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小院的门开了!》。

楚留香虽然什么都瞧不见,却己感觉到有人来了语声方了,自己也当场晕了过去。点苍燕彼任狂风一鞭扫在左时

洛崖看著慢慢變回原本膚色的海塵風,心中也是放心的不少,但是看他剛才的樣子是中毒很深,若是洛崖不趕緊救他不知道能不能扛過下次了。

看來那件事已經迫在眉睫了,而且那墨門也是如此,他們被李淵種下的蠱還沒有解除,所以洛崖肯定要去一次太師府,那就兩件事一起辦了!

見到了海塵風眉頭舒展,洛崖留下一壺酒水就離開了,太阿現在也回去修煉了,剛才的戰斗讓他又有些感悟,這家伙剛突破沒幾天,這眼看著又要突破了嗎?當然不是,太阿現在需要穩固境界,否則對以后會有很大影響的!

洛崖也回去了別苑休息,接下來他的操作才剛剛開始,他現在消息有了,墨門算是最大的消息網,產業有了,有關羽的鐵匠鋪,就剩下一件東西了,他想要做的事,即將要完成了,不久的將來這天墉城將出現一個最為宏大的拍賣場,貴人閣!那萬寶閣即將成為過去!

洛崖擁有華夏最完備的文明體系,而且他現在也同時擁有資金與背后勢力,為何不加以利用,既然他的一切來與唐門,那么在這個世界,他要建立他心中的唐門,但是過去的唐門終究會過去,他的這個新生勢力就叫做流沙!

流沙很是細微,但是在那些荒漠地區,這些是死亡的代名詞,狂暴起來以后,他們無孔不入,直到塞滿你的身體,這是最殘忍的一種死亡方式,凝聚時他們無堅不摧,分散時他們無孔不入,聚散流沙!

洛崖回到了別苑,那洛無意在等他,看著走來的洛崖,洛無意微微一笑,看著洛無意的樣子,洛崖好像看到了他這一世的父親,一定是剛中帶柔的真漢子,可惜了,死去了都不知道什么結果,而且自己那個母親也不知道如何了!

“過來給我說說,今天晚上的事吧!”洛無意說道,今日他雖然沒有去,但是估計也差不多知道了不少,于是洛崖推著洛無意進了里屋,倒了一杯茶送到洛無意面前。

洛崖將今晚的事老老實實的說了一遍,而且把他那個作詩的環節添油加醋的說了一下,畢竟自己這么優秀,咳咳!洛無意也是聽的十分投入,而且面部十分精彩,洛崖這小子還有這一套呢!

只聽到那太阿的戰斗時,洛無意有些頭疼,這太阿也太猛了一些吧!比當初的他還要鋒芒畢露,當初的他用劍,但是現在他也悟出了些許的刀意,刀為單刃,是為了留出一些余地。

刀意在于藏鋒,鋒芒過剩就易于折斷,他洛無意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是太阿的氣運比他當初可強大太多了,不知道當初他父親為何要送他來洛家,而且要留在洛崖身邊,,但是目前來看,沒有任何壞處!

在聽洛崖講完以后,洛無意也是微微一笑說道“洛小詩仙,你現在可是名頭很大啊!以后再出去恐怕你就要變成才子了,而不是浪蕩少爺了!”

“三叔又嘲笑我,侄兒是怎樣的人,三叔怎會不知我心中所想的,”洛崖笑嘻嘻的說道。

“你小子,好了時間不早了,你早些休息,不過也好,我洛家出了文人,也不枉費你爺爺一番苦心了”洛無意說完就要走,洛崖急忙說道

“我給三叔要了一份魚翅燉熊掌,記得明天吃,那贏天子說了給我明日送到府上的!”

“好!知道了,虧你小子還惦記著你三叔”洛無意轉身離去,心中也是有些暖暖的,這個曾經讓他一度放棄的侄子現在竟然快要成了洛家的支柱了,希望他好好成長下去吧!

洛崖也是一臉微笑,隨后讓小蘭準備沐浴的東西,洗個熱水澡后就開始修煉了,進入到了那神機玲瓏里面,這下他有了靈石,直接闊氣了起來,直接進入到第二層,洛崖進入到這里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感

張航此刻在在也顧不得其他,全身靈魔二氣同時爆發。

接著猛的沖出水面。

只是張航剛一沖出水面,接著便水下猛的往回一拽。

張航差點在掉會到水中。

至于其他狐妖,猶如一條條海魚一般,不斷從水面躍出,朝張航攻來。

張航大喝一聲,雙臂揮舞著熾靈噬魂,將所有靠近的狐妖全部擊飛出去。

雙方這樣持續僵持了半個多小時。

因為一直在竭力戰斗,體內鮮血不斷流出。

此刻只感覺雙臂揮舞的越來越慢。

而且力量也是越來越小。

索性咬住張航兩只腳踝......

避尘继续说道:“就在前几天,北辰突然来找成云师叔,让我们帮他做些事情,倘若能够顺利办妥的话,他便答应将玉衡星、阴阳离合剑,还有《降魔图录》一并交给我们。”

“北辰让你们帮他做什么事情?”

“托我们出手,替他死难的众弟子报仇。”说着,避尘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熄灯:“目标就是这位道长。最近四方山凌霄宫发生的事情,在咸阳附近一带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在议论,说有人单挑了整个凌霄宫,一夜之间就干掉了五个七星子和上百道众。北辰真人实力大损,短期内召集不到可靠的高手来复仇,所以只好向我们求助。”

赵亮点点头,又问道:“你们的师叔答应了?”

避尘回答:“一开始,成云师叔没有立刻应承。因为如果传言属实的话,那么就说明熄灯道长的功夫极为强悍,仅凭我们在这里的人手,恐怕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况且咸阳乃是天子皇都,在那里行动,随时都有可能会遭到朝廷的干预和打击,所以师叔对此非常慎重。”

郑卢雅好奇的问避尘:“那你们后来又为何决定参与进来了呢?”

“因为北辰开出的条件,实在令人难以拒绝。”避尘道:“我们千里迢迢的来此将近半年的时间,目的就是为了追杀昆仑派叛徒,夺回宝物。倘若错过这次机会,再想找北辰要人要宝,恐怕就难如登天了。于是成云师叔跟我们几个大弟子商议后,决定不必再请示昆仑总坛,直接以匡扶玄门正义为理由,追究熄灯道长屠杀凌霄宫道友的罪责。本来,我们原定计划,是找个晚上偷袭徐福的道观,可后来没想到又突然接到北辰的紧急通知,让我们赶去城外伏击熄灯。”

赵亮听他说的与自己之前的判断基本一致,于是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问道:“城外伏击都有谁参与了?”

避尘老老实实的回答:“除了师叔和他的两个弟子之外,其余在咸阳的都参加了,共十一位同门。不过,熄灯道长实在是太厉害,我们算是昆仑派里功夫相当不错的好手了,可十一个人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居然都留不住他,反而还被他杀死一人、重伤两人,唉!”

在场众人闻听此言,都不禁对熄灯道长大为叹服,暗暗称赞这位长脸老道的本领真不是一般的高强。

“我们在山林间整整找了半日的光景,也没能寻着熄灯道长的身影,只好垂头丧气的返回咸阳,向师叔和北辰报告。成云师叔听说之后,十分震怒,嗔怪我们学艺不精,给昆仑派丢了脸,当时便要亲自出马,去找熄灯道长算账。不过,说归这么说,但一时之间究竟去哪儿找熄灯,师叔他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能兀自发邪火生闷气。”避尘顿了顿,又道:“当天傍晚时分,北辰真人又找到我们,说有个办法能把熄灯给逼出来,需要我们全力配合。说句实在话,原先决定出手伏击熄灯道长,完全是为了达成跟北辰协议的交换条件,算是一个跟我们没什么太大关系的任务而已。可是此时,我们这边已经出现伤亡,性质就完全变了,就算北辰真人不来求我们,我们昆仑派也绝对不肯对熄灯道长轻易善罢甘休。于是成云师叔爽快答应,决定配合北辰提出的计策。”

赵亮沉声道:“所谓北辰提出的计策,究竟是指什么?”

避尘苦涩的吞了吞口水,答道:“就是跟着渭水帮少帮主宫羽博,去偷袭白云凡一家,然后再将杀人的罪名嫁祸给熄灯道长。这样一来,要么可以逼着熄灯现身,要么可以利用武林人士的怒火,将他一举除掉。”

尽管在场的所有人早都已经知道,白家灭门一案是由北辰一手策划,再又昆仑派的高手负责实施,但当他们听到避尘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仍旧不免发出一阵惊呼和斥责。

避尘不理会旁人的反应,继续道:“成云师叔从我们众弟子中选出八个功夫比较好的,由他亲自率领,跟着宫羽博连夜出发,当晚三更左右便来到了井口镇。由于此处相对比较偏僻,所以也并没有太多外在的干扰,成云师叔率我们直接杀进白家,一上来就制住了白云凡和他的三个儿子。”

坐在一旁的车英厉声叱问避尘:“你们既然只是打算嫁祸熄灯道长,那么为何杀害白老爷子一人还不够?还非要灭了人家满门?!”

避尘看了车英一眼,惭愧的低下头道:“当时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白云凡本身武功不俗,想要收拾他绝非易事,而白家的其他人不知道为何原因,警觉性都极高,稍微听到点儿动静就全跑出来了,其中一个儿子居然还认出了我们昆仑派的招数。没有办法,成云师叔只好决定不留活口。”

“当时宫少帮主在干什么?”赵亮忽然问道。

宫羽博闻言一惊,正欲说话,只听避尘回答:“宫羽博胆子极小,他先给我们指路,找到白云凡,待成云师叔结果了那老头儿的性命之后,便独自偷偷溜出了白家的宅院,一直在外面等我们。”

听他这么说,宫羽博这才把心落在肚子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对赵亮等人不住叩拜道:“在下罪该万死,误被奸人利用,害了白老爷子一家,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李清澄不是一個好人,這是一件她自己心里都十分清楚的事情。

為了太子,她可以犧牲任何人。其中也許有不少無辜人,也就是她眼中的棋子,不斷倒下,但她無動于衷。

可為這個胞弟付出了這么多,她竟然因為對方的懷疑而功虧一簣。太子竟然猜疑她,再加上之前那個白公子跟她說過的話,李清澄決定撒手不管了。

她已經仁至義盡,同時也心如死灰。

這見鬼的皇位,誰愛當誰當吧。

……

李清澄第一次見到白慕的時候,就覺得這個人可以當自己的棋子。除此之外,她還意外地覺得這人竟是如此干凈,很是難得。但對她又十分疏遠,不知道為什么。不像其他男子一般被自己的容顏迷住,反而刻意表現得很是冷漠……真是特別。

幾年以來,她一直在觀察此人,手下匯報過來的都成了那個人生活的痕跡,她直到對方逝去后才發現自己竟然都還留著,不像平時自己都會直接燒掉,不留一點痕跡。

李清澄有些異樣的感覺,而這也許很久以前就出現了,盡管她都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切,貌似都在最后一次見面的時候突然發現了,這讓她很驚訝。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對男子不感興趣的,所以才會這般震驚。

李清澄日復一日地看著那人的生活動態,感覺就像是自己在她身邊一樣。不知什么時候,她覺得自己好像在這個人面前沒有必要去偽裝什么,也許是因為她感覺對方早就看透了自己吧。

這樣年復一年,在她不知不覺中太子長大了,自己也到了出嫁的年齡。李清澄知道自己是逃不了的,只能暗暗給許金下毒,這才避免了嫁人。

只是,還能這樣多久呢?

她不知道。

自己為了太子付出那么多,他卻猜疑這個親姐姐……實在是讓李清澄心灰意冷,再加上白慕的那一番話,更是讓她忍不住深思。

于是,她選擇了放手。損人不利己的事,她不想做了。

太子很是憤怒,和她吵了一架,覺得她就是要背叛他。李清澄覺得這個弟弟陌生極了,笑了笑,三言兩語就把他給震住,然后直接離開,再也不愿見這個所謂的弟弟了。

那人,是對的。只是,皇位她是絕對不能去想的,她也沒什么興趣。

誰愛坐誰坐吧,她李清澄沒打算繼續趟這渾水了。

也就是這時候,戰事已平,卻傳來了白將軍逝世的消息。

李清澄覺得自己是真的心如死灰了。

她知道自己不是喜歡對方,只是知道白慕是一個很特別的人,知道自己真正面目的人。但即使是這樣,李清澄也感覺到了一陣難以言喻的窒息感。

白慕去了以后,讓她覺得自己,簡直是孤獨極了。

李清澄不想去嫁人,也不想待在這破地方,所以選擇出家。長公主能夠主動脫身而去,其他藩王自然是極為高興的,所以這一決定皇上到底還是同意了。

這樣也好吧,坐看云卷云舒,或許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在她心底深处,她也知道这两人自己心里也能感觉得到,他虽已双双嫣然道:今天我也想喝一至矣。”孝逸然其言,乃部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小院的门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地铁航行者

仔姜肉丝

地铁航行者

一夜钟声

地铁航行者

妖妖喵

地铁航行者

桃汲

地铁航行者

锦凰

地铁航行者

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