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绳子断了(二)》。

他一定要有充足的精神和体力去。老板娘正在为他斟酒,嫣然道

天地奇火,這等珍寶,縱使一些古籍內也只有過零星記載,可見,能夠知曉其存在的修煉者,又該屬于何等勢力!

至少,似大炎皇朝這等疆域內無人知曉。

但見秦炎魂海涌動,意念驅使之際,一層赤藍色火焰將其繚繞,火焰呼嘯,散發著炙熱的氣息,每一道氣息凝聚,結為一副赤藍色盔甲,這盔甲雖沒有真正的盔甲那般堅硬,但水無常態,火無常形,因此與秦炎最能吻合。

“小子,莫不是以為多了一層防護,便可抵擋我的攻擊嗎?”銀甲戰甲盯著秦炎,眉間輕挑,嘴角輕動,淡淡一笑。

下一刻,一道幽黑色氣息蕩漾而來,化為一頭黑色雄獅向著秦炎撲咬而去。

“斬!”

盯著這雄獅,秦炎話語清冷,旋即揮出一劍,天道劍上赤藍色火焰蒸騰,氣息凝聚,化為丈長劍影,劍影落下,但聽得那雄獅哀吼一聲,便旋即潰散。

“這……怎么可能,那氣息乃是……”銀甲戰甲目光灼灼的直視著秦炎,思索著,一個凝元四重圓滿的修煉者而已,怎么可能抵抗住那種氣息。

然而秦炎再度提劍,腳下雷霆繚繞而起,“雷動!”

驚雷閃爍,雷影浮動,下一刻,只見劍走偏鋒,一抹寒光綻放,這寒光之下,銀甲戰甲旋即轟出一拳。

“嘭!”

兩道漣漪激蕩,秦炎整個身軀都是后退數步,縱使憑借著天地奇火,秦炎也難以對銀甲戰甲產生絕對的壓制,更何況,此刻的銀甲戰甲似乎已然入魔了!

“我沒想到憑借你如今的境界,竟是能將我逼迫到這般地步,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在意螻蟻間的生死!”但聽得銀甲戰將陰森一笑,嘶啞的聲音內似乎蘊含著兩種音色。

下一刻,黑霧驟起,銀甲戰將所在之處變得晦暗不已,白云染血,地面上更是噴發著一道道黑色血霧,而在那血霧內,銀甲戰將身后一巨大的血色虛影浮現而出。

“螻蟻們,顫抖吧!”銀甲戰將陰森一笑,但見那虛影抬起手掌一拍而下。

“轟!”

似巨山砸落,地面頓時龜裂,更有一些修煉者在這一掌下化為肉泥,面對著這一擊,白若曦和肉球皆是出手,然而那等力量下,兩人身軀一顫,后退數步,嘴角間,鮮血滴瀝著!

若不是如此,二人抵擋住了一道厲害,此刻的秦炎怕已是身受重傷,而此時,但見一座法陣驚起,四方靈氣匯聚而來,向著秦炎身軀涌入。

“丹塵……”

先前或許無人知曉丹塵之名,但先前比拼,已然讓丹塵名聲鵲起,不過越是這般,越發多的目光冷視而來,尤其是那黑袍少年,既然存在比自己強的天才,唯有將其誅殺!

“殺!”

銀甲戰將出手的空隙,也稍微為秦炎制造了一絲機會,而正在那一刻,秦炎魂力涌動,將靈傀催動,堪比凝元八重的力量落下,多少都會使得銀甲戰將遭受創傷。

不過,越是如此似乎越發的激發了銀甲戰將的殺心,既是殺意起,鮮血筑魔域。

但見銀甲戰將雙手捏決,那背后的巨大虛影血口巨張,在秦炎恢復之際,一口襲來,將秦炎吞入其內。

“該死的小子,便在魔域內自我毀滅吧!”銀甲戰將陰笑著,猙獰的面容上勉強擠出一抹笑意,只是這笑意卻是極其滲人,縱使是八皇子,此刻也是心有余悸!

‘魔’之一字,何其恐怖,萬年前,雖然在場的修煉者未曾目睹,但那古籍內的記載卻是字字珠璣,句句驚心,魔族亂世間,誅人族,攝萬靈,尸體為山,鮮血凝海,路有白骨,溪上尸浮,而正值危難之際,人族存亡之秋,玄海成帝,鎮魔族,后方才萬世太平!

對于魔族,誰又不懼怕,誰又敢與之敵!

“既已入魔,那便當誅!”

此時,丹塵冷然開口,而后,但見一座法陣驚起,丹塵的魂力猶如洪水般噴發而出,凝入法陣的符文之內。

“吞我老大,你不能活!”此刻,肉球也是開口,但見肉球抖動了一下圓鼓鼓的身軀,而后一張滔天巨口浮空而現。

“饕鬄法相!”此話落下,肉球便浮現于那巨口之上,滿嘴獠牙,一顆血眸在其額間綻放。

而正在這血染蒼天的時刻,半空之上,一朵青蓮綻放,青蓮閃爍,花瓣九朵,每一朵皆是閃爍著青色劍影,而此時,在那青蓮之上,白若曦目光清冷,負身而立,微風習習,撩起青絲,青絲縷縷,那等傲然英姿赫然而現。

“呼!”

劍氣襲來,夾雜著呼嘯之音,青蓮之上更是閃爍著光澤。

但見一道青色劍芒落下,白若曦腳尖輕點,激起道道漣漪,衣衫飄起,無風自動,而后那劍芒襲來,直接斬在銀甲戰將背后的虛影之上。

轟!

孩子能夠健康成長,就已經是最大的奢求了。

“唔……唔唔……”屋內傳來一些哭聲,她似乎在吃包子呢。

“你說我是不是不適合當首領,他們都不喜歡我。”

張小河來了精神,說道:“你說說你都干了些什么。”

“我也沒做什么,就是按照老祖宗說的做,誰犯了錯就懲罰誰,打過他們之后,他們就恨我。”

張小河想起了小時候,替老師辦事的班長。

說要管好同學們,班長傻乎乎地勤勤懇懇地做。

最后,老師跟所有同學相處得都很好,而班長成了一些同學的眼中釘。

那老不要臉的,讓云淺葉唱黑臉,壞事都有他來做,自己則唱著關懷族人的戲。

張小河暗自憤慨,嘴上卻維持著溫和語氣,他說道:“你做的沒錯,如果他們不受管束,就會變成野獸。”

“因為有你的存在,他們才是人。”張小河忽然覺得有些幼稚,自己這是在哄小孩子。

他長這么大,都沒有被別人哄過,現在反而來安慰他人了。

張小河笑了。

“可是他們討厭我,我不知道該怎么辦。”淺葉格外委屈。

明明她很聽話,可為什么大家都討厭她。

孩子總有些不理解的事,這就是淺葉所不能理解的。

人非生而知之者,她也才活了三年而已。

“要是你不想做首領,我去跟你那老祖宗說。”張小河輕松細語道。

“不行,只有我能做首領,他們都太傻了了。”

傻孩子,你何曾不傻。

張小河會心一笑,暗自說道。

“我是最年長的蛇女,其他人都比我小,只有我才能勝任首領。”

這是一個殘酷的事實,并不是所有的蛇女都能活下來。

他們篩選了好幾代,才有了現在這些有人性的蛇女。

在感嘆第一代蛇女的高瞻遠睹,手筆高深的同時。

無法否認,還有很多問題沒有解決,這些都是關乎族群生存大計的。

“其他人可以培養出來,就算沒有你當首領,第一代蛇女不是還在世嗎?”

“不行……我必須是首領,只有我可以。”

嘭!

大門被一腳踢開,張小河闖入屋內,扛起淺葉就往外跑。

“我說你不是,你就不是!”

他很討厭,那些被安排的命運。

要是那人本身超脫一些,安排了他,張小河沒有怨言。

但在這茫茫天地間,誰又不是被這天地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眾人只不過是,天地的一部分。

肉體是,心也慢慢是。

如此之人,怎么駕馭他,張小河的心格外平靜。

沒有絲毫的憤慨,也沒有別的情緒波動。

要說他在做什么,他其實也不知道。

真要說出個原因,他覺得自己可能是在衛道。

“哎呀,你放開我!”淺葉尾巴啪啪啪地拍打著他的后背。

但是這次她的力道控制地很好,沒有傷害到張小河。

她到頭來只是一個善良的小孩而已。

這么好的孩子,張小河不忍心讓她變成那九淵之下的惡鬼。

“小家伙,聽著,從現在開始把一切都交給我。”

“我會把你從深淵之中拉上來,之后的路怎么走,就要看你自己。”

本來張小河不打算摻和這件事,畢竟是她自己的難關。

但是他忽然想到,淺葉還是一個什么也不動的孩子,懵懵懂懂的孩子能理解什么。

他若是不幫一把,或許真的變成深淵之中的惡鬼。

淺葉安靜地躺在她的肩上,覺得很安心很放松,逐漸睡了過去。

“要人人們看到黑暗,但也不能讓人們看不到一絲光。”張小河悠悠說道。

苦難可以造就人,但是假如不曾見過一絲光明,迷途之中的靈魂就會認為世界就是黑暗的,隨后他們也將化作黑暗的一部分。

這些人也是聽話的好孩子,不過他們是黑暗的孩子。

夕陽西下,溫暖的紅火金光覆蓋在他們身上。

這里是古鎮外地一處山坡,從這里可以看到傍晚的古鎮。

云淺葉悠然朦朧的雙眼眨了眨,只聽到旁邊的人,在她耳邊說:

“我已經跟你老祖宗說了,她同意不讓你繼續當首領了。”

一覺醒來,張小河已經處理好了所有事情。

淺葉縮了縮身子,有人照顧的生活,真好。

小鱼儿道:另一人又是谁?"赵全分光捉影,将折断了的竹笺子又抄

“少爺!究竟是什么樣的存在,才能讓總裁這么對待?”阿強跟了這一路一直聽唐風說少爺,他還沒見過那個傳說中的少爺,只覺得那少爺十分神秘,身份也十分驚人。

廢話,能被唐風叫做少爺,對他的事唐風還親力親為的人,身份不驚人才有鬼了!

唐風都走進去了,齊宏景一家才注意到。

“唐……唐總?”齊宏景呆呆的站在沙發前邊,他是真沒想到唐風會親自來齊家,還親自找到了他。

他那個該死的兒子究竟是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齊總。”唐風淡淡的回應。

“唐總?爸,是唐氏總裁嘛?”齊修竹也聽到了齊宏景的聲音慌不迭摸索著朝齊宏景問道。

齊宏景只呆呆的看著唐風,沒有回應齊修竹的話。

不是他不想回應,是唐風那氣勢壓的人不敢隨意說話。

“爸?你說話啊?是不是啊?”齊修竹看不到,自然也感受不到,他還在尋求自己那個問題的答案。

“齊公子,你不用問了,我就是唐風!”

唐風淡淡的瞥了一眼齊修竹,兀自坐在了他對面的沙發上。

他只是那么坐著,就能流露出一股子高高在上的氣息。

這就是久居高位之人養出來的勢,不怒自威的氣勢。

齊宏景夫婦侍立在一側,他們都是心中緊張,想開口問問情況,又不敢。

這時候倒是讓那個半瞎了的齊修竹找到了機會,他摸索著找到了唐風的方向,小心翼翼開口,“唐總裁,我是齊修竹!”

對面的人畢竟是唐氏的總裁,沒有人敢不小心翼翼對待。

“我知道你。”唐風淡淡點頭。

他肯定認識齊修竹,當時呂澤讓他搞垮齊修竹公司的時候,可是好好了解了一番。

齊修竹,齊家三代唯一一個男丁,齊家三房齊宏景獨子,從小被溺愛壞了的溫室花朵,所以長大養成了一堆臭毛病。

“那……”齊修竹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決定問出來,因為那些話憋著太難受了,太委屈了。

“唐總裁,我兢兢翼翼本分經營,可從沒得罪過唐家啊!您為什么……”

說到這里他突然頓住了聲音,因為他原本想問的是,唐風為什么針對他。

但感覺這樣質問,很可能惹怒那個唐總裁,本來,他就只是想知道自己究竟哪里的得罪了唐風,若是因為言語問題徹底把人得罪死,就得不償失了。

“為什么針對你?”唐風接過話茬,把齊修竹沒敢說出口的話說出來了。

看到齊修竹點頭,他又繼續道:“你沒的得罪我,一樣沒有得罪唐氏!”

他們八竿子打不著,何況給齊修竹十個膽子,也不敢得罪唐氏。

“那……您?”齊宏景也跟著開口了。

既然都沒得罪,為什么無緣無故就對他們出手?

“呵呵!”唐風笑了,只不過那笑意不達眼底,笑的冷漠異常。

這笑看的齊宏景夫婦毛骨悚然,也聽的齊修竹一陣心慌。

“你得罪的是比我更了不得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我告诉你,小孟这孩子不错,你可不能对不起人家。”

韩兵听了一头雾水,赶紧问道:“孟醒到底是谁啊?”

韩母在儿子胳膊上扇了一巴掌骂道:“臭小子,你失忆啦?孟醒啊,忘了谁你也不能忘了她啊,你俩从穿开裆裤就一起玩儿,她多喜欢你呀,我可告诉你,你爸我俩可是认下这个儿媳妇了。”

韩兵惊的目瞪口呆,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麻烦了,至于是什么麻烦,他现在还说不好。

老韩追问道:“你是不是不想跟人家处了?”

韩兵皱着眉问道:“处什么?”

“你俩没处对象?”韩母疑惑地问道,死死的盯着儿子。

韩兵连孟醒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跟她处对象?他突然开始怀疑自己尚在梦中,便猛地掐自己一把,却实打实的感到了疼痛。

“不是梦!这不是梦!可是,这个孟醒到底是谁?”韩兵突然意识到自己出了大问题。

韩兵胡乱吃了口饭便回到了房间里,他拿过手机翻出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却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跟这个孟醒有过什么交集。

就在韩兵拿着手机发呆的时候,那个号码又显示在屏幕上,他竟然有些害怕接这个“陌生”的电话了。

韩母听到手机铃声,进来看着儿子捧着手机发呆,便直接拿过来接通了电话。

“唉,闺女,我,你刘姨……”

韩兵依稀听到话筒里传出一声“是阿姨啊”,接下来,韩母的脸上便笑开了花,显然,她跟孟醒关系非同一般。

“啊,是,是我,你别听小兵的,打一进门他就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今天在外面中了什么邪……”

“你别往心里去,有功夫到家里吃饭,啊,唉,好,挂了啊。”

韩母把手机递还给儿子,又呆呆的看着他,看的他心里发毛。

韩兵接过手机放到一边,疑惑地问道:“这个孟醒……”

韩母好像也开始相信儿子并不是装傻,她再次摸了摸儿子的脑门,一本正经的问道:“你真不记得孟醒了?”

韩兵点了点头,也一本正经的说:“真的,我完全不记得我认识过这个人。”

“什么叫这个人?孟醒多好的孩子,怎么成了这个人?”

韩兵无言以对,只好摊手耸肩表示无奈。

韩母却不依不饶的追问道:“你这孩子,到底怎么了?今天一回来就神经兮兮的,是不是碰到鬼了?”

被母亲这么一提醒,韩兵也觉得今天自己的经历有些诡异,便一本正经的问道:“妈,你说,这世界上是不是真有鬼?”

韩母被儿子的神态吓了一跳,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倒霉孩子,哪有什么鬼?你别吓唬我。”

韩兵倒是来了精神,拉着母亲坐下来,一本正经的说:“哎,妈,真的,下午我做了一个怪梦。”

韩母也来了兴致,她往儿子身边凑了凑追问道:“是吗?什么梦,说说。”

韩兵便一五一十的把下午的怪梦告诉了母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绳子断了(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抛弃的信徒

白色十三号

抛弃的信徒

风中的失落

抛弃的信徒

闲听落花

抛弃的信徒

青小稞

抛弃的信徒

妖夭夭

抛弃的信徒

臻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