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毒》。

眼看對方來勢洶洶,自己一行人就這樣被包了餃子,顧北忍不住怒道:“怎么,現在的仙匪在亡靈山脈的外沿也敢這么明目張膽的行事了?難道就不怕遇上釘子嗎?”

林雄帶著書生模樣的李顯緩緩從陰影中走出,身形妖嬈的小燕子和魁梧大漢羅康則“咻”的一聲落在顧北幾人的后方,四娘則帶著剩余幾人落在他們左右。

“我們既然敢劫道,那就無所謂釘子不釘子。”書生李顯笑著搖了搖頭。目光卻始終停留在思南和蘇酒兒身上,發出陣陣異色。

顧北面色凝重的打量了一下,一共十二人,最低的修為也在空冥境中期,其中還有四個是神游境中期,領頭那個穿黑色勁裝的中年男子竟然還是神游境后期大圓滿,敵我實力懸殊豈止數倍,簡直就是不可逾越。對方顯然吃準了自己一行人的修為實力,才敢這么囂張。

“是要我們動手還是你們自己乖乖把身上的東西交出來?”林雄臉色陰寒道。

“呵呵,”顧北冷笑一聲,“就算我們把身上的寶貝都交出來,你們就會放過我們嗎?”

“不會!”林雄搖搖頭,“不過只要你們聽話,就可能會死得體面一點。”

“那我說你老母!”顧北忍不住怒罵一聲,身形突然暴起!

一只古樸玉簫被他握在手中,一腳重重一踏,腳下的土地開始裂向四周。

“思南!”顧北大吼一聲,身形便沖了出去,一掌劈向擋在前面的林雄。

思南隨之而動,拉著蘇酒兒往左側突圍,那里的防守最為薄弱。

“砰!”林雄一拳祭出,與顧北在半空之中對上。他往后退了幾步,顧北卻直接被擊退十余丈才堪堪止住身形。

不能停下,他要攪亂這個戰場,給思南和小酒兒脫困爭取空間和時間。于是,他顧不得傷勢,也不再正面硬剛,直接施展身法開始游走在眾人之間,進行多點打擊。

正在這時,思南直接凌空一掌將左側一個身體瘦弱的仙匪打飛,正欲帶著蘇酒兒突圍。

“想跑?”短發女子四娘鴨子般的聲音響起,一柄巨大的鐮刀便橫掃而來,思南面色不改,雙腳釘在地面,上身后仰與地面平行,鐮刀的鋒芒擦著她的衣衫掃過。

四娘有些吃驚,看來情報不是很準確,這幾人的實力分明在空冥境之上啊。

她凌空高高一躍,一腳狠狠劈下。眼看思南就要躲閃不及,蘇酒兒突然掏出一片龜甲一般的東西,甩向四娘。

“四娘,小心,這是靈器!”粗獷大漢羅康提醒道。

可惜已經來不及了,那片龜甲在空中瞬間變大,發出格子形狀的光芒,四娘一腳下來就被陷住,思南抓住機會,從地上躥起,一掌轟在四娘的小腹之上!

四娘被思南一掌擊中,吐出一口鮮血之后,身形直接飛向高空。

“四娘!”羅康雙目眥裂,渾身爆發出驚人的氣勢,“小娘們,你找死!”

就在這時,一直端坐在馬背上觀戰的棉襖少年不滿的對羅康開口說道:“打架就打架,你這么大聲做什么?把我的小雪騅都嚇到了。”

“喲,好俊俏的小哥兒,讓姐姐來會會你。”不等羅康說話,小燕子款款向前,嬌笑道。

“姐姐?”少年歪著頭看向身姿妖嬈的小燕子,仔細在他的胸前盯了好一陣,隨即鄙夷的說道:“你分明就是男的吧,咦,真惡心。”說著,他一臉嫌棄的在鼻子面前扇了扇。

“小畜生,我扒了你的皮!”小燕子哪里受過這么赤裸裸的侮辱,當下便直接暴怒,握著一柄鋒利長劍便沖向半空,狠辣的揮出一劍。

電光火石間,只見馬背上的棉襖少年隨意一個抬手,小燕子就像一只死燕子從空中瞬間落下,狠狠的砸進地面,掙扎了幾下就不再動了。

眾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呆了,剛才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很多人都來不及仔細看,小燕子就直接被那奇怪的少年打得不知生死。

林雄和李顯還在和顧北周旋,眼看就要將顧北絞殺,突如其來的這一幕讓兩人不得不快速倒掠。

“該死的小燕子,不是說這少年的實力一般嗎?這分明就是個怪物啊。”林雄現在恨不得將小燕子掐死,就算他死了,都想再掐一次。隨手一掌就把一個神游境中期的他拍得生死未卜,這是白癡?你丫才是白癡吧!

“我不想殺人,你們把身上的寶貝都留下,然后就走吧。”少年掏了掏耳朵,淡淡的笑道。

林雄定了定神,隨即望著那少年笑道:“我們可以走,但是閣下讓我們留下身上財物寶貝,恐怕有點強人所難了吧?”

“可是你們打傷了我的兩個朋友,總得留下點什么吧?”少年又道。

不等林雄說話,身邊書生模樣的李顯卻開口了

“成哥,按你说的,今天那些人会把那批宝贝搞到哪儿去呢?”

“咱们这不是正要去呢!”

按照前世的记忆,除了那尊红珊瑚佛像以外,其他的东西恐怕都会流入那里。

粉红色的小自行车行驶在车道上,一路无言。

静静地望着四周,张成的眼神忽然变的犀利了起来。

“咱到了。”

不过张成没有立刻向前,而是直接从地上摸了一把土,在自己和谭江边的脸上画的像花儿一样,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

随后张成带着谭江边走进了一家旅店。

按照前世的记忆,这个旅店的后面就是通往那里的路。

张成和前台说了几句,那女人直接把谭江边和张成带到了厨房。

进入后门,里面是一个拐弯抹角的隧道。

走了有百十来步,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张成面前,朝着张成两人抱了抱拳。

继续走了一会,见还没有到目的地,张成不由皱了皱眉头。

“我说这位东家,这隧道有点太长了吧,这乌漆嘛黑的还要走多久?”

“先生,快到了!”男人回头笑笑回应道。

终于,张成眼前一亮,来到了一片灯火通明视野开阔的地方。

“两位且等一下。”男人回头抱拳再次道。

说完,那男人朝着旁边的一个外国佬和亚裔走了过去,跟那两人交流几句,这才又回到张成和谭江边跟前。

张成看着那外国佬和亚裔,心里浮现一抹疑惑。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身材肥胖的男人来到这里。

“那人是我们这人的地头蛇。”接待张成进来的男人见状,忙向张成介绍道。

被称为地头蛇的男人名叫海财,在这个地界上真没有谁能制得住他,不比他势力大的,他就努力的巴结,厌恶他的大佬,自然不想和他搞在一起,弱势的也不敢得罪他,生怕那句话说不好,就直接被收拾了。

张成知道海财,心里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自然也不畏惧他。

不过海财看见张成,先是一怔,随后突然眉开眼笑,露出了一副谄媚的样子:

“瞧瞧这是谁啊,这尊大佛怎么来咱们这儿了。”

张成皱皱眉,没想到海财竟然也认识自己。

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海财这种人就好像眼镜蛇一样阴险毒辣,说不定那天就窜出来,一口咬死你。

随后海财和带领张成的男人悄悄说了几句,然后便再次笑眯眯的看向张成。

“张老板,从现在开始我将为您提供服务,有什么要求可以和我说说。”

张成淡淡看一眼海财:“随便看看。”

“呵呵,好,张老板您这是第一次来这吧?”海财并没有在意张成的态度。

在海财的心里,不管张成如何,他跟着张成准没错。

这段时间以来,张成的名声在京城的古玩界可是如日中天。

“没错,听一次听说有这么个地方,好奇就过来看看。”张成淡淡回应道。

虽然不喜欢海财,但也尽量保持不得罪的态度。

“好嘞,那我就带您好好参观参观,下次您来了还找我!”海财笑着道。

张成点点头,然后和谭江边对视一眼,二人跟在海财的后面朝里走去。

“张老板,前面是交易场,要不要去看看?这会应该正有好宝贝。”海财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房间,朝张成介绍道。

张成稍微思索一下便点点头:“好,去看看都有什么宝贝。”

“张老板,您请!”海财立马伸手示意道。

张成倒也没有客气,直接带着谭江边走在了前面。

很快,两人来到了交易的房间。

此时此刻,在房间中正有东西展卖呢。

“张老板,瞧见了吗?那位是李晋先生,眼力劲很厉害,也是这里的老板。”海财看着不远处的男人介绍道。

”他笑了笑,又道:“独行盗。”楚留香笑了,道:“你真

“哈哈哈……”

在卡康另一個秘密基地里,全身而退的卡康瘋狂的笑著。

“調查局內部都有我的人,這些蠢貨怎么跟我斗!”

卡康現在感覺非常的良好,甚至有些飄飄然了,因為特種部隊的行動他現在了如指掌,他感覺現在根本沒豫,在腰間儲物袋上一拍,一張火球符出現在手里,靈力灌入其中,一股微弱的火之靈力蕩漾開來,向著空中一拋化作一個人頭大小的火球。

“去!”向著保護光幕一指,火球便拖著一道火光向著保護光幕打去。

許志雙拳藍芒大放,瘋狂的攻擊保護光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血铠战纪

月巴氵皮

血铠战纪

海花盛开

血铠战纪

零点风

血铠战纪

拥有福气

血铠战纪

冷月梦殇

血铠战纪

摩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