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兴势冲冲的怪物(六)》。

这一段错综复杂,纠缠入骨的恩怨,也唯有到那时才会终止省之。会策将东渡,到历阳,驰书报瑜,瑜将兵迎策。策

“这可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被困在了这里!”牙豪有些焦急,脸上很是惶恐

  “总会有出去的路的!”擎苍出言道,他脸上有一抹担忧:“三个白银祭司没有回应,难道是出什么事了?”旋即他又微微地摇了摇自己的头,“不可能,那可是蛮族三个最强大的存在啊!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就在他出神的时候,天际又传来了波动

  无尽的威压从天而降,让人抬不了头

  那是一个人族道人,漂浮落在石鹰面前,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地上都会被砸出一个至少百丈的陨石坑,但他没有,说明他不是一个体修,身上血红色的道袍更是说明了他是一个厉害的法修

  “人类修士!”他一落下,就引得擎苍和北夷蛮人一阵惊呼,叫嚷了出来

  桃云青则面色古怪,这居然是他的同族人,而他现在却是蛮族的身躯

  “怎么还有几个小家伙?老祖说那样东西,想必是在这个怪模怪样的建筑之中呢,嘿嘿,还是个奇异建筑,受到老祖的黑沙都没有砸烂!”那个人面色古怪,自言自语的说着人类的话语

  桃云青听得懂的,只是不知他说的老祖是什么人,想来应该是和白银祭司战斗的人吧,他要来取的东西,应该是圣经才对,这是圣庙二层,对那种级别的人来说,也只有圣经才引得起他们的兴趣了

  而从天而降的数十丈铁精,是他口中的黑沙

  “既然来了,就送你们一程吧!”他话音一落,手中印诀便掐动了

  “小心!”桃云青刚要提醒擎苍二人,那人就动了,数十丈的距离瞬间而至,空间没有波动,就好像闪烁过来的

  几乎可以比得上电光了

  “啊——!”

  他手中一把蒲扇出现,轻轻一扇,上面射出一柄飞剑剑影,光影流转,瞬息而至,北夷蛮人牙豪猝不及防,被蒲扇打中,声音都还没有传过来,人已经从中间分成了两半

  鲜血喷洒一地

  擎苍惊惧

  那把蒲扇上面风雷二息粘稠如墨,疯狂转动,竟然是一件极品道器,它射出的剑是它的一片蒲叶,竟然瞬杀了一位黄金斗士中的佼佼者

  要知道,北夷蛮人牙豪虽然是候补上来的朝圣者,但也是整个北夷的天才人物

  但即使这样的人物,居然挡不住这一击

  记得伽茶曾经说过,人类中的修士,手中有道器的话实力便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道器在他们手中,威力是成倍的增长

  不过,在射出这一片叶子后,那件蒲扇道器道韵也稀释了一点

  “果然,这种消耗品还是少用为妙!”那人脸露肉痛之色,接着青光一闪,蒲扇消失不见

  但他人影又动,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血刃,瞬间出现在了擎苍面前,靴子上有电芒浮动,他一刀斩出,要将擎苍斩成两半

  擎苍身子猛地一抖,他都没有反应过来,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双臂微收,一股通天火光自他身体中出来,喷向血刃

  血刃被阻挡了一下,但势头还是打在了他的身上,他像只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出了近百丈才落下,将一块铁精石砸瘪,人陷入其中

  那道人眉头一皱,“天火的气息?”神念一动,发现那个蛮人还在呼吸,又露出些欣喜之情,“待我解决了这个,没准能汲取下这点天火,但愿不要已经和神魂融合了才好!”他小声嘀咕道,接着看了一眼桃云青,脸上露出不屑

  “且慢——”

  道人刚想动手,桃云青用人族话制止了他

  “哟,还是个懂人话的蛮狗

世界上最簡單的事情就是選擇,世界上最復雜的事情也是選擇。

選擇之所以簡單,是因為只需要選。選擇之所以復雜,是因為它要擇。

眼睛一閉一睜,選項就已經了然于胸。但是,一睜一閉之后,又要考慮是否能承擔后果。

黑蘿莉如何?

在陳默心中,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除了好哄之外,還會自娛自樂,更是一個很好的夢境管理人員。

在夢境破碎,受到反噬的時候,她都是自行承擔。

有時候,手中有的東西,就不想和其......

“哈哈……这程憨货……”

紫水宫,这个正二品嫔妃住的宫殿,现在却是给杨婕妤居住,虽然她还是正三品婕妤的身份。

“陛下,何事情如此开心呀?”杨婕妤老远便听到李世民的声音了,显然他是刚进宫门口便纵声大笑了!

李世民走到杨婕妤面前,轻轻的挽起她的玉手,将一张写着字的小纸条,放在了上面。

杨婕妤拿到面前一看,顿时脸色大,惊骇莫名,满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只见纸条上写着:巳时,宿国公找杨义,出言不逊,激怒杨义,二人交手,国公大败,伤势不明!

“陛下,这,这是真的吗?”杨婕妤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非常惊讶的问李世民。

“是朕的密探传来的消息,绝不会有假!”李世民一脸得意。

“宿国公乃沙场老将,功夫了得,不大可能会输给一个少年。而且,臣妾堂弟居闻是以读书为主,从未听说他习过武艺。怎的武艺厉害如斯?”

“你确定你堂弟没习过武艺?”

“臣妾也不敢确定,但以前和叔父聊天时,说堂弟读书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但不喜习武。”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就耐人寻味了。宿国公乃我朝数一数二的武艺高手,如今却败在他手,程憨货这回丢人可丢大了,哈哈哈哈。”

“臣妾还是想去看看堂弟,不知陛下为何没有答应臣妾?”

“朕不是不答应,而是没到时候。”

“那到何时才是时候?”杨婕妤娇嗔的问着李世民。

“爱妃莫急,待此次赈灾结束,朕与你一起赐宴于他,顺便封官重用,岂不美哉?呵呵……”李世民捋着短须,一副胸有成竹的解释。

“咯咯……”杨婕妤银铃般的笑声,也随着李世民一齐笑了出来随后悠悠说道:“只盼他不要辜负了陛下的期望,做一个对朝庭、对百姓有用的人!”

“爱妃能如此想,朕很高兴!到时封他个什么官合适呢?”李世民微笑的问杨婕妤。

这时,李世民已不满足于只牵小手了,而是一把将杨婕妤拉进了怀里,双手环抱于她那柔软的小蛮腰之上。

杨婕妤被李世民突然拉到怀里,他嘤咛一声,也顺势环抱李世民,头枕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心里美滋滋的。

后宫嫔妃众多,而男人只有一个,这样的机会,她们若是不配合的话,只能独守空房了。

杨婕妤并没有回答李世民的话,这种事情是不好回答的。

杨婕妤叹了口气:“据叔父说,义儿生性懒散,不喜权力,倒是对铜锈之物上心。恐怕他到时不会约束于官场……”

李世民未等杨婕妤说完:“啍!他敢!朕还是他姐夫呢,他若敢如此,看朕如何收拾他!”

“希望他长大了,心性有所收敛点吧!她若是……若是……”

“爱妃有话不仿直说,何必吞吞吐吐的!”

“臣妾想说,义儿若是只想着经商赚钱,臣妾求陛下不要怪罪他。”

“哈哈……这个臭小子还真让人操心!算了,人各有志,若是才能一般,他爱怎样就怎样吧!”李世民这话一语双关呀,真不地道!

“若是不一般又如何?”

“若是不一般啊,先让人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请他出山……”

“若是还不愿出山呢?”

“爱妃这是考朕了!若是如此,到时,爱妃就该提前与弟相聚了……”李世民边说边将杨婕妤带着走进房间。

杨婕妤也发现李世民的小动作,不由脸颊绯红,对李世民的动作半推半就,柔声娇嗔:“陛下你好坏,一来就欺负臣妾……”

程咬金和一年轻人打架,并败给了对方的事,迅速传遍了长安城的各世家和高门权贵。

大家都纷纷猜测,此年轻人究竟为何方妖孽,小小年纪便打败了战功赫赫的宿国公程咬金。

有人耻笑程咬金不中用的同时,也暗中派人调查杨义的来历,更有御史在朝堂上弹劾程咬金有失官仪。

在古代,有失官仪可是大罪,比如某官酒后审案,被罢官免职;比如某官衣冠不整逛街,被罚奉一年;比如某官当众谩骂他人,被停职反醒……

幸好李世民将程咬金被弹劾的奏疏留中不发,要不然绝对够程咬金喝一壶了。即使这样,李世民也带去了他给程咬金的敲打——御赐马鞭一条。

意思是说,如再敢胡闹,下次朕就亲自提着马鞭来了。

程咬金对李世民的赏赐禁若寒蝉,如今他是连家也不敢回了,整天就呆在金沟村。

程处四自从那次被逼结拜后,就再也不敢来金沟村了。他不明白,老爹为什么要自己上杆子跟杨义结拜。

居闻当晚,程处四回到家里,将此事跟母亲详细一说。夫人孙氏立马火起,找程咬金来臭骂了一顿,差点就打了起来。

程咬金无奈,虽自己是国公,但是他得为长子的未来布局。只得将杨义的身份和自己的考虑,原原本本说了。

但孙氏仍不买账,程咬金只得妥协,将自己的诺言打个擦边球了。将程处四的名字更正为:姓程,名处嗣,字处默。

程处默已经虚岁十六了,虽未到取表字的年纪,但程咬金这一招还是相当精明的。

古人极注重诺言,坚守信誉,后来有一诺值千金的美谈!

程咬金这样做,已经算是违背了他的诺言了。幸好

萬想不到,這個時候格萊竟然出現在自已的面前?

他要干什么?他還是不是金帳汗國的人了?

他這一次來到底代表誰的態度,自已要怎么辦?

一會的時間里,額爾赫就想到了很多,但表面上還裝成十分平靜的模樣對著一旁的烏云說道:“貴客來了,你去準備一些吃的吧。”

烏云知道這是在找借口讓自己離開,她懂事的答應了一聲,向著格萊露出了一個歉意的微笑,這便轉身離去。

大帳中只剩下了兩人之后,突然間就安靜了下來。......

走之前,他什么话也没对藏花在一个可怕的地方,”“好像她整个人忽然软了,软软的倒在那柄锈剑,擦两下,喝口酒,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兴势冲冲的怪物(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曦月沉浮录

微生妙海

曦月沉浮录

永攀

曦月沉浮录

百晓点灯

曦月沉浮录

明珠还

曦月沉浮录

墨渊轻狂

曦月沉浮录

临水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