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物》。

但是阿德迎戰丁超和馬威也不輕松,丁超手里換了狼牙棒,把錘掄開了,宛如架風車一樣,把阿德困在當中,雖然不能立時取勝,也使自己立于不敗之地。

阿德與“陰煞手”的廝殺要說是旗鼓相當,阿德行伍多年,技戰術水平很高,戰斗意志更是強烈,越戰越勇,但是,“陰煞手”畢竟是鬼門殺手榜前四的高手,確有獨到之處,最為霸道的是馬威的袖口中不時襲出“鐵袖勁風”,出其不意,便會制人于死地。

那個自稱王和良的人,沒人知道他的身份和名號,而武功卻當真不弱,自己獨戰阿雅絲毫也看不出費力。當然,也可見阿雅著實不俗,她的身手凌厲狠辣,招招致命,如不是對方也是高手,或許勝負早已知曉。

高手過招,勝負往往就在細節之處。馬威的暗器和鱷魚剪雖然厲害,但是阿德的作戰經驗卻更為豐富。打仗的時候,勝負的直接結果就是生死。所以阿德一切的攻擊都是為了要取對方的性命,但是反觀丁超和馬威則不同,他們的攻擊更勝于形式,而不在于實質。在鬼門中殺手榜到了清末逐漸演化為紅黑兩榜。紅榜是指“熱 兵器”殺手榜,說白了就是拿槍械炸藥殺人,而黑榜則是“冷 兵器”殺手榜,“陰煞手”所在的就是黑榜。

阿德一個人來去自如,但是馬威因為肩上還騎著丁超,馬威手舞雙飛,而丁超卻只靠一雙肉掌廝搏,因為馬威危急時得出手照顧丁超,使他不致從肩上跌下來,這樣一來,阿德的勝算就更大了起來。

馬威善于使用暗器,丁超在上面揮刀狠劈,而馬威又在下面打出暗器,兩個人配合得異常默契,與一人四手無異,但見刀光閃閃,暗器破風厲嘯,阿德頻頻出現兇險,得虧他的動作靈敏,都被他躲了過去。

阿德手里拿著一把短刃,要想取勝卻也不能。此時,丁超正想再欺身搶步一刀,同時下面的馬威雙手齊發,打出四枚銀鏢。

阿德萬沒料到馬威會在下面襲出暗箭,急忙抽刀格封,只聽“當當”二聲,擋開兩枚銀鏢,而襲向雙腿和腰部的銀鏢卻乘虛襲入,只聽阿德慘叫一聲,腰上和左腿同時中鏢,他身形搖晃了兩下,一頭栽倒在地。

馬威冷哼一聲,托著丁超凌空躍起,直射向阿德,此時,阿德已面如死灰,并不逃避,因為他知道就是逃也來不及了,所以,他怔怔地看著“陰煞手”到了近前,丁超狼牙棒舉起,從上而下迅急地劈向阿德。

此時,旁邊的阿雅等人并非沒有看見,不是都不出手相救,而是都被對手纏住脫不得身,如強行脫身,必冒生命危險,待看到丁超的狼牙棒劈下,有的人想拚命挽救,可已經來不及了,只好心中暗暗叫苦。

就在這千均一發之際,說時遲,那時快,丁超在上面已高高舉起狼牙棒,用力劈下,可是,只見面前影子一閃,阿德竟然被人推開,滑到一邊,丁超狼牙棒劈空,他微微一怔,見面前竟像從地底冒出似的一個人來,正冷冷地注視著他。

來的人不是別人,真是消失已久的佛姐。

佛姐冷冷地看著丁超和馬威,似乎不屑一顧。

丁超惱羞成怒,拋開阿德,舉起狼牙棒,劈向佛姐,與此同時,下面的馬威也雙手齊揮發出兩枚打穴珠,可是,佛姐卻依然神態自若,見丁超的狼牙棒和馬威的打穴珠乎同時襲來,便急轉身,雙腿馬步沉下,清嘯一聲,一條軟鞭甩出,襲向丁超,只聽丁超驚呼一聲,從馬威的肩上被卷下地去,而馬威也站立不穩,疾退幾步,險些跌倒,他不顧自己氣悶頭暈,轉身上前抱起丁超。

王和良指著佛姐冷道:“你是何許人也?”

佛姐威然一笑道:“我?你怕是沒有資格知道我是誰!如果我沒有認錯,你就是鬼門所謂的第一護法吧!”

王和良一怔道:“你怎么知我身份?”

“我怎么知道不重要,重要是你們要馬上離開,滾回去!”

王和良冷冷一笑道:“憑什么?”

佛姐神色一肅,截口道:“憑這個!”

說著,佛姐軟鞭一揮,虛空襲向身邊的馬威,只聽一聲驚叫,馬威被擊得斜飛丈外,撲身栽倒,立時不省人事。

“你!”王和良驚叫一聲道:

“到底滾不滾!”

王和良臉頰抽搐了一下,目露寒光冷道:“這筆帳我們一定會算的!”

佛姐不動聲色,從腰間拔出槍來,“鬼門黑榜殺手,都擅長舞刀弄槍,如果你們想比,那就比這個?敢嗎?”

王和良斜眼瞥了冶重慶一眼,然后無奈地揮了揮手,“走!”

冶重慶此刻的臉上寫滿了說不盡的絕望、愁苦、失落,他自以為機關算盡太聰明,結果,還是沒

全力一擊之后,黑球兒與欠欠分離開來,看著地上那鮮血淋漓的身影,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必須的啊!”欠欠凝實的魂體都有些蒼白起來:“蟲爺如今什么段位,一招下去就算是神仙也得跪了!!”

“盤哥……”

葉楓看到金盤飛回了自己身旁,隱隱都能夠聽到里面粗重的喘息:“你還好吧?”

“我沒事!”盤哥的聲音有些喘,方才硬碰硬的一擊,絕對沒有看起來那么輕松:“倒是那家伙,就這樣死了嗎?”

“不知道......

风四娘道:休们若是掉进粪,象一只依人老小鸟一样,

“吱嘎!”

虞璨猛地按著木椅,就要霍然而起,“城主!你在說什么?”

在他背后,虞淵伸手,搭在他肩膀上,悄聲說:“爺爺,莫要著急,先坐下來再說。”

虞璨茫然落座,扭頭看著他,眼中全是困惑,“你剛說的,城主答應過你,會保證你平安無事的?”

“爺爺,你不要多問,我不會有事的,相信我。”虞淵輕聲說。

“城主?”

黃家的黃琛,竟然也呆愣住,“我沒有聽錯吧?”

既分勝負,也要分生死,不應該是自己提出的要求嗎?

按計劃,他是打算先挑釁虞煒,再讓黃濱激怒虞淵,最后以較大的利益分配,誘導虞淵出戰的。

為何,這個提議由城主轅蓮瑤給說了出來?

“不合規矩啊,處處都不合規矩。”轅家那邊,守衛長厲鋒,連連搖頭,望著轅蓮瑤的目光,皆是詫異。

明明是你說,一切都要合乎規矩的啊?

不經過抽簽, 直接選定兩人作戰,就已經違背規矩了。

你還指明要分生死?

“簡直就是胡鬧啊!”

厲鋒覺得頭都疼。

四大家族的族人,在轅蓮瑤表態,指明虞淵、黃濱一戰可行,且要他們分生死之后,都炸開鍋。

所有人都在喧嘩,在大聲議論。

暗月城的三境比斗,舉辦了一次次,從沒有一次,如今次般荒唐,且兒戲的。

“稍安勿躁!”

轅蓮瑤神態懶散,也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弄了一把木椅來,渾圓臀部徑直落座,她在諸多長輩面前,儀態大方,卻不怒而威,“黃琛,我知道你們黃家的事情,如今你能做主。黃濱,又是你兒子,分生死之局,你可答應?”

“嘿!當然答應!”黃琛哈哈大笑,兇悍的目光,突然落向虞煒,還有虞璨身上,“老實說,沒有城主大人的提議,我也會這般提議!”

“分生死之戰,要雙方同意才行。”轅蓮瑤點了點頭。

“虞煒兄,只要你點頭答應,若是虞淵獲勝,城外我黃家一切礦山,未來三年的收益,有三成歸你們虞家。要是虞淵輸了,這一戰,我們黃家分文不要!”黃琛擲地有聲地,開出了條件來。

虞淵勝,黃家割讓利益,虞淵輸,黃家不要藥圃靈草的收益。

這,分明是只想要虞淵死!

“你怎么說?”轅蓮瑤輕聲一笑。

“同意。”虞煒木然道。

“啊!”

眾多虞家族人,都驚叫起來,都覺得今天的虞煒,出奇的反常。

“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虞璨以無比陌生的眼神,望著虞煒,又望著虞淵,“你是不是和大伯談過什么?”

虞煒的表現,太不正常了,這讓他很自然地聯想起,更加不正常的虞淵。

虞淵輕輕點頭。

“城主大人?”虞璨再問。

“爺爺,你看好就是了。”虞淵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輕輕按了一下,說道:“你孫兒我福大命大,沒那么容易死。”

這般說著,他在眾目睽睽之下,闊步向轅蓮瑤走去。

所有的視線,都在這一霎,聚集而來。

“他,就是那位死而復生的虞家少爺啊!終于見到真人了!”

“嘻,模樣挺俊逸的,不比那黃濱差呢!”

“渾渾噩噩了十七年,才剛剛蘇醒,就要被虞煒犧牲了?他即便也是通脈境,又豈能是黃濱對手?”

“依我看,虞煒就是故意的,故意要害死他!他死了,虞煒就能穩穩成為虞家家主!”

“不錯,他可是老爺子的親孫子,蘇醒之后,自然會威脅到虞煒的家主地位!”

有陰謀論者,都覺得虞煒答應轅蓮瑤和黃琛,是存著私心,想害死虞淵,以免虞淵在將來,威脅到他的地位。

“虞淵哥哥,加油哇!”

從趙家那邊,突傳一的兽组根本不存在,是用来唬人的。

不想这个神秘兽组不仅存在,而且就是堂老会!

“天堂,万年龟组!七十二兽组排名第一,天堂掌管者,堂老会,三大内组之一,天堂成立组。”无视酥老震惊的表情,朵拉婕冷哼一声,“千年王八万年龟,万年有点贪心了,千年更适合你们。想不到有着一群野兽的天堂居然被十只老王八领导多年,可笑。”

酥老惊恐万状,全然没有心思理会朵拉婕的冷嘲热讽。

有关暗子和龟组的信息都是天堂的最高机密,朵拉婕居然尽数知晓,他忽然发现朵拉婕有些深不可测。

黑曼巴蹲下,把手里的枪放到竹叶青身上:“死在我手上也算是你应有的结局,带上它,好上路。”

“酥老,我收回刚才那句话,天堂还是有忠心之人的,可惜是愚忠。”看着地上的竹叶青,朵拉婕扣动了扳机,“狐狸,愿你在天之灵,保佑蛇组。”

一声枪响,酥老额头上多了一个血洞,两眼呆滞,应声倒地。

远处传来震耳的轰鸣声,蛇组众人急忙跑出大厅。

站在庄园中,朵拉婕遥望头顶,只见一道巨大的水柱横亘天空。水柱的源头是西南方悬崖下的大洋,去向是东北方,天堂岛中央。

登上庄园顶,壮观的一幕映入蛇组众人的眼帘。

一道道巨大的水柱从天堂岛周围的海域冲向高空,如同遨游的深蓝巨龙,摇摆细长的身姿,咆哮着跨越天际,向岛中央汇聚。

望着这海水漫天的景象,朵拉婕知道,天堂,易主了。

.

.

.

工艺精致的烛台上燃着香薰蜡烛,微弱的烛光使得会议室略显昏暗,淡淡清香弥漫在空气中,深灰色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幅价值连城的油画,地板光滑,是昂贵的柚木地板,会议室中央有一张长方木桌和十把扶手木椅,是稀有的东非黑黄檀。

看似简朴的装饰却处处透露着奢华的气息,这里正是天堂堂老会的会议室。

这时的会议室只有两人,空荡荡的。

黑袍人坐在木椅上,温度因他的存在无形之中降低了很多,使得会议室更显阴冷。

“鹫组、貂组、鸦组、狐组、鲸组……十六个兽组覆灭,豹组任务失败,死亡九人,违背第八条铁律,组长逃亡,雀组任务成功,包括副组在内死亡三人,天堂军死亡五百三十一人。”朵拉婕汇报着天堂最新人员情况,“剩余兽组五十五个,剩余天堂军四百六十九人。”

“三件事。第一件,废除铁律,清除暗子。第二件,五十五个组太多,整合一下,我只要三十六个整体能力最强的十人组。第三件,其他人,包括淘汰的、逃亡的,还有天堂军……一个不留。”黑袍人看向朵拉婕,一双深蓝色眼睛自袍帽下的黑暗中睁开,“除了那三十六个组以外的所有人都要死,明白吗?”

“明白。”朵拉婕低头,恭恭敬敬地说。

她暗暗心惊,那可是六百五十七条人命,说杀就杀,这位新主比她想象的还要残酷冷血!

“这些东西你拿好,合格的人每周一滴,兑水喝,没了我会再给。”黑袍人把一个装满蓝色液体的小玻璃瓶放到桌上。

“是!谢五主!”朵拉婕眼睛一亮,激动地说。

这种神奇的液体黑袍人之前给过她们蛇组每人一滴,兑水饮用后对体质有明显的强化效果,就是饮用后的半个小时会非常痛苦。

不过对于他们这些从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亡命之徒来说,痛苦早已不是问题,他们早就习惯甚至是麻木了。

“提醒你一句,想死可以多喝。”黑袍人起身,朝外走去,“还有,把这里烧了,以后的天堂不再有堂老会了。”

“是!”

出了会议室,黑袍人喃喃:“百慕大三角,又要见面了,这次该没有蝼蚁打扰了。不过在这之前,还要接一个小家伙才行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下吟

寒门

天下吟

克里斯韦伯

天下吟

随风起伏

天下吟

姬婼

天下吟

轮回之御坂

天下吟

皇家雇佣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