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定海神铁》。

但这机会,却又未免来得太容易头跑过来,马背上还驮着一个人

缓过来的敏公主对于中低阶对手就是“无情”梦魇。

擂台上木剑发出的“嗤嗤”声越来越多。

钟玉敏的剑法摒弃了花哨技巧,糅合钟氏剑法与岳大师兄教的现起名的真玄剑法,就是一招招刺你要害。

小说里只想伤敌的招式都是为了毒害观众而创,用岳师兄的话讲,还没动手就把自己拔高到碾压对手的层次,这事要多自命不凡的人才能干得出来。

斗法招式说到底都是为了彻底制服对手,虚招伤你手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戳你胸口!虚招对于有感知的修士无效,钟玉敏出剑速度越来越快,多罗特罗力量强化敏捷降低,胸口又被连续划破几条血道。

狂暴三板斧一过,多罗特罗自然慢慢变软脚虾。

“公主敏的心法运转速度太快了,所以几乎每次都能及时躲过我的攻击,而且预判准确率越来越高。除非是真正的战场,可惜,现在打不过……”

战场上多罗特罗还可以扬沙子扔砖头,最不济还可以喷对方一口血再趁乱伤敌,甚至以命搏命说不定能把小姑娘吓退,现在当然不能这么干。

啪啪!

拳剑交击声也越来越少,敏公主开始掌握比赛节奏。

擂台上青色身影围绕场中不停游走挥剑,间或蓝色玄焰绽放,远处观众莫名有些饿了。

……

“敏公主又回来了,呵呵!”

“我去,终于缓过来了。”

“解说员呢?该说的时候不说,现在又跑哪里去了。”

“就是,刚才就听他鼓噪个不停。”

“各位观众,敏公主顶住了强攻……”

“卧槽……”

……

“赢了。”岳大师兄说道。

嗯,被这小子抢了台词!钟高人正张嘴欲言,心里有些郁闷。

擂台上钟玉敏挥剑急刺,多罗特罗躲闪不及,无奈避开要害腹部又被划了一剑,气劲迸发中多罗特罗脚步趔趄连连后退。

“走你!”

娇叱声中,敏公主趁势而上一脚将已经开始虚弱的对手踢下了擂台。

给罗刹面子不伤你要害,给本公主退下罢!

“啊啊啊!那飞!那飞!”

“哈哈!赢了!敏公主无敌!”

“嚯嚯嚯!公主敏无地!”

……

观众们欢呼闹腾,狂呼乱叫,口哨呐喊声响彻半个塞腓。

“哈哈哈!快快!快放礼炮!”

“哈哈!啊?尚哥儿哪来的礼炮?”

“昨儿个我让家里托运过来的!哈哈!敏公主无敌!”

……

“精彩绝伦的比赛,公主敏荣获世界第一!”

“罗刹不敌东桓,背景强大的公主敏如愿以偿夺得世界新秀第一!”

“世界第一实至名归!敏公主无敌!”

……

“沧海笑……”

“老李,今日当值浮一大白啊!”

“当值,走起!”

“走啥?前两天也是当值,敏公主一比赛就值,都多少大白了?你就是找借口!还想不想熬到打针了?!在家陪我喝一小口就行,呵呵”

……

闹哄哄的赛场一时半会消停不下来,钟高人随手封禁了一角接听“领导”电话。

“敏丫头可是名副其实的新秀第一,可比你这个号称的第一要实至名归多了,呵呵”

“嗯嗯,呵呵。丫头赢了以后也挺高兴,正跟她的师弟师妹们闹腾呢。”

“这两天你对这个真玄宗评价很高,那个阿真到底怎么样?靠不靠谱?”

“还算靠谱吧。就是,嗯,长得让人没印象。”钟灏云看了看不远处正微笑的某人,“有一点不足,眼色劲儿有些欠缺。”

“这怎么说?”

“也就是字面意思。”有些话当然不能跟你直说。

这小子老喜欢表现自己眼光准,还老爱抢我的台词!不知道有我在的时候只能允许一个人有眼光吗?!

“他是不是经常抢你的风头了?”

“……夫人实在是太……”

“哈哈!我就知道。好!这小子我喜欢!”

————

夜已深,海边仍是篝火处处,嬉闹声不时传来。

真玄宗众人也围火烧烤,大伙儿明天就要打道回府,带来的肉食都要尽量吃完,要不然还要继续放冷柜空运回去?

岳求真吃的不多,修士出神境以上开始逐渐辟谷,他早已脱离世俗饮食,陪着师弟师妹们吃也是凑个热闹。

“师兄,咱们真玄宗以后肯定是全世界第一大宗门,不,全宇宙第一大宗门。”

打扫冰柜的绝对主力刘大彪师弟自创绝技风云卷席,吃完自己的那一份还喜欢“乐于助人”。

“为什么?”

“咱们有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四五六,十二……咱们晋阶速度快,咱们剑法好拳法更好,咱们人心齐,呵呵呵么出现在这里,这里可不是普通人来的地方,没有一点真本事的,来不到这里。

他知道周安的本事,虽然有点实力,但是想要来这里,还差很多,不过这在大庭广目之下,他也不好意思问。

看了甄无用一眼,周安又转过头看向小女孩,这个小女孩给他的气息很不稳定,一会好似强大无比,一会感觉又弱小无比,摸不清她的路数。

那本书中的十人周安总算都见到了,说实话除了张美美给了他些意外之外,其它的也只能这样了,毕竟还没有真正的战斗,还不知道他们的实力怎么样。

除了这十人,其实还有一些其它势力中实力不错的武者,只是没有这十人有名有势,所以表现的没有这么明显。

“我收到通知了,你第六个比武。”正在这是傅护法转头向着周安说道,然后又向着伏应说道:“你第七个比武。”

伏应听到有些不悦,他竟然比周安还要靠后,他现在对周安越来越不满,他一定在这次比武中,取得比周安还要靠前的名次,以正他千山帮的地位。

这时千山帮副帮主施兴、县城县令、铁拳武馆的馆主少妇、张大员外,都走到了主台上,坐了下来,而各个势力也全部都到了,也分别坐到下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一个流着少许胡须的中年人走到了擂台上,大声的说道:“古县城十年一度的青年武者比武大试,现在正式开始,首先请第一场的比武者,余浩波和郑功上场。”

中年人现在十分的高兴,在昨天他成功从百人中突围而出,打出了第一名,成为这次比武大试的裁判,不但他获得了一万两银子,而且等比武大试结果后,他就加入一方势力,成为核心弟子,享受巨大的资源。

当裁判说出了余浩波的名字后,有许多的人都站了起来,欢呼了起来,甚至还有的拿着小旗子,上面写着余浩波的名字,为他加油。

余浩波从座位上立了起来,风姿潇洒的摇着扇子走到了擂台上。

看到余浩波这个样子,周安暗叫了一声骚包。

另一名选手也走了擂台上面,这个选手是一个年轻的猎人,背着一把弓箭,腰间挂着一把刀,缠着虎裙,穿着虎衫。

只是看他的衣着就是不凡了,不然怎能穿着虎皮所制的衣服。而且面前这个年轻猎人,肯定是县城中所有猎人推选出来的了,虽然猎人这个势力很小,但是经常游走了森林中杀取野兽,用野兽换取所需,不容忽视的。

两人来到场上后,互相见一个礼,就开始动手了。

首先动手的是郑功,他把弓拿了起来,一箭向着余浩波射去。

余浩波轻轻的一扇扇子,飞来的箭顿时倒卷飞去,飞的速度太快了,郑功本来想再射一支箭把这只箭给射中,结果他刚拿起箭支,他的肩膀就被射中了,并带着他的身体斜斜的射到地上,让他的身体动颤不得。

裁判走了过去看了看,见郑功在地上挣扎着,每挣扎一下伤口就大一分,血也就多流出一些,恐怕再这样挣扎下去,他的伤势会加大,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不过他再怎么挣扎无也法挣扎插到地上的箭支。

“他站不起来了,宣布我赢吧,我只射中了他的肩膀,伤势并不重,回去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好了。”余浩波轻淡的向着裁判说道。

“余浩波胜!”

许多人再次立了起来,为余浩波胜利而欢呼,甚至还有人激动的想要走近余浩波,给余浩波一个拥抱,只是被县衙的衙役给拦住了。

余浩然下场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看起了其它人的比武,看看有没有引起他注意的人。

“第二场比武请力王和符语上场。”裁判大声说道。

“轮到我了。”力王站起来走向擂台,他后面铁拳武馆的弟子为他加油,希望他能获胜,为铁拳武馆争取荣誉。

另一边符语也上场了,他是一个少年,穿着铁鞋,每走一步都踏踏踏,走到了擂台上面。

看似符语是练脚上功夫的,不然也不会穿一双铁鞋。

两人来到台上后,力王一只手臂的铁环碰向另一只手臂的铁环,说道:“你上吧,不然你就没有机会了。”

“狂妄!”

符语大喝而起,单脚向着地上一使劲,整个人凌空跳起,一脚向着力王的胸口踢去。

当的一声。

脚和胸口相撞发出钢铁一般的声音,而符语的脚也被震的发麻,他好似踢到了一块铁块上,坚硬无比。

既然胸口不行,那就么就踢他的脸,随后符语左脚再次飞起,踢上力王的脸,力王仍然没有反抗,让他踢。

当的一声。

当脚踢到了脸上的时候,又发出了钢铁一般的声音,脸上丝毫无伤。

脸也这么坚硬,他修炼的铁布衫这么强,符语脸上露出惊异的神色,暗中想道。

只有小马没有等。他不长叹一声,道:好武功

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巨響,整個空中出現了一個蘑菇云。

陌涂直接被轟飛了出去,兩個拳頭泯滅,噴灑著凄慘的鮮血。

那蘊含生死法則的拳印直接將邪氣魔頭擊散,雖然力量有些減弱,但是依然轟向了邪魅男子。

邪魅男子臉上的表情終于變的凝重了,看著那巨大拳印,他手中捏印,邪氣也化成了拳印,撞在了陌涂凝聚的拳印之上。

他直接被震飛了出去,突然他臉色大變。

體內的生機竟然在快速消退,不僅如此,還有一股死亡氣息,在他體內肆意破壞。

邪魅男子怒嘯,邪氣加身,猶如邪魔,周圍的邪氣瘋狂涌動,向他體內匯聚,鎮壓體中神秘的力量。

“我竟然受傷了!”邪魅男子嘴角溢血,盯著陌涂,眼中盡是震驚。

陌涂咳血,生之氣彌漫雙拳,兩個崩碎的拳頭,在快速復原著。

“這是什么力量!”觀戰的人內心一驚。

陌涂地級一級,不但與邪魅男子激戰這么久還不死,竟然可以重鑄肢體,簡直駭人聽聞。

陌涂修為不如他們,實力不如他們,但是已經引起他們的重視了。

邪魅男子也被陌涂神秘的力量震驚了。

詭異的陰陽二氣,神秘的生死力量!

“我喜歡你的精血,也喜歡你的力量。本來,你在我眼中就是個螻蟻,現在引起了我的重視,你可以去死了。”邪魅男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語氣冰冷,毫無感情。

他的氣息再增強,手中彌漫著詭異的邪氣,直接向陌涂沖來。

陌涂一驚,轉身就走,他打不過這個人!

“想走?”邪魅男子冷笑,直接出現在了陌涂的面前,右手向他抓來。

陌涂揮出至強一拳,陰陽之氣,生死法則,毫無保留!

邪魅男子嘴角帶笑,那詭異的右手抓在了陌涂的拳頭上。

陌涂大驚,自己最強的一拳,竟然對邪魅男子沒用了!

突然他臉色扭曲了起來,體內的精血翻涌,似要破體而出,向邪魅男子的右手涌動。

“吞噬!”陌涂駭然,吞噬之力,這邪魅男子竟然要吞噬自己的精血!

這是遲,那時快,陌涂左手一指點出,那一指風云變色,四周的靈氣向他的手指匯聚而來。

一指點出,寂滅一切,寂滅往生。

“嘖嘖,早就防備著你的。”邪魅男子冷笑,氣息陡然變強,那是半步天級!

陌涂有一個強大的法術,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已經在神庭遺跡中流傳開來,那就是寂滅一切的驚天一指。

邪魅男子先前并不重視陌涂,但是現在陌涂已經讓他認真了起來,心中早就防備陌涂的寂滅指了。

陌涂的手指竟然被邪魅男子抓住了,寂滅指的力量,更是被他手中的吞噬力量盡數毀滅。

“各吧”一聲,陌涂的手指被折斷了。

他體內的精血更是順著手臂,涌出體內,順著邪魅男子的大手,被他吞噬。

“呃啊!”陌涂怒吼,體內精血波濤洶涌,脖子上青筋暴起。

“就算我燃了這血,也不會讓你吸收。”陌涂聲音駭人,直接燃燒精血,氣息陡然提升數倍!

“給我滾!”陌涂怒吼,黑發飛舞,直接將邪魅男子震飛了出去。

“竟然燃燒精血!你不想活了?”邪魅男子震驚。

精血可不是隨便燃燒的啊,那可是壽命,壽元,想要恢復,極其困難。

精血,人的精華所在,精血之中蘊含強大的力量,可以短暫的數倍實力,但是其付出的代價,不可預測。

陌涂的修為雖然短暫提升了,但是他燃燒了大量的精血,仿佛老了十幾歲。

邪魅男子后退,陌涂此時的氣息已經達到了地級后期!讓他感覺到了危險。

陌涂整個人身上籠罩一層血霧,那是他燃燒的精血。

“打我女人的主意,去死吧你!”他怒吼,無敵意境籠罩周圍,手持大鐵棍,直接向邪魅男子砸了過去。

大鐵棍雖然是普通的鐵棍,但是棍因人而不凡,整個大鐵棍彌漫陰陽生死氣,在陌涂靈氣的加持下,蘊含的力量足矣崩碎大山。

邪魅男子凝重,燃燒精血的陌涂,雖然才地級后期,但是他真的感受到了恐怖。

那毀天滅地的大鐵棍已經砸了過來,只能應戰。

雙手彌漫邪氣,快速出手,每一次大鐵棍砸在他的手掌上,他就感覺到一陣疼痛,更是有詭異的陰陽生死氣,四種神秘的力量在他體內搞著破壞,讓他不得不分心鎮壓。

柯乙在大宇帝國地位極高,當初為陸隱守門,而今,為溫蒂宇山守門,只要他不讓進,沒人敢硬闖。

陸隱一步步走到公主府門前,柯乙剛要怒斥,看到是陸隱,目光瞪大,激動的直接行禮,“殿下,您回來了”。

陸隱是真沒想到柯乙還留在大宇帝國,他本以為此人要么返回噩氓族,要么闖蕩去了,以他的實力足以在星空闖出一方天地,“你很不錯”。

柯乙恭敬道,“謝殿下夸贊”。

陸隱拍了拍柯乙肩膀,抬腳進入公主府。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定海神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魔头的退隐生活

星球酥

大魔头的退隐生活

中原第一帅

大魔头的退隐生活

飞翔炸鸡腿

大魔头的退隐生活

望晨莫及

大魔头的退隐生活

水千澈

大魔头的退隐生活

爱吃嫩草的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