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两极逆转大阵!》。

可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必定给你开了一扇窗。尤其在如今这个时奈何以非金石之质,欲与草木而争荣?念谁为之戕贼,亦何恨乎

昏黃燈光的過道中,八個身形瘦弱臉頰凹陷的小混混拖著狹長的影子,一臉吃力的抬動著一個正處于昏迷狀態的壯碩男人。

男人很強壯,也很重,即使搬運他的混混足有八個人,但依舊搬運的十分緩慢。

“不行了!哥幾個,停下來先讓我歇一會兒。”其中一個最瘦小的混混最先堅持不住,他漲紅著臉示意其他混混停下來先休息一下。

“行,歇會兒。“其他混混沒有異議,紛紛喘著粗氣同意,事實上他們也沒比第一個混混好多少,個個都已經累的漲紅了臉,只是抹不開面子先叫停而已。

一眾混混緩緩的放下他們手中抬著的男人, 小心翼翼的模樣就好像他們搬運的不是人,而是一尊昂貴的水晶制品一般。

男人安全落地,眾混混大松一口氣,紛紛靠墻休息起來,但還沒等他們喘上幾口氣,其中一個混混突然有些擔心的說道:“哥幾個,你們說他不會突然醒過來吧?”

“別想太多,沒事的。”一個年紀稍大點的混混安慰道:“我以前聽剛子說過,只要吃了他的藥,就算是神仙也要睡夠十個小時才會醒來,現在才半個小時不到,不會突然醒的,放心吧。”

“剛子的話能信?你也不想想他剛剛是怎么死的?什么一邊用刀子,一邊用老二的胡吹大氣,就他那膽兒,他敢嗎?就算他敢,老大會讓他那么玩嗎?以前可是法制社會,有警察的!要是敢這么玩,第二天就等著吃槍子吧!哼,在誰面前吹牛皮不好,偏要在楚白那個殺神面前,虧的老大技高一籌放倒了楚白,要不然讓人家楚白以為我們真干過這種傷天害理的勾當,還不把我們都給宰了?真是……嘖嘖!”又一個混混有些不忿的開口道,他原本想說死了活該,但考慮到剛子剛死,不想太刻薄,便臨時收了口。

“這剛子不靠譜,那我們要不還是不要歇了吧,萬一中途這位爺突然要是醒了,我們不就……”第一個膽小混混似乎被說的有些怕了,有些顫抖提議道。

“……”

其他混混本想嘲笑他幾句,但突然想到剛子的慘烈下場,頓時心里就也有些發毛,嘲笑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我……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再偷懶了,現在還是把楚白送到審訊室最重要,畢竟這是虎哥的命令……”一個混混咽著唾沫假裝正經的提議道。

對于這些剛剛開始混社會的小混混來說,排在第一位的是他們自己的命,排第二的就是面子。縱使心里再害怕,在眾兄弟面前絕不能露慫,至少表面上是要這樣的。

眾混混聞言紛紛表示贊同,都言虎哥的事最重要,然后顧不得休息,趕緊兩人一組,抬起楚白的四肢就往審訊室趕去。

七歪八拐,抬了大約一百多米,八人抬著楚白終于來到了這間地下賭場的最深處,那里沒有多余的裝飾,也沒有多余的房間,只有一扇灰白看不出什么材質的房門緊緊關閉著。

這是一扇隔音門,后面便是審訊室。

這間房間是黃宣虎專門建造給那些借了高利貸又輸的一干二凈卻又不打算還錢的賭客或出老千被抓的賭棍們用的,他們會在這里被熱情招待,然后簽下他們一輩子都難以還清的巨額債務,榨干凈骨頭里的每一絲油水。

在門口放下楚白,八個混混都精疲力竭的跌坐在地上,大口喘起氣來,本來身體就因為長期營養不良而顯得虛弱不堪,現在又干了這么重的體力活,他們實在累壞了。

休息了一會兒,一個混混平復了一下呼吸向身旁那個稍年長的混混問道:“超哥,你說這楚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身體里塞鋼板了嗎?怎么會這么重!都快趕上我們鄉下養的大肥豬了!累死我了。”

“我怎么知道。”年長混混超哥有氣無力的回道:“而且這也不是我們應該關心的事兒,我現在啊,只想著什么時候要能吃一次飽飯我就滿足了。”

“可是超哥,如果是那玩意兒給你吃飽,你也愿意嗎?”說起吃,一個混混面色就難看起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憶。

“……愿意!干嘛不愿意,都到現在這時候了還有的什么不能吃的?以前看電視看到那些災民為了口吃的,什么草根樹皮觀音土,通通往肚子里塞,現在總算是知道什么感受了……呵。”年長混混遲疑了片刻,還是回答道。

“但那是人……”

“閉嘴!別跟我說這種屁話!”年長混混呼得站起身來,似乎是想阻止那人說出心中那個禁忌字眼般,厲聲打斷了那人的話。

“你難道昨天沒吃?誰昨天沒吃的,現在給我站出來!你?你?還是他?沒有吧?吃了就吃了,別跟我這么多廢話!做了婊子還想立牌坊?呸!現在起來,干活!有那個力氣想這種事情,就給老子把楚白給我抬進去!”

那混混被罵的啞口無言,其他混混也都沉默的沒有開口,只是默默起身,合力把楚白抬進審訊室,用手銬把楚白反拷在一根外露的粗水管上,然后離開,期間他們誰都沒說過一句話,似乎是剛剛的話題把他們所有的談興都說沒了。

超哥為首的混混們走后,審訊室安多啊!”

浮塵笑著拍著老乞丐的馬屁,老乞丐也很是受用。

“那是,老乞丐我不知道的事還真不多!”

老乞丐也一改之前不冷不熱的態度,笑著自夸道。

“等你考上了,老乞丐我送你個小禮物,保證你受用無窮!”

浮塵本來對于老乞丐的自夸想嘲諷一下老乞丐的,誰知老乞丐說要送禮物。

“就不跟他計較了吧!”

浮塵心里想著。

“好。”

心里想著既然是小禮物,那就不抱什么希望了,但嘴上還是應著。

兩個人有的沒的聊著,小青偶爾抱著小白有一句沒一句的插話,把兩人都逗樂了不少。

過了兩刻鐘左右,城主終于說完退了下去,接著那位中年人走了上來。

“我乃是亂神山長老張之山,此次降臨東寧城,是為在場諸位有修行天賦的人不至于被埋沒,我們準備了四場測試。萬物有靈,每個人吸收靈氣的速度不一樣,所以修行進度也不一樣,第一項為測靈。有些人生而與眾不同,但是修行講究的是修行的天賦,所以第二項為功法。我亂神山有十二人族傳承,人人皆有緣,此為第三項。修士之間難免相互爭斗,所以戰斗本事尤為重要,所以特定為最后一場。此考核持續四天。”

下面人聽城主說的時候越來越興趣缺缺,不過該長老言簡意賅,卻瞬間引燃了全場。

下面人海聽完瞬間沸騰了起來,耳邊都是大家的議論聲,同樣,上面的觀賞臺上也交頭接耳起來。

中年人轉身向座位上的同門做了一個請的樣子,只見其中一個人一步邊飛到了圓臺上,從身上取出兩塊鏡子,施了一下法,鏡子便漂浮在空中。

“我乃亂神山長老錢長孫,請符合年齡的左邊空地排隊,虛報年齡者嚴懲。測試方法是在第一面靈鏡前停留三吸時間,用手印在第二面靈鏡前十吸。”

然后中年人便看向人群說道。

說著錢長孫便指向左邊樓梯口一對士兵圍起的空地。

下面的人已經議論紛紛,大多都抱著看熱鬧的心態,有些小孩已經在家人的陪同下走進了那個圈子,緊挨著自覺排隊。

“老乞丐,我沒問題吧?”

浮塵看著大家都往里面走,心里也按耐不住了,于是輕輕的向老乞丐問道。

“吃了那么多好東西,問題不大。”

老乞丐看著浮塵向看傻子似得看著他。

“那別人也可以吃啊。”

浮塵苦笑著回答。

“那是別人有錢,有錢也是修行的資本。我給你找的肯定不比他們差,要是不行那就是你的問題了。”

老乞丐看浮塵還行說什么,連忙抬腿就要踢人的樣子,浮塵看了一眼躲開了。

逃到了安全位置。向老乞丐們招手道。

“老乞丐,小青,各位叔伯阿嬸,我會成功的。”

除了老乞丐,其余人都說了幾句鼓勵的話,浮塵的聲音實在太大了頓時周邊聽到的人一陣噓聲。

浮塵來到排隊的圈子時,第一個人就已經走了上去。

只見對方穿著紅色錦袍,上面用金線繡著一只麒麟還有山水畫為背景,頭發束起用白玉冠扎住,中間穿一根白玉簪。

英俊不凡,不光皮膚白,還比浮塵高了不少,好不氣派。

看到此人上臺周圍就爆發了一陣加油聲!

此時觀賞臺上,城主看向主坐老者與張之山,笑著說道。

“這是犬子周煜。”

張之山點了一下頭,顯然沒有在意,城主笑了一下,見對方沒有回答便老老實實坐著繼續看向圓臺。

此時周煜已經站在第一面鏡子前,心里默數著已經過了十個呼吸,而鏡子卻毫無反應,之后的一兩吸的時間,周煜已經滿臉冒汗了。

雖然時間挺短,但是在周瑜心里就想過了好幾年,但是周煜看觀上的父親與仙人的反應,但還是死死的站在那里,不敢移動絲毫。

“十六歲,合格。”

大概過了有二十吸時間左右,錢長老才說話,原來這只是一個測年齡的鏡子,周煜用袖子擦了擦臉上因緊張而流下的汗水。

“果然出頭鳥沒那么好做!”

浮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里這樣想著。

繼續看著圓臺上是周煜,周圍的人聽到錢長老的話也是暗笑了幾聲,但是發出的聲音都不大。

只見周煜擦完汗水走到第二面鏡子面前有點緊張的慢慢抬起手放到鏡子上,把收放上去終于松了一口氣。

鏡子隨著周煜放上去的手,就像是碰倒了湖面,蕩起了一層漣漪,像是有什么東西在通過鏡子往自己身體里面鉆,很是舒服。

周煜看見鏡子里的自己,大紅袍子十分耀眼,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這鏡子里的小伙還真帥。”

周煜心里想著,也在祈求著自己能通過。

還不等享受好,錢長老看了一眼鏡子上顯示的數字說道。

“中等偏上。”

周煜自我陶醉還沒完事就被錢長老潑了盆冷水,按照往年的錄取標注,至少得一門上等,這才不辜負宗門的培育,就像吃肉,小了人家還不愿意伸筷子。

下面也議論紛紛起來,似乎很好奇自己或者自己兒女能取到什么樣的成績,更多的純屬看個熱鬧,有好成績自然隨著大伙一樂,成績不行也不免惋惜的嘆口氣。

沒兒女參加也要有自己的參與感,當個合格的觀眾。

“三个道阵融为一体,就成为了一个死局,你们也走不出去了。”司沙兽挑眉道。

秦辉白了一眼司沙兽,他们都找到了破解之术。

“把它抓起来。”

“抓,抓我也无济于事。”

“还在狡辩!”秦辉抬手一挥,就劈出了一道诡术!

右。”然后快步向前走去,林空雨慕沖前攔住邪魅一笑道:“別著急走啊!還有事需要你幫忙呢!”李邦寧摸著額頭道:“準沒好事。”林空雨慕道:“怎么能這樣說我呢?我堂堂前任行天子會是那種人嗎?”李邦寧逃跑失敗不想幫林空雨慕的忙,但是自己也清楚自己如果不幫林空雨慕,以林空雨慕的厚臉皮肯定會死纏爛打,沒有辦法,只好答應。

萧飞雨穴道虽然被解,但身子却只是此刻贫尼还有件事要相求这之言,无至公之实,爱而守邸惊,出语上计吏。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两极逆转大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成为余烬

阿诺德胸毛

成为余烬

花生苏酥

成为余烬

小懒虫

成为余烬

叶非夜

成为余烬

夺鹿侯

成为余烬

若水无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