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眼瞳》。

直到现在,我还是称白先生为「朋友的人,可是遇着这年,却好

潘青莲真的不回去了,包大林家却没有新房容纳她,小两口就依旧住在林场这边。这边有吃有喝有温暖的被窝,潘青莲认为这里还是丁香的家,包大林和包文春又是一块馍掰开的兄弟,住进来也是理直气壮。他在家是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姐姐,下面有四个弟弟,儿子里面最大。父亲叫包景梁,是个远近闻名的地猫子。因为一脸麻子,晚辈都喊他麻大。包家父族有八个麻子,很是著名,都是小时候出疹子的结果。

乡下人说的地猫子,是指他懂得一些阴阳术,会给人择黄道吉日看阴阳,娶亲下葬架梁上柱的都找他看日子主持典礼,挣些歪门邪道的外快。说起来他的成名史还有一段曲折的经历。包景梁在二十岁前,读了些书,识得几个字,初中毕业后就安排在村里教书。到了五八年前后,还被调到宣传队,到处跑着搞调查,养成了务虚的人生态度。

三年荒灾时期,被派到南边一里多地,也就是现在的林场南边的小任庄,担任驻队支教干部,他就胆大妄为,把人家仓库里的种粮偷回来些度饥。本生产队当时饿死五十多人,他家老少没有饿死一个。

他把人家的印版,也就是一块刻着正字的阴刻木板,用红砖仿制出来,用完就铺在住房的进门踩的第一块砖位置。后来又疑神疑鬼的认为被人发现了,把那块砖换下来,扔进水井里,自己一溜烟跑到内蒙边境线上的一座煤窑里,凭着自己的学识,当起了技术工人。他是个恋家的人,挣些钱全都给了铁路局,一年回来两趟,赶集一样来来往往,去去回回。

大运动末期,又从煤窑私自跑回来,却发现自己的行为根本没有被发现。几年后任庄的村民淘井,清理淤泥,才发现那块砖头,却依然没有往那件事上想。信息不通,致使他丢掉了煤矿的正式职工铁饭碗,在本地也失去晋升机会,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做了十年煤窑苦力,间接的变相的受到了苍天的惩罚。

回乡之后,不想劳动,和臭味相投的另一个朋友甘凤龙打得火热,两人请假说去搞外调,大队竟然还给开了介绍信,两人不知道溜到哪里,又混了三年,回来时就摇身一变成了茅山弟子。

二人回到包景梁家已经天黑,包家大娘就忙着做面条。甘凤龙家没有老婆,天黑时就想在他家蹭顿饭吃再回去。这时已经是大运动结束了,马上就要分户承包土地了。大娘见丈夫回来,高兴地擀了面条招待客人。不料,甘凤龙认为没有杀鸡灌酒,就想整整麻大一家子。

饭碗端上桌子的时候,他突然就眼睛一瞪,厉声大喝:“哪里来的毛鬼?竟敢当面现世,还不快滚!”

包景梁也是骗人精,但事关自己,他宁愿相信自己学艺不精,法力不足,看不出来什么,就问:“甘大哥,你看到什么了?”

老甘说:“一个红发毛鬼,附体在你家孩子身上,厉害啊厉害!你可小心了!”

他喝碗面条他就走了,走得潇洒,轻飘飘留下一句话,可就把包大林兄弟姐妹害惨了。

包景梁找来一些麻绳把孩子一个个吊在梁头上,七个孩子正好挂满一溜,拿着牛鞭就抽了起来,一遍遍厉声喝问:“还来不来?”

几个大小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啊!都说来啊!

那就继续打!眼看牛皮鞭子和锥子都找出来了,有聪明的老六就明白什么意思了,立刻装着凄惨的叫声来配合:“别打了!我再也不来了!”

于是,姐弟几个都解放了。

甘凤龙再次赶集时,遇到包景梁,就笑着问:“毛鬼赶走了没有?”

包景梁意识到被骗得丢人了,怒目而视。此事传为一时笑谈。

最近几天他很烦躁,儿媳自己进门不回去了,自家却没有钱操办婚事,甚至一大家子挤在几间破房子里,两个女儿大了,也和小儿子挤在一间屋里,连给大儿子一间婚房也腾不出来。包大林和他顶嘴几天了,父子冲突令他颜面尽失。他在外面风光无限,儿大不由爷,儿子言语冲撞顶气,在家也得忍着。

包文春家也没有闲房子,加上新承包的林场里有六间房子,可依旧很挤,很多东西放在外面。春子爸在外地工作不回来,他怎么好张嘴叫自家孩子住进别人家。三爷的牛屋倒是可以借住一段时间,媳妇坚决不去,那边离得较远,还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她可待不住。包大林自己要去林场那边的话,那就和大人没关系了,睁一眼闭一眼装糊涂,就随他们胡闹吧!

包文春骑车回来一看,包大林就住在原来的库房屋子里,潘青莲连自己的衣服都没带,也跟着住了进来,睡地铺稻草窝也不回去了。三爷却乐得什么似的,说:“应该帮这个忙!”

看见一辆新自行车,再看看上面溅满泥水,潘青莲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很热情地说:“看这新车搞的,我来洗洗,同時傳給了身邊這些人。

包括洛璃。

“好感度掃描,能幫助你們確認對方信息,發現隱藏在人群中的對手。”

“隔空御物,距離兩千米,重量上限一萬斤。”

“另外,再送你們十二般變化,人,動物,物體,你們可自由切換。”

“至于李大帥嘛,也給你一套輕身術,一套天罡刀法,再加一把玄鐵大刀。另外,再送你一點讀心術,免得你被內奸,或者詐降搞死了。”

“行了,你們自己消化一下,準備開干。”

李大帥有了讀心術,那豈不是可以聽蘇辰、洛璃,還有身邊這一撥人在想什么?孫琪琪覺得沒有隱私了,準備提醒蘇辰,卻聽蘇辰說:

“別擔心,李大帥讀不了我們這些人。”

這還差不多。

雖然有了這些絕技,可李大帥不會用。

他看向蘇辰,欲言又止。

蘇辰“聽”到了,安排章嘯天,“嘯天大哥,你培訓培訓李大帥。”

章嘯天感激地看了蘇辰一眼,點點頭。

由他來指導李大帥,將來,他在李大帥眼里,可就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了。

這對他的未來,有好處。

“李帥,這邊請……”

“太神奇了!”

經過章嘯天的講解和示范,李大帥興奮得,像個考上了理想大學的高中生。

“我真是后悔了,如果能早些向你們求援,我也不至于,變成個光桿司令。”

“好了,這下我有信心了!”

他看向了蘇辰的背影,這個抱孩子的年輕人,果然了不得!!

龍國能有他坐鎮,或許,真的可享萬世太平。

好在,這條大腿,我也抱上了!

哈哈!

奇怪,我不是有讀心術嗎?怎么不起作用?

都不知道蘇辰再想什么……

他看了看身邊這些人,發現,除了顯示一個名字之外,其他信息都沒有。

該不會是搞錯了吧?

他剛想邁步去問蘇辰,卻聽到蘇辰說:“你要是能看穿我,那還了得?”

“哈哈,那是那是。”

“大家,都掌握了吧?”蘇辰看了身邊這些親信,問道。

“差不多了,正等著檢驗一下呢!”孫琪琪答道。

“好!”蘇辰安排任務,“這段時間,我和李大帥是誘餌,你們就散到周圍去,見機行事

“是!”

“去吧。”

“噗!”

幾道淡淡的白煙過后,章嘯天和一撥隊員,變成幾只蝴蝶,立刻向城墻下方飛去。

“琪姐,做人實誠一點,行不?

明明很想去,卻還要強迫自己留在這里,有意思么?”

孫琪琪冷哼了一聲,“是是是,我們瞎操心,竟然還想著在身邊協助你。”

她話音一轉,“嘻嘻,正好,我們去玩一把!”

“去吧去吧,你們不在我身邊,敵人才上鉤!”

孫琪琪三姐妹,也化作一道輕煙,不見了。

“李帥,該我們登場了,我們不露面,對手不出招啊。”

看到自己的人,已經隱藏在人群中,蘇辰轉身,和李大帥一起出現在公眾面前。李大帥自嘲道:“還是得你露面才行,因為人家,根本沒把我放在眼里。”“哈哈。”蘇辰笑道,“他們會為這個錯誤的推斷,付出代價的。”

李大帥變成光桿司令之后,原先身邊的那些將領,也被反對派控制了。

有些反應快的,早已提前脫身,但不知藏在哪里。

所以,李大帥現在急需扯大旗,收舊部,勤王!

而蘇辰要做的,就是讓他大放異彩。

給他的部下樹立信心。

同時,震懾對手。

整個南加國的老百姓,家里的存糧,基本都吃完了。

所以,當李大帥從龍國帶著糧食回來時,洶涌的人潮,都往發放糧食的地方擠。這一幕,在第一時間,就引起了反對派的注意。

所以,他們要除掉李大帥。

此時,在這些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就潛藏著無數的殺手。

他們到達的時候,沒有看到李大帥的身影。

所以,一直按兵不動。

現在,看到李大帥帶著一個年輕人,還有一波孩子出現后。

他們立刻從四面八方,向前一點點擠進。

就憑你一個快入土的老頭子,還有幾個孩子,就想翻盤?

做夢!

這些漢子,都是軍中高手。

雖然身邊只帶著短槍,但只要能接近五十米內,他們能保證百發百中。

還差三米……

可這時,耳邊傳來蚊子討厭的嗡嗡聲。

但他們顧不上。

因為這些動作,很可能引起李大帥的注意,會失去戰機。不過,怎么不對勁?

恐为名声所累,少与人交何一个女人身上留恋太久

“是嗎?”蘇景神情不變,直接激發出渾天真功所特有的護體罡氣,將那六七道爪影硬生生扛了下來。

鷹長空神情微微一變,原以為這一番交戰自己多少能傷到蘇景些許,卻不想對方竟然還有這等手段,能如此輕松的將自己的攻擊都擋下。

輕哼一聲,鷹長空身形一動,準備再次發動攻擊的時候,雙臂之上的衣袖卻是陡然定,隨后竟是直接破碎開來,伴隨著一陣適時吹過的清風,無數的衣衫碎片就如同蝴蝶一般四散飛開。

這一刻鷹長空的面色變得極為難看,尤其是他那兩條光禿禿的手臂之上還有著一道細微的槍痕,更是讓他神情陰郁。

他知道,方才的交手,若非是蘇景手下留情,只怕他的雙臂此時都和那衣衫一樣寸寸斷裂了,這一戰,勝負已分,敗的,是他。

“我......我輸了。”鷹長空面色一陣變幻,最后還是低下了頭。

雖說此時他并沒有受傷,但是蘇景在方才已經留手了,若是他還不知趣,只怕再戰下去也不會有什么好結果。

“蘇景勝,積一分,鷹長空積負一分。”

“下一戰,八號千蝶對戰十二號高虎。”

千蝶,是這十七個人之中,除卻李淺芷之外僅有的兩個女子之一,二十來歲上下,面若桃花,極為貌美,手中一襲翩然扇,飄飖欲仙。

高虎則是一個粗獷的青年,看起來應該有二十三四歲了,年齡在這一眾地玄境級別的高手之中,絕對是前五乃至前三。

說來天策府成立至今不過七年多,除了眾多大將軍、副將之外的高層,其他的士卒將校,年紀最大的也沒超過三十歲,大多都是二十多歲的青年,也都能稱得上是年少有為了。

和蘇景一樣,高虎的兵器也是一柄長槍,當然,他手中長槍的品質自然遠遠無法與蘇景的武煌槍相比了,最多也就比蘇景以前用的赤鐵槍略微強上一個層次而已。

雖說兵器遠遠遜色于蘇景,可是高虎于槍術一道的領悟,卻是并不比蘇景遜色多少,甚至于若是蘇景沒有極靈珠空間這種作弊器一樣的玩意,單論槍法境界,還真未必比得上高虎。

當然,這其中也有著高虎的年紀比蘇景大了八九歲的原因在里面。

但無論如何都改變不了一點,那就是高虎的槍術造詣相當之高。

兩人的戰斗可謂是令人眼花繚亂,千蝶的“桃花扇”絕技施展開來,仿若有無數蹁躚蝴蝶,無比幻美。

然而這無數的蝴蝶在絕美的同時,卻又帶著隱秘的殺機,每一只蝴蝶閃動翅膀的時候,都帶動起了細微的鋒銳氣流。

一道道鋒銳氣流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種恐怖的殺伐之力。

在這等殺伐之力之下,即便高虎的槍法極其高妙,卻也是被千蝶逼得狼狽不堪,險象環生。

不過終究高虎的硬實力還是在千蝶之上,最后硬頂著千蝶的“千鋒萬銳蝶影重”強勢擊敗了千蝶。

“接下來,十五號林深對戰二十一號魏金!”

魏金面色凝重的看著林深。

在場的這九個人之中,他有兩個人是絕對不想遇到的,一個是崔鈞,另一個就是眼前的林深。

崔鈞和他是同一個屯的,以前兩人都是百夫長,彼此之間也有過不少的交流切磋,兩人對于對方那都可謂是知根知底的。

魏金和崔鈞的實力相差無幾,甚至在面對同一個比自己強大的對手時,魏金的表現還要比崔鈞還要好上不少。

然而怎么說呢,這只是在面對其他人的時候是這樣。

在魏金和崔鈞兩人相互之間的切磋之中,魏金簡直就是被崔鈞吊著打,可以說是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究其原因在于,崔鈞的劍法詭秘莫測,防不勝防,最為克制魏金這等以身法著稱的家伙。

因此每一次魏金自覺自己又有突破,前去找崔鈞切磋之后,都是被對方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一頓.......

兩人相識也已經有三四年了,這三四年來,相互之間的切磋不少于二十次,然而魏金沒有一次占據過上風。

而相比于崔鈞,林深卻是更為可怕。

真要說來,魏金和林深并不是很熟,可是像他們這樣已經進入破鋒營兩年以上的老人卻都知道林深的身份——大將軍夏殤的親傳弟子!

是的,林深,就是破鋒營夏殤的親傳弟子,是被夏殤極為看重的刀道天才。

或許在玄氣修煉方面,林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因此,一直朝着上面张望着,想要看看,有什么动静。

  李玉龙心中有些生气,就阴阳怪气地说道:“别看了,就算你把眼睛看穿她也不会带你上去的,就跟上次在moon酒吧一样,你不过是单相思而已。”

  他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

  “这要你管,我不想上去而已,那上面太正式,太拘谨,我不喜欢!”

  林肖回怼一句。

  李玉龙不屑道:“切,你就吹吧!回头哪天将牛批吹破,看你怎么收场!你以为你有多大的魅力?”

  林肖回答:“那总比你好点,我至少整天都能跟她靠的近。”

  “你……”

  李玉龙见林肖这么说,他的眼中也是有狠光一闪。

  林肖这个人还真的是很讨厌!

  俗话说骂人不揭短,但林肖却似乎从来都没有顾忌。

  他觉得,如果唐芊芊像是一只白天鹅的话,那么李玉龙就是整天望眼欲穿的癞蛤蟆!

  每天只能远远地看着,甚至是连接触的机会都几乎没有。

  这样的日子,简直就是可悲之极啊!

  “唉,林肖,我今天也不想跟你斗嘴,只是越想越纳闷。”李玉龙看着窗外车水马龙,似乎是有些惆怅。

  林肖问:“李大公子也有惆怅的时候?不妨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李玉龙把眼一瞪:“你就油嘴滑舌吧!迟早有一天,芊芊得被你烦死!”

  “那可不见得!我这个叫能说会道,唐芊芊喜欢还来不及呢!”

  “不跟你扯淡,跟你说正经事,是关于我的!”李玉龙白了他一眼,“你说这满大街的男的,我怎么也算是一个比较上等的吧?芊芊怎么就看不上我呢!”

  “那还是你自己太烂,别人看不上呗。这种事情除了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还真没有别的办法。”

  林肖笑答。

  他觉得李玉龙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唐芊芊从来连正眼看他一下都没有过,都把他当成个瘟神似的避之不及。

  甚至,还和林肖联合坑过他。

  但李玉龙这个人,却一直是不厌其烦地想要勾搭上唐芊芊。

  当舔狗当到了这个地步,全天下估计也就他这么一个人了!

  “你说我烂?那你可真是太小看我了!”李玉龙可有些生气了,“这满大街的妹子,信不信我现在就勾搭一个给你看看!”

  这家伙还来了气势。

  林肖一见,就连连点头:“嗯,有本事的话,你现在就给我勾搭一个妹子看看,我就算你厉害!”

  李玉龙正在气头上,但突然间,就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连忙将头摇得好像是拨浪鼓一般:“不行不行,这怎么能行,我的贞操是要留给芊芊的!你真是险恶,我差一点就上了你的当了。”

  说着,还瞪了林肖一眼。

  林肖起哄道:“还不是没本事呗,怂货!”

  “你居然说我怂货?”

  李玉龙的脸气得一阵红一阵白。

  这时,就见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孩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她大约一米七左右,在女生当中属于比较高的类型了。

  前凸后翘,穿着也很性感大方。

  她来到李玉龙跟前,就笑盈盈地跟他打招呼:“嗨,帅哥。”

  李玉龙一愣,脸都红了。

  林肖倒是冲着李玉龙神秘一笑:“咳咳,机会来了哦。”

  被他这样一说,李玉龙真的就是不知所措。

  李玉龙咽了一口唾沫,这才像是回过神来似的,冲着女孩挥了挥手:“你好……”

  然而他这个招呼打得,林肖觉得应该拿一面镜子给他看看自己的糗样。

  不过那女孩却似乎并不在意,会心一笑。

  这一笑,就让李玉龙感觉心花荡漾:自己的春天要来了!

  但就在这时,更强的打击却接踵而至。

  只听到那个女生继而将目光落到了林肖的身上:“真是不好意思,我想要找你旁边这位先生聊聊,您能让一边去吗?”

  轰隆!

  李玉龙只觉得有一道惊雷从天而落,狠狠地劈在自己的心上,将他本来就非常脆弱的小心肝,劈成了粉末。

  风一吹,烟消云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眼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雾里四月人间

妖惑天下

雾里四月人间

朱颜珏

雾里四月人间

犯二的萌小兔

雾里四月人间

紫宸汐缘

雾里四月人间

真费事

雾里四月人间

古草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