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上长老的震惊》。

“我們彩排下啊,這一拜天地!!!”

“慢著!鄧伯伯!這劇情進展有點太快了吧?!”

“小子,你學了我家的絕技,現在想反悔了?不想成親了?那哪成?”

在鄧家的宴客廳中,這鄧云正在準備著婚宴現場,避免夜長夢多。自己剛才去習武室,教了克里一套操控系的絕學,讓他背熟了回去修煉。同時便讓鄧太太開始籌備起來,等克里學完出來,便先把這儀式給辦了,其他的什么程序啊,證件啊,以后再補。

“不是……你起碼,再問問,學姐的意見呢?”克里看了眼這鄧婉仙。

要老命了,這鄧婉仙顯然腦回路也異于常人,已經在試一套白色的婚紗,站在那里典雅高貴。克里不由得又咽了一口口水,這學姐換了衣服后,比原來看著更嬌羞。她臉紅地走了過來,在克里耳邊輕聲說道:“辦完事,記得帶我去密室,找禁書哦~”

克里聽了,全身一顫。

這鄧婉仙一說完,想到馬上就能得到雷明的藏書,這里面一定有很多新奇的知識,發現違背常理的上古技術,甚至有可能揭開這個世界的真相,不由得興奮了起來,臉變得潮紅,呼吸也更為急促。

鄧云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仙仙,矜持點,不要那么心急,遲早是你的。”

“是的……是的……遲早都是我的……”鄧婉仙一想到自己有一本禁書,已經能揭開很多秘密,現在有一書柜禁書等著自己,別說是結婚,就算認他做爸爸,也在所不惜。一想到那么多書,不由得流下了口水。

“這一家子都是變態……”克里這時才發現自己已經羊入虎口,似乎沒有辦法脫身了,怎么說這事也太急了。

這鄧太太突然急匆匆地跑了過來,拿了本冊子:“誒呀,不好,老爺,我看了,他們學校有校規。”

“什么校規?”

鄧太太翻了開來:“這是仙仙讀書時的法學院手冊,里面寫學生不能結婚,你這事操辦得要是急了,萬一這賢婿被開除了可如何了得。”

鄧云也是不信,拿過來翻了一翻,眉頭皺了起來:“什么破校規,憑什么學生不能結婚?憑什么?本國王國人口就少了,還不讓結婚?哪個王八蛋定的……”

這鄧婉仙也是接過去翻了起來:“《法學院學生行為規范》已由第312屆學生會主導修訂,并已通過長老院審議,由校長公布,自3099年3月1日起執行。這312屆學生會是哪屆?”說著便扳著手指頭算了起來:“往前算,現在是3130年,約摸是30多年前,大概就是……父親大人?”

這時她發現她的父親已經汗如雨下,這該死的修訂版的學生規范,就是他當年在法學院,做學生會主席時,為了彰顯自己的功績,特意修訂的狗屁制度。這是自己把自己的路給堵死了,把路走窄了。

但這鄧云畢竟是財政部部長,這能算多大事?

“沒事沒事,這樣,今天我們先訂婚,這不違規。然后我去找學校,把這學生守則改了不就好了?”

“什么?改校規?”

“啊,改校規怎么了?什么三長老,還有法學院那個小王,不都等著我批錢嗎?我財政部要卡著他們預算,他們能有好果子吃嗎?這是小事。”

“小王……王虎老師?”克里心中暗叫不妙,這王虎老師,就是一點臭錢立馬能收買的對象。

“那這樣,今天我們先定個親,把這事定了,然后改天等我改了校規再拜堂。”這鄧云計算著怎么操作會比較快捷,而且還得讓世人皆知:“嗯,最后還得領證。對,我還必須得在學校辦酒宴,讓大家都知道我們鄧家還是有實力的。對對對,還得請上老郎,老錢這兩個老東西。這個郎愛德,狡猾了一輩子,沒想到這次被我后來居上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鄧太太趕緊周旋起來,似乎她并不想女兒那么快嫁人:“對對對,老爺,我們也不急于一時嘛,這樣,周末我們去一次賢婿他們家,把婚先訂了,后面的事可以從長計議。”

這鄧云一想也是,當下拉住克里的手,在印泥上一按,然后再在一張白紙上,按了個手印,并讓他簽上了字:“嗯,先按個空白頁,然后我再補婚約書。但是你若是到時候變卦或者另娶他人……”

“另……另娶他人會怎么樣?”

“我就在上面填上內容,認罪狀,本人,克里,今天在鄧宅,貪圖鄧家小姐美色……”

“然后被你們家擊斃,屬于正當防衛是吧……”這已經是今天第四遍聽到這個劇本了。

鄧云奸笑起來:“嗯嗯嗯,只要有這份東西,你跑也跑不掉,你就認命吧。你看,今天天都亮了,你就先回去吧,后面的事我會來學校找你的。”

“我也會來學校找你的!”鄧婉仙似乎比他爸急迫多了,滿腦袋就是那一

虞渊神情骤然凝重。

一条条奔着众人而来的赤红血线,引起了他体内那座“生命祭坛”的震动,让祭坛想不受控制地飞出来。

他眼睛微微眯起,以魂魄,以气机去感知。

赤红血线像是在一瞬间,被放大了数十倍,里头充斥着许许多多微小血芒,血晶,如烙印着众生血脉的精妙。

从中,他嗅到明光族,人间大妖,修罗还有众多异类的气息。

每一条赤红血线,仿佛都包罗万象,暗含几十种上百种生灵血肉味道。

浩瀚星河中,能做到这样的,唯有那生而具之......

我当然很高兴,因为我始终都希身,方自惊喜交集间,那四大高

雨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停了。

陰沉沉的云層被風撕出一個空洞,一大束柔和的陽光從洞中斜斜落了下來。

灰暗的世界頓時亮了一截,重新變得色彩斑斕起來。

借著這陣天光,楊曉麗從下至上,仔仔細細完整打量了楊大偉一遍,最后仰起頭,將視線停留在對方刀削斧鑿一般的堅毅臉上。

真好啊!

你似乎還是從前那個善良又正直的少年。

這樣我要救贖的罪,又少了一些。

楊大偉不太明白楊曉麗到底在看些什么,只是看對方的表情,似乎并不像以前那樣厭惡自己了,心中莫名輕松了許多:“不過曉麗你倒是變了很多?”

“有嗎?”楊曉麗抬手摸著臉喃喃道。

“有啊,你比以前……”

“什么?”

楊大偉漲紅了臉,似乎用了很大力氣,作了很激烈的心理斗爭一般,最后才憋出了后面的半句:“變漂亮了。”

楊曉麗愣了一下,還沒來得及發笑,就聽身邊有個女生搶先笑了。

“六厘米,你也太……哈哈哈”

楊曉麗轉頭一看,原來是和楊大偉一起過來的那個女孩。而這個女孩注意到她的視線之后,冷哼一聲,扭過了頭,表現出很不待見楊曉麗的樣子。

楊曉麗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對方,可看了一眼面前的楊大偉,頓時明白了問題出在哪里。

雖然不能百分百確定,但這女孩似乎是在吃醋?

這個想法讓她愣了一下,因為這個女孩的年紀看起來實在太小了,與楊大偉一點都不像情侶,倒像是父女。

這么說,那就應該是親戚了。

一想到這,她笑著調侃道:“這不會是你女兒吧?”

楊大偉急忙否認:“怎么可能!”

不過鐘小丫卻眼睛一轉,計上心來,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了楊大偉的胳膊:“你猜對了。”然后,她還仰頭對著楊大偉甜甜一笑,將頭靠在楊大偉身上,嗲嗲地叫了一聲:“是不是,干爹?”

這句話可把楊大偉嚇了一跳,差點沒從地上蹦起來,連忙把自己的手從鐘小丫懷里拿出來,對著楊曉麗急忙解釋道:“你可別聽她瞎說,根本不是這么回事。我們是朋友。”

他那窘迫的樣子看起來頗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味。

楊曉麗忍著笑,對他眨了眨眼,意味深長地說道:“不用解釋,我懂。”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看著楊大偉那張紅得仿佛煮熟的龍蝦一般的臉,楊曉麗沒敢再逗他,怕真把他逼出了高血壓的毛病,捂著嘴笑道:“行了行了,不逗你了。”

說完她對著鐘小丫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楊曉麗,楊大偉的老鄉。”

事情發展到現在,鐘小丫也大致反應過來了,楊大偉和這個莫名其妙的女人雖然可能有些糾葛,但應該并不是前男女朋友的關系。不然楊大偉絕不會像現在這樣鎮靜,而是會更窘迫一點。一顆懸著的心也就放了下來。

她看了楊曉麗一眼,伸手輕輕碰了一下楊曉麗伸出的手:“鐘小丫。你們聊,我去看著等叫號。”說完就又回到了剛才坐著的地方。

楊大偉見不遠處有兩個挨著的空位,笑著問道:“有時間嗎?一起坐坐?雖然很想請你喝杯咖啡什么的,但是我還在排隊,所以……”

“都老同學了,還說這么見外的話。反正我也沒什么事,有人陪我聊聊天還能打發點時間,”楊曉麗一邊朝空位走,一邊問道:“親戚家的小孩?”

楊大偉想了一下,覺得一時半會也解釋不清楚,便點了點頭:“嗯。”

楊曉麗不禁感嘆道:“現在這些小孩子,是真的人小鬼大,心思也多。”

楊大偉笑笑:“是啊,不過其實我們在這個年紀,心思也不少。”

楊曉麗心里一顫,可轉念又覺得自己實在太敏感了。就憑楊大偉的性格,他應該會有話直說,才不會暗地里用言語試探些什么。

呵呵笑著沒說話。

等兩人坐下之后,楊大偉又尷尬發現,自己最不擅長的就是搭訕了。可他又覺得明明是自己邀請對方過來坐坐,總不能讓人家女士先開口。看了眼天,沒敢說“今天天氣真不錯”,而是笑著說道:“真沒想到今天會在這碰到你。”

“是啊,我也沒有想到。”

“我聽說你是在茉莉市工作?來這邊?”

“嗯,在茉莉市理工大學當輔導員。來這是看病,最近壓力有些大,有些失眠。”

“還真巧。”

楊曉麗呵呵笑道:“怎么你也因為結婚的事煩悶睡不著覺?”

楊大偉摸了摸鼻尖,尷尬笑笑:“壓力大失眠是對的,不過不是為結婚。”

“你不會還單著吧?”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確實是這樣。”

“呵呵,是不想找?還是在等人?”

“只是一直沒遇見合適的。”

“什么叫合適的?”

楊大偉雙手合十,放在嘴前,吹了口氣,而后搓著手說道:“我也說不上來,總之……還沒遇到的一個話題。

在地方州府之中那個做為此方郡守的陳州麟正來回踱步,仿若一只熱鍋上的螞蟻,他看看天上的太陽又看向門外,最后問那個在一旁伺候的下人道:“怎么還沒消息啊?”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官服的小吏進來報道:“大人雞鳴山的老仙師請見。”

郡守這時立即道:“快請他進來。”

并一邊吩咐著身邊手下道:“立刻讓所有人回避,不要放一個人進來。”

屬下稱了一聲:“是便立刻下去了。”

令人沒想到的是那個一字眉,身穿長袍的雞鳴山仙師進來,作為一州知州的陳州麟不但沒給與這個山上仙師足夠的尊重,反而毫不客氣指著老仙師的鼻子,指名道姓的罵道:“王旭東啊!王旭東,你這是在騙老夫,如今已經整整十年了,那個蘆嶺縣城的讀書人不僅沒有死,而且還有做大的趨勢,如今到了已經控制不住的地步。我可告訴你老夫如今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如今新皇上位,可是有要細查其中真正始末的意思,到時候上頭真正查下來,別說你雞鳴山才是個玄字頭山門,就算是地字頭山門也脫不了身。”

“擅自篡改一州山水氣運,斬斷一州山根水源,來謀求實惠,足夠你雞鳴山滅幾次門了。”

陳州麟開頭就是刁難,但說到結尾聲音卻越來越小,色厲內茬而已。

老人似乎完全不在乎這個一州知州的無禮,他自己找個地方坐下來,玩弄著手間作為法器的珠子,在這個知州話說完后就只聽見了珠子發出的咯吱刺耳的聲音。

這種手間握珠在雞鳴山上有一個與之相匹配的術法,其名字大到沒邊,也不知道是否名副其實叫什么:“龍象兩泰功。”

這可是以水行中龍力最大,陸行中象力最大為名,聽說兩珠出像如龍象,一顆便可碎山陷地,練至大成那可就真是催城撼山之功,至于其到底如何沒人知曉。

就在作為此州知州的陳州麟聲音完全消似時,老人的聲音響起,聲音中所含全是嘲諷:“知州大人急什么,那蘆嶺縣城的讀書人,如今只不過是秋后的螞蚱而已蹦跶不了多久了,要不是那個冥頑不靈的老槐樹庇佑早就給他殺了,還想逃出曲邱簡直就是癡人說夢。放心陳大人只要明日也過,那老槐就會被連根拔起,到時候那個一無是處的讀書人不還是手到擒來。”

“到時候就憑著廓清一地山精野怪,保一方太平的不世之功,陳大人死后一定會被請上神位,到時候妥妥的能成為一州城隍老爺。”

要是以前的陳州麟在聽到這樣的話,立即便會心頭火熱,無論這個老人叫他干什么他都干了,即便是去偷那些剛出生的孩童,這種傷天害理的事他也會去干,但是在聽多了這樣的話,就不一樣了,這不在這個老人再說這樣的話時,這個一州知州是越想越氣啊!陳州麟不經發怒大罵道:“我告訴你,王旭東別當老子是三歲小孩,當你姥姥的城隍老爺,你他媽十年了只會跟爹說這一句話,你他媽真當老子是個任你愚弄的草包,我告訴你這是最后一次,到時候還完成不了,老子跟你同歸于盡,到時候即便老子不敵你,死在了這里,但朝廷來人你們也一個都跑不了,老子是斗不過你,但是整個州都是老子的人,老子想傳點消息出去,你攔得住。”

吐沫橫飛啊!

饒是這個好撐心性堅韌不拔的王大仙師,此刻臉上也有了怒氣,不過他還是按下自己將要出口的氣話,而是轉而平靜道:“放心吧!只要陳大人配合,召集地方來此幫忙的豪杰,加上此州陳大人手中的三千精甲,這次我給那顆老槐連根拔起,到時候以大人本有的威望,再加上為曲邱除了妖,曲邱人民一定會為你立生祠,這樣一來死了想不被封禪都難。”

陳州麟眼睛直直盯著他,咬牙切齒:“王旭東,最后一次機會,這次之后,身死不論,老子不算什么英雄豪杰,但是這點拉你陪葬的骨氣還是有的。”

王旭冬,臉上帶笑,手中握珠嗤嗤作響:“陳大人放心就是,那就是好了,到時候你帶人來,在下就先告辭了。”

說完便要離開,轉身過去卻是滿臉戾氣,心中暗自嘲諷:“老不死的要不是你還有幾分作用,老子早就把你殺了,還有你跟我大呼小叫的機會,你也配?”

在老人離開后,陳州麟立刻喚來手下,吩咐道:“去給我盯著整座雞鳴山,一有風吹草動立馬報給我。”

那人稱是后拱手告退。

陳州麟負手于后來回踱步,他有些后悔當年沒能忍住誘惑,同意將那個堪輿此方山水,發現此州山河秘密的同窗抓起來了,要不是那樣自己一輩子無愧于心,哪會向如今一樣十年未得一日心安。

但是有些事已經做了就收不了手了,只是如今天下規矩森嚴,不是那座一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須彌天下,這里放下屠刀就是自家數百口人的人頭落地啊!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兩人各壞鬼胎而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上长老的震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堂剑地狱刀

什锦雪球

天堂剑地狱刀

琴风舞

天堂剑地狱刀

杏林飞燕

天堂剑地狱刀

蓝星劫

天堂剑地狱刀

鹤亥磊

天堂剑地狱刀

剑出血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