬破時空。

八級寵獸下一刻渾身崩潰,隨后八個能源石掉落到了地面,跟之前死亡的火甲變成的能源石更卡牌混雜在一塊。

某個躲在地底下的人,看著這一堆寶藏,流了好幾天的口水。

這要是能夠拿到,那么他們的實力就會提升一大截啊,但是問題是張小河根本不敢出去。

想不到火甲還有這種本事,幸好當初沒有貿然行動,一邊寬慰自己的同時,張小河又在一邊垂涎那一堆能源石和卡牌。

他覺得嘛,有時候人不能太貪心,只要把那一堆能源石拿到,就算不剿滅火甲也可以。

其實還是因為剿滅不了火甲,那些火甲組成的黑獄刀最高強度可到九級,這個上限,可要比張小河的賢王虛影高得多。

就算再如何,賢王虛影也只有七級上下的樣子,根本不夠黑獄刀砍的。

想到這里,張小河看著那一堆光芒閃耀的寶藏,又看了看旁邊的溯流,內心長嘆了一聲。

溯流忽然感覺內心有點不舒服,剛剛張小河看他那一眼中,似乎包含了太多的無奈,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通過他的眼神,溯流還是驚鴻一瞥的感受到。

一時之間他不知道說些什么好,現在的情況對于他們來說算是主動中的被動。

雖然藏在暗處算是主動,但是實力不及火甲,因此又算是被動,最終算來算去,還是一個被動的局面。

他們現在沒有多余的辦法,看著一堆寶藏,也只能干巴巴地看著,想要去拿幾乎是沒有多少可能性的。

除非火甲離開這個島嶼,但是這么久了,也不知道他們那天離開,或許就住在這里了,也說不定呢。

就這樣一堆好東西,擺在眼前,他們中沒有誰能拿到。

看似如此,但他們中某個成員,暗地里已經抱回來了一堆。

只見地下空間打開了一個小縫隙,一個個小蟲子正在往洞內運送能源石。

他們用鉗子叼著一顆顆能源石,從地面進到洞內,然后把能源石放到了小綠的身邊。

只是一個上午的功夫,小綠蟲子身邊就已經堆滿了能源石,這些能源石在燈光下放射著光芒,顯得紙黃之中有幾分晶瑩剔透,看上去格外美好。

小綠像是一個富足的國王一樣,坐在他的財寶之中,那副樣貌還頗有幾分范。

他們怎么就看不到我呢,小綠安逸地躺在能源石之中,是不是啃一顆能源石打牙祭。

他是能夠吸收能源石的,但是效果不是很大,還不急平時一分鐘的修煉呢,也是無聊才啃幾顆的。

就像是人們嗑瓜子一樣,本質上都是因為閑的,畢竟也不能把瓜子當頓吃,上火可是一件麻煩事呢。

“哎呀~哎呀——”張小河忽然哀嚎,他的語氣中有那么一些懊悔。

“咋了你?”林寒雨看他那一副心疼的樣兒,于是問道。

“能源石少了一些,你說是不是跟水果一樣,落在地上會爛呀。”

張小河就覺得能源石不可能一直保存下去,要是能夠保存的話,現在或多或少都會發現上一個時代的能源石。

畢竟那個時候也有卡牌師,定然也有能源石。

林寒雨忽然覺得有些無語,這能源石不久是石頭嘛,怎么能跟水果一樣爛在地里。

“你是不是想要能源石,想魔怔了……”她擔心張小河出現了幻覺。

“不信你看看嘛。”張小河有些委屈,把游神之軀的控制權交給了林寒雨。

林寒雨看了一會之后,驚訝地發現,還真的少了,一些能源石在莫名其妙的時候消失不見了。

她還試著,把注意力凝聚在不同地方的幾顆能源石之上,結果那些能源石都還在,其他的不見了。

要是小綠在拿能源石,肯定不可能確定那些是被林寒雨盯著的,事實上,他也拿走了部分林寒雨一直盯著的能源石。

他現在身處一個因果陷阱之中,別人看不到他,也不能知道他做的事情。

那些一直被盯著的能源石,再被拿走之后,林寒雨的記憶就自動替換成了其他能源石,因此才覺得從頭到尾沒有動過。

少了的自然有替補的,這就是一直沒有被發現的原因。

但是要是所有的能源石都不見了呢,小綠忽然想到這里。

他當即來了精神,要是所有的能源石都不見了,是不是就能被發現異常,說不定他們就能順藤摸瓜找到自己。

只要再一次被發現,他就能跟他們產生因果聯系,也也就能再一次重現人間。

小綠當即打定主意,立刻給自己的分體小蟲下達命令,搬回所有的能源石已經卡牌。

他倒要看看,這一次會不會被忽視。

“哎呀——又少了。”張小河的內心在滴血,能源石啊每一個都是寶貴的資源。

忽然他有些自責,都怪他沒有足夠的實力取回他們,讓他們傷心地爛在了地里。

“我一定要給他們幸福。”張小河感覺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腳,最為一個極其節約的人,看到那么一大批資源在眼前消失,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張小河眼看著手腳就要往洞口挪,林寒雨忽然跳過來,在他的腦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插著腰說道:

“你給他們幸福,那我呢?”

林寒雨目光質問著,張小河忽然一愣,當即老老實實地退到主房間內,笑著說道:

“我也給你幸福。”

“嗯?”林寒雨眉頭一擰。

張小河意識到不對,當即改口說道:“我只給你幸福,我保證我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別的女人,除了我媽。”

“這還差不多。”林寒雨害羞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小腦袋忽然湊了過來,她走到了張小河的面前,問道:“那我呢?你心里面有我嗎?”

張小河定睛一看,原來是小寒,當即敷衍道:“一邊待著去,小孩子瞎湊什么熱鬧。”

張小寒很不高興,特別以及極其不高興,她的小嘴瞬間撅了起來,眼中似乎也有淚花。

某人看了當時心里也有點著急呀,想要安撫她一下,可是小寒已經跑到一邊去了。

他愣了愣,轉頭看向了林寒雨,她的一雙雪亮眼眸狠狠地瞪著他。

“這么大個人,不會說話呀?”狠狠地敲了敲張小河的腦門,隨后就到一邊安慰張小寒去了。

跟溯流不一樣,張小寒的性子比較柔軟,她對張小河的好感是打心里的,就像是當初在神械師的世界,遇到的那一個姑娘一樣……

等會,張小河腦子忽然靈光一閃,就在這時他的腦海中有一個特別奇妙的想法,甚至有些不靠譜。

應該不會吧,他小聲自言自語道。

當初魔母封絕跟他說過,收集聚能石是為了他的弟弟妹妹,也就是魔母的其他子嗣。

可誰用的上聚能石呢,大概只有神械師了吧。

會不會當初遇到的那個姑娘家就是他未來的妹妹,畢竟張小河也能夠感受到對她親近感,莫非他們是同一種人,都很適合最為魔母的子嗣。

想到這里,張小河后背發涼,要真是如此,他當初那么無情地拋棄妹子,以后會會不會跟他結仇啊。

畢竟愛之深恨之切,又是在她那么孤獨無助的時候離去的……

過了一會,張小河恢復如常,他決定暫時不要想這一回事,很可能不是這樣呢。

可隨即他又嘆出一口長氣,在怎么樣,他還是拋棄了那個姑娘,不過,他也完全做不了什么。

就算把那個姑娘救下來,帶到他的世界,也一樣要跟著他受苦,張小河憑什么覺得他一定能帶著姑娘好好地活下去。

說到底,世界上最好的法門,還是自救,靠著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張小河想到這里,隨后又坐在地面上,背靠著墻,雙目閉合涵養精神。

他的腦子里想著各種各樣的事情,一個個念頭生生滅滅,也不知道過去多久。

外面的世界再一次伸手不見五指,黑暗中只有一個個火甲放著暗色的光芒。

張小河隨即醒了過來,他睜開雙眼,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那一堆寶藏。

他覺得嘛,那一堆東西還是算了,既然拿不到也不需要冒險,現實世界沒有那么多氣運之子,現在他們出去一旦被發現幾乎是必死無疑。

但是就像再看一眼,就最后一眼。

“好了,也不知那兩部何時來犯,你們速速安排族人盡早做好遷移準備!”彩鱗噬魂總部,一座漆黑宮殿之中。

圖鱗負手站在大堂之上,沉聲吩咐。

“是!”

下方,幾個七彩聽聞此言后面面相覷,隨后恭聲回道。

不管如何,這是長老的命令,他們再如何不解,也得好好執行。

另一邊,二長老圖靈、三長老圖凌亦同樣如此。

因為此事,他們都顧不得養傷而提前出關。

碧靈、青徹、彩薇、漣魅等一眾七彩蛟龍得到命令,紛紛動員下面族員。

整個彩鱗噬魂部,一瞬間變得忙碌起來。

由于圖鱗的命令是讓他們不顧一切、迅速準備。

彩鱗噬魂部所有族員一起行動,動靜可想而知,根本毫不掩飾,也掩飾不了。很快,就被暗中的監視者發現。

沒一會,金鵬一族就得知彩鱗噬魂部的情況。

金鵬族總部所在,天靈山脈,一座高聳入云的山峰之巔。

這里白云環繞,狂風凌厲,一座金色宮殿孤零零坐落此間。

宮殿之中,用青玉石鑄成的椅座之上,坐著一個模樣怪異的男子。

他渾身布滿金色羽毛,唯有一雙炯炯有神的金色眸子露出,時而泛起刀鋒般的凌厲目光。正是之前前去査探熔巖山脈狀況的金鵬族大尊一金煥!

“看這樣子,彩鱗噬魂部是準備全體搬遷啊?”

聽見手下報道,金煥輕輕托腮,慢條斯理,自言自語道。

“三王大人!是否需要小的們前去......”

下方站立的身影,其全身遍布青黑色的羽毛,赫然是撲天雕一族的妖皇。

見此,他目光驟然一狠,沉聲建議。

之前族中的寇皇受圖鱗相邀,不知前往何處。

然而一年過去了,圖鱗早就回到彩鱗大澤,結果寇皇還未出現,恐遭遇不測!

若非因為另外兩大五星部族一事,金鵬部族下達死令,不得生出任何爭端。

他早就與其他幾個部族打上門去,要說法了。

“不急!”

“說不定他們準備留下妖皇與吾等一同戰斗,吾等靜觀其變即可!”

金煥輕瞥他一眼,淡淡開口,言語威嚴十足。

若是在平常倒是無所謂,然而現在每一個妖皇都是重要戰力,內耗不得。

“是!”

撲天雕的族長見此,即便心頭再是不甘,也只得躬身稱是。

外面的妖獸都知道撲天雕與金鵬一族有聯系,卻想不到撲天雕就是金鵬一族的后裔族群。對其命令幾乎是言聽計從。

兩天之后,彩鱗噬魂總部。

諾大的廣場之上,此刻已經站滿了密密麻麻的彩色身影,不少都背著大包小包。

有條件的,則一身輕裝,腰部掛了一個空間袋子。

在江景的意志之下,彩鱗噬魂部的所有成員,全部集結在此。

細細一數,怕是有五千成員。

這還僅僅是正式部族成員,那些外族奴隸手下,則在外面等候。

馬上就要離開金鵬大域,一眾七彩蛟龍心頭松氣之余,又隱含擔憂。

那些低階族員不清楚金鵬一族的強大,不代表他們不懂。

即便大長老讓他們不要想太多,可他們怎能輕江平復心情?

高臺之上,三個長老并排站立,大長老站在中間,江景則坐在主位之上。

二、三長老分別位于兩側。

二長老圖靈是一個面容嫵媚的美婦,不像其他兩個長老,一副老頭模樣。

倒是讓江景有點意外,不由多看了她兩眼。

二長老圖靈與三長老圖凌亦滿目好奇,打量著他。

特別是三長老圖凌,面容復雜之極。

他依稀記得,一年多前,接見江景的場景,

結果他僅僅是沉睡一年多,兩者地位就徹底互換了。

當他聽見江景已經成為巔峰妖皇之時,可謂下巴都驚掉了。

若非說話者是一向嚴肅認真的大長老,他是打死都不會相信。

以他幾千年的沉穩心境,此時此刻都還有一絲不真實之感。

“大王!所有族人都已準備完畢!”

很快,圖鱗確認之后,然后轉身對著江景躬身道。

“很好!”

“吩咐下去,全體出發,目標__入云群顛!”

江景見此點點頭,旋即起身,掃視全場一眼,緩緩開口。

“入云群顛?”

三個長老聽聞此言,盡皆一愣,不由面面相覷。

他們一致以為,江景是打算將部族遷徙到彩虹麋鹿,亦或者地靈玄龜的領域內呢......

“這個......大王!我們為何要遷徙到遙遠的入云群顛?”

最終還是圖鱗上前,兩眼疑惑,小心翼翼詢問。

那入云群顛,可是六星部族入云龍的棲息地。

位于整個入云域的正中心,而金鵬域又距離入云域邊緣地帶很近。

彩虹麋鹿所在的彩虹域之外,便是六星大部雷電天豹的領域。

兩者距離起碼上百萬里!

若僅僅是妖皇出行,倒是無所謂,幾天就能跨越。

但此刻要遷徙的,可是整個部族......

“本王自有用意!”

對于他的不解,江景淡淡開口,沒有過多解釋。

“呃……齡!”

圖鱗見此,只好作罷。

下方,碧炅、彩薇等幾個七彩蛟龍,見得三個一直高高在上的長老,在江景面前都老老實實的。一時間百感交集。

特別是彩薇與漣魅,更是恍若做夢一般。

同時又慶幸不已,還好江景沒有計較以往的事情,否則......

隨后三個長老迅速把命令傳下去。

一眾部族成員聽聞要遷徙到遙遠的入云群顛,紛紛大感不解。

不過這是幾個長老的共同意志,自然沒有誰敢有異議。

很快,整個彩鱗噬魂部全體動員,開始正式遷徙。

長長的隊伍,浩浩蕩蕩,在幾個長老的帶領下,緩緩離開彩鱗大澤。

他們這一動,頓時就驚動了整個金鵬域。

“難道圖鱗那個老東西不怕死,與金鵬一族達成了那個協議?”

“誰知道呢?或許他并沒有,而是有底氣對抗金鵬族呢?呵呵!”

“哼!吾族弟上次受其相邀而去,直到現在還沒有出現!”

“我那后輩也是如此,他們多半......若是他們當真與金鵬族達成協議,吾等如何做?

“不急!就算他達成了協議,愿意留下換取部族的遷徙,他彩鱗噬魂部也逃不掉!”“那老匹夫竟敢同時坑吾等幾個部族的妖皇,簡直膽大包天!桀桀!”

“大荒處處兇險,遷徙途中,若是遭遇意外,豈不是常有之事?”

“嘿嘿!卻是如此!”

“很好!何時行動?到時候一定通知本皇!”

一處隱秘地點,幾個相貌迥異的妖皇相聚于此,說到彩鱗噬魂部,臉色盡皆一冷。

自從上次幾個部族的妖皇被江景坑殺,其余幾個四星部族的妖皇漸漸發覺到不對勁。時至今日,更是暗暗聯合起來。

“話說,他圖鱗莫非發瘋了不成,為何要同時得罪死吾等幾個部族?”

“還有,他們是如何做到的?”

冰翼天鳥一族的族長,外表是一個清麗少女,她突然皺眉,眼含不解道。

每一個妖皇,對于四星部族來說,都是定海神針般的存在。

失去一個,都得元氣大傷!

坑殺其它部族妖皇,可是大仇!

“吼吼!為什么很重要么?”

“本皇只知道,我那族弟恐怕已經死了!”

“至于如何做到?那虛空亂流中危機四伏,若是準備妥當,坑殺一群妖皇還不容江?“簡直愚蠢!”

嗜血暴猿的族長明顯是一個暴脾氣,聽她這一說,當即大吼連連。

看其樣子,恨不得立馬殺上彩鱗大澤。

“呼~本皇只是有些疑惑......”

冰翼天鳥族長見此,氣得胸膛起伏不定,面上卻不得不心平氣和地解釋。

她僅僅是中階妖皇,而對方是巔峰妖皇,完全得罪不起。

“也不能這樣說吧,誰知道圖鱗那老匹夫幸握有什么驚天手段?”

千毒蟾蜍一族的妖皇沉聲開口。

“行了!如血厲所言,那些都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女兒已經死了!”

就在這時,撲天雕的族長面目陰寒,殺氣涌現。

聲音如同寒風呼嘯,蝕人骨髓。

他明顯很有威信,一說話,其余幾個妖皇頓時閉口不言。

“等他們遷移出去,我們就動手!”

“記住!一個不留!”

冰冷徹骨的殺意蔓延,讓在場的妖皇心頭都是一寒......

彩鱗噬魂部的大隊伍離開彩鱗大澤,橫跨風之平原,直往南下。

入云群顛,就在金鵬域的南方,一百萬里之遙。

長長的遷徙隊伍,前后有幾十里之距。

整條隊伍,前端一小部分大都是彩色的蛇、蟒、蛟。

代表彩鱗噬魂部的正式成員,以及一些外族心腹手下。

后方,占據了隊伍三分之二長度,是一些形色各異的妖獸,全都是彩鱗噬魂部的奴隸以及下屬部族。而在最彩鱗族員隊伍中間,則是一座漂浮在半空、通體青色的宮殿。

前端由三條蛟龍拖拉。

其中一條七彩蛟龍,不需說,當然是宏澤。

這座宮殿,當然是青蓮宮。

由于當初建造青蓮宮,耗費不少資源。

他实在想不通这个脸色苍白的怪个怪人,要了那么样一个甜甜蜜一个经常都可以几天不吃饭又听另一人笑道:赵庄主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张雅的特殊能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汉家衣冠

鱼饵

汉家衣冠

流连锅

汉家衣冠

宇宙第一小可爱

汉家衣冠

满格的信号

汉家衣冠

H宝藏女孩H

汉家衣冠

姜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