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洞房》。

萬幽谷前強者聚,雷池凝煉淬魂體!

一朝破境雷獄焚,尸山堆積血海聚!

白若曦三人雖然撤離了雅閣,倒也沒離開太遠,直至看到眾人灰頭土臉且又謾罵著離去,方才知曉,雅閣內的一切皆已定局。

“唉,老大真是暴殄天物,這么好的酒肆,竟是被燒成這般鬼樣,溫雅姐姐,趁老大還未走,還是快去宰他一頓吧!”肉球醉醺醺的看向一側的溫雅,嘿嘿一笑,兩顆虎牙露出,但也是有可愛的一面。

只不過,聽到肉球這般開口,白若曦和溫雅皆是輕輕一笑,如此的肉球倒是少見!

“你這小子,倒是胳膊肘往外拐啊!”

溫雅倒是有些忍不住,在肉球肉嘟嘟的臉上捏了一下,淡笑著,望著眼前的白若曦與肉球,倒是陷入了沉思中!

“溫雅姐與萬幽谷雷家有仇吧!”雖然白若曦常以高冷示人,但內心卻是極其細心,自是察覺到了溫雅的異樣!

“仇?你若不提,我怕自己都要忘記了,豈止是仇那般簡單!”溫雅轉過嬌軀,看向雅閣的方向,漸漸的,陷入了回憶!

“萬幽谷本不屬于雷家,如今的雷家,不過是強取豪奪而已!”話到此處,溫雅玉手緊握,更有一道道血絲自手心浸出,這等冷意刻骨銘心。

只是此話落下,白若曦凝神,肉球神色也是一變,萬幽谷還有此等秘辛?

“百年前,萬幽谷開啟,雷百云進入其內,因其天賦卓絕,剛入雷池,便被當時萬幽谷的谷主看重,收其為關門弟子,奈何,此人人面獸心,十年謀劃,一朝巨變,滅了自己的恩師,更是將其族人或奴役,或斬滅。”

語到此處,溫雅眼眶濕潤,微微一頓,搶了肉球手中的濁酒,輕飲一口。

“或是天意不絕,亦有族人自其內逃出,而我曾祖父便是其中之一,我曾祖父名溫天,乃是當時谷主的嫡系曾孫,不過我曾祖父出逃之時不過十歲而已,倒也沒引得雷百云滅殺,如今,數十年過去,如今我這一脈也僅僅只剩我一人而已!”強忍的淚水終究還是滴落,不是淚水廉價,只是情深而已!

“不對啊,我曾見過你的雙胞胎妹妹!”似是想起了一女子,肉球的酒意漸退!

“妹妹,我的確有一妹妹,不過,在十天之前便被那該死的雷萬霆折磨死了!”再次說到雷萬霆,溫雅的怒火再也難以抑制,似火山噴發,讓雅閣內正在盤膝而坐的秦炎都是身軀一震。

“溫雅姐姐但請放心,此仇,我定會為你報!”肉球拍著胸脯,堅定著神色!

“嗯?”

溫雅愕然,雖然秦炎幾人的實力皆是強橫,但經過今日之事,雷萬霆怕是短時間內再也不敢踏出萬幽谷一步,想要報仇,又要等到何時?

“莫非你們也要去萬幽谷?”一個想法在溫雅腦海浮現,旋即被其道出。

“的確,我們自是要去萬幽谷!”遠處,秦炎凝神,自是聽到了此處的交談,如今,殘影道道,不過杯茶之間,已然浮現于幾人身前。

“萬幽谷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簡單,雷池之中更有奧秘,其

“你們兩個現在立刻趕往金州,能將那個叫燕飛的帶回來見我最好。若是無法將他帶回來,那就直接讓他在這個世界上消失好了!記住,下手一定要干凈利落,不能留下任何對于我不利的線索!”

“王總,這件事情交給我們哥倆你大可放心!最多三天的時間,我們一定將那個燕飛帶到你的面前!”

那兩名貼身保鏢就好像事先商量好一般異口同聲的說道,然后信心十足的轉身離開。

此二人絕非自大,他們可不同于那些普通的保鏢。兩人一個叫劉恒,一個施偉,從小開始練武,長大后更是一起在國外做過一段時間的雇傭兵,手中人命無數,是真真正正經歷過生死的狠角色。

自從跟了王珀之后,兩人經常為他解決一些他無法出面的問題,深受王珀的信賴。對付燕飛的事情,王珀交給他們自然也就非常的放心了。

……

“飛哥,昨天晚上我弄了一夜,那個叫王珀的還真是人老心花呀!就現在和他保持曖昧關系的女人就有二十幾個,這件事情要是出現在各大網站上,那可一定會轟動整個網絡的!”

第二天一早,肖瑤掛著兩個黑眼圈但是情緒有些興奮的將手中的筆記本電腦展示給燕飛看。

“好!你做的非常好!這些東西足已讓王珀身敗名裂了!一旦那個王珀敢對我們動手,我們就先給他個大禮!”

燕飛看后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又關心的說道。

“看你樣子一夜沒有休息吧?趕緊回去休息吧!”

得到了燕飛的肯定和關心,肖瑤露出了一絲甜甜的微笑。雖然她心中明明知道燕飛把她當成哥們一樣的看待,但是她依舊樂此不疲,只要燕飛用得到她,她將會不予余力的全力以赴。

燕飛,王晨,金虎三人駕車帶著秦詩晴離開了別墅。燕飛繼續在學校履行他的保安職責,王晨和金虎二人這是在學校外警戒所有的可疑人。有他們三個在,秦詩晴的安全可以說是萬無一失了。

中午的時候,燕飛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一看號碼竟然是金虎打來了,燕飛立刻向著學校的大門走了過去。

“金虎,怎么了?王晨呢?”

燕飛四下掃視了一圈,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唯獨王晨和車不見了!

“飛哥,剛剛有一輛沒有掛牌子的黑色越野車停在學校門口很長時間,我和王晨感覺非常可疑。就在我們準備靠近查看的時候,那輛車突然開走了,王晨讓我留下他開車跟上去了!”

“嗯!”

聽了金虎的話,燕飛眉頭緊鎖。這還真是麻煩接連不斷呀!昨天剛剛得知王珀要找自己的麻煩,沒有想到今天他那邊就行動了。

而且聽金虎的講述,那車上的人絕對不是普通的角色,不然的話警惕性不會那么高的。王晨獨自一人去跟蹤實在有些危險,當即燕飛便拿出了手機撥通了王晨的電話,但是王晨的電話卻始終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

“糟糕!”

燕飛臉色凝重,暗道了一聲不好。

金虎見狀急忙問道。

“飛哥,怎么了?”

“王晨恐怕已經被人抓了!”

燕飛也不愿自己說的話是真的,但是現在也只能有這一種可能性了,不然的話王晨是不可能不接他的電話的!

于是他埂咽着道:家父他老人家在水里,幸好他的手已经能够动

半個時辰后。

瀚海宗的幾個元嬰真君,出現在一片海域。

這里有三座陡峭直壁山峰,呈三角之勢,立在好似無邊無際的大海之中。

“就是這里!”

幸門老者凌空而立,看著手中羅盤上,一動不動的指針,胸有成竹道。

“這頭畜生原來躲在這里!”

“呵呵!當真是老奸巨猾!”

那個獨臂男子掃視一周,冷笑連連。

這三角峰原本是一個金丹小妖的地盤,不過在之前的大戰中,已經被他們順手清理了。不想那頭海蛟竟然潛藏在此處。

若不是那兩位化神真君攝拿了所有元嬰大妖的靈魂氣息,封存于星引羅盤之上。

他們還真找不到。

“我已經感應到,那頭畜生就在腳下沉睡!”

“速速結陣,困殺此獠!”

幸門老者冷喝一聲,退至一邊,身上一陣藍光涌現。

“殺!”

其余四人見此,目光冷然,身形同樣朝不同方位迅速退開,周身靈氣聚集。

五人呈五芒星角之勢,一身氣息炅力相通,越來越盛。

很快,他們就結成一個五角大陣,將下方海域完全包裹在其內。

一股凌厲而強大的波動散發開來。

方圓千里之內的所有生物,都能感受到。

“吼!”

這股毫不掩飾的劇烈波動,自然驚醒了下方的大妖。

只見一個暗藍色的猙獰龐大頭顱鉆出海面。

“瀚海宗!是你們這些該死的螞蟻!”

“看來上次給你們的教訓還不夠!”

它那兩顆冰冷淡漠的豎眼,死死瞪著上方五道渺小的人影,一片嗜血狂暴之意迸發。強大的氣息之中,卻顯得有些虛浮不定。

“海蛟王,少在這里虛張聲勢!”

“你且看看四周!”

幸門老者呵呵一笑,淡然開口。

“五方水華連陣!”

海蛟王聞言,掃一眼周圍的藍光大陣,且自身又位于正中央。

“可惡!你們是怎么找到我的?”

一股強烈的生死危機襲來,它當即氣急敗壞大吼道。

“哈哈哈哈!”

“吾人族手段高明,豈是汝等這些飲毛茹血的畜生可以理解的?”

“海蛟王!今日你必死無疑!”

獨臂男子見此,放聲大笑,滿目痛快。

“今日,我等要將你抽筋剝皮!”

下一刻,他滿目陰寒,聲若凜冬飛雪,冰冷徹骨。

“廢話少說,直接動手!”

幸門老者面不改色,一個掐訣,打出一道凌厲光匹,直逼海蛟。

下方的海蛟見此欲要閃躲,然而周圍的藍光大陣猛地一亮。

一股強大的鎮壓之力憑空襲來,將他身子牢牢束縛,速度下降一大截。

“嗷嗷!”

被結實打中,一團血霧當即炸開,海蛟王痛得嗷嗷直叫。

“不好!”

原本才壓制不久的傷勢,接連爆發開來,鮮血狂吐,染紅大片海水。

同時氣息下降一大截。

砰砰應!

它目光驚駭欲絕,瘋狂撞擊周圍的藍色光幕。

可惜卻是徒勞。

藍色光幕僅僅是一陣細微顫動,便恢復平靜。

“本座說過,今日你必死無疑!”

獨臂男子見得這一幕,一副得意洋洋之色。

“本王命休矣!”

海蛟王心頭哀嚎,又被打中幾次,鮮血直流,一身氣息越發低落。

妖獸的戰力,本就超出同境界的修真者不少。

同樣身為元嬰中期,若是在全盛時期,即便深陷大陣之中。

就算打不過,逃掉當是不成問題。

可惜現在的它,傷勢極重,一身實力十不存二,無力破開此局。

“這就放棄了?”

“當真無趣......”

獨臂男子見此,深感無趣撇撇嘴。

“那么......給老子去死!”

“湛天劍!”

下一刻,其人額頭青筋暴起,面目猙獰,伸手一抓,怒喝一聲。

藍光寶劍握于手中,無形狂暴劍氣噴薄而出。

化作一道上百米長的凌厲劍光,凌空狠狠斬下。

“鎮海印!”

幸門老頭亦祭出一塊巴幸大小的天藍色方璽。

洶涌靈力注入其中,方璽在幾個呼吸間,膨脹成上百米之巨。

宛若一座小山峰,對著海蛟王猛然壓下。

另外三人亦紛紛發動道法,或祭出法寶打向海蛟王。

一時之間,場面寶光閃耀,氣勢驚人,洶涌靈力四溢,五光十色。

“就算本王必死無疑,汝等亦休想好過!”

海蛟王見此,深知今日不能幸免,其面目一狠,咬牙切齒道。

“吼吼!”

只見它仰天咆哮兩聲,體內一股狂暴的能量波動陡然生出,帶著一種滅絕萬物的毀滅氣息。“不好!這畜生要自爆!撤!”

幸門老頭見此,眼皮直跳,連大陣都顧不得主持了。

大吼一聲,化作一道青光,直奔遠方。

咻咻咻!

另外幾人,包括獨臂男子面色紛紛大變,毫不猶豫,驚慌逃竄。

轟!

伴隨著一道響徹云霄的爆炸之聲,一圈狂暴的凌厲氣勁環,以三角峰為中心,席卷四方。

嘩啦啦!

圓環所過之處,掀起了上百丈高的洶涌海浪。

三道高聳巖石山峰被氣環掃過,如同豆腐一般,瞬間斷裂,無數殘渣飛濺四方。噗!

瀚海宗一行人速度很快,但那道毀滅之環更快。

沒一會,四個元嬰初期就被掃中,紛紛狂吐鮮血,氣息當即萎靡不振。

只有元嬰中期的幸門跑得最快,實力亦最強,稍好一些。

不過此刻的他,臉色也微微發白,嘴角流出絲絲血跡,氣息略顯不穩。

顯然受了一點內傷。

“可惡!!”

待狂暴氣勁徹底散去,幾人聚在一起,望著那個方向,臉色

此時在門邊的毒谷和暗魔宗兩派艱難的爬了起來,狼狽的表情下顯得怒不可揭,看來有必要讓師尊來一趟了;后者咬了咬牙,若無緊要的情況下,實在不想麻煩師尊他老人家,但現在顯然不行了,這青牛的實力超乎了他們想象。

暗魔宗一人取出了一張黑色符印,瞬間與萬里之外的總部對話,表情顯得很是惶恐,符印里傳來了一聲嘆息,表示自己知道了,讓他們稍等片刻。

“雖然來了會挨罵,但現在大可放心了,等師尊來了拖住那青牛,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洞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白木的艺校生活

上帝不在天堂

白木的艺校生活

野茜宓

白木的艺校生活

大高塘

白木的艺校生活

公子瑀

白木的艺校生活

Bibi酱

白木的艺校生活

含江一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