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教训》。

一时之间有些琢磨不定。

可谁也不愿做出头鸟。

众人在这里干等了十几日,见张航丝毫不动。终于有人安奈不住,用手点指手下。

手下之人自然知道自家公子的意思。

“在下丰城护城官汤满,不知尊驾何人?”这人开口道。

為什么會先問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呢?

太陰羅煞丸?

利箭天仆想了一下,這個問題倒并不是那么的難以回答。

畢竟他曾經也是走過南闖過北,見識廣泛的人物。

因此他想太陰羅煞丸這個名字在記憶中搜尋了一下,這才找到了一......

角落里有扇窗子是开着的。胡青睐”一词似有不当,但一个

“既然是香爐,那肯定是用來焚香的。”

江遠想了想道:“你們想辦法搞點兒品質高一些的沉香,龍涎香,或者是蕃香、青桂香、棧香這些東西,用不了幾天就好了。”

白鶴翔點點頭,“我正好認識一位會制香的老爺子,我這就去。”

江遠點點頭,“快去快回,你們要是回來晚了··”

白鶴翔臉色一緊,“不會這么快吧,晚一點會怎樣?”

“晚一點我就走了,”江遠擺擺手,“我都出來兩天了,弟弟妹妹和朋友們會擔心的。”

白鶴翔滿臉無奈,“行,我一個半小時之內趕回來。”

說完,白鶴翔就跑下樓,發動車子離開了。

江遠則開始在一堆古玩里面挑挑選選。

白云鵬有些猶豫,“江遠,你給我們爺倆治病我很感激,我也同意你買一些東西回去,哪怕是送你一兩件也可以,但你挑了這么多出來,我··”

“我又不白要你的,”江遠眉頭一皺,“你看我像是小氣的人嗎?”

“一會兒等你爸回來,我會和你們談價格的,你放心,我不是徐青那樣的人,不會坑你們。”

白云鵬將信將疑地點點頭,“你有那么多錢買嗎?”

“這些東西又不貴!”江遠沒好氣道:“我看不上眼的太多,先把有點兒價值的挑出來,然后再從里面選有收藏意義的,價值高不高倒是其次。”

“你看我挑出來這些,其實市面價都不貴,只是不常見罷了,你要是拿去其他古玩店,人家都不一定收,也就是我喜歡研究文化,不然我也不要這些東西。”

白云鵬總覺得江遠在忽悠自己,可又找不到證據。

很快,一個多小時匆匆過去。

白鶴翔氣喘吁吁地跑回來,身上的衣服都能夠擰出水來了。

江遠把他買回來的香用一個碗碟裝好,點燃之后才放進了香爐。

白鶴翔滿臉疑惑,“不直接放在香爐里燒嗎?”

江遠干咳兩聲,“用不著,這樣效果更好。”

廢話,這么好的包漿,燒壞了咋搞?

不得不說,這香一點燃,頓時整個房間里都清香撲鼻。

白鶴翔和白云鵬深深吸了幾口,頓時覺得神清氣爽,呼吸也順暢了,大腦也清明了。

江遠這才指著自己挑出來的一堆東西道:“這些東西,加上這個香爐,你開個價吧。”

白鶴翔本來說送一兩件給江遠,結果看他挑了二十幾件,白送的話也說不出口了。

他想了想道:“我也不太懂,要不,你開個價,我聽聽再說。”

江遠點點頭,按照這些東西現在的市場價估計了一下,沉聲道:

“這些東西現在的價值大概在十五萬左右,平均下來,每件七千左右,當然,也有只值幾百塊的。”

江遠這話倒是不假,除了這尊‘大明宣德爐’,其他東西現在的市場價都不高,江遠挑出來,是因為知道他們未來的升值空間大。

還有就是江遠個人的喜好,像是書畫啊,擺件啊,瓷器啊都是江遠比較喜歡的。

其他雜項類,像是鼻煙壺、牙雕啊,紫砂壺一類的,江遠的興趣都不是很大,除非遇到那種收藏價值極高的。

白鶴翔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他當然知道這房間里的東西,價值不一定很高。

他就經常遇到把東西拿去聚財典當行,人家只開幾百塊,甚至是幾十塊的價格,甚至連贗品都有。

“那,這··這尊大名什么德爐呢?”

“大明宣德爐,”江遠嘆了口氣,“你不是圈內人,我也不和你說行話打哈哈,這尊香爐價值的確不低。”

“所以··”

白云鵬滿臉興奮,“所以你能給到多高的價格?”

江遠白了白云鵬一眼,“所以,我想講個人情。”

“你覺得你們父子倆的命值多少錢?”

“看病還得收個醫藥費呢。”

白鶴翔瞬間明白了江遠的意思,“那··好吧,這尊香爐就打五··算了,送給你了!”

“我們倆父子的命,難道還比不過這么個爐子?”

江遠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其實也沒什么,救你們也是舉手之勞。”

白鶴翔:“···”

白鶴翔轉念一想,江遠不是給其他東西估價十五萬嘛,好歹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可江遠卻忽然道:“算了,我挑出來這些東西未來的升值空間很大,既然你這么大方把香爐送給我,我也不再占你的便宜,這些東西你留著,不出十年,價值絕對超過幾佰萬!”

八百萬的價格著實把白鶴翔和白云鵬嚇了一大跳。

“那好,我們就自己留著,一件也不賣。”

可話說完,白鶴翔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

意思是,江遠一分錢都不出?

不對,人家沒要其他東西,出什么錢?香爐不是自己送的嗎?人家還好心把那么多極具上漲空間的古董留給自己了呢。

再說了,兩條命,還不比過一個爐子?

江遠這時候觀察到,縈繞在白鶴翔和白云鵬身上的黑氣已經慢慢消散,不由得點點頭道:“看樣子,兩天時間你們身上的煞氣就會完全消散。”

“不過你們還需要按照我說的,找個人氣旺的地方住上一年半載的,這樣靳言一脸烦躁的一甩手:“给给给,你这破玩意我还能坑了你不成。”于是转身对陈胖子说:“给他。”

陈胖子看戏似的呆呆站在柜台后看着刚才急转直下的剧情一时还在兴头上,靳言这么一说他才反应过来,他本来也只是帮卖赚差的,正主来要货当然不能不给了,他赶紧把东西拿来还给扎西。

扎西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宝贝后,又里里外外包了三层,终于心满意足的抱着古格银眼走了。

陈胖子刚才还一副担惊受怕现在顿时换上了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拍着他厚实的小胸脯数落靳言:“我靠吓死老子了,靳老板,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如今也有您卖不掉的货,连扎西这样的人都敢跟你叫板了。”

可靳言却似乎一脸没听见似得皱眉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他将烟头狠狠得按灭在烟灰缸里问达拉:“你怎么想?”

达拉低目想了一下说:“跟着他,看看是什么人收他的货。”

靳言挑起嘴角一笑:“英雄所见略同。”同时在心里犯嘀咕,“都说女人的心思海底针,这前一秒还怒气冲冲的上楼去了,怎么现在又像什么事都没有呢。”

唐芸和陈胖子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不明所以。“怎么个意思?”

靳言说:“这古格银眼本来就不好出货,现在居然有人连货都没验就要高价收购,而且不到店里来收,而是让扎西带着东西回去,这事听起来有点怪。”

达拉则说:“事关古格,不管怎样我想去看看。”

穆海走出来听到达拉的话,问道:“去哪啊?我也去。”

靳言刚想说你就别凑热闹了,但转念一想凡事都有个万一,他看了看穆海的肱二头肌问道:“哥们,能打吗?”

穆海咧嘴一笑:“把那个吗字去掉。”

靳言似乎略有些满意的点头一笑说:“那我们一起去看看情况。”

唐芸翻了个白眼嘟囔道:“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穆海就像个一点就着的炮仗立马跳出三丈高:“你懂个屁,我这叫大智若愚。总比你这个四肢和头脑都简单的强。”

“你才头脑和四肢都简单……唔……”唐芸被达拉一把捂住嘴拉住了。“停!”

没有多耽误靳言佯装随意的给扎西打了个电话套出了他们来收货的时间,出发时穆国成也要一同前往,靳言一度非常反对,他男人的第六感觉得这事实在有点奇怪,让穆国成跟着他总觉得有点累赘。至于达拉,他可是见识过的,自然是放心不少,而且事关古格想劝也劝不住。

但穆国成坚持他不放心达拉他们,上次达拉出事他还心有余悸,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放他们自己去,一定要一同前往,并保证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他只呆在车里等。犟不过靳言也只好妥协。

他们提前到达扎西落脚的村子,为了掩人耳目靳言还特意为他们准备了当地藏民的便装以便掩护。换了装的达拉感觉哪哪都别扭,时不时的拉一拉衣袖,拽一拽领口。引得靳言倒是不得不多看了几眼,这藏袍穿在达拉身上还真挺好看,趁的她的腰身更加纤细婀娜,他故意皱眉的说:“怕谁不知道你是外地来的。”

达拉听靳言这么一说倒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可不想因为她而暴露大家。

靳言躲在墙边时不时的注意着村口的动静,一边不经意的说:“穿成这样还挺好看,就是怎么看都不像本地人。”然后又瞥了达拉一眼略带嫌弃的说:“怎么那么白,哪有一点像是在高原长大的样子。”

达拉面无表情冷冷的盯着靳言,那意思就是在说:“找事是吧,那你想怎样?”

靳言跟她对视了几秒,舔舔下嘴唇痞笑的扭过头继续望风去了。

穆海刚想替达拉说几句话,只见靳言突然严肃起来抬起右手示意别出声,他们寻着靳言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驶入村子,车上下来好几个穿中式黑衣的男人大步流星的向扎西住处的方向去了。

他们轻手轻脚的跟了过去,躲在窗下偷听。

一个黑衣人问扎西:“东西拿到了吗?”

扎西将一个包裹了好几层的东西推到那人面前

那人人扒开一部分包裹物看了一眼冲其他几人点点头:“这东西你从哪里弄来的。”

扎西略有些得意的答道:“那年古格侧室坍塌,然后他们组织救援就召集了我们附近几个村子的人去帮忙。”他狡黠一笑说,“我从里面顺出来的,保真!”

谁知那人一听这话一把揪住扎西的衣领问道:“你还拿了什么?”

扎西被这么一抓楞住了,他不明白他们怎么突然变了态度,心说难不成他们是官方的人,他迅速在心里琢磨了一圈心想法不责众,于是赶紧回话:“没了没了,当时也不是我一个人拿,大家都拿了,能顺谁还不顺点东西出来,那时候拿出来不少东西呢。”他大概是怕那些人要追回那批东西想了想又说道:“不过这么多年了,能卖的都卖的差不多了,这个……”他看着那几个人凶神恶煞的表情颤巍巍的说:“我可以上交国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教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倩女幽魂之轮回时空

屠鸽者

倩女幽魂之轮回时空

阿尊

倩女幽魂之轮回时空

绝人

倩女幽魂之轮回时空

素来不修边幅

倩女幽魂之轮回时空

一滴水啊

倩女幽魂之轮回时空

蛋包洋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