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吃里扒外的小东西(二)》。

看著王蘇州那煞有其事的態度,二人一豬還以為自己能跟著長點見識,可誰想到卻等來一句“我也不知道。”

問題是,既然你也不知道,那你還嘚瑟個屁!

二人一豬一時無語。

不過經過剛才王蘇州裝死的一幕后,他們也清楚,王蘇州的賤是他們捉摸不透的。

而面對這種賤人,其實最好的報復方法并非用粗鄙的語言和激烈的肢體動作表示憤怒,而是冷落對方。

只要我不接招,那你便是打贏了又能怎么樣?還是無法獲得勝利的喜悅。

二人一豬什么都沒說,只是轉開視線,不去看王蘇州。

面對二人一豬的漠視,王蘇州絲毫不以為意。

想跟我堂堂書店店長斗,你們還嫩了點。要是能斗得贏我,我王字倒過來寫。

他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不過我聽說,這東西的防護效果特別好,特別是能卸力,能夠承受這片人間大部分的攻擊而毫發無損,就好像這樣。”

說完,他突然一頭撞向了左手邊最近的墻上。

勢大力沉。

就在旁邊的二人一豬甚至聽見了勁風的嗚咽,連忙轉頭看去。

然而這一記頭槌撞到墻上,卻如泥牛入海一般。墻面只如同水面一般微微波動了一下,王蘇州便停住了身形。

果然沒有造成任何反彈傷害的跡象。

二人一豬正暗暗稱奇,卻聽慢慢起身的王蘇州忽然“哎呀”了一聲,身體也僵住不動,就好像受到了什么巨大傷害,一時動彈不得。

“怎么了?”趙龍問道。

“沒事。”王蘇州艱難地回答了一句。

二人一豬不放心,正要上前查看,忽見王蘇州伸出一只手,示意他們停下。

“你沒事吧?”周羊羽也問了一句。

“我真沒事。就是剛才轉頭太急了,事先也沒熱身,脖子給扭到了。”

二人一豬此時是切實體會到了“狼來了”故事里那些村民的感受了。

斜眼看著二人一豬那宛如吃了蒼蠅一般的眼神,王蘇州偷偷摸摸用背在身后的手比劃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當然,動作很隱秘,沒敢讓這二人一豬看到。

他怕萬一這把這二人一豬逼急了,真的揍他一頓,那可就過猶不及了。

即便明知道二人一豬此刻已經不信他的話了,但王蘇州還是裝著扭著脖子的樣子,別扭地站起了身子,然后反復扭轉脖子。

人做事,最重要的便是有始有終。

哪怕騙人,也是如此。

不信的話,你翻開歷史書看一看,那些騙了人中途又暴露的人可有一個好下場的?

相反,那些活著騙了一輩子人的,都能壽終正寢。

關于這點人生哲理,王蘇州還是很自信的。

恐怕無論是誰,因為作弄同學而被拉到樹前阿魯巴的次數多了,都能認識到這個道理。

這叫什么?這叫“紙上得來終覺淺,得知此事要躬行”。

有些事,做了歸做了,即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所有人都知道,但不能承認就是不能承認。

坦白從嚴,抗拒從寬。

沒有這種覺悟,最好就不要騙人,不然必然會受到謊言所帶來的懲罰。

也因為秉承著這個信念,所以當初王蘇州的初戀后來一次同學聚會偶然遇見他的時候,將他拉到無人的角落里憶苦思甜感傷了半天,最后誠懇地問王蘇州當初是不是他把自己的電話弄到電線桿上的小廣告的,王蘇州當時猶豫都不帶猶豫的,就說了絕無此事。

也因此,他才得以躲過了初戀現任和幾個兄弟的暗中守護。

想到這里,王蘇州心中不禁生出一些感慨。

如此寶貴的人生閱歷,我要不告訴這兩個年輕人,他們得走多少彎路才能學得會?

看著大聰明眼中那個瀟灑飄逸的自己。

王蘇州默默嘆了口氣。

唉,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我這么完美的美男子。

王蘇州抬手摸向墻壁,感受著那種不同尋常的綿軟:“你們知道嗎?別看這種特級隔離病房不怎么起眼,但在調查局的傳聞中,可是以傳說中的仙人作為假想敵來制造的。”

嗯?

二人一豬心中浮現一個大大的問號。

不是剛才還在吹牛打屁嗎?怎么突然一下子跳到仙人那么一個高端的話題上了?

趙龍有些不敢置信:“這個世上真的會有仙人嗎?”

可問題問出口,他就覺得有些多余。

像江臣那樣的存在,除了這個仙字,似乎也沒有其他更為貼切的修飾了。

他連忙又換了個話題:“如果真的有仙人,調查局真的能戰勝那樣的存明明看出了冶和平對這個雅達族人并不認識啊。”

“他的確不認識,但是冶和平此人疑心病很重,他一定是發覺這個人身上有很多的疑點,所以才會特地過來一趟親自驗明。”

“按你說的,那一個月前來到這里的女人豈不是——”我頓了頓,“駱建芬?”

許倩點了點頭,“十之八九就是這樣。”

“原來是這樣。”雖然這個思路有點跳躍,但是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可以說得通的解釋。

“事實真相究竟是不是這樣,只要去找駱建芬一問便清楚了。”許倩說道。

“怎么問?駱建芬這個臭娘們跟冶和平那可是穿一條褲子的,跟我不是一路人,她不會跟我兜實底的。”

“不試一試怎么知道,我倒是覺得你的這個駱老師對你倒是一片真心哪。”

“別胡說八道。”

我經不起許倩拿我開涮,只好答應了她去找駱建芬問個清楚,不過出發之前許倩卻為我想好了一計:苦情計。她要我試一試駱建芬對我是否是真心的,我一想,倘若駱建芬真的只是同床異夢,那到時候分手也算是師出有名,于是便同意了這個計策。

駱建芬因為和許倩鬧矛盾而生我的氣,一個人躲在房間里。我敲了半天門,里面也不給開門。無奈之下,我只好找來了前臺。哪知道我前腳剛進門,駱建芬竟忽然從門后撲了上來,一把將我脖子摟住,先是親了我一口,然后嬌聲說道:“你壞死了,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呢!”

“額……我……”我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討厭!”

“對了,我這兒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你必須如實告訴我。”

“怎么了,干嘛突然這么嚴肅!”

我醞釀了一下情緒,以深情的口吻,看著她的眼睛,我相信一個人的眼睛是不會騙人的,即便她有再好的演技。可能是我的這種情緒渲染了她,駱建芬漸漸地也開始進入到了情境里,眼神里流淌著淡淡的哀愁。

“說吧,你想知道什么?”

“你愛我嗎?”

駱建芬先是驚訝了一下,在此之前,我從未在她面前談起這個話題,“我……”駱建芬遲疑了,但是這個遲疑,卻不顯的那么薄情,反倒是可以看到她內心的糾結,“我也不知道。”

最終,她給了我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不知道,意味著既可以是愛,也可以是不愛,有一種徘徊不定,但正式這種徘徊,我可以確定一點,至少說明她是動過真情的。

“如果,我是說如果,在我和冶教授之間必須選擇一個,你會選擇哪個?”

駱建芬自嘲地笑了笑,說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問的,教授對我有知遇之恩、再造之恩,我的命就是他給的,所以,我無論如何都不會背叛他!”

“好了,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不,你聽我說完。”駱建芬制止了我的話,“但我還是要告訴你,我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你一定覺得我是為了利用你才跟你在一起的,我不想否定這一點,但是,其實教授在和我商量的時候,我是自愿的,換句話說,是我主動要求的,我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你的影子出現在了我的腦海里,像是毒藥一般揮之不去,說來也是可笑,這段師生戀,就像是我一個人在自欺欺人。”

我當然知道冶和平對于駱建芬來說意味著什么,自古忠義難兩全,駱建芬選擇了忠心于冶和平,也無可厚非。但是聽到她吐露真情,我心里卻不是滋味,這樣到顯得我薄情寡義了。

“如果……”我頓了頓,“怎么說呢?”

“有話就直說吧。”

“好的,那我就開門見山了,今晚在門口見到的那個流浪漢,在一個月之前你是不是來找過他?”

駱建芬聽到這話的時候,明顯驚了一下,大概她也沒有料到我會有次一問。可能是因為剛剛的交談讓她真情流露,也就沒有在提防什么,“是的。”

“看來我猜的沒錯。”

“沒想到,還是被你們搶先了一步。”

“算不上搶先一步,如果我們真的搶先一步,我也不會來和你說這些。”

“那你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合作,就要有誠意。”我笑了笑,“我決定今晚去會一會他,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駱建芬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而且她似乎也沒有打算跟冶和平匯報。

三人來到那流浪漢暫時的居所,房屋以全木結構搭建,木樓支撐,離地四五米高,屋頂的五色布條灰跡蒙蒙,門面畫有日月祥云,門楣兩旁有白石砌塔,正中放著一副牛角。房

門沒鎖,推門進入,屋內空空如也,風穿堂過,一股尿騷臭味夾著各種腐食的氣息撲鼻而來。

叶家凌当然绝不是个安全的地方、萧秋雨和独孤方拆了丹风公主

这些武者看到吕泽的眼神的时候,心里不自然的冒出了凉气。这是强大的武者给他们带来的压迫感。

  “强大的武者,我们并非要冒犯您,只是这支珍贵的兽角您打算不要了吗?”

  金角犀牛兽的兽角在这个世界当中上次一模一样的场景,只是这次林雨瞳将文件递给王翼时更为郑重。

  她道:“王哥,多余的废话我就不说了,这是青少年冰球联赛的正式通知的,今年九月底,这场涉及全国的高校冰球盛会就要开始了!我们这段时间的努力,也就要见成果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吃里扒外的小东西(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的微光角落

陆天明

我的微光角落

胖砸湿兄

我的微光角落

爱吃萝卜和芹菜

我的微光角落

重楼不要粉

我的微光角落

简单的奔

我的微光角落

夜难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