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拿手绝技》。

虽然他很累,但却丝毫没有一点最杂。萧少英却连-招也没有还

也把呂澤的名字直接給禁止了被別人知道……不然的話,這一聲呼喊,就直接將會把呂澤想要隱瞞自己的名字,自己的一切,如此的愿望,全部都給撂倒!

也幸好是劉.曉麗即使剎車了!

劉.曉麗的剎車,讓呂澤內心舒了一口氣!

“沒有什么,有位故人托我送一點東西給他。”吳笑天道。

“吳笑天,莫非你那位故人是要找許一銘整蠱人?”李秋風好奇的打量著吳笑天。

這個,其實吳笑天心里也不敢肯定。

不過,應該沒有人......

家者邪?冢中枯骨,何足介意。今日之事,危崖上一块巨大的山石后面,那羽衣星冠的

四人继续边喝边聊,不一会曲三带着厢州州牧鹤续和储州州牧鲍国管进入帐内。二位州牧躬身道:“下官拜见潇公、召公!”

吴格道:“国事艰难,二位州牧勉力维持大锷核心之地的政局稳定,使黎民百姓不受动荡之苦,辛苦了!请入座,老夫敬二位一碗酒!”

鹤续和鲍国管入座,接受了吴格和王泱的敬酒。他们是直接向锷王负责的最高级地方官,地位极高,所以只需向公爵行礼,其余都是平级的同僚,打个招呼就行了。

鹤续是熊奇继位后新任命的州牧,刚到五十岁左右,相貌文雅,是绝对忠于熊奇的心腹。此次推荐了一位来自储州小郡县的不知名王室旁支候选人,就是王泱见到的那位淡定弟。

鲍国管是熊奇的父亲莊王旧臣,主政储州多年。此次推荐了一位来自储州大族的王室旁支候选人。

大家寒暄几句,一齐举杯喝了碗酒。王泱道:“人都到齐了,咱们进入正题吧!我先抛砖引玉,谈谈初步的章程。

越复杂的流程,漏洞越多。为了避免被天下人诟病我们锷国选王不公正,咱们干脆简单直接一点。每位受邀参加新王共议的人,发一枚金豆子。

六个王位候选人,每人一个透明的琉璃碗,大家往碗里投豆子,投完了之后,哪位候选人碗里的豆子多,哪位就继承王位。如何?”

吴格放下手里的大鸡腿,拍案道:“好!潇公这个章程很对老夫的胃口!不需要搞得花里胡哨的,一目了然,大家都服气!”

厉福也赞同道:“选王的过程透明直接,更能让人服气,就按正卿的章程吧!”

他们三个都赞成了,其余三人相对弱势,熊克迪和鲍国管都点头同意了。

鹤续貌似有不同意见,但是六个人的委员会里五个人都同意,他就没有必要得罪人,也表示赞同。

鲍国管道:“正卿,候选人的资格和才能该如何认定,才能使大家信服呢?”

王泱道:“简单,我们六人委员会现在就商定出几项认定候选人的标准,比如和先王的血脉远近,年龄大小,修为高低,身体是否健康,对玄鸟和先祖是否虔诚,心智如何等等。

在公卿士族投金豆子之前,给每个候选人一点时间向大家谈谈他打算如何治理国家,造福黎民。谁说服的人多,自然就得到更多的金豆子。”

……

第二天一早,由六人委员会签署的告示出现在厢州城州府门前,告示非常详细的说明了选王的流程和候选人的认定标准。

不管有没有邀请函,凡是来厢州城的贵族士族都亲自挤到告示前阅读告示,没人让家臣代劳。他们都天然的认为只有自己才有资格去参与这种推选国王的大事,岂能假手臣仆?

有些人把告示抄下来,回到客栈馆舍仔细研究讨论。一时间,厢州城里到处是讨论选王章程的声

113 中州国?横着走的马修!

啪~

秦峥身后不远处,一面水盾应声而破!

而在水盾所处的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两株失魂草。

明白了!

夏莉莉终于明白秦峥为什么不惧怕自己所释放的失魂草了,原来是被公孙沐雨给阻挡了。

“卑鄙!”一向比较阴险的夏莉莉朝着秦峥暗骂道。

不过秦峥不怒反笑:“夏莉莉,我一直说过,团队的配合才能发挥出每个人的优势,你怎么忘记了我现在仍然拥有一支优质的团队?”

火凤凰之翼被秦峥冠以优质团队的名号,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拿手绝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拜见东公

雪白的小猫

拜见东公

屠鸽者

拜见东公

狂砍九刀

拜见东公

惊梦时

拜见东公

英雄骑士

拜见东公

鱼七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