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联盟》。

“不,我沒有!”李元朗見狀,立刻去追小丫鬟,阻止她繼續喊叫。

忽然,李元朗脖子一緊,緊接著,他的身子就被一股力量給帶起,他回過頭,發現是一身黑衣的暗影護衛。

“大人,誤會,這是一個誤會,我沒有殺人!”李元朗焦急的解釋著。

“哼,是不是誤會,你說了不算!”暗影護衛冷笑一聲,對著另外一個護衛使了一下眼色。

那護衛走上前,查看了一下林金梅的鼻息,隨意搖頭,示意李金梅已經死了。

燕無雙見狀,很是疑惑的皺眉,他毀了李元朗的運勢,按照道理,死的應該是李元朗才對啊!為什么李金梅會死?難道她本來就該死,只是借助了李元朗的手?

還是她本身不該死,只是運勢受到李元朗影響,導致她厄運加重了?

燕無雙看著李金梅的魂魄已經離體,琢磨著要不要施救,畢竟錯過這個時間,就救不活她了。

“小爵爺,你那滅運三刀不錯啊!”

燕無雙的耳邊,忽然響起李總管的聲音,嚇得他身子一個哆嗦,立刻失去了平衡,往后倒去。李總管眼疾手快,立刻抓住了他。

“謝謝!”以燕無雙現在的身體,即便是掉下去也不會受傷,不過感謝的話他還是要說。

“不用客氣,小爵爺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李總管知道巫蠱之術可以改變人的運勢,但是他感覺燕無雙用的應該不是巫蠱之術,所以他特別的好奇,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有知道了,才可以預防有人用這一種方法,對付皇上。

“什么滅運三刀,我那就是騙蘇媚兒玩的,你還當真了啊!”燕無雙說著,故作疑惑的看著李總管。

“嗯?”李總管皺眉,有些不滿的看著燕無雙,若不是燕無雙是皇孫,他就直接用強了。

“那個,說話是要講究證據的,你那會不是看我施法了嗎?要不你照著試試看,看是不是有用!”燕無雙一點都不怕,這滅運三刀是陰陽無雙訣特有的法術,需要陰陽二氣作為支撐才能使用。也就是說,別說是別人,就是他,不用陰陽二氣,一樣是無法使用。

無法使用,李總管就無法認定李元朗的事情是他搞的鬼了。

“是嗎?”李總管自然是不相信了。

“那,要不然試試?”燕無雙說著舉起雙手。

李總管見狀,猶豫了一下,也是舉起雙手。

燕無雙動作緩慢,李總管跟著有樣學樣,同時回憶著,確保燕無雙沒有騙他。

施法完成,燕無雙的面前多出了一把小刀,李總管的面前也是多了一把小刀,不過他的刀是火紅色的。

李總管伸出手,抓住刀,揮手試了一下,感覺跟普通的小刀,沒哈區別啊!

“那個,你試試,看看還有用!等有用了就告訴我!”燕無雙說著,跳下院墻,走到蘇媚兒的身邊。

“李金梅死了,按照帝國的律法,李元朗是要判刑的,那你現在可以跟我們走了吧!”

“對呀!我們趕緊走吧!”寶象附和道:

“哼,我不走,我要等著看他死了再走!”蘇媚兒搖頭。

“不是,你這個人怎么這么倔呢!就算是他現在被定罪了,那按照正常的規矩,也要等到秋后問斬,現在到秋后還有幾個月呢!到時候他沒死,阿花就先完了。”

“那,那你可以讓皇上現在就把他給殺了啊!”蘇媚兒擔心燕無雙是在騙她,等她離開了,李元朗就不用死了。

“你——”燕無雙揚起手,真的想扇蘇媚兒一個耳光。

沒完沒了,她還真的是沒完沒了了,她就不能講一點道理嗎?

面對燕無雙,蘇媚兒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隨即她反應過來,覺得她不用怕燕無雙,就梗著脖子道:“打,你打啊!你最好是直接打死我,我看到時候誰去救阿花!”

燕無雙瞇著眼睛,殺機涌現,他穿越以來,還是第一次這么強烈的想殺一個人。他之前說是要殺周靜心,也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真要把周靜心放在他的面前,他還真的不見得舍得殺。

“不要,不要啊!”寶象立刻抓住燕無雙的手,攔在了蘇媚兒的面前。

“行了,你們都不要爭了,李元朗的事情,朕特事特辦,來人。傳朕的命令,把李元朗拖出去斬了!”皇上有些煩了,覺得燕無雙不應該在這一種小事上浪費時間,而且他也跟燕無雙一樣,有些煩蘇媚兒。

“喏!”兩個暗影護衛應聲走了出去。

“皇上,臣冤枉啊!”李元朗焦急的喊著,只是根本沒啥用,因為不管他是不是該死,皇上現在都要他死,是不會有人替他求情的。

暗影做事,那是嚴格執行皇帝的命令,沒有一絲的遲疑跟拖泥帶水。砍了頭,然后直接把尸體丟了出去。

“北歸,朕看在你的面子上,現在就殺了李元朗,現在棲鳳縣群龍無首,那這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額——”燕無雙有些呆了,怎么會這樣。

“好了,這件事就這么定了,朕還有事,就

也是在这个时候,那一个染了紫色头发的杀马特青年,已经从天空之上掉落了下去。

而他脑浆迸裂的那样的惨状,让王元芳等人,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就像是先前的时候,吕泽杀死宁无缺一样,让这些人的内心当中产生出来了一种想法,那就是宁无缺到最后有着一丝的感悟,本质上是一样的。

吕泽在宣告了王元芳等人的死讯之后,吕泽发现了,王元芳等人,居然也开始有着一丝感悟的情绪了。

吕泽不由得点了点头。

这就是正能量,杀死别人,还......

他努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下去,意,仿佛正在对他说:“你不带

于是朗聲道:“邰壽在此地行事無法無天,形同造反。大王繼位之后,已經得知此事,派本官前來緝拿邰壽。爾等只是脅從,罪過不大,守好軍營,保護邰壽的罪證!等待禁衛軍的軍法官前來查證,可以將功抵過!”

眾軍見王泱武力強橫,一幅久居上位者的氣勢,自動腦補他是新王“特使”,奉命前來調查作威作福的邰壽。毫不猶豫的齊聲領命。

王泱找了個什長帶路,和晶苧直奔邰府。在一個巨大的浴池里找到了邰壽,浴池里還有十個妙齡少女。

為了不誤傷無辜的女子,沒和邰壽廢話,一劍送他去璐人的先祖那里懺悔了。

讓那些少女先回家。命令那個帶路的什長,召集軍隊抓捕叛黨,看守邰府,封存贓物,等待軍法官的審查。

那個什長執行力不錯,大聲命令邰壽的衛隊立即和邰壽劃清界限,控制了邰壽的心腹和家人,把所有的邰家的財物貼上封條。

王泱馬不停蹄的返回軍營,命令剩下的八百多璐國禁衛軍士兵選出沒有參與邰壽貪腐圈子的軍官,作為臨時指揮官,然后出兵搗毀所有的黑礦坑和玉石加工工坊,解救受害的奴工。

王泱留在軍營坐鎮。璐國王室的禁衛軍畢竟是精銳的正規軍,組織起來之后,動作很快。兩炷香的時間,就選出了三個臨時指揮官。

三個指揮官兵分三路,直奔邰壽的玉石黑產業鏈,他們大多數都參與這些非法活動,對所有的窩點和罪犯一清二楚,圍剿起來輕車熟路。

晶苧和水晶跟上去拍攝,王泱派玄天跟著保護她倆。

急著和叛黨劃清界限,將功抵過的禁衛軍們干勁十足,執法分外嚴格,挖地三尺,毫不留情。

不停有不法的惡徒被抓捕回軍營,大量的財物被搬回來,主要是玉石。成群的奴工被救出來,大多是被騙來當奴隸的墟客,還有些從璐國各地抓來的乞丐。

這些人面黃肌瘦,渾身是離墟里特有的黑泥,目光呆滯,行尸走肉一般。換了其他女子,可能會同情心和愛心爆發,流下憐憫的淚水。

可是青泉這個神經粗大的山民內心毫無波瀾,這些人和無盡山海里的野民相比,至少身上還有完整的衣服呢!

她一路走來,看到夏地遠比山民的山寨發達,貴族的生活不論,普通百姓的吃穿用度都比群山之子好的多,在山里,粗糙的土布都是奢侈品。

最關鍵的是不用每天去山林里和猛獸毒蟲搏斗,和敵對氏族作戰,爭奪資源。

王泱以前看新聞里說,一些南美小國的中產階級,不惜賣掉全部財產,花數萬刀給蛇頭,也要離開自己的祖國,偷渡去鷹醬當非法移民,成為鷹醬的最底層。

他一直不理解這里面的邏輯,現在有些明白了。沒有飽含歷史文化底蘊的愛國主義精神加持,在落后混亂的社會混的再好,也比不上發達秩序的社會的下等公民,這是另一種升維。

王泱命令鎮上的璐國官吏將功抵罪,組織鎮民,給這些受害者提供食物,清洗身體,有病治

在介子須彌藥鼎之中浸泡足足十天后的鐵柳,果然是從劍皇之境的修為提升到了大劍皇之境,而且在第十天因為又加了一味湯藥浸泡的緣故,他現在的修為。已經完全穩固在大劍皇之境的境界巔峰的狀態,這剛好達到了谷侯爺預期的狀態。

在鐵柳通過十天的時間將修為從劍皇之境提升到大劍皇之境的時候,同樣被特殊藥湯浸泡了十天的林曉鋒,剛好也已經達到了谷侯爺預想的狀態。在他體內三處如血痂一般的淤結已經被全部化解打通。

在第十一天的時......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联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道具制造商

耳元

道具制造商

钟表

道具制造商

尹三问

道具制造商

温暖晴空

道具制造商

伶俜孤独

道具制造商

又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