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勾栏,少女》。

初,除孱陵令,到县未旬,其父庾易在游闲公子之赐与名然其赢得过当愈于纤

“没事吧,……”

左一飞轻轻扶住卢小月,然后心疼到想哭。

情况比想象中糟糕。

卢小月看着臃肿肥胖,实则轻瘦到如同枯叶,三次出手更让姑娘精神透支灵力失控,大量金火灵力在体内乱窜,再这样胡乱出手,卢小月会……

爆掉。

左一飞把卢小月轻扭到身后:“别再出手了,后面交给我们。”

不用交。

郭户仁带着四个筑基高手警惕着退到拐角处商量对策,星佟、付宝、幽兰和芝兰也想撤,不过被功副堂主命令务必钉死左一飞他们。

功副堂主,六娘和五寨主都受了伤,一个被砍破胸膛,一个被砍断半个脖颈,一个没了左手,此刻极品器具的诱惑力下降,他们的怒火也爆发了出来,六娘牙齿磨磨:“郭户仁,你个老土鳖,老娘得跟你好好算算这笔帐。”

郭户仁恭敬的取出个小瓶:“这次确实是老夫失算,虽说这帮小杂碎是老郭我发现的,我也想要他们手里的三等器具,但我真没想到这小女娃如此狠辣拼命,她竟舍命调动灵力配合簪子将威力扩大了三倍有余,六娘你先疗伤,我们的事都好商量。”

六娘只能强压怒火,五寨主和功副堂主各怀私心就更没法说,郭户仁当然明白:“不过事情也开始棘手了,我有点想法,还请几位参详参详。”

刀疤男:“赶紧放。”

郭户仁:“相信你们也看出来了,小姑娘还能攻击七八次才会爆掉。”

“谁来磨掉这七八次攻击?”

集体目光漂移。

七八次,开玩笑,卢小月筑基后威力如此大,簪子,小刀和傀儡的配合又太好,三连击打向谁,谁就是不死也得残废。

若非明白这点,大家刚才就杀过去了。

郭户仁早知道结果:“所以我有几种方案。”

“第一种,老功,你的傀儡。”

功副堂主放开衣甲露出伤口:“傀儡就算了,你们算漏了用剑的小家伙,我的傀儡在他面前完全无效,我这伤,就是他砍的。”

六娘她们惊奇:“什么剑气?这么厉害?”

郭户仁直接打断:“那这种方案暂时搁置,第二种方案,再找几个朋友过来,反正这次的三等器具有七件,再找两个队伍来也还够分。”

五寨主断然否决:“找尼玛呢,老子们又不是收拾不掉。”

郭户仁也知道这答案:“那就第三种方案了,还是我们自己收拾,所以这就有不少事得做了,先是大家立刻把下属集中过来。”

“至于做什么,我想大家都该明白的吧。”

功副堂主,六娘和五寨主忍着剧痛发出联络,傀儡堂,浦枫阁,翔营寨三大势力的炼气弟子们收到命令纷纷聚拢过来。

郭户仁轻抹脖子:“星佟他们四个,要不要?”

功副堂主有些宽慰,星佟他们四个暂时不用死,死了麻烦。

松大兴看郭户仁护着四个筑基高手后退当即冲进小房间把丹药灵珠都抓回来丢给卢小月:“亿连,把乌龟傀儡放出来。”

卢小月被强行塞进乌龟:“好好调理,再胡来我就杀了你。”

卢小月:“盖子开着。”<

對于程玉明而言,今晚注定是一場噩夢。誰也沒有想到,發丘門一夜之間會遇到如此大的變故。原本他只是想要化解程小潔的病,沒曾想,問題一步接一步,接踵而至,發丘門在一場深不可測的漩渦之中,已經難以自安。

程玉明固然是希望挽回如江河下瀉的頹勢,更重要的是希望以自己的一死,換回眾人的安然離去,保全實力。但是,這顯然是不可能了。當他看到被云蓉送回的盛興華,以及金鑫鑫和老丁的尸體,他的頭發一下子白了。

止不住地咳嗽了......

她身子在发抖。这种销魂的你千算万算,还是忘了一点

听着李将军平静的话,浮尘知道对方是麻木了,但是也没说什么,死人本就是常事,自己也曾亲眼看着自己战友倒在敌人的刀下,更何况从去年战乱开始,就一直在死人,能有个熟人或者也算不容易了。

  继续给对方满上,李将军看着浮尘身上的衣服,开口问道:“你在哪个宗门啊?应该进去时间也不长吧!怎么就被派过来了呢!”

  浮尘扯了一下自己衣服,苦笑着说道:“我在东州学院,是自己要过来的!”

  李将军举起酒碗,浮尘也举起,碰了一下,李将军勉强的笑着说道:“东州学院还算好的!来了也好,也能为东州尽份力!”

  浮尘也是强撑着笑说道:“李将军不用担心我,其实我还是很安全的!”

  听闻这话,在战场上有谁能是安全的,不过李将军也没有拆穿,只是强撑着笑意,让气氛不至于太过悲惨。

  三坛酒下肚,两人都有些醉了,只是大多是李将军喝下的,但是浮尘酒量不行啊!

  两人就开始了没有禁忌的聊了起来。

  李将军一改之前的忧伤,说当初在断背关如何杀敌,说自己如何追杀对方,说自己如何砍下敌方大将的首级。

  说到没什么可说的时候,就说自己如何被人砍落马下,如何看着自己的部下死在对方的手里,自己是多么的无能无为,在收集尸体的时候看到那一张张年轻的脸庞是如何的心情。

  对于大大小小每一场战役,李将军都说得仔仔细细,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等到天黑了,小二准备打烊时,两人酒也已经喝完了。

  走的时候李将军还不忘把桌子上的花生米塞进自己兜里。

  在浮尘的坚持下,扶着有些醉了的李将军回到了军营中,把他放在床上,脱下衣服和鞋子,盖好了被子,浮尘这才离开。

  走在回去的路上,月光下浮尘身影拉得很长,整条街上除了偶尔出现的巡逻士兵外,也看不到其他人影。

  微风吹过,吹动了街边的战乱留下的稻草,但是吹不醒人的酒意,因为不想醒来,也不想去想那些自己认识的人战死的事。

  回到住的地方后,南嘉鱼正在院子里坐着,看着浮尘回来,马上凑上前去问道:“去喝酒了?这么晚还敢一个人在外面走,迟早被人莫名其妙的弄死!”

  但是浮尘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直接回到自己房间,南嘉鱼还想跟上来,结果被浮尘把门一带,差点就撞倒了她的鼻子上。

  南嘉鱼哪能这么就放弃啊!站在门外开口便骂道:“李浮尘,你小子给我出来!”

  “不出来我等下就弄死你!”

  “开门!刚刚差点撞到我了你知不知道?”

  骂完见里面还没有动静,就用脚尖不停的踢门,最后见没效果后就威胁道:“再不出来我就踹了啊!”

  结果里面还是没有做声。

  慎偕出了门,但也不敢阻拦南嘉鱼。

  南嘉鱼一气,抬起脚就直接踹了过去,两扇门叶直接飞到了对面墙上,然后就碎成了好几块。

  南嘉鱼气冲冲的走进去,边走便嘟囔着说道:“让你撞死,看我不把你打个半死!”

  然而进去后发现浮尘随意的躺在床上,还有一只脚落到了地上,呆呆的躺着一动不动。

  南嘉鱼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小心的走近一看,才发现浮尘睁着眼睛,泪水朝着眼角流湿了被子。

  南嘉鱼感觉到浮尘的呼吸,抬起手就想一巴掌拍下,但是看到浮尘的眼睛,又放弃了,然后转身走了出去,看着自己踢坏的房门,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这门我明天补上!”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浮尘肿着眼就起床了,看着碎成了几块的门,也没有搭理,直接越了过去。

  洗漱后,从包袱里把所有的银票都拿了出来,塞进胸前,就朝外面走了过去。

  院中遇见南嘉鱼,不过浮尘也没当回事,直接走了,而南嘉鱼则是偷偷摸摸的跟了上去。

  径直来到军营,找到了李将军,找人去翻找了自己伍中几个士兵和之前自己相熟的一些人的的资料,然后把钱分作十五份寄过去,当作自己的一些补偿。

  士兵看着如此多的钱,浮尘被浮尘和李将军警告了一下后,就保证说不少一个铜板全送过去,浮尘也把地址给一一记了下来,说是以后会去看望。

  和李将军并没有多聊,浮尘便出了军营,打算找个地方练拳。

  三天时间来得很快,浮尘跟着东方长戈还有十来个学院的人便登上了城墙,铁血城的城墙比东宁城高大了不少,城墙北门城楼半分鐘。

“姐姐陪我跳舞吧!我喜歡好看的姐姐!”

“你這臭丫頭,有了新姐姐,就忘了我是不是。”宋停雪也走了過來調笑道,“既然有人博得我妹妹的寵愛,那我就自己玩去了,可得照顧好我們倬雪。走,阿成,陪我跳一曲。”

宋停雪來的恰到好處,一下子打破了葉鑒予幾句話帶來的劍拔弩張。

一直手伸到了張成的面前,微微一笑,剛好就解了圍。

“啊?宋小姐……我……我不會啊!我還是別瞎摻和了,免得連你一起丟人。”張成趕緊搖頭,他是天生肢體不協調,實在是怕拖累了人家姑娘。

“沒關系的,交際舞很簡單,我教你啊。”宋停雪輕笑一聲,拉起了張成的手,直接走到了舞池里。

而另一個圓臉的小姐,早已經被譚江邊逗得哈哈笑,兩個人成了舞池里特別的存在。

葉鑒予以為甄寶卿不會答應宋倬雪,所以伸出了手,“寶卿……”

“誒呀,我們寶貝兒像怎么跳呀。”抱著宋倬雪走到了舞池,直接無視了葉鑒予的那只手。

宋倬雪沖著葉鑒予做了個鬼臉兒,十分俏皮。

“噗——葉子,你的情敵還挺別致。”關宗岱笑道,隨便找了個位置就坐了下來。

葉鑒予也不說話,黑著臉坐到了他的身邊,眼睛盯著正在拉著宋倬雪轉圈的甄寶卿,讓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過教了五分鐘,宋停雪的臉上好像掛上了一層冰霜,她沒料到,張成居然四肢不發達到了這個地步!

跳舞就像一個白癡!

要不是她家教好,有涵養,說不定現在早就翻臉了。

“你不要亂摸行不?”宋停雪感覺到張成的手似乎不對地方,臉色微紅,不自覺的扭動了一下身子。

“不是你說要放在臀部上面,腰的中間么……”張成累的后背都快一身汗,但還是不解其意。

他的心里快要緊張死了,這畢竟是第一次跳舞,身邊還有這么多人,要是出了什么差錯,這位宋大小姐還會冷臉呵斥,真是丟人丟大發了。

剛才他心里還奇怪,跳舞還要摸屁股,這種流氓行為屬實不符合他的做事風格,現在看來啊,是自己水平不行。

放在腰上,張成還有點蕩漾,沒想到宋停雪看起來是瘦弱行,沒想到腰上還有點小肉肉。

前世那些人鼓吹女生一定要瘦,搞得他們都有身材焦慮了,但其實男人不喜歡麻桿兒一樣的女人,就比如張成就喜歡這種勻稱有肉的。

這么想著,張成不由得在宋停雪的腰上捏了一下,宋停雪忍不住一聲輕哼,扶著張成肩膀的手,忍不住打了他一下。

“你可真不正經,趕緊給我好好跳!”

張成嘿嘿一咧嘴,終于老實了許多,但是腳下的步伐還是慘不忍賭。

“哦,對了,剛才謝謝你。”

宋停雪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只是看不過那群人針對你,你怎么得罪葉鑒予了?”

“這就要好好問問甄寶卿……”張成真的是百口莫辯,自己在這兒還什么也不知道呢,就被那女人盯上,“她是拿我當那小子的靶子呢!”

“噗——”

宋停雪忍不住樂了,敢這么說甄寶卿,他張成可是第一人呢!

葉鑒予臉上陰晴不定,就剛才那兩支舞,甄寶卿看向張成和宋停雪的方向不下四次,這叫她怎么不擔心。

張成這舞沒怎么跳成,反而是累的不行,直接端起了酒杯一飲而盡。

終于晚宴的重頭戲拉開了帷幕,在良好氛圍的推動下,大家欣賞了幾件珍寶。

不得不感慨,還是有錢人手里的寶貝多,張成就瞅見了一些名家之作,心里直癢癢。

這些東西都是已經捐贈好的,拿出來只不過是供給大家欣賞,按照甄寶卿的意思,有一些具有歷史價值的會放到博物館,當然會以捐贈者的名字提交給國家。

宋停雪捐贈的顏真卿字帖就是如此。

而剩下的一些,都由甄寶卿自己全看買下,用于北京飯店發展。

難怪這么多人來參加這活動,一方面可以為家族打下良好口碑,另一方面又可以充分彰顯地位和財富,恐怕現在已經有的家族知道我國除了國營以外還會有合資、中外合作、外資、個人獨資這些性質的經濟體制了。

想想以后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混合發展的時候,這些人恐怕都會蠢蠢欲動吧。

一件一件的寶物相繼展出,都是這些上層人士家里收藏的古董文玩,還有幾幅極具特點的字畫,價格自然也不菲。

“嘶——”

甄寶卿請禮儀小姐拿出來了一個新物件,全場倒吸一口涼氣。

看著關宗岱送來的那尊紅珊瑚佛像,張成也震驚了,這東西,不是說在日本的有鄰館么?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勾栏,少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是另一个世界

默念霜

梦是另一个世界

光明草

梦是另一个世界

百克

梦是另一个世界

米迦乐

梦是另一个世界

天榜第一

梦是另一个世界

猫大魔王家的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