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陈家老生》。

李红袖道∶可是……李公子,你。萧少英接口道:你也不想死?

天色已經基本暗了下來,因為沒有了路燈,周圍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即使是以楚白的目力也只能模模糊糊看個大概。

楚白一手提著袋子一手拿著掛鐘,向著盛瑞化工一路疾行,突然,疾行中的楚白雙耳微微一動,似乎聽到了什么異常的聲音。

而且這個聲音是從他前方傳來的,那是楚白回去的必經之路,要是貿然過去的話,恐怕會被那只未知生物襲擊,楚白心中微微一提,速度一點一點慢下來,最后整個人停在路中央,全力傾聽起來。

周圍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的異樣,只有晚風微微吹來,吹動著周圍草叢,這時,草叢中傳來一陣清晰的沙沙聲,并伴隨著一陣草叢的搖晃,似乎是有什么東西在草叢中移動,這也是楚白最初聽到的聲音。

“這個動靜大小,應該不是狗,是貓嗎?那應該問題不大……”

剛剛想著問題應該不大的楚白,突然又從后方聽到了那種沙沙聲,而且不止一處,以楚白的耳力判斷,加上前方一處,一共有六處。

“就是說一共六只貓嗎,應該都是變異動物吧,一共六只變異動物嗎!唔,看來從沒什么問題變成了小問題的樣子!”

對付幾只貓,楚白還是比較自信的,即使這幾只貓是變異過的也一樣。

聽著沙沙聲越來越近,楚白緩緩的放下了手中的東西到地上,那些食物損壞了倒也沒關系,但要是那口鐘壞掉,那楚白恐怕就要欲哭無淚了。

楚白打算速戰速決,這個天色漸暗的現在,難保不會再出現什么其他夜行動物。

沙沙聲越來越近,楚白緩緩捏緊了拳頭,忽然,沙沙聲突兀的在距離楚白三四米的地方停了下來,似乎是在觀察他。

但楚白可沒時間跟它們磨嘰,他從口袋里拿出那把有些生銹的鑰匙,這把鑰匙楚白原本以為可以在金銘機械設計有限公司派到用場,可事實是金銘機械設計有限公司基本就沒有上鎖的門,全部都是打開著的狀態,估計是里面的人逃離時太過倉促,來不及關上。

楚白右手握著鑰匙,眼神銳利的盯著前方一個位置,然后猛的把鑰匙向著那個位置擲了過去——那個位置是六只貓中最先被楚白發現的那一只的位置,而其余五只貓的位置也早就被楚白從沙沙聲中判斷出來——身后四只,左邊一只。

銀白的鑰匙高速的穿過空氣,發出了一聲厲嘯聲,然后以常人無法看清的速度穿過草叢,鑰匙飛行路線上的青草被紛紛折斷,就像是被鋒利的鐮刀割斷的一樣,而沒有被直接觸碰的青草則像是被大風吹過,向著二邊微微傾倒。

整個場景就像是楚白向那個草叢發射了一顆高速的子彈一般!

然后,楚白就聽到了目標草叢中傳來的高速物體砸中土地的沉悶聲響,和那只貓吃痛發出的吱吱聲。

“呃……怎么是吱吱聲?”

沒等楚白多想,剩下的五只貓仿佛是被楚白的行為激怒了,霎時間就化為五道黑影,像五把利劍一般向著楚白飛撲而來。

然而,楚白早有準備,在他射出那把鑰匙之時,他就已經把注意力提到了最高,那五道黑影速度雖然很快,但依舊還在楚白掌握之中。

只見楚白左手握拳,看都不看就往自己左側狠狠一錘。

“砰!”

緊握的拳頭精準的錘中了一道飛撲過來的黑影,那道黑影用著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回去,狠狠的砸在土地上,發出了一聲大錘落地般的沉悶聲響和骨骼斷裂的聲音。

楚白錘出一拳的同時,身體毫不猶豫的向左側身,躲過剩下四道飛撲而來的黑影,然后右臂彎曲向著旁邊揮出,用肘部狠狠的打中還在半空中的一道黑影,黑影發出了一聲吱吱的叫聲,并伴隨著一陣骨骼斷裂的聲音,“啪”的一聲摔在馬路邊上,順著慣性又翻滾了幾圈,就沒入旁邊的草叢之中。

前后不過一二秒,已經有三只貓死在了楚白手里。

剩下的三只貓從楚白的身邊穿過,落地之后再次迅速的回到草叢,但是它們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還在疑惑的尋找剩下的二個伙伴去了哪里。

而楚白現在已經確認剩下的那三只變異動物已經無法對他構成威脅了,轉而開始思考起另一件事來:

“這些貓,體型上來說雖然對的上,可是貓的叫聲好像不是吱吱的叫的吧,但老鼠哪有這么大的……”

楚白正想著的時候,剩下的三只變異動物中的二只再次按耐不住,再一次躍起化為二道黑影,向著楚白撲來。<

“那個,啊,原來你說的是她呀。”一提起那個為首的女人,一向大大咧咧的周皇帝竟突然扭捏了起來,支支吾吾的過了好一會兒,才有點不太自然的說道:“那個啥,剛才沒控制住,我一不小心,把,把她給辦了。”

“你,你說啥?”王長生的眼睛頓時瞪得老大,“那她人呢?”

“之后她要和我玩命,我就挖了個坑,把她給埋了。”說完,周皇帝低下了腦袋,就像個做錯了事的孩子般。

“臥槽……”王長生一個趔趄,差點沒一頭杵在地上。

但周皇帝......

笑声中他竟然抹了伪装的面具,,只看他摊开一双铁掌,一面比

李言聽到聲音,手中動作一頓,抬頭尋聲看去,此時已有一溫和青年站在了門口處,正邁步而入。

李言望著進入之人,他現在感覺這并非是夢和神識空間,但他還不能確定身在何處,所以只是靜待其變。

“呵呵,這位小兄弟,有禮了,我姓于......”溫和青年進入后,隨后把椅子拉了過來,緩身坐下,一笑開口。

半刻鐘后,李言知道了自己現在處境,他竟然是在傳說中的仙門之內,而自己之所以在此,就是因為修煉了人家門派的“烏夜簾青功”,并且有可能煉成了什么“支離毒身”,所以被帶到此地,他也不由的不信,因為他那只斷腿竟能恢復如斯和一身火毒消失無蹤應該可以說明這些。

在此期間,于姓修士反復問了他的修煉過程,李言看他的表情,現加上話里話外透露出的信息可以猜出,這個和什么“支離毒身”有關,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個什么“毒身”是個什么東西,他只記得最后季軍師法力全部灌注過來后,自己體內火毒便被引的發作,不久后就失去了意識。但他隱隱感覺到這可能和“癸水真經”有關,但這他卻是不會說的,經歷了季軍師那一番勾心斗角,他還能相信誰?這個仙門又是個什么地方,面前此人目的又是做何,他如何能知。

他只是描述了自己如何習得“木陰功”的,他當然是故作不知此仙法真名了,后面身體又有何種反應,而最后季軍師那臨死給自己的灌體一擊。

于姓修士聽后,眉頭緊皺,他卻也是想不明白,但李言所述,又是完全講的通,一頓飯功夫后,于姓修士離開了這里。

不久之后,一名三十多歲的儒生和幾名老者走了進來,這幾名老者每個人都給李言的感覺是有若重山壓頂之感,讓他呼吸不暢,反而是那儒生讓他卻沒半分感覺。

幾人到來后,幾名老者面色陰沉站在屋內看著李言,那儒生也不說話,只是走上前來伸手就抓住了李言的手腕,一股綿綿不絕之力頓時向李言體內各處游走而去,李言本能的想躲避,卻是根本如同小綿羊遇見了狼,何來的余地。

一會功夫后,儒生放開了手,臉上露出失望之色,也是開口問尋了一番,然后在那沉思了一會,就走到了一邊與幾名老者交換了個眼神。

那幾名老者也分別走了上來,每個人都對李言出手一番,李言索性任由他們施為,反正自己也是反抗不了。

一盞茶后,儒生帶著幾名老者走了出去,那幾名老者自始至終沒有一人開口。

天明后,再也無任何人前來了,李言醒后就這樣呆呆望著窗外,對現在這樣有一種茫然的感覺,不知接下來該如何,以后又將如何?

中午時分,那名于姓修士送來了飯菜,又和他聊了起來,聊的內容還是對他的過去感到好奇的樣子,大部分時間都是于姓修在問,李言在答。

李言感覺這人就是在問那什么“毒身”的事,但此事他自己也不清楚,何況“癸水真經”又不能透露,只能盡量小心的回答著他的問題。

時間就在這樣又過去了半個時辰,李言已經感覺有些煩躁了,這名于姓修士雖然溫和有禮,但他問的問題最后已細致到他以前在軍師谷中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了。

就在他已是極煩,想著如果此人再詢問時,他便不答了,反正現在自己都不知是何命運,還有什么可怕的。

這時門口人影一閃,一人突然出現在了屋內,李言和于姓修士皆是一驚,待看清來人樣貌,于姓修士趕緊站起身來,深深一禮“見過李師叔。”

來人身材修長,年若二十上下,面若冠玉,唇紅齒白,劍眉星目,一頭烏發隨意一束,披散在肩,也是一身墨綠長袍,說不出的出塵脫俗。

李言見了此人,不由暗喝一聲“當真一幅好皮囊。”

來人掃了于姓修士一眼,一擺手“噢,這位師侄,李師弟在此倒是讓你們費心了,你且出去,我與李師弟說幾句話,然后就帶他回小竹峰了,這些事情風師伯是知曉的。”

于姓修士聽了心中大驚“李師弟?帶回小竹峰?這么說這小子要拜入小竹峰門下了,看來他‘支離毒身’這件事上面高層已經定了基調了。唉,既然如此,那么也無法繼續從此人口中得到其他消息了,自己只不過是因為第一個發現之人,而又親手救了此人,所以才被安排在此照顧一下,不然以自己這身份,哪輪到自己在此,本打算借用這點便利,看看能否打聽出一些‘支離毒身’的修煉之法,現在看來人家已是一步登天了。只是聽說此人是雜靈根,上面高層怎么又會讓他拜入小竹峰呢?”他心中疑問不少,卻哪里敢問出,他雖然認識這位師叔,可在這諾大的門派里這位李師叔可是不認得自己的。

他連忙再次向來人行了一禮,又向床上坐著的李言也是一禮,便轉身出去了。

李言聽的一頭霧水,還看到那個于姓修士突然對他恭敬起來,心中有些驚奇,但只是含笑對著于姓修士也是一拱手,并沒有說話。

來人打量了李言幾眼后,展顏一笑“呵呵,李師弟,這倒是巧了,為兄也姓李,說不得幾千年前與你同宗呢,我叫李無一,以后我們將同屬一峰一門,你喚我李師兄或大師兄即可。”

李無一爽朗一笑,短短幾句,讓人如沐春風。

李言面帶疑惑“大師兄?一峰一門?這是如何說起?”

李無一展顏一笑“看來,剛才那位師侄并未向你說明了,我便簡單向你介紹一下,我宗門名為‘魍魎宗’,乃是這片大陸最頂尖的四大修仙門派之一,本宗又分五峰,“老君峰”、“不離峰”、“四象峰”、“靈蟲峰”、“小竹峰”,這五峰

在武馆里,林肖关了门,坐在沙发上,眉头紧锁。

  “太爽了。虽然我父亲的仇还没报,但是总有一天,我会给我父亲雪恨!”司马微微在武馆里,心情大好。

  “林肖,你怎么了?这么皱着眉头。”雅琪依偎在林肖怀里,疑惑地问道。

  “没事,你们在这儿待着,谁来也别开门,我出去一趟。”

  林肖说着,就起身打算离开。结果他一开门,一个长发披肩,一身白袍的男人,面带微笑地站在门口。

  “司马青,你来做什么?”林肖皱起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陈家老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唐凡人传

刻舟吏

大唐凡人传

忙碌

大唐凡人传

我手里有支笔

大唐凡人传

云玄冰逸

大唐凡人传

何仙居

大唐凡人传

缘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