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宰他!》。

宽阔的青石板上,入夜后便结了薄薄的冰。

  偶尔会有一两个路人踮起脚尖慢慢前行,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栽个大跟头。

  两边的店铺挂起了灯笼给行人照明,天色越来越黑,月亮藏在乌云里不肯露面。

  微弱的灯光在风中瑟瑟发抖,霁寒抱着沉睡的凤儿看着清冷的夜市出了神。

  白色的斗篷投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脸。安静的街道,渐渐没了行人。

  路边觅食的老鼠簌簌的探出脑袋,突然像受到了惊吓尖叫着躲了起来。

  霁寒突然停下了脚步,望着空旷的街道。

  周围渐起的肃杀充斥着冰冷的夜色,微弱的灯光终于承受不住瞬间全部熄灭。

  黑暗吞噬了周围的一切,安静的可怕。

  霁寒冷冷的看着远处,他体内的剑气无声的探出,周围的黑暗里隐藏着七人,功力由高到底排列有序,正在伺机而动。

  霁寒嘴角勾出了好看的弧度,安静的连心跳都变得明显。

  悠扬的笛声划破寂静充斥着耳膜,四周发出沙沙之声,蝮蛇如潮水般涌向霁寒,黑暗中布满了如豆大幽蓝色眼睛。

  霁寒一手抱着凤儿,一手虚握,冰魄应声而出,风越来越大,如刀般割在人赤露的皮肤上。

  笛声也随着风声渐渐尖锐,黑暗中白光一闪即逝,笛声嘶哑像是被掐断喉咙般突然中断,此时霁寒手中的冰魄正嗡嗡做响。

  地上瞬间结上了厚厚的冰,用笛声操纵蝮蛇的赤链脸上写满了惊恐,飘荡在风中空荡的衣袖是他战绩的印证,从那以后他除了主人再没畏惧过任何人,可是今天他却输了。

  霁寒那一剑如果斩在自己身上而不是笛子上,自己能否躲得了。远处的同伴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可是其中有一人却在娇笑,火红的衣裳映着那张妖艳的面容——狐娇娘。

  一向冷漠孤傲的赤链此时的脸灰到极点,被一剑斩断的残笛还握在手中,不是幻觉,耻辱感塞满了他的胸腔,也气红了双眼。风灌满了他黑色的袍子,一声大喝人如大鹏般飞向霁寒,隐藏在霁寒周围的同伴向听到号令般一同出击。

  霁寒突觉脚下陷入了无边的沼泽无法移动,周围的寒气越来越重,霁寒挥剑刺向身后,黏软随着一声惊叫消失。

  凤儿在他怀中,幽幽的清醒过来,空中飘过淡淡的清香,赤链空荡的衣袖刹时涨满,一条如蛇般的索链缠向霁寒,狐娇娘的笑容变的妖艳无比,她没有出手像是在看一场表演。

  霁寒周围散发的寒气让人颤粟,赤链伸出的索链像是被冻住停在空中无法向前,凤儿鸣叫着挣脱霁寒的怀抱冲向赤链,却被一旁的苍狼困住。

  可就在此时索链突然向前缠住了霁寒,狐娇娘笑容一顿,寒气为之消失,霁寒斗篷下的面色苍白,嘴角的鲜红触目惊心,豆大的汗珠划过鼻梁地在冰面上溅出点点水花。

  狐娇娘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栖身来到霁寒面前,伸手拂去斗篷,用手指轻轻地划过霁寒的侧脸。

  “公子,几日不见,你又清瘦了不少,奴家好心痛哦!”狐娇娘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龙炎香!”霁寒嘴角含笑,自始至终没有看狐娇娘一眼。

  “不错!这可是上好的龙炎香,只需闻上一点,就可促使人发病。还是娇娘心细,告诉我你身体抱恙

那是法陣被完全炸穿,從陣外透入的光明。可惜這已經是他看到的最后一線光明。嗡鳴聲中大陣已混元合一,被金欽炸開的缺口合攏了,五行攻擊瞬間落下。

轟鳴的大陣停止了顫動,大陣深處十八名煉虛修士從陣眼中騰空而出。五行混元陣緩緩地收起,大陣內平平整整,什么也沒有留下,不過那已經光滑如鏡的地面,詮釋了就在方才它承受了多少沖擊。

北冥玄向天劍子、天符子等人抱拳行禮:“師尊,各位師長,天玄先行告退。”

這時他體內的真元外......

但他却在笑:现在你已通过了这动手?"屠娇娇道:"你出的主

楊磐在沖出了房間后,看到的就是那片被血液浸透布滿了殘肢斷臂的廣場,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血腥味,足以讓普通人連腸子都吐出來,而他卻十分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氣。

片刻之后,楊磐突然清醒了過來,用力的甩了甩頭,然后快速的朝著另一個方向跑去,若是克里斯和夏娃看到的話就會認出那個方向正是他們進入小鎮后跟小鎮中接頭人接頭接觸的肉店。

在楊磐朝著肉店前進的時候,俊杰正在想著怎么跟眼前的兩個大佬解釋磐石的事情,畢竟作為空間執行者的身份是不可能暴露的,作為空間任務下一環的目標,跟克里斯和夏娃搞好關系還是很有必要的,既然如此就只能編了。

想到此處俊杰已經有了打算,畢竟編瞎話啥的,他可是章口就來啊。

“其實,我跟磐石也是接到了上面下發的任務,具體內容請恕我不能告訴你們。”說到此處俊杰裝模作樣的嘆了一口氣。

“至于磐石兄弟,他本來是我們部門的王牌,可惜在一次任務中受了重傷,為了能夠保命以及繼續為組織效力,他同意進行了一次特殊的身體改造手術,雖然手術成功了,但他本身還是因此出現了一些異常。”說完以后,俊杰就低下了頭看樣子好像是很悲傷的樣子,其實他是在掩蓋自己那不自然的表情,他怕克里斯看見后懷疑他的話。

站在一旁的克里斯和夏娃兩人面面相覷,他們到沒有完全相信俊杰的話,但是現在也沒辦法證明對方說的是假話,并且看俊杰的樣子也不太像是騙人。

“俊杰。”克里斯有些別扭的說著漢字的發音,“你說的話我們暫時相信,不過組織為什么會派你和‘磐石’來執行任務那?”說完,還用目光看了一眼,俊杰那套‘防彈緊身衣’。

俊杰注意到了克里斯的目光,也知道自己的裝備比較尷尬,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說下去。

“沒辦法,我們的裝備根本帶不進來,這些都是來到以后才找到的,誰能想到這里這么多感染體。”俊杰十分無奈的說道。

克里斯和夏娃點點頭,他們的武器也沒法帶進來,現在的槍還是接頭人為他們提供的。

見二人點頭,俊杰繼續說道:“至于為什么讓我們兩個過來,磐石主要負責戰斗,他的戰斗力你們應該也看到了。”

二人再次點點頭,廣場上那地獄般的場景現在還歷歷在目。

俊杰見此,知道對方現在基本相信了他的鬼話,只要不出大紕漏基本就能混過去,然后一臉神秘的說道:“我的話主要負責偵查敵情。”

他剛說完,對面二人的臉色立馬變了,騙鬼那,就憑你那體型還負責偵查,兩人心中想到。

俊杰也知道自己的什么模樣心里還是有些數的,然后立馬補充道:“是我跟我的搭檔一起負責的,出來給他們看看,小紫。”

俊杰話音剛落,不知道藏在那個角落里的小拉達就直接鉆了出來,雙腳直立朝著俊杰和克里斯以及夏娃敬了一個禮,然后又飛快的跑了出去。

饒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克里斯也沒見這么聰明的大老鼠,更別說是夏娃了,雖然驚訝,但二人畢竟也是見過世面的人,眼前的老鼠雖然神奇,他們也只是認為這是某種專門研制的特殊生物武器,對俊杰身份的懷疑也降低了。

“看到了吧,我就是通過小紫來進行偵查的,他可是非常聰明的。”俊杰十分驕傲的說道。

這邊俊杰跟克里斯他們進行交流,楊磐也已經到達了目的地--肉店。

一腳踹開了那扇并不牢固的大門,雙眼閃著紅光的楊磐快速沖了進去,在看到被鐵鉤掛起來的一扇扇豬肉后,楊磐眼中的紅光變得更加鮮艷。

現在的楊磐除了吃以外已經沒有其他的想法了,二話不說,楊磐直接撲了上去,雙手抓住一扇豬肉,用力一扯將它從鉤子上拽了,發現自己被束縛著,立即慌了神,叫道:“李兄,李兄,咱們糟了。”

柳長歌把劍一提,棄了離李開,湊到王山身邊,劍往王山黑黢黢的脖子上一搭,嚇得王山“咕嘟”咽了一口唾沫,大氣不敢喘一聲。

柳長歌說:“朋友,別亂喊亂叫,你們落到我的手上,殺刮存留,卻在我一念之間,我只有幾個問題要問你們,答得出來,饒你們不死,答不出來,或者拒絕回答,一個問題,刺上一劍,你們覺得怎樣?”

王山面容慘白,看向李開。

李開則脖子一挺,哼道:“野小子,你要殺就殺,休要侮辱我等,爺們不是嚇大的,殺人不過頭點地,咱們走江湖的,還怕死嗎?”

王山偷偷喘了一口長氣,顯得很是失望,并不說話。

柳長歌知道李開性子火辣,很難對付,王山則好像是個顢頇貨,他便專門對付王山,威嚇道:“好,你們都是好漢,不怕死,估計流血也不會疼,現在就在你們的身上開個小口,看看你們的血是什么顏色。”說時,就要動手。

王山的脖子接觸劍刃,感覺冰涼,不知不覺,后背上全是冷汗,心說:“媽的,想不到我王山摸爬滾打這么多年,竟然死在一個小鬼的手里了。”他不看就范,忙喊道:“慢著,慢著!小鬼,你要問什么,我想聽聽,別忙動手。”

李開聽罷,把扭頭一扭,失望道:“王兄,你這是做什么,堂堂漢子,怎可怕一個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王山嗟嘆道:“李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小子迷煙迷不倒他,還能用那么沉的槍,咱們斗不過他,何必自討苦吃呢?且瞧瞧他要問什么吧,好漢不吃眼前虧呀。”

李開哼了一聲,想要破口大罵,卻又罵不出來。

他這個人不善交友,這么多年,仗著顧向前的徒弟的名頭,算是闖下了不小的名堂,其實武功不是那么回事了,連顧向前的皮毛也沒摸到,更別提江湖上會有他一席之地!

與李開初識的人,還能被顧向前的名頭虎到。

日久見人心,人家便逐漸看出他打著人家的旗號狐假虎威不光彩的行徑來,而且武藝平平,漸漸瞧不起他,對他冷言冷語的。

所以李開的人緣并不怎樣,這么多年,只有王山一個朋友,待他還算是熱枕真誠,肝膽相照。

然而王山這個人,論膽識武藝、聰明才智全不如李開,完全就是個匹夫。

正所謂綠葉配紅花,人都喜歡和不如自己的人結交,相較之下,凸顯自己,從而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李開對王山不是沒有真情實意的。

李開怕柳長歌說動手就動手,死在荒僻的山谷里,尸骨無人問津,人活一世,可太不值了!但他走江湖的要面子,心里有一口傲氣,不能輕易向一個小鬼屈服了,求饒。所以嘴上很不服氣,還要逞強幾句,心里卻尤其希望王山答對柳長歌,這樣丟的是王山的臉面,與他李開無關!

江湖經驗越是豐富的人,他的內心就越復雜,柳長歌又怎么知道李開懷著如此狡猾的心思。只當這個人剛正不阿,很不好對付呢。

柳長歌撤下了劍,用劍身拍了拍王山的腦袋,疼的對方直縮脖子。柳長歌笑道:“王朋友,你很識大體,能說那最好!我答應過前輩,不亂殺人,免得我破戒。你聽好了,我有幾個問題,你一一作答了,我便放你們二位在這里安度余年,若是有一句假話,你騙不得我,我便刺你一劍。”

王山又向和平劍李開.瞟了一眼,李開閉目靠在石壁上,作出一副飲恨的模樣,王山說道:“小兄弟,你問吧,我王山看出你有真本事,我技不如人,今天栽了,并不寒磣,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全告訴你,我不知道的,你就是刺我十劍八劍,那我無法,是我真不知道。”

柳長歌嘿嘿一樂,旋即向王山拋出一個個問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宰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考工记

九蚊虫

考工记

明珠还

考工记

打死不鸽

考工记

叶逐月

考工记

战列舰i

考工记

萧莫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