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科技联盟》。

说实话,这几天,我在酒吧里几乎都能看见胡惠茜,她根本不看我一眼,脸上和原来一样,像罩着一层寒霜。

她每次唱的几首歌中,其中必有这首《白狐》,这首歌也是我最爱听的。

现在,这首歌胡惠茜唱的深情款款,伤感无比,一次又一次唱到我的灵魂深处。

我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来酒吧除了来见范天磊他们,打听尹墨甄的消息之外,说实话,听胡惠茜唱歌也是一个原因。

从第一次在酒吧听到胡惠茜唱歌,我就对她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自从与胡惠茜大战一场后,她放过了我,但她那悲伤欲绝的表情,已经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老是挥之不去。

我每次都是听完胡惠茜的歌才离开酒吧,今天也是如此。

我一直等到胡惠茜把所有的歌唱完,和大家告别,才站起身来,离开座位往外就走。

我从胡惠茜身边经过时,胡惠茜依然没往我这边瞧一眼。我弄不懂胡惠茜,她帮尹墨甄收集人的魂魄,按说应该是我的敌人,可偏偏那次打斗中放过我。

她还亲口说,要我娶她,要说这个女人和我有过往吧,我发誓,在这之前我从未见过她,而胡惠茜又什么也不和我说。

我本来是有话想问她的,一看她这样,我也不能自讨没趣,现在以我的修为和人家差远了,弄不好还会讨一顿打。我回头想想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今天,我还要去医院值班,差点把这事给忘了。我出了酒吧后,坐进自己的汽车,向医院的方向慢慢的开着。

不错,我也有了自己的车子。我上次见到林静楠时,看见她开的玛莎拉蒂小轿车,令我羡慕不已。

那天,林静楠当时就表示,要给我买一辆价值几十万的奥迪A6送给我,真的是让我受宠若惊!

因为那回我在火车站看她拉琴的时候,赠给她的那一百元钱。让她赢了和父亲林英杰的赌约,得到了这辆三百万的玛莎拉蒂小轿车。

所以为了感谢我,林静楠说什么也要送我一辆奥迪A6小汽车给我。

当然我说什也不要,她以为我不喜欢轿车,林静香那丫头就提议,让她姐林静楠给我买辆有越野能力的suv,说男人都喜欢线条硬朗的越野车。张焕那小子在旁边也随声附和。

我当时就拒绝了,倒不是我不喜欢好车,俗话说无功不受录,如果我接受了人家几十万的礼物,那我成什么了。

火车站看到林静楠拉琴,我以为一个小姑娘肯定遇到了难处,当时也没多想,就赠送林静楠一百块钱。

平心而论,当时我真的没多想,我本身就是热心肠的人,就见不得别人落难了,无论换了谁遇到难处,我都会这样做的。

我虽然没接受林静楠的汽车,但是我确实希望自已能够拥有一辆汽车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了,不要说林静楠,范天磊他们,就连小狐狸胡惠茜还有一辆宝马七系呢。

平时老用风遁太费法力了,再说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随便动用法力啊。

于是我和晓丹商量一下子,决定自己也买一辆汽车。有了车,办点啥事也确实方便。

我工作快三年了,手里头连工资带奖金大约攒了十多万块钱。谁叫我现在贵为副院长呢,我的工资也是不低的。

我把我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买了一辆上海大众白色的朗行小轿车,我手里的钱不多,我又非常喜欢朗行车旅行车的外观。

我知道朗行不是一款真正意义的旅行车,可我的钱只够买这辆车的。

晓丹也要把她的积蓄拿出来,要我买一辆更好一点的。我没同意,男人怎么花女人的钱呢。

我早在上学的时候就考取了驾照,所以车一提回来,我就能自己开了。

虽然不是啥好车子,可我非常喜欢,总是把车子擦的干干净净的。

顺便说一句,张焕那小子也觉得我买的车档次太低,吵吵要给我换一辆呢,被我言辞拒绝了,还把他训了一顿。这小子怎么的,他追林静香这个女孩子怕我不给出力怎么着。

我开着车,也不着急,慢慢的往医院走。我看见,胡惠茜的那辆白色宝马车,不紧不慢的跟在我的后面。

我叹了一口气,这个小狐狸胡惠茜,这段时间就是这样,天天在后面跟着我,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幸好这段时间我经常要去医院值班,要不然让晓丹知道,这两个修为极高的女人凑到一起,那还不热闹了。这两个家伙谁我都惹不起。

胡惠茜不理我,我也不敢招惹她。虽然总想问问她,我和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对她总有那种莫名的亲切感。

可我一看到她那冷若冰霜的脸,总是觉得再讨一顿打犯不上,一个大男人老叫女人打算怎么回事?

还没等我到医院呢,我的手机就响了,是师兄廖云鹏的,奇怪,这几天值班院长是我啊,师兄应该在家休息,他找我什么事?

我开着车子,用蓝牙把师兄的电话接进来,只听见师兄焦急的声音传了出来:“小武,在哪呢,怎么还没到医院呢,快来,老院长出事了。”

我顾不得想胡惠茜的事了,听师兄焦急的口吻,我意识到问题肯定严重。

师兄廖云鹏的医术我是知道的,如果他连都觉得棘手,问题绝对不是一般的严重。

提到师兄,我打心里涌上一种感激,还有尊敬。在医院里,除了晓丹外,就顶数师兄对我好了,他总是把火热的内心掩藏在有点冷淡的外表之下。

我的工作是师兄为我安排的,我转正师兄也没少出力,当我抢救夏省长立功后,被提拔为副院长,几乎和师兄平起平坐了。

可是,师兄廖云鹏真的没有一点妒忌,相反为我十分高兴,说他看中的人错不了。

老院长对我也有知遇之恩,他出了事情我能不着急吗。

我急冲冲赶到医院,师兄廖云鹏已经迎了上来,紧锁着双眉,一脸焦急。

我眼中的师兄从来都是具有很高的医术素养,冷静,理智,说话不紧不慢,做事有条不紊。

今天师兄这副焦燥不安的样子,我就知道,老院长的问题可能要比我预料的严重。

我急忙问:“这怎么回事?”我原先认为,老院长年岁大了,突发了脑溢血,心脏病什么的。

或者老院长遇到车祸什么意外。结果我想错了。师兄把我快速带到医院的观察室,我见到令我震惊的一幕。

我惊讶的看到,老院长王霄被人用专门的束缚带绑在处置床上,头上平时整整齐齐的花白头发,现在看起来乱七八糟的,眼镜也歪了,耷拉在鼻梁上。

老院长身上还穿着白大褂,但好几处都撕破了。一只脚还穿着鞋子,另一只光着的脚上,穿的白袜子,上面全都是黑泥。

在处置室里除了医院的几个骨干医生外,还有一个惊魂未定的年轻小护士。

师兄廖云鹏开始简单的给我介绍情况。

原来事情发生在今天下午,就是这个平时爱说爱笑的小护士,突然慌慌张张的跑进我师兄廖云鹏的办公室,大声喊道:“不好了,院长疯了。”

师兄的副院长办公室和老院长的办公室紧挨着,所以很快的跟着小护士来到老院长王霄的办公室。

这时发现老院长办公室里,已经有不少人来围观,都是隔壁和附近办公室的医院工作人员。

师兄看到,老院长王霄,平时慈祥温和的脸,现在异常狰狞,两只血红的眼睛瞪着,正站在他的办公桌子上胡言乱语。

于是,师兄廖云鹏急忙和大伙拥上前制止,也不知怎么的了,快到退休年龄的老院长,现在力大无比,大伙合力好不容易控制住老院长。

看到老院长这种情况,师兄廖云鹏和几个骨干医护人员初步判断,老院长王霄可能一时受到什么刺激,有点精神失常。

于是给老院长王霄打了镇定剂,当老院长沉沉的睡去后,利用这段时间,做了详细的检查。

让师兄廖云鹏奇怪的是,老院长除了脑电波异常活跃外,再没有任何异常。

所以,师兄廖云鹏和在场的医生更加确信刚才的判断,老院长王霄就是临时受到什么刺激,才导致的一时精神失常。

师兄廖云鹏和几名参与治疗的医生,下班没有回家,留在医院陪老

“不要出手,不要出手啊!”

追殺松大興他們的男性金丹高手隔著老遠就大喊:“我們沒有惡……!”

“噗!”

踏實而沉悶的恐怖波動硬是把喊聲打斷,也幾乎把現場修士的心臟給震碎。

大家都更慌了。

余波一過男修又緊急補充:“我們沒有惡意!”

松大興隨手就是一刀:“給老子滾遠點!”

不得不承認,求億連專門修煉神魂,修為又低自然跑在很靠后的位置,韋心同樣不擅長逃命,加上仆從太多,所以松大興的小隊幾乎落在最后面。

“小少爺啊!”......

(二)白玉京醉过,时常醉,其实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

丹戈被吐出来后浑身黏黏的,身子被鲸鱼的胃液给腐蚀了,十分的狼狈。

丹戈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看向周安。

周安很是不爽,直接一闪身出现在丹戈的面前,一巴掌向着丹戈的脸上挥去,扇到了他的脸上,把丹力已经外泄,创造

的盾牌帮张自成挡住了那一击,更是目光不善的看向了张道刚。

“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就是你的不对了!”

说完,吴天控制怨力,对着张道刚竖起了食指,左右摇摆,空中出现了一个NO的小表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科技联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白鹭遥之云雷

五名

白鹭遥之云雷

米琪

白鹭遥之云雷

畅然

白鹭遥之云雷

逐利人生

白鹭遥之云雷

武讽

白鹭遥之云雷

黯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