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上大风》。

要知海上食物清水最是珍贵,自无足够的饮食供给狮虎,再加以或只要我们今后强大起来,文物也许自然就会回来了,我们现在

  粗糙的大布四角各有一颗钉子,只要把四角钉在附近的树木上,就能形成一张遮风挡雨的大伞。

  而在这个大布遮挡范围之中,一群人眼神东晃晃西晃晃,坐在一直漆黑的大虫子上,看上去一副十分不自在的样子。

  这些人有老有少,但是没有特别老的人,一般老人撑不过这个大寒天。

  有些人缩成一团坐着,有些人站在虫背上,还有的人一副大佬作态,看上去是这个团队的话事人。

  张小河从山洞内走了出来,在林寒雨的带领下来到了这个小树林。

  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虫子最前面背上的人,撇了一眼,看向其他人。

  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就把所有人观察了一遍。

  这些人都是些普通人,能够一路流浪活到现在,已经是万幸。

  那个虫类比小绿弱了不止一丁点,若是路上遇到些强大的宠兽和虫类,指不定在哪里就全军覆没。

  等张小河进入他们的视野之后,那个站在最前面的当即趟着水走到了张小河面前。

  他脸上陪着笑,一副谄媚姿态,说道:“你就是岛主吧,幸会幸会。”

  张小河眉头一条,这是一个年近五十的人,看起来还是蛮有礼貌的嘛。

  忽然,林寒雨在张小河耳边耳语了两句,张小河笑着点头。

  林寒雨跟他说,这伙人刚来的时候,可是打算强占这里的,要不是顾想跟漠沙动手,他们就真的打算杀人占领。

  “好,很好。”张小河说了句没有头脑的话,然后就等着他回答。

  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只能让他尴尬笑着,场面僵持了一会,那个看上去是这伙人的话事人的中年人,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那个,我们想在这里住下来,还请你通融通融。”

  这话一出口,张小河当即板起脸,声音不带感情地说道:“你是在要求我我?”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咬文嚼字的人,这样做主要是把他狗牙给拔了,免得以后欺负到他头上来,也省的之后心烦。

  “不敢,是请求不是单独用一个请字。”话事人流出了一些了冷汗。

  他可是知道,这个岛上的人,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个个实力强劲,有的还能单手宰虫呢。

  “哦是这样啊,看来是我错怪你了。”张小河像是孙猴子一样,说变脸就变脸,当即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不敢不敢,都是些小事,只要你能收留我们,一切都好说。”话事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

  张小河也不打算跟他们瞎扯,当即跟他们提出了条件,说道:“我这岛是独裁制的,他们都要听我的话。”

  “我知道大家都是上一个时代的人,早就破除了专制,这样吧你们有两个选择。”

  “一是跟他们一样听我的,一旦选择这一条就算是让你们去死,也不能反抗,第二呢,你们自己管好自己,但是岛上那些结了食物的树不能碰,因为那些都是我一棵棵亲手种下的。”

  “我记得以前的时代,人们讲究法律,那些树木应该是属于我的财产。”

  张小河完全就是想到哪说到哪,他对这些人并不上心,这世界太大,太多人处于灾难中。

  要是怀着善意而来,张小河欢迎,怀着恶意,他也不愿意多管。

  “我们选第二个。”话事人想都没想就说道,张小河能够感受到他此时的高兴。

  张小河双眼微眯,内心已经想了很多事情,这些家伙食物以后该怎么找呢。

  不过,竟然能一路走到这里,说明也有自己的本事,他跟林寒雨转身离去,不再多管他们的闲事。

  其实岛屿对于张小河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地盘,说实话也真的是他的地盘。

  换做以前,他还有些疑虑,但是得知千刀宝殿跟岛内的绿洲之心融合之后,他就没有一点的见外。

  叹能够感受到绿洲之心,那是一个埋藏在岛屿之下的核心。

  这里之所以能够成为一片绿洲,有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绿洲之心,要么一片沙漠没有人管,怎么长出茂密的树林。

  也正是有这颗神秘的核心,岛屿才能经受大雨冲刷,而不溃散。

  再大的雨,只要在绿洲之心的范围之内,岛屿就不会崩溃,泥土也比较紧实。

  张小河现在已经在打那颗核心的注意,目前对于绿洲之心的了解很少,当时黑狱神两兄弟点破之后,他才知道这个绿洲之心的。

  若是没有人告诉他 他或许永远都看不到。

  从这一种意义上来讲 绿洲之心跟宝殿融合之后,两者结合的产物应该是属于他。

  那么这个岛屿也是属于他,让一群外人在自己的地盘生活,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

  “你就留着他们自生自灭。”两人走着,林寒雨忽然问道。

  张小河微微点头,说道:“你都说了他们来的时候,不怀好意,让他们自生自灭已经是善心大发。”

  “我觉得他们有些古怪,那个大虫子跟小绿很像,一路上带着这群人漂流到这里,还有那个疯疯癫癫的傻小子,身上似乎有着高强度的神波动。”

  林寒雨说着,张小河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身后,一处树木阴影之下。

  这一路走过来,张小河早就发现身后有个人在跟着他们,于是说道:

  “咱们身后那个?”

  林寒雨点头,接着说道:“那个小伙子应该跟妈漠沙一样,都可以跟虫类沟通,不过他的状态不是很好。”

  张小河再一次仔细看了他一边,这小伙子的神受了损伤,张小河一眼看了出来。

  不过,他本身神不强,也不会自愈,因此就一直傻着。

  “这小子受了神伤,要不要帮他一把?”张小河询问道。

  身后树木阴影中,那个疯疯癫癫的小子,鬼鬼祟祟地跟着他们,也不知道想做些什么。

  不过,只要他不做危害张小河他们安全的事,张小河不会对他采取过于强硬的措施。

  林寒雨微微点头,她这人还是比较心软的,想着人们修行不易,能搭一手是一手。

  张小河思考了一会,也就同意下来,随后他们就往山洞的方向走,那个疯疯癫癫的小子,则是一路上不动声色地跟着他们。

  一路进到山洞内之后,那个小子忽然从黑暗中窜了出来,然后一把抱住那一床破旧的被褥,立刻逃窜。

  张小河两人对视一眼,这小子的目的原来是被褥,他没有立刻追赶,而是跟林寒雨询问原因。

  林寒雨解释一番之后,这才知道,原来张小河睡的那一床被被褥,以前是这个小子的。

  当时林寒雨看到有被褥,觉得要给张小河整一个,于是就抢了过来,洗干净烘干之后,就给他盖上。

  没想到这傻小子还念念不忘。

  “你也太坏了吧,抢人家的东西。”张小河笑着说道。

  “没有抢,我用一堆食物换了,好大一堆呢。”她并不是一个喜欢强抢的人,但是又很想要。

  于是就用一堆食物,强换。

  “得嘞,先给他抓回来,治疗一下。”

  话音刚落,两人就消失在了原地,片刻之后,他们的身形重新出现在山洞内。

  跟之前不同的事,张小河手上多了一个不断在挣扎的人。

  那是一个花脸小子,身上的污垢很多,衣服破烂不堪。

  此时他正龇牙咧嘴,像是一个野兽,看起来很凶狠的样子。

  “嗷呜哇呜。”他叽里呱啦乱叫一通,每一个发音都像是一头积年野兽。

  “哎呦,这小子咬我。”

  只见花脸小子一口咬在了张小河手臂上,把他这细皮嫩肉都给咬出血口。

  “赶紧的,顾念找我还有事。”林寒雨说道。

  随后两人就对一个花脸小子,做了惨无人道的绑缚,把那一双手脚卡死,让他不得动弹。

  光是他们还不够,张小河干脆召唤出一个宠兽,让宠兽用身体卡住他。

  随后张小河开始进入他的心神,一边观察着伤口一边思索着解决方案。

  最终决定下来,他先是修补了一部分心神,然后再在他的体内留下一个神力球。

  因为花脸小子本身不会修炼,因此本身的神不足以修复伤口,于是张小河给了他一些神力储备。

  把那些关键的地方修复完成之后,剩下的就要靠他自己。

  “好了。”许久之后,张小河长出一口气,这一次修补工作,可不容易,花费了他大量的精力呢。

  做完这一切之后,张小河坐到一边,看了这小子一会。

  只见那小子一双眼睛格外凶狠,从头到尾都是这个眼神瞪着他,但在这幅凶狠的眼神之中,张小河总算是看到了一点人性。

  他已经在慢慢地恢复,粗略估计,个把月应该就能恢复完成。

  看着这个傻小子,张小河忽然想起来黑狱神说的话。

  黑狱神两兄弟路上遇到了一群人,其中有一个傻小子,疯疯癫癫的,特别跳脱,不会就是他吧。

  很快张小河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小伙子已经是一副野兽模样,哪还能跳脱起来叫板。

  林寒雨在这边处理好了之后,立刻就去找顾念,他们今天约好了一起去采蘑菇。

  张小河当时听了就觉得奇怪,这个到他逛了个遍,每一个地方有什么都知道。

  岛上没有蘑菇的呀,到底哪里来的蘑菇呢,真是奇怪。

  片刻之后,张小河猛然惊醒,当即快步跑了出去。

  没有蘑菇,但是很可能会有变成蘑菇的宠兽啊,他当即醒悟过来。

  必须立刻找到林寒雨他们,万一激怒了宠兽,到时候可能不好收场。

  张小河当即抛下花脸小子,甚至忘记了给他松绑,一直在他离开很久之后,花脸小子还是被一个千刀护卫钳制在地上。

  山洞附近只有滴滴答答的雨声,山洞内格外空幽宁静。

  张小河来到顾念的小木屋的时候,并没有在屋内找到他们的身影。

  他当即叫来了溯流,然后让他抱着自己飞到高空,一处处观察寻找。

  溯流收到命令之后,他的身躯上当即浮现出了厚重古朴的玄青甲。

  青色的能量自玄青甲上迸发,随后身着战甲的溯流抱着张小河,飞到了半空之中。

  岛屿虽然不大,但是也不小。

  单单是他们两个,寻找速度一定会很慢。

  想到此处,张小河立刻叫出所有的千刀将军,将近五十个身着玄青甲的战士,飞在半空中。

  按照张小河传输的

南根邱大喝一声道“你们笑什么!我老大昨天才赤手空拳打死一只首领级的咧嘴匪猪!这实力去考坤侠应该不差吧!”

  首领级的咧嘴匪猪?!这些人对于危险种所知不多,但是咧嘴匪猪这个危险种可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因为有好几拨咧嘴匪猪栖息在亨治城周围,它们数量庞大,生殖能力也很强,并且个体拥有不俗的实力,特别是首领级的咧嘴匪猪,整个亨治城能够将其击杀的绝对不过百人。眼前这个全身都包裹着纱布的小孩竟然能够将其击杀,那不是说这个小孩在亨治城也算是高手中的存在。

  桥下众人都仔细的盯着南根邱的眼睛,一个小孩想要说谎,是很容易发现破绽的,但是他们从南根邱的眼睛散发的光芒得知这一件事是真实发生过的。

  躺在不远处的王耳浑身冒着冷汗,庆幸还好刚刚没有和这两个小孩打,不然说不定被收拾的有可能就是自己。

  听完南根邱的话后,众人纷纷上前,与诸葛云和南根邱套近乎,有事没事的聊着天。

  王耳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但是他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马上拿着被子跑到诸葛云面前道“两位小老弟刚刚不好意思,我今天是遇到了一堆的倒霉事,唉!不多说了,被子拿去用,谁都别跟我客气,云老弟,这可是治疗外伤的良药,我一直珍藏着,你拿去用。”说完,王耳从口袋中掏出一盒药膏,上面写着西中白药。

  诸葛云见王耳这么热情,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本来两人也没有什么矛盾,于是收下了药膏。

  见诸葛云收下药膏,王耳这才放心,继续与众人聊着天。

  天色渐渐暗淡,众人热聊过后,由于睡意袭来,纷纷睡下。

  饿着肚子的诸葛云伤还没有完全好,加上今天的劳累,没多久诸葛云便睡着了。

  南根邱则由于心里十分自责,望着满天繁星久久不能入睡,可是当睡意来临的时候还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夜越来越深,周围一片宁静。

  “小南起床了,今天可是报名的好日子。”诸葛云将睡梦中的南根邱叫醒.

  南根邱用手拍了拍脸颊,缓缓起身,刚一起身,肚子不争气的叫唤了起来.

  这时诸葛云将一块大馒头递给南根邱道“在你睡觉的时候我和张老哥还有王耳跑遍了附近的垃圾桶,你猜我挣了多少?”

  南根邱看向诸葛云,发现诸葛云身上的绷带除了左手上的,已经全部没了,诸葛云穿上了平时的衣服,但衣服十分脏,全是泥土和灰尘,一看就知道捡垃圾不是一个好活.

  南根邱缓缓的接过诸葛云手中的馒头,一时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南根邱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如此感性,怕被诸葛云看见,赶紧将头转向另一边,拿起馒头啃了起来,一边啃馒头一边说道“老大捡垃圾挣了十枚铜币?”(在这个世界上面值最低的是铜币,其次是银币、金币、钻石(钻石分三种,分别是初级、中级、高级)。一百个铜币换一枚银币,一百枚银币换一枚金币,再往上就是钻石,一百枚金币换一枚初级钻石,钻石则按质量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一百枚初级钻石换成一枚中级钻石,一百枚中级钻石换成一枚高级钻石。)

  “不对哦!”

  “二十枚铜币?”

  “不对哦!”

  “老大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直接说吧。”

  “整整五十枚,这两个馒头两枚一个,我们省着点吃靠这些钱应该可以吃十几天,不够我和张老哥再去捡垃圾。”诸葛云道。

  南根邱看见诸葛云全身脏兮兮的,心里十分自责,立即说道“老大下次你一定要叫上我一起去捡垃圾,好兄弟有难一起扛。”

  诸葛云开心的点点头。

  诸葛云和南根邱将馒头吃完后,张小强和王耳带着诸葛云两人去坤侠报名的地方。坤侠报名的地方位于亨治城的城郊,在一所名叫亨治学院!亨治学院是一所综合性的学院,里面涵盖了文学、医学、社会学等多种学科,是为人类培养技术型人才和综合性人才的学术地。

  张小强和王耳将两人送到附近。

  张小强道“祝两位老弟顺利通过坤侠第一场考试!”

  王耳附和道“以云老弟和邱老弟的实力,我相信你们一定会通过的!”

  “借两位吉言了!”说完诸葛云和南根邱便向亨治学院走去。

  此时的亨治学院周围站满了人,这些人大部分身材高大,肌肉壮实,看到诸葛云和南根邱两个矮小的小家伙走过来,都露出轻视的笑容,有些人甚至发出冷笑。

  诸葛云和南根邱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诸葛云十分很活泼,东看看西瞧瞧,南根邱则有些拘谨,看着这么多身材魁梧的大汉,有些面目狰狞,有些虎背熊腰,南根邱明白这坤侠考试一定不简单。

  “哟,两位小弟弟,你们好!是第一次来参加坤侠考试吧!我叫杜琅,我可是有着四十年考试经验的考生。”一位满头白发但看上去却不怎么显老的人出现在两人面前。

  诸葛云和南根邱看向这名叫杜琅的人,此人穿着十分邋遢,破衣服破裤子,头发油腻的已经全部打了结,一看就知道至少几个月甚至几年没洗澡了,全身臭烘烘的,见杜琅走了过来,周围的几名报考生,捏着鼻子纷纷走远,杜琅毫不在意,反而朝着离开的几名报考生翻了翻白眼。

  诸葛云挺好奇这位主动与自己打招呼的邋遢老头的,说这个人老吧,其实看脸估摸着五十多岁,但满头的白发和那看似精神却又有些浑浊的双眼,总让人感觉和他的脸有些不符。

  诸葛云笑着伸出手道“对啊,我是第一次报考坤侠,我叫诸葛云,来自泉蒲镇,今年十二岁,这位是南根邱,是我的好兄弟,也来自泉蒲镇,和我同岁。”

  杜琅伸出两只手,一只伸向诸葛云,一只伸向南根邱,杜琅伸出的手明显沾满了污垢,手掌和指甲都泛黑了。

  两人从小就一起在山地里、田野中打滚,身上总是弄的脏兮兮的,根本不怕脏,并且杜琅的眼里流露出真挚的神情,令两人无法拒绝。

  

現在科學院無限服務器的地方已經聚集了眾多的研究人員,李老也在其中?在柳副院長的阻止下,對陳淵的招募工作還是失敗了?李老也趕回來瞧瞧這個奇異的現象?這可是研究了這么久出現的最奇怪的一個現象?

走之前,李老深感愧疚,對陳淵說:“小伙子,你放心,我們幾個老頭子還是有判斷的?只是這次的事我們實在對不住你,以后有事打這個電話,老頭子我就是砸了我這把老骨頭也會給你辦好?”跟在李老后面的大漢也對陳淵說:“我這次都看到了,知道你是清白的,只要在不觸犯法律的前提下,你有事就可以打這個電話?”

糊涂的陳淵迷糊的接了個名片,一個叫李龍行?科學院高級研究員?一個是周千山,上面寫著國家機關干部?只是覺得他們就打攪了自己幾次罷了,這有什么不好意思?要是都按他們這么樣,那自己早就改把自己賣李正了?可能還不夠?甩甩頭不去想他們的問題,反正自己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玩這游戲,那個人不是說要封自己的號嗎?

在經過了幾個星期的研究后,所有的教授還是無法解釋這現象?而所有的工具也無法觸摸到這芯片了,只好派人小時對這個芯片進行觀察了?

而因為頭盔的支持,這個游戲在全國像旋風一樣刮向了全國和全世界?本來和李老有矛盾的小柳和柳副院長更加恨這些老教授?那時候小柳的叔叔也就是柳副院長的親戚也開了一家游戲公司,規模也不小?在知道有這個游戲的時候在許諾給柳副院長%利潤的情況下要拿下這個游戲?但是以張老為首的一些研究人員,為了更好的研究這個芯片,把這個游戲的運行交給了中國?也是世界最大的游戲公司漢朝科技?

在‘無限’游戲發展的時候,其他的游戲因為它的影響,基本上接近了關閉的狀態?只有那些個別的高級人員還舍不得離開老游戲,所有的人都把眼光放在‘無限’上面?在教授他們研究完后小柳也拿著柳副院長的指令,來刪除法師沒錢途這個角色?

在觀察人員的監控下,柳研究員運行起刪除程序?卻突然發現,程序無法運行?馬上找到剛剛離開工作崗位的教授,各教授對柳研究員來刪除別人角色來報復不屑一顧?經過一段程序試運,發現自己現在除了能維持這個游戲的運氣其他的什么都做不到?所有的教授都恐慌了,難道這個芯片就這樣產生了智能,那影響絕對是巨大的?

但是這個時候已經不能停下來,要是把這個游戲停下來,那漢朝科技絕對是損失不起的,國家也承受不了?現在每個漢朝科技出售頭盔的地方都人滿為患?只能想辦法找到一個代替的芯片,在沒找到代替的芯片的情況下那是絕對不能停了?

而現在游戲里面城里的人也開始多了起來,陳淵也在四處打裝備?自從上次李老到陳淵這里他還只休息了一次,那還是因為李正實在看不下去陳淵這樣玩了,生怕他又來個一睡幾天,這次還好?

等級高的人多了,的就多了?在許多次的打寶中,陳淵也終于在一個山洞里打到了行會令牌?而知道那里的出行會令牌的時候陳淵每天都要去關注幾次?在一天一個令牌的情況下誕生之城的行會開始多了起來,陳淵的卡也豐滿起來了?只是每天都在打寶的陳淵也沒在意自己卡上有了多少錢?

現在差不多所有的人都知道這游戲里有一個強人,非常的強?一個人沖殺技師衛殿,那里面的怪物對現在的玩家來說可不是一般的強?在別的怪物密度不是很多的地方打還是沒關系,可以那出行會令牌的地方技師大殿,那可是成群成群的技師長老和技師守衛,外面出現一個技師長老和技師守衛已經讓大家興奮和頭痛了?可就是有個強人一個人沖到里面去,干掉技師教主,暴出行會令牌?讓心動不已他們又有著萬分無奈?

萬事通成為了每個游戲人員都知道的裝備出售店?所有人幾乎見面都會有一句話:買好東西找老萬?老萬的店鋪已經擴大了一倍了,現在正在申請做拍賣,在萬事通出售行會令牌后,大家多多少少猜測他們的關系?

誕生之城和新手村之間有個山谷,在那里面的表現更加是把那個強人推上了頂端?那個山谷里基本上是一些暴熊,攻擊強大,防御強,血多?基本上新手村出來的經過那里的人都吃過虧,而就在陳淵搜索任務地方的時候,為了確認這里有沒有提示,愣是一個人把這里清得干干凈凈?

而這段時間追風家族也發現了火焰山,在基本上自己家族所有的人都死過一次后,再也沒去做那個任務了?把地方告訴了陳淵,陳淵也做人情的送了一個行會令牌給他?讓他感激不已,現在也打算加大努力找其他的幾個地方?

現在陳淵正在去往火焰山的路上,這段時間陳淵也變得成熟很多了?在毫無顧及的情況下,使用魔法,修煉魔法?現在陳淵控制魔法的能力大大提高了,智力也突破了大關?

明白彌勒戒是彌勒在無聊中用純精神力

重壓鋪天蓋地,季遼身形躍在半空。

這小溪不寬,僅有七八丈的樣子。

季遼身形在小溪上空一沖而過,就在他臨近對岸的邊緣時,一股比之剛才更加狂暴的重壓猛然臨身,他的身形再次驟降。

“不好!”季遼一驚。

手上捏了幾個法決,嗡的一聲,護體光幕瞬間撐開,身形再次向前竄了數尺。

“轟。”

只聽轟隆一聲,季遼的身軀砸落地面,直接陷下去了丈許有余。

大坑中一抹微涼之感在季遼腳下傳來,低頭一看,卻是他相距小溪邊緣太近,引得溪水倒灌......

梅吟雪惶然失色,道:你!…可是要保持这种关系并不容易牛肉汤是女人,女人都喜欢花前过雨的天气,本不该是这么热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上大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想活过三十岁

暮雨辰

我想活过三十岁

夜深人静*

我想活过三十岁

紫映九霄

我想活过三十岁

扬帆小虫

我想活过三十岁

秦长青

我想活过三十岁

西瓜切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