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四个妹妹!》。

此刻月光已沉,天却仍未破晓,香,桂子的香气之中,却充满了

“是啊,您可是太師叔呢。”

孟惺魂身上的魂絲全部松開并纏繞在太師叔身上,這下連孟座英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很凄慘。

孟惺魂被炸到粉身碎骨。雙手斷掉半截,大腿以下徹底消失,胸口一片混亂,腹部被炸出個大洞,要不是那條小褲子保護,連丹田都沒了。

太師叔:“你,你還是拿幾絲去保護著吧。”

孟惺魂悄然靠向前,而后全力驅動魂絲幫助孟座英療傷,龐大的生命力從七個血池里被陣法強行轉換后送出來,潔白飄渺的魂絲都被染成了粉紅。

孟座英簡直爽到想叫!

可就在此時孟惺魂身上的氣息轟然爆發。

“你找死!”

孟座英竟沒被嚇趴,老家伙渾身氣息一蕩緊急后退,身上的魂絲都被扯得亂七八糟。然后他那老臉真的掛不住,當然他一根老木頭本來就快沒臉蛋了。

孟惺魂并沒有殺太師叔,而是極速沖向前雙手瞬間長長刺殺出去。

漢武羽想哭。

本以為老奶奶來了會安全一些,他可以悄悄移動著靠向老奶奶了,可誰能想到這才移動了不過四五步,孟惺魂的攻擊就來了。

“祖奶奶救命!”

老奶奶也沒想到孟惺魂會對漢武羽出招,她手中的陣盤緊急一轉向下一掃,一道無形的利刃就斬向兩只手臂。

這下連左一飛都看出老奶奶的法術對百枯谷修士效用不大了,老奶奶所擁有的明顯是純陰力量,這種力量細膩陰柔還附帶靈魂影響能力,但百枯谷弟子都快修成木頭了,身體不受影響不說,靈魂也被藏得很深不受影響。

難怪老奶奶這么長時間都沒把孟座英給打死還讓他跑了回來。

老奶奶法術威力弱,那漢武羽就有些慘淡了。

元嬰尊者的攻擊絕不是那么好處理的,更要命的是漢武羽身懷一大堆寶貝可剛才不敢動連半件都沒激活,于是只能用肉身承載這兩下。

“噗噗!轟!”

漢武羽倒飛回去把巖壁砸得稀巴爛,當然他自己也給砸得稀巴爛。

“好了!”竟是最沒臉的孟座英,“別跟小孩子一般見識。”

“哼!”孟惺魂氣憤,“竟敢打擾太師叔療傷,該死!”

孟座英:“好了,先別惹事,你拿三成魂絲療傷,其余得給我。”

“不用了,”孟惺魂直接控制魂絲開始纏繞到老者身上,“太師叔先療傷要緊。”

“你拿三……”

孟座英這回可是被嚇死了,他當然還是防備著孟惺魂,沒想孟惺魂氣息飆升后還是沒殺向他,卻殺向了比殺他更恐怖的家伙。

殺手工不二!

“你別亂……!”孟座英苦笑,“小王八蛋!”

本是救命的細絲轟然一緊纏住了孟座英,孟座英的確能控制一部分細絲但他的權限自然沒有身為谷主的孟惺魂高所以暫時被耽擱了一下。

這一下所導致的結果就是魂枯樹轟然扎進了孟座英的腦袋。

無數先祖意念,無數亡魂所凝合的魂枯樹瞬間壓向孟座英,老家伙的元魂差點被擠爆,還好他已經修到元嬰很多年,甚至已經開始偷偷修煉分神的能力,如此他竟將部分元魂解放出來甚至重新控制住了身體:“孟惺魂,你這個欺師滅祖的家伙,你好狠吶!”

孟惺魂瞬間收回了殺向工不二的氣息但全力防備,他怕小姑娘再壞他的好事:“太師叔,您老了,沒用了,您就不能把機會讓給我們這些……”

不過太師叔孟座英都來不及回

“神龙斗士!”

吴笑天展开双翅,龙飞而去。

眨眼间,消失在四大美女跟前。

啧啧啧!

怪不得东望海妹妹瞬间被吻,要是自己也丝毫没有反应能力。

四大美女震惊不已,面面相觑。

吴笑天化身神龙,飞出学宫,穿过情人桥,右转入小道。

那小道左边是绿油油的稻田,右边是水青青的大河。

飞到小道尽头,溪水与河水交汇处,果然见到一棵水翁籽树,高大的枝干,一半横出河溪交汇的水面之上,一半探入碧绿的稻田。

水翁籽树枝繁叶茂,垂下一串碧绿的......

从这房子里,可以很清楚么?司空摘星:想看看你

海拔近两千米的山坡上,莫凯泽单膝跪地,【道剑·尘冕】插在地上,身前是一道由风元素汇聚而成的无形屏障!

几乎是在莫凯泽刚准备完的一瞬,雪崩就到了。

首先迎来的就是雪流前的气浪,似原子弹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气浪的冲击比雪流本身的打击更危险。

气浪从高处冲击而下,所到之处乱石纷飞,前面的阻挡物都被冲得四处翻滚。

轰!轰……

伴随沉闷的声响,气浪撞击到屏障。

作为风元素的一部分,气浪在接触到屏障的一刻就转化为屏障的一部分,使其变得更大。

气浪能轻松化解,但冲击力却不能,强横的冲击力推着屏障以及屏障后的莫凯泽缓慢下滑。

莫凯泽双手紧握剑把,寒冷天气下他额头却渗出了汗珠,身体不受控制地后退,【道剑·尘冕】在地上划出的痕迹被身前“步步紧逼”的屏障吞噬。

这还是屏障缓解和承受了近乎所有的冲击力,不然单是万分之一的冲击力就能轻而易举将他撕成无数碎片。

不等莫凯泽反应过来,夹杂乱石的雪流紧随气浪而至。

轰隆隆!轰隆隆……

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雪流撞向了屏障。

然而这次,面对望不到尽头的雪流,屏障却失去了转化的能力。

强大的力量下,屏障下滑的速度骤然加快。

【道剑·尘冕】深深插入地面,划出有力的痕迹,莫凯泽呼吸急促,膝盖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护膝因快速摩擦而慢慢破损,滑雪服下的膝盖正渐渐与地面接触。

莫凯泽咬紧牙关,竭力抵挡,但依然止不住下滑的趋势,而且下滑的速度越来越快,屏障岌岌可危。

一旦屏障破碎,他就再也挡不住雪流。那时的他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他避开,雪流吞没以辰和路璇,一种是他们三人都被雪流吞没。

事实上,莫凯泽还有一个选择,那便是将以辰和路璇带到空中,以他现在的实力短时间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但在这几天的滑行中,他们发现山下是有人的,十多座木屋和几个夏季牧场,大约七八户人家,畜牧为生。莫凯泽不敢也不能拿二三十条人命做赌注。

滑雪服磨破了,膝盖与大地零距离接触,皮肤与雪面摩擦,急剧增加的疼痛使得莫凯泽神色有些狰狞,不复之前的平静,布满血丝的双目中逐渐亮起青光。

“啊!”莫凯泽大吼一声,青色剑息达到了最亮,宛如实质。

【奥义·湮照】!

剑脊上的方形图案活了过来,如鱼儿般在剑脊上游动,青色倒刺上的螺旋花纹旋转起来,【道剑·尘冕】释放的青光变成了暗青色,无形之中,一股恐怖的力量爆发……

刹那间,屏障有了颜色——暗青色。

死寂般的颜色将屏障的巨大完全体现出来,宽度和高度足有数十米,长度更是有山侧的一半。

从天空俯瞰,就像是一把暗青色大刀拦腰斩在了山上,壮观的场面令人叹为观止。

在湮灭之力下,雪好似处在了上百度的高温之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片大片地消融。

只是这种消融连水甚至水蒸气都没有留下。不止是雪,乱石也一样,还有雪流中夹杂的其他事物。

在莫凯泽全力施展奥义下,湮灭之力已经强到能将一切事物彻底崩解,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碎屑、粉末也不会剩。

雪流迅速消融,莫凯泽拼命坚持。

一时间,局面陷入了僵持,成为了一场无比艰难的消耗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雪流不断减少,屏障下滑的速度越来越慢。

莫凯泽紧握剑把,滑雪服中的两只手臂充血红肿,膝盖处血肉模糊,后背衣服内层被汗水浸湿,热气顺着衣领冒出来在低温下清晰可见。

他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可能半个小时,也可能一个小时,后退的距离有数百米之远。

四肢无力,昏昏欲睡,身体因发麻而丧失了感觉,剧烈的疼痛感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此时的他还能坚持全是凭借自身的意志。

原本望不到尽头的雪流此刻已不足屏障的五分之一大,只需再有几分钟,雪流就能被湮灭之力全部崩解。

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千分之一……当雪流全部消融后,暗青色缓缓褪去,无形屏障化为风元素消散于天地之中。

气浪和雪流的消失意味着这场雪崩终于结束了,莫凯泽以一人、一剑之力,将一场中型乃至大型雪崩湮灭于虚无!

望着失去青光照耀又被黑暗笼罩的空旷前方,莫凯泽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身体后仰倒了下去,在即将落地时被一双手接住。

“这是人力……能做到的吗?太可怕了,这家伙还是人吗?”以辰从后面扶着莫凯泽,手电筒照向四周,心惊不已,“看来今天过后我要对他刮目相看了。”

借着手电筒的光,以辰看到前方的地面有着明显的凹陷,深度大概在半米左右,宽度数十米,而长度竟一眼望不到边。那是屏障对地面的破坏,就像是一记手刀劈在沙滩上留下的凹痕。

虽然在莫凯泽引导下湮灭之力主要针对的是雪流,但是依然有部分湮灭之力外泄。

“你这‘目’可不是‘刮’一两次了。”路璇拿手电筒检查莫凯泽的伤势。

“所以才不在乎多‘刮’一次。”当看到莫凯泽那血肉中混着雪和土的膝盖,以辰心狠狠一颤,“他不会有事吧?有致残的危险吗?”

“可能没事吗?髌骨磨损严重,前十字韧带有断裂的危险我们喝了三天的酒。”

……

李衍睡了接近两天才悠悠醒转过来,脸上是遮掩不住的虚浮之色。君瑞乾寸步不移地在营帐里面守了两天,身边是四五个酒坛子。

见李衍醒来,君瑞乾关切道:“好点了?”

李衍点了点头道:“嗯。但是恢复元气还要个四五天。这四五天里,跟人动手铁定露馅。”

君瑞乾一拍胸脯道:“你放心,在洗剑阁这里,没人敢动你。对了,妙妙她是?”

李衍叹了口气,缓缓道出前因后果。

君瑞乾听完,咬牙切齿道:“可恶!”

李衍忽然问道:“对了!君兄,你怎么会在洗剑阁?”

君瑞乾饮了一口酒道:“这事就说来话长了。”

“我和我妹妹君晓天本是向国人。后来我代表向国出使楚国。楚国一个小官处处刁难我,被我给杀了。最后牵扯越来越广,黑莲那个老东西出手把我给抓进了无天狱。”

“那日一战之后,我到处打听,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我被抓后,楚国给向国施压。向国不敢收留我妹妹,把我妹妹驱逐出境。我妹妹流落江湖,本身天赋也不错,被洗剑阁收留。所以我现在留在洗剑阁,当了个什么长老。”

李衍点了点头道:“果然是楚国的一贯作风啊。”

君瑞乾微笑道:“话说回来,你要抢这个回魂草来唤醒妙妙?”

李衍皱了皱眉道:“嗯,这只是其中之一。君兄你呢?”

君瑞乾无所谓地笑道:“你要的话,我就帮你抢,我压根没指着这玩意儿突破玉花境。不过就凭你、我和洗剑阁这些人,可能不太够啊。”

李衍神秘一笑道:“没事,时间还早。我那一剑,可不是白砍的。”

……

“若弗妹妹,好久不见呀。”

这几天里徐若弗心情低落,总是独自蹲在营地外边沉默不语。李衍那强大的实力和神秘的身份,让她感觉和李衍疏远起来。而这熟悉的声音响起,她心中的那个李衍哥哥又回来了。

徐若弗欣喜地跑向李衍,一时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李衍翻手掏出两本新抄录的道术、功法道:“傻丫头,怎么了?喏,这是我那天说要送你的。”

徐若弗“哇”的一声扑倒在李衍怀里,抽噎道:“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

李衍揉了揉徐若弗的头道:“哪有的事!快别哭了,你师父在后边看着呢。”

徐若弗一惊,赶忙与李衍分开,看着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俞雁北,满是泪痕的脸上一阵绯红。

俞雁北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并没有反对的意思,问道:“李衍兄弟,到里面坐坐?”

李衍笑着拱手道:“前辈叫我李衍就行。”

帐内只剩下李衍、俞雁北二人。李衍开口打破沉默道:“前辈,我也就直说了吧。六国四宗各自为战的话,你认为结果如何?”

俞雁北对李衍的直言不讳没表现出不满,答道:“六成概率,回魂草会落到楚国手里。”

李衍笑了笑道:“以前周边小国和宗派怕楚国,怕的并不是楚国的兵力,而是楚国的三个玉花境供奉,没错吧?”

俞雁北点了点头——楚国要同时防备西边长长的边境,根本不可能集中兵力去对付某一个国家或者势力,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被楚国三大供奉神不知鬼不觉收了性命。

见俞雁北赞同,李衍接着道:“前辈你也知道,回魂草若是落到楚国手里,楚国运气好的话,再出一个玉花境供奉会是什么后果。”

俞雁北沉声道:“你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说。”

李衍不再绕弯,直言道:“说句不好听的,六国四宗合力把楚国五个元婴期后期修者全给杀了,楚国也没能力报复。洗剑阁已经站我这边了,前辈你……”

“好!”不待李衍继续,俞雁北下定决心道,“楚国也该还债了。”

……

“师尊,李衍求见!”

“嗯?我都人老珠黄了,见我干嘛?灵儿啊~快出来~”

幽静的竹林深处,李衍和煦地笑着,给苏灵儿掺满酒:“灵儿姐,这才几天不见,你怎么变了个人似的。小弟晚来了几天,姐姐不会是怪我了吧?”

苏灵儿见李衍展露实力后,并没有变得高高在上,反而更加平易近人,也就恢复了往日的语调,娇嗔道:“哼!冷落姐姐这么多天,敬杯酒就算了?”

李衍自罚三杯,打趣道:“那这样呢?”

苏灵儿狠狠掐了一下李衍的手背,饮尽杯中的酒笑道:“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呢?罢了罢了,你想说什么,姐姐我都知道。我拜火宗一直被楚国当成邪教,我们可从来没怕楚国呢~”

这些日子来李衍对拜火宗的行事作风颇为了解,自然明白这事成了,举杯道:“那今日小弟就不说扫兴的事儿了。来!小弟再陪姐姐喝一杯。”

推杯换盏间,苏灵儿娇媚之色更浓,眼神迷离道:“哼~你这么厉害,该不会是个五六十岁的糟老头子吧~来,让姐姐摸摸~”

……

“现在洗剑阁、玄岩门、拜火宗都已经决定和我联手了,不知罗掌门意下如何?”

从君瑞乾口中得知,眼前这位七星宗的宗主名叫罗灿。当李衍说出这番话后,罗灿心知这是大势所趋。

“没问题!”

……

楚国的威严早已被李衍那一剑斩得粉碎。得知四宗都已和李衍合作后,六国均是没有过多犹豫,答应暗助李衍。

风暴正在酝酿,等待爆发的那天。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四个妹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银河两万年

只打雷不下雪

银河两万年

廿虹

银河两万年

姬玖

银河两万年

十四行诗

银河两万年

正是日生时

银河两万年

别有洞天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