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能力吞噬》。

那女子大笑道:你莫非已吓破了胆,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楚留香沉默着,因为他不知该说什么。薛衣人道:“所以我和

  

  “咔嚓!”

  

  贵宾室厚实的双开木门随着白猫锋利爪子的不停刨动,不一会儿就刨出了一个约成年人手掌般大小的洞口。

  

  一只白色的猫头出现在洞后。

  

  白猫透过洞口观察了一下,见外面空空如也,刚才的三个人类已然不知所踪,再加上它自己的危险感知也没有报警,所以它就放心的把自己的脑袋探出了门洞。

  

  门口空空荡荡,没有埋伏,侧耳倾听,能清楚听到走廊深处传来的细微声响,想来是那三个人类活动的声音。

  

  ‘不能让他们跑了。’

  

  白猫心头闪过这道念头后,它的身体开始往门洞挤去。

  

  先是头颅连带脖子探出门洞,然后它的肩胛骨仿佛是脱落了一般,转移到了胸前,前肢藏于腹下,整个身体就像是一根雪白的面条,从仅仅只有人类张开手掌般大小门洞中缓缓“流出”,最后安然无恙的落到了地上!

  

  白猫抖了抖身子,让自己穿过门洞后显的有些干瘪的毛发重新蓬松起来,然后开始认真的舔毛,整理仪容,一直到让自己恢复原来样貌,才满意的停下。

  

  做完这一些,白猫又原地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才开始追踪起那最后三个猎物。

  

  白猫速度很快,循着气味只是几个起落就追到了那三个人类。

  

  那三个人类似乎是在密谋什么,看到白猫十分惊恐,二话不说就直接四散奔逃,其中两个逃进旁边的房间,不顾还有一个同伴没有进入,直接就把门关上,并且上了锁。

  

  被锁在门外的那个人没有徒劳的乞求门内的两个开门,而是果断的向远处逃去,慌不择路间,他竟然逃进了一扇与周围墙壁颜色相同的小门中,门后是一条逼仄的小道。

  

  那人顺着小道跑过一扇扇紧闭的木门,跑过一间仿佛历经过爆炸的储藏室,最后一路逃进了一间有着一扇防盗门的房间中。

  

  这个房间的防盗门大门敞开着,昏黄的灯光与嘈杂的发电机运转声从里面传出。

  

  那人想关上防盗门,却发现白猫已经追到了他的面前。

  

  那人颤抖的开始后退,往发电室内部退去。

  

  白猫没有着急杀他,而是一步一步向他逼近,它喜欢在杀死猎物前玩弄猎物,无论这猎物是人类,还是其他生物。

  

  那人不断后退,一直退到了房间最里边的墙上,他贴着墙一手伸进上衣口袋,一边状若疯狂的咆哮起来。

  

  “怪物,你过来啊!”

  

  白猫异色瞳冰冷,没有理睬那人的叫嚣,依旧踩着优雅的步伐不急不缓的接近。

  

  一人一猫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那人微弓着的身体不断颤抖,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就在白猫路过那台正在运转的发电机时,机械运转的轰鸣声传入它的耳朵。

  

  这让它本能的感到不悦。

  

  它抖了抖耳朵,提高了对杂音的过滤度,同时改变主意,打算快速解决眼前的这个人类,尽早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它的身后徒然传来“砰”的一声响。

  

  它扭头看向身后,发现本来大开的防盗门,现在竟然关上了!

  

  门怎么关上了?

  

  还没等它想明白怎么回事,它身前被逼到墙上,似乎已经穷途末路的那个人类突然狂笑起来。

  

  他一边从怀中掏出手枪,一边癫狂大笑:

  

  “该死的怪物,去死吧,给我弟弟偿命!”

  

  “哈哈哈——”

  

  伴随着狂笑的,还有一颗已经出膛的子弹。

  

  “砰!”

  

  子弹高速旋转,带着强大的动能没入到发电机边上那加满油的油箱中!

  

  然后火焰与爆炸充满整个房间!

  

  ……

  

  “轰隆!”

  

  随着发电机的爆炸,整个地下避难所瞬间失去电力,所有灯光熄灭,黑暗完全降临。

  

  “庆哥,这能炸死那只猫吗?”

  

  防盗门外,黑暗中的钟平海有些不安的向身旁的张之庆问道。

  

  “怪物的同伴也只能是怪物,楚白那种怪物就是连一整个油桶的爆炸都伤不了分毫,你说这种小油箱的爆炸能杀的了那只猫吗?”黑暗中传来张之庆冷淡的回答。

  

  “那庆哥你的意思是炸伤它,然后再看它受伤程度来决定我们是走是杀?”张之庆的回答,让钟平海有些诧异。

  

  闻言,张之庆低沉的冷笑一声,接着说道:“阿海,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乐观的好。”

  

  “这样的近距离爆炸,难道连伤都伤不到它吗?”闻言,钟平海不禁有些焦躁:“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庆哥你到底为什么还要如此费尽心机把那只猫骗进发电室的?还不惜把阿超都折在里面……”

  

  “阿海!”张之庆突然开口,打断了钟平海。

  

  “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突然如此的心慈手软!可不像以前的你!无论是对陈信谦那些人也好,还是对吴超吴华也罢,都犹犹豫豫的,你忘了吗,他们这些人都只是工具,该用的时候就要用,只要用在刀刃上,消耗掉了又有什么关系!”

  

  “我……”钟平海被说的心中一惊,顿时说不出话来,事实上他今天确实如张之庆所说的那样,多次心软,与他过去心狠手辣的形象大相径庭。

  

  “难道是因为那楚白?”

  

  “没……没有的事,庆哥……”

  

  “哼……是不是你自己清楚就好,你是什么样的人,该怎么做事,相信不用我来教你吧!”

  

  “庆哥……说的是。”

  

  黑暗中,钟平海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度,取了個法號叫大愚。

大愚這家出的,也就只有不曉得在不在的佛祖看見了,所以大愚想找個落腳的寺院不好找,不是和尚不對就是經不對。但大愚也從來不急不惱,只是披了一件好心同行送的僧衣,到處游蕩。

逢人問起就說自己在找佛祖。

可是大愚在寺院里看見的和在書院看見的一樣,大愚從和尚身上看到的和從村民身上看到的也一樣。就像讀書時從來沒見過文曲星一樣,大愚修了幾十年佛也沒能見到佛祖。

在預感到自己要圓寂的時候,大愚撐著最后一口心氣,回了老家,坐在娘親墳前,心里只念想著當年為讀書離家時,娘親做的那半碗肉。

小地方,沒那么多調料,只放了點粗鹽,可周楷記得當時的自己吃的極其美味。

好像這輩子再也沒吃過,就是金鑾殿外吃的瓊華宴似乎也不過如此。

大愚忍不住砸吧了幾下嘴巴。

這么多年沒吃過肉,盡吃虧。想想真是虧待自己這具皮囊了。

念想間,大愚突然發現一只兩條尾巴的白狐跑到了自己跟前。白狐人立行了一禮后,咬斷了自己一根尾巴,雙爪捧著遞向了大愚。

大愚哈哈大笑,也不言語推辭,理所當然接過,囫圇吃了。吃完后他頓覺得神清氣爽,耳聰目明。于是大愚就稀里糊涂的踏上了修行路。

不光如此,大愚還得到了狐妖的天賦神通。眼睛可以看出人間善惡,耳朵可以辨明妖類是非。于是心里學著菩薩立下大愿。

要吃盡人間煩惱,所以身體越來越胖。除此之外,和尚還另辟蹊徑,要參那無人參過的閉眼禪。

從此世間便多了一個身邊一直跟著一只白狐的妖僧。

而那只妖狐則日日得佛法洗禮,妖氣越來越少,仙氣越來越濃,從原先的一根尾巴,慢慢長成了八條尾巴。只是似乎過了好久好久都沒有長成傳說中的第九條尾巴。

大愚和尚合十作揖,念了聲阿彌陀佛,伸手把賬本合上說道:“小白施主,俗話說打人要打臉,罵人要揭短,不是,罵人不揭短,你這么做,實在有點過了。”

那黑狗齜了齜牙,說道:“大傻,我就是過了能怎么樣?有本事你打我呀?”

和尚呵呵一笑,冷聲道:“要不是我打不過你,你以為我不敢打你么?”

黑狗怪笑兩聲,把頭伸到和尚面前,嘲諷道:“來啊,打我啊,求你打我。”

眼看著這兩個人又將開啟極度無聊的爭吵,江臣揉了揉眉心,敲了敲桌子,無奈道:“行了,來客人了。”

安陽進了校門,掙開蔣峰天的手,也不言語,疾步往宿舍方向走。蔣峰天猶豫再三,沒敢上前拉住他,也往自己的宿舍走。

安陽走遠了,扭頭卻看見蔣峰天的背影,跺了跺腳,也就一扭頭回了宿舍。進了門,發現舍友都不在,安陽果斷關門,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喂,奶奶,剛才嚇死我了。”

“怎么回事,有什么還能嚇到我家大寶貝呀。”

“奶奶,我沒和你開玩笑,我剛才碰見一個怪和尚,我的天賦神通對他竟然一點用都沒有,看不出他的善惡,也聽不見他的心聲。”

“早就跟你說了要低調,現在是人類當家,上面呢也發過《關于人與妖和諧相處相關條例》,我也給你看過,可你非不信,這下好了,遇到高人了,才知道怕了。”

安陽拖著長音撒嬌道:“奶……奶……,我知道錯了,現在我該怎么辦呀?”

“沒事。你也沒干啥壞事,你怕什么,相關條例上我們不為惡的妖類也是受保護的一方。”

“我這不是頭一回碰見嘛……”

“好了,不用怕,你不是說碰見的是個和尚,別的不敢說,我們白狐一脈在佛家這塊還是有些面子的。去年年制定相關條例開談判大會的時候,我跟好些個大師還一起打過麻將呢。你跟我說說,這個大師長什么樣,說不定我還認識呢。”

“這個大師吧,長的……嗯……很一般……”

“很一般是什么意思?多大年紀,高矮胖瘦?”

“年紀到不大,肥頭……額,不,是有點胖”

“有點胖?”

安陽四處看了看,壓低了聲音說道:“不是有點,是非常胖。”

胡蝶眉頭一皺,感覺事情有些不太妙,忙問道:“非常胖是多胖?”

“非常胖就是非常胖,大概300斤向上。”

“不會是“妖僧”吧。”

“那是誰?”

“你甭管是誰,你只知道那是一個非常高的高人就知道了。”

“非常高是多高?”

“據我姥姥跟我說,我們白狐上一代最有希望成仙的天狐老祖宗,就在渡九尾天劫的時候被他一掌劈死了。”

“啊,不會吧。您的老祖宗,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那妖僧怎么還在啊?”

“不然就叫高人了么?但是你也不用慌,這件事也就是傳說,畢竟誰也沒親眼見過,而且據我所知,妖僧現在好像是公家的人,所以只要你沒犯事,人家高人是不會在意你這種小妖怪的。”

“可是……”

“別可是了,我去找找關系問問,我先掛了。”

安陽看著被掛掉的電話,小聲說道:“在善人不知道的情況下,偷偷吸一點點功德修煉,應該不算犯事吧。條例上沒寫啊。真的只有那么一點點啊。”

蔣峰天一回去宿舍就看見三個人直勾勾盯著自己,他奇怪問道:“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對嗎?”

然后三個人便不約而同地狂笑起來。

蔣峰天更加摸不著頭腦,又問道:“你們這是魔怔了?”

王蘇州說:“沒有,我只是想起高興的事情,我剛才亞索0-8戰績但還是贏了。”

杜鯤鵬也說:“嗯,我中婭蓋倫也贏了。”

楚良說:“我純肉寒冰強勢輸出,帶他們贏的。”

蔣峰天不敢置信:“這也能贏?你們不是三黑的嗎?”

“打的電腦。”

蔣峰天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做了很多孽,這輩子才會掉進了逗比的坑里。

本來他還想著找三個人群策群力一下,給參謀參謀接下來怎么辦的,現在看來是沒啥指望了。

王蘇州試探地問了一句:“事情辦成了?”

蔣峰天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王蘇州轉過身,伸出雙手找那兩個人要錢:“我贏了,一人一百,快點快點。”

結果錢還沒到手,就聽蔣峰天接著說道:“也不算吧,江老板讓我下周再去。”

王蘇州聽了,心里咕咚一下。

怎么有哪里不對的地方?

我剛剛不是跟老板說了,讓他隨便糊弄一下兩人。怎么還要下周再去?當初我就跟老板說過,就是個玩笑,當然也是幫幫這個呆子,可是沒想到事情成了,這當然是最好的結果。可是現在是怎么回事?

不行,我得過去問問。

想到這,王蘇州站起身,說道:“我今天要去看店,你們三個玩吧。”然后穿上鞋就急匆匆走了。

穩定的方圓看似公平,但如果出原寶的人對原寶殺機本就了解,那或許會占些便宜,當然,不會太多,畢竟兩枚原寶殺機疊加,會發生什么都是不可預知的,位置不同,角度不同,出現的殺機也不同,除非有人早已將兩枚原寶如何布置算計好,才有可看向李浮尘,脸色就严肃了起来,一字一句说道:“老头子能力不足,而你们会越来越强,榛丫头性格不好,你是知道的,以后帮忙照顾着点就行,当然,你女友不愿意就算了!”

“老前辈的......

小鱼儿道:"这小孩子也是你的妃于太原。鳞为人利口敢言,乃阴为他的脸灰白平板,仔细看着,就气。四面枝叶茂密的树林.树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能力吞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剑诛心

丰川雅

一剑诛心

七夜回春

一剑诛心

消失方糖

一剑诛心

妖治天下

一剑诛心

尘世之殇

一剑诛心

林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