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母亲》。

大漢京兆府,死牢中。

周沖從沉睡中醒來,嗅探到四周潮濕腐敗的雜草味道,一臉懵逼。

我是誰?這是哪兒?發生了什么事情?

一通人生三問后,周沖在迷茫中,大腦獲取到一通狂潮般涌入的記憶。

周沖,大漢丞相周亞夫的大兒子,因為私購軍械被關押進京兆府大牢。

結果人被丟進大牢時,獄卒推人進牢房,用勁大了些,養尊處優慣了的周沖,一頭撞在墻上,結果當場嗝屁了,而獄卒卻愣是沒發現。

而周沖就是在這時候,完成了穿越附體,結果一下傻眼了。

因為熟讀史書的周沖,很清楚接下來的劇情。

周亞夫因為自己這個傻兒子,被大漢景帝,也就是漢武大帝的父親,交由大漢當今最高法官廷尉審問。

結果廷尉在審問過程中,羞辱周亞夫,周亞夫不堪羞辱,絕食抗議,五日后吐血而亡。

至于他兒子,史書雖然后來沒有記載,但毫無疑問是斬立決的。

因為此時京兆府的京兆尹,可是有著酷吏之稱的郅都。

郅都在做齊國都尉時,都敢法辦齊王的小舅子,就更別提法辦丞相的兒子了。

這特么叫什么事?

老子明明啥事沒干,什么都沒參與,就成了死囚,而且連個喊冤的地方都沒有!

周沖害怕了!

莫名其妙穿越也就算了,好容易做了個富二代,他可不想莫名其妙被砍頭啊!

可是砍不砍頭,他說了不算,只能皇帝說了算。

清楚史料的周沖很清楚,想皇帝免自己死罪,根本不可能。

整件事情壓根就是皇帝搞出來的事情。

景帝為了漢武大帝能夠順利上位,為了自己兒子今后的皇權不受掣肘,親自下手坑了周亞夫全家一把。

所以指望景帝這時候收手,根本不可能。

因此身在死牢的周沖,已經準備好了,為了活命,他要抗爭。不等你來殺老子,老子先下手為強,造你景帝的反!

想造反,周沖是認真的,因為他知道,一般穿越者都是有金手指或者系統傍身的。

可問題是穿越過來好幾天,都沒收到傳說中的系統消息或者金手指提示。

不過沒關系,周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自己一個人造反。

造反是個技術活,是一個團隊才能夠完成的項目。

所以周沖開始結交獄友,打造自己的造反班底。

他入獄以來,已經認識了同一個牢房的獄友,一個叫劉四的年輕人。

通過相處,周沖已經了解對方的身份。

小劉跟周沖一樣,也是富二代,因為無意間觸犯國法,被下獄。

因為下獄前身邊沒跟著人,所以比周沖先關進來,卻無人問津。

了解情況后,周沖感覺劉四就是老天爺給他送來的金手指。

富二代,有豪俠之風,言行具備足夠的政治頭腦,說起當今時事,更是頭頭是道。

這簡直就是老天爺送給自己造反的人才,不招攬實在是對不起自己。

所以趁著小劉家還沒把他接出去之前,大家同為淪落人,感情還算牢靠的時候。

周沖上前,一臉神秘兮兮的 說完后,婦女進了屋,留下董昕昕一人站在那里。

董昕昕走出了院子,看到了遠處的月璃,然后來到了他的身邊,愁眉苦臉的站在那里,想要說什么,但不知要怎樣開口。

月璃開口說道:“我都聽到了。”

董昕昕看著他愣了愣,然后坐到了他的身邊,說道:“我就知道你聽得到。”

月璃說道:“這些年給你們添了這么多的麻煩,也是時候離開了。”

董昕昕聽了后,開口罵道:“你是個傻子吧?你知不知道被那官兵帶走會是什么樣的?那可不僅僅是成為奴隸那么簡單啊!”

月璃說道:“沒關系的,再怎么苦我都受得了,就算再怎么難,我又看不見,就當什么也沒發生就好了。”

董昕昕聽了后立馬哭了出來,流著淚說道:“你真的是個傻子,你為什么那么傻啊!”

月璃本來是在無所謂的笑著,但聽到董昕昕的哭聲之后,立馬停止了笑容。

月璃緩緩的伸出手,摸到了董昕昕的臉上,另一手拿出了一塊布,給她擦著眼淚,說道:“別為我擔心,就跟劉姨說的那樣,明天過后就忘了我,就當沒有我這個人存在。”

說完后,董昕昕哭的更厲害了,她突然抱住了月璃的腰,說道:“我不想讓你離開,我不想。”

月璃將手貼在了她的背上,安慰和他。

這天晚上,月璃沒有再看著天空,沒有再尋找月光,而是陪著身旁這個女孩兒。

……

第二天早上,月璃被官兵帶上了一輛馬車,然后聽到有人對著劉姨說道:“最多只有半成的價格,不能再多了。”

婦女點了點頭道:“行,半成也行。”

最后,官兵給了劉姨一袋子錢,然后騎著馬車離開了這里。

在此時的宋老人的院子里,董昕昕站在那棵楓樹下,看著前方,然后緩緩流出一滴淚水,說道:“傻瓜,你長高了啊!騙你都看不出來嗎?你個又瞎又傻的笨小子。”

這時,宋老人走了過來,說道:“你倆年紀應該差不多吧?”

董昕昕點了點頭。

“多大?”宋老人問道。

董昕昕道:“我九歲,他好像大一點兒。”

宋老人嘆息一聲道:“才九歲啊!還這么小。”

董昕昕扭頭看向老人,問道:“宋爺爺,你知不知道他會被帶到哪里?”

宋老人仰頭看著楓樹搖了搖頭,然后問道:“有沒有發現這兩年那官兵來的頻繁,那顯靈石也亮的頻繁?”

董昕昕點了點頭道:“之前沒有過的。”

宋老人道:“那小孩兒,我總感覺不像是個只有九歲的孩子,似乎隱藏著什么,但到底是什么我還不知道。”

董昕昕問道:“那這對他以后有沒有幫助?”

宋老人道:“但愿能遇見良人吧!”

董昕昕看著楓樹,說道:“你一定要好好活著,一定要!”

”孙小红道:“你说。”林仙儿“那个外号叫厨子的人,本来想

咻~

一道風刃破開空氣,猶如疾馳在水中的魚襲殺向張小河三人。

那風刃比之前張小河見過的風刃都要大,而且飛行的時間越久,風刃就更大。

“閃開!”他急忙怒吼到,不過終究是晚了一步。

四人全部被擊落,不過好在飛行得越久,風刃的鋒利程度就越弱。

擊中他們的時候,就像是一股強大氣流擊中一樣,早已沒了最開始時的鋒芒。

四人緩緩墜落,從高空墜落的過程中,張小河的腎上腺素急劇上升。

猶豫打了雞血一般,他迅速地取出一張剛剛制作好的卡牌。

一只風刃鳥出現接住了他們,隨即平穩落地。

“躲起來!”一落地,張小河就連忙說道。

正在其他三人驚恐不已地找地方躲藏的時候,他又叫住了他們。

“不對!回來,繼續飛。”

張小河忽然想到了之前他們是怎么被發現的,立即叫回三人。

再次取出三張風刃鳥卡牌,正當他們要走的時候,吳有著急地說道:“我弟弟受傷了,在流血。”

只見一根樹枝正巧插在了吳笛的胸口,他艱難地呼吸著,一股股鮮血從傷口處流了出來。

吳有萬般焦急,腳趾頭抓著鞋,更是失去了平時的冷靜。

張小河估量了一下時間,無論怎么想,現在都不能耽擱一分一秒。

他立即再制作出一張寒冬雪巫的卡牌。

“拔掉樹枝,快!”

吳有手顫顫巍巍地,試了幾次,每次聽到弟弟的哭聲之后,就不忍心下手。

見狀,張小河知道了他的難處,走到吳笛面前一把抓住樹枝,用力一下子拔出。

一聲震天哭嚎之后,吳笛昏死了過去。

金色雪花落到傷口之上,立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這是他用最后的一個源念力制作出來的寒冬雪巫。

“快走,沒時間了!”

四人再一次搭上風刃鳥飛如空中,這次張小河沒有讓風刃鳥飛太高。

敵人這么遠都能追蹤到他們,暫時想要逃走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就先盡量繞圈子,最好是有迷宮之類的地形。

“柱子,有辦法嗎?”張小河語氣恢復平靜,看向趙助。

趙助搖頭。

隨即再看向吳有,也是搖頭。

異生命張小河面對過不少,但是卡牌師還是第一次面對,很多時候人要比異獸可怕。

“敵人能追蹤到我們,現在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救我們。”張小河面色凝重地說道。

“什么辦法?”趙助有些欣喜。

他要了搖頭,閉上了眼睛說道:“除非我們能困住敵人,就像是布置一個迷宮,我們找得到出口,敵人找不到,就算知道我們在什么方位,但是出不了迷宮就別想抓住我們。”

“上哪去找迷宮啊,這要。”

“我也想知道。”

打肯定是打不過的,現在他們只有逃命這一條路,現在的他們還是太弱小。

一個只有一階卡的普通人,一個半吊子卡牌師,還帶著兩個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而要面對的,則是有著詭異追蹤能力的老道卡牌師,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迷宮的話,可以試試找一些錯綜復雜的洞穴。”吳有說道。

兩人都沉默了。

“不可行。”他立即搖頭否決。

“先不說找不找得到,就算找到了,我們能先敵人一步離開洞穴嗎。”

吳有低著頭,面露苦思之色。

“還是去找找吧,但是我們需要派一個人去,柱子你決定派誰去。”

“我不喜歡選擇……”趙助說話吞吞吐吐。

“我去吧。”吳有忽然說道。

“還是我去。”張小河說完,在另外兩人還沒有注意的時候,就快速往回飛走,隨即遁入草叢中,身影消失無蹤。

兩人后知后覺,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不見蹤影。

此時的兩人格外迷茫。

張小河走得很突然,他就是要這種效果。

“要不然怎么能走的掉。”淺笑著,他的聲音有些清冷。

“我帶你們出來的,自然要保護好你們。”

張小河脫掉了外套,隨手丟在地上。

他的眼神格外犀利,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每走一步都是穩穩當當,像是能夠頂天立地一樣。

不遠處,一個漆黑的身影也在逐漸靠近他,左右兩邊分別有一只大鳥。

只不過左手邊那只,要比右邊的大一半。

只是一會,他們兩個之間就只有十步的距離。

“你很有膽子。”黑袍人冰冷地笑道。

“我從來不是一個膽子大的人。”張小河精神高度集中,目光一刻也沒有從黑袍人身上挪開。

“嗯?哼哼,確實膽子很大。”

“你應該知道,我是來殺你的。”強烈的殺氣從他身上綻放,眼中的殺意更是無法掩飾。

張小河似乎絲毫不畏懼那些殺意,一步步走到了黑袍人身前。

面對面地小聲說道:“那就趕緊殺了我。”

說時遲,那時快。

黑袍人一拳擊中他的肚子,他立刻像一個炮彈一樣,彈射而出。

“你想死,我就讓你死。”黑袍人話語陰森,張小河的挑釁確實激怒了他。

那一刻他感覺一塊鋼鐵打中了他的肚子,體內臟器翻江倒海。

緊接著后背處又傳來了一股巨力,呼吸一瞬間就被打亂。

黑袍人只是一拳,就把他打到附近的一顆樹上靠著。

“哈哈哈,你是超能感染者吧。”張小河一邊笑一邊咳血。

“閉嘴!”對于這件事,黑袍人似乎很敏感。

“感染者可不是人呢,但是卡牌師又是新人類,你倒是奇怪得很。”他哈哈大笑。

黑袍人臉都黑了,這個世界不止動物能變成異獸,人也能變成超能感染者。

但有我感染者一般有缺陷,所以不被人們認可。

黑袍人此時陰沉無比,一腔的怒火讓用仰天長嘯。

風刃鳥的青黑的羽翼光芒照耀,一道道風刃激射而出。

嗖~嗖~嗖~

張小河只看到眼前的空間一片零碎,隨即便被突如其來的風刃切成碎片。

他其實一直在拖延時間,希望這樣就能讓他們跑得遠一些。

可是他卻不知道,那天巨狼只看到了他,因此不會追殺其他人。

一切都追殺都是奔著張小河來的。

“不自量力,感染者是另一種進化道路……”

最后黑袍人說了些什么,張小河已經不記得。

朦朧之中,他的眼前逐漸能夠看到一些東西。

這是一個純白的空間,一個巨大的時鐘出現在他的眼前。

指針一步步走著,忽然在十二點的時候,指針停了下來,敲鐘聲回蕩。

“十二點?”他看著時鐘,表情茫然。

“是零時。”時鐘之中忽然出現一個全身雪白的人形,但他沒有五官。

“是你。”張小河驚訝道,他馬上想起了得到卡牌宮殿那天。

“沒想到你這么快就需要我出現,你是我見過的宿主中最弱小的一個。”純白人形直搖頭。

“現在是擠兌我的時間嗎……”他本來以為零時是一個提示系統而已,沒想到還能這么智能的。

“我說的是事實。”零時無奈地搖頭道。

”你有辦法幫助我?我現在已經死了吧。”

他親眼看到自己變成碎塊的,這基本上是活不成的。

“不,你還沒死,意識還沒消亡就有復生的可能性,但是現在我們不急。”

“怎么不急啊,都要死了。”張小河不知道對于零時來說,什么程度才算緊急。

“我和你說過,卡牌宮殿是奇跡,既然是奇跡什么都可能發生,死而復生這種事自然再簡單不過。”零時說話慢悠悠的,他是真的不急。

“說回正題,我問你一個問題,你知道那個黑袍人為什么那么厲害嗎?”

“他是感染者,有超能之力。”張小河不假思索說道。

零時搖頭,接著說道:“不止如此,他會使用裝備卡,還掌握了讓寵獸升級的秘密。”

張小河一愣,“什么是裝備卡,寵獸還能升級?”

他是第一次聽這兩件事。

“要是他只是感染者,在寵獸一樣的情況下,肯定是你要更有優勢。”

“但是他的寵獸是1級的寵獸,能力比你的無等級風刃鳥強了不少,在還上裝備你能贏才怪。”

“確實。”剛才迷糊了情況緊急,腦子也有些糊涂,現在一想還真是這樣。

“我接下來,就把這兩個傳授給你,掌握之后,你在出去跟他打,要是還輸了我就只好另尋他人。”

“你說吧。”張小河興致勃勃,像是一條搖尾乞憐的小狗,乖乖坐下。

“卡牌分階位,也分等級,階位是卡牌決定寵獸上限,等級覺得寵獸實力。”

“一階卡,1至3級。”

“二階卡,1至5級。”

“三階卡,1至7級。”

“四階卡,1至9級。”

“只有五階卡,才能突破9級,達到10級盡頭。”

“想要升級有兩個辦法,以自身念力溫養卡牌,這是修煉法。

“好處在于不需要消耗過多資源,缺點是能夠溫養的卡牌不多。”

張小河點頭,認真聽著,這些都是之前從來沒有聽過,他感覺很有意思。

“第二個方法呢?”張小河問道,修煉是肯定

當聽到丫丫開口的時候,此時此刻能躺在床上的秦輝則是微微一笑,隨后非常艱難的用自己的雙手端起了丫丫剛才提過的,來的那一個藥緩緩的將其喝了下去。

此時此刻的秦輝能夠輕微的動自己的手臂,但也只不過是只能做一些簡單的動作。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已經過去了,轉眼就到了,第2天第2天的秦輝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他的身體現在已經比先前要好的太多,雖然說此時此刻的秦輝并不能做很多的動作,但是做一些簡單的動作還是可以的。

在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母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里乱了山河

船长不吃鱼

梦里乱了山河

绝人

梦里乱了山河

南岁

梦里乱了山河

逍遥四夕

梦里乱了山河

我就是龙傲天

梦里乱了山河

智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