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全文终》。

人用刀,刀杀人,人被杀,就好像鸡生蛋,蛋生鸡,鸡又生蛋那十三只血鹦鹉的奴才。血奴!——还有三十六滴,凝成了三十六

明思遠浩浩蕩蕩帶著隊伍來到補給點,龍千軍和虎千軍已經清點完畢,準備要離開。

“明千夫長這才來啊,喲,居然還全副武裝,你這是怕有人搶你們的補給么,再說你們的補給也用不了這么多人領啊,哈哈……”

龍千軍的一位參將陰陽怪氣的說道,引的龍虎千軍的人哄堂大笑。

“哼……”明思遠冷哼一聲,心里暗道,一會你們被搶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怎么就這么點東西?”明思遠瞄了一眼補給,驅馬向前,直奔負責發放補給的撒克遜族負責人。

看到來者不善的明思遠,撒克遜族的負責人登時拉下了臉,烏拉烏拉的一頓暴喝。

“司大叔,過來翻譯!”明思遠直接無視了龍千軍和虎千軍的人。

一陣烏拉烏拉的交流后,司白軒給氣的吹胡子瞪眼睛的撒克遜族負責人鞠了一躬之后,戰戰兢兢的說,“公……公子,這……這位東撒克遜族百戶長要你下馬給他行禮道歉……”

“想的美,小爺一個千夫長給他一個百夫長行禮,做夢呢?”明思遠翻翻白眼,沒有理會。

“你問他,這補給怎么分的?”

“這……”司白軒看著快要火冒三丈的東撒克遜族有些猶豫。

“不用怕,照實翻譯,有我在。”明思遠騎在馬上居高臨下給司白軒打氣。

在一陣不友好的交流之后,司白軒擦擦頭上的冷汗,給明思遠說道,“公子,他們說炎月軍團每人二十天的補給量,其中有十天的肉干,其他則是奶酪干糧,另外還有十頭大肥豬。”

“只是我們怎么分,他們不管……”說道大肥豬司白軒偷偷瞄了一眼還剩下的那堆補給。

也許聽說過明思遠深得右賢王的賞識,是右賢王最近最火的人物之一,那東撒克遜族負責人臉色雖然難看,倒也沒什么出格舉動。

“讓他給我行禮!”明思遠長槍突然指著東撒克遜族百夫長說道。

“唉喲,我的小祖宗啊,你就饒了我吧,他們不敢找你事,但是敢砍了我……”司白軒聞之臉色大變,連連擺手,堅決不翻譯。

“哈哈,明小千夫長這是要拿東撒克遜族人立威啊,真幼稚……”

旁邊龍千軍虎千軍的人不合時宜的嘲笑起來。

“好,那你就給他說,小爺清楚了,如有沖突,還得需要他做個見證,順便問問他的名字,記住他。”

明思遠冷笑一聲,對周圍的嘲笑置若罔聞。

豹千軍的士卒雖然對明思遠要求按長久駐扎標準扎營極為不滿,但在此時面對主官被嘲諷,有備而來的他們顯然也不樂意聽。

兩百雙噴火的眼睛對著龍千軍虎千軍怒目而視,好像餓狼看著羊群一般。

“咦,這掉尾的貓咪軍今晚吃錯藥了吧,我好怕怕……”

許久,總算有人發現氣氛不對勁了,但是沒人當回事。

“公子,你想干什么,按慣例這些補給我們只占兩成,龍千軍虎千軍各占四成……”司白軒看著眼神不對勁的明思遠,猶豫片刻之后決定加把油!

“你看十頭豬,只給咱留了個豬屁股,連一成都沒有……這龍千軍虎千軍沒把公子放眼里啊!”

“哼,我看見了,我今天讓他們見識見識小爺的本事。”明思遠瞇瞇眼睛,狠狠的說道。

“烏拉烏拉……”突然從旁邊傳來了一陣舌燥,原來那名負責補給的東撒克遜族百戶長感覺情況不對勁,沖明思遠喊著什么。

“他在說……”司白軒瞥了一眼那百夫長,趕緊給明思遠翻譯。

“不用翻譯,讓他閉嘴!”明思遠都沒回頭,堵住了司白軒的話頭。

司白軒被明思遠霸氣激的熱血沸騰,扭頭就說了倆字,“吧啦!”。

“烏拉!”那名東撒克遜族百夫長顯然沒料到這些奴籍的炎月士兵居然敢吵他,登時拔出了腰刀。

瞬間周圍十幾個東撒克遜族士兵跟著抽出腰刀,虎視眈眈的盯著明思遠和司白軒。

豹千軍持利刃的被明思遠的囂張所鼓動,也紛紛亮出家伙與東撒克遜族的人對峙著。

“喲,這貓千軍居然轉性了,居然敢在撒克遜族面前撒野……”

“哈哈,怕不是嫌自己命長……”

龍千軍虎千軍的人幸災樂禍的看熱鬧,也不急于搬用補給了。。

“你剛說了啥,他們反應這么大?”明思遠好奇的問道。

“我……剛讓他閉嘴!”司白軒有些害怕,這事真的鬧大了可就不好收場了。

“不用怕,站直咯,你給他翻譯。”明思遠回頭冷眼瞥了一眼那名百夫長,調轉馬頭,正對著那名百夫長。

“讓他別多管閑事,小爺真不高興了,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明思遠一字一頓的說道,眼睛死死的盯著東撒克遜族百夫長,“一個字都別漏!”

明思遠篤定西撒克遜族

阳神之身,如何淬炼铸造,一直是困扰虞渊的大难题。

在此之前,虞渊始终没头绪,找不到方向。

直到此刻……

以那座“生命祭坛”为基础核心,沉淀天魂进入,再以灵力、魂念,日夜累积地磨砺,便能缔造出一具新奇神秘的阳神?

赤红如血晶般的祭坛,蕴藏着磅礴如海的力量,可那力量……和气血相关。

以此炼出的阳神,该是气血和魂灵的结晶,那岂非,和青鸾女皇那具近乎于大妖的阳神一致?

虞渊浮想联翩。

不过,他还是决定依照陈青凰的建议,......

  距离陈默不知道多远的地方,陈韵若正跟着陈默的痕迹前行,好像他们也是明影的人一样。

  陈韵若将走过的痕迹进行覆盖,并且时不时的向外其他地方挥剑。造成痕迹错乱的感觉。让敌人误以为陈默对于反侦查很有能力的感觉。

  陈昊天则去负责和那群追杀的人进行周旋。在陈韵若已经改过的地方进行二次修改。毕竟星神出来的时候动静太大了,明影就算是头猪也知道这里有问题了。

  “弟弟的剑师天赋真好啊,可惜了!”陈韵若看到地上被斩成三段间距相等的藤蔓,忍不住叹息。“要不是不能凝聚能量核心,我说什么都要他走上这条路。”

  “唉!”一声叹息,道尽无数坎坷。

  …………

  第二日,陈默从睡袋中爬了出来。

  一晚上的睡眠,让他感觉在大自然的拥抱下睡眠还真不错啊。不由得自言自语道:“亲近自然,放松心情,要是……”

  “要是你个头!”星神的声音从陈默背后传来,就是这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陈默好奇的转过头去,发现星神脸上红肿一片。好像经历过某些大型挨揍会场。甚至嘴角因为被某些不知名的虫子咬了,还一直打着颤。

  “哇,你好惨啊。”陈默故作惊讶。一边吐槽一遍摇头。“你肯定是昨晚日树结果被虫日了!”

  星神:“???”

  你这厚颜无耻的家伙,昨晚不是你抢我的睡袋?

  即使心底恨不得揍陈默一顿,但事实还是让他不得不忍下。

  自从陈默看破了两者之间的供求关系后,变的更加无法无天了。

  你用传承威胁别人,别人用性命威胁你。两者相比,谁更吃亏就不用说了。

  幽兰城他们是一定要去的,陈默也没有故意在这方面搞事情。这也是星神即使气的牙痒,也没办法的事情。

  性命还需要这个人来救啊。

  又是一上午的辛苦路程,在换上星神开路之后。陈默发现也就那样,毕竟和躺在地上喘气的星神做对比。这简直不要太轻松。

  果然有句老话说的好:

  人的惨是比出来的。

  夜晚又要降临,一连两天的赶路,星神也开始出现气息不稳的情况了。

  陈默也心知肚明。

  三级还不是极限,看来还能掉落等级。

  果然,不出他所料。

  半夜三分,星神又是一阵源能激发。随后扩散出去,让陈默的梦师等级更近一步。

  三级梦师已经无限接近了,甚至有个十天半月,陈默十成十的把握自行突破,不需要梦璃的存在。

  要知道陈默的梦师使用的可是二级源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般的梦师突破技巧对他来说没啥卵用。但这就是陈默的自信,论做梦还真没人比自己厉害。

  第三日,这是他们两逃亡的第三天。

  陈默早晨看见板着脸的星神不敢做声。

  毕竟等级跌落这种事情,轮谁都不会开心。陈默也不会很跳的当面刺激对方。

  即使现在两人等级都是二级。

  一路上,星神一言不发。仍然旅行自己开路的“职责”。陈默也就跟在后面。

  突然,星神想到了什么,在原地停了一下。陈默一个没注意踩到星神脚上。

  陈默眼见星神正在气头上,也不敢皮,只好连连道歉,“抱歉,不是故意的!”

  “没事!”星神不在意的挥了挥手,随后拿着木棍指着陈默。脸上充满着严肃,好像接下来的事情是某些人生大事一样。“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实际上这还真是大事,这种师徒不是学校那种师徒关系。这种师徒关系,名师徒实父子。真要是拜师,指不定陈默也要被当做“除根”对象。

  但现在此地就两人,星神问出这种问题。陈默没理由不相信,星神会没有把握说出这句话。

  可是,星神的把握再好,对他来说也就是扯淡罢了。本人已经赚得够多了,不需要更多。作为一个曾经的社会人,知道拿得多死的快的道理。张开嘴就像拒绝。“我……”

  “先不要轻易下结论!”星神好像早有准备,当陈默开口的时候,先发制人的打断陈默接下来的话语。“不是你想的那种师徒。而是挂名之间的关系。但我保证我日后绝对倾囊相授。”

  “这……”

  陈默可以保证,星神第一次说的绝对是那种师徒关系。名师徒实父子的家族传承类的师徒关系。因为他的拒绝,星神不得不解释这是第二种。

  然……

  陈默依旧不乐意,现在这种“雇佣”关系不错,就算陈默任务失败。明影也不会对他有清算的想法。

  你见过哪个小说中佣兵团因为委托人死了和别人拼命的。

  要是真有这种,陈默也捏着鼻子认了。毕竟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这种职业道德楷模是他佩服的。

  “这要我思考一下

罡風肆虐,狂暴如刀。

季遼本以為鐵蛇能制住這個怪物,卻沒想到鐵蛇竟是被生生的打爆了。

嘭嘭嘭。

狂暴的勁風如有實質,掃過天地,嘭嘭嘭的撞在季遼的胸口。

季遼悶哼一聲,上身衣袍瞬間被撕的粉碎,露出那赤裸的胸口。

“噗!”

他大吐一口鮮血,猛的倒飛了出去,竟是在這交鋒之中被那狂暴的氣勢重創了肉身。

不過季遼并沒失去理智,倒飛之中,探指對著遠處一指。

那懸于虛空的神莽化靈符立時化作一道流光疾射回了他的手里。

通天道人和無......

江别鹤瞧了罗九、罗三一眼,忽疾言遽色。与人交尤笃于义,有在冰上?陆小凤笑了,他见的怪在那里。树上是不是还留着那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全文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在人界凑数的日子

layla_z

在人界凑数的日子

mathi

在人界凑数的日子

陈家三郎

在人界凑数的日子

夜惠美

在人界凑数的日子

十三苏00

在人界凑数的日子

旅途中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