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切菜》。

南宫平怒道:两位如不相信昂首而起,红信闪缩,小小

一片陰森的柏樹林里,聚集著五六百人,中心位置,是一座很大的墳堆,前面兩株高大的柏樹,足有合圍粗細。這里,站著幾十個包氏父族的核心人物。

按照輩分排列,瀾字輩輩分最高,站在前排,身后十多個守字輩的老人,再后圈圍著幾十名景字輩的中年,后面該是倫字輩了,場地不夠了,只能遠遠地散落在周圍樹林里。

包文春是鮑守彥和子侄輩的包子明一道上門來喊來的,見半晌午了,依然有霧,就開著吉姆尼,拉上三爺和他倆一起過來。祭拜儀式是上午十點,這個不能耽誤。

如同看戲一般,包廟村就人山人海,周圍村子男女老少都來看熱鬧,竟然還有賣瓜子糖果的小貨郎挑著擔子叫賣。

包文春的車子招來不上學的孩子圍觀三爺怕小孩子亂劃亂摸,就守在旁邊不走。村里的隊長也叫包學倫的,還是個赤腳醫生,就上來轟走孩子們,說:“三爺,還是叫春子把車子開到我門口吧!你去坐那喝茶看著!”

貧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不信請看杯中酒,杯杯先敬有錢人。這句話出自郭氏族譜,但是此刻,也是很鮮明的諷刺。

有人來喊包文春,要他進入中間位置,包文春就跟著進來。周圍這幾十個倫字輩的兄長,都是本地場面上人物,基本都是鄉村領導以上級別,縣水利局的副局長包榮倫行政級別最高,本鄉的營業所信貸主任鮑富倫也在,臨鄉鎮的鄉長包新倫,也微笑著向包文春點頭致意,至于自己村小學副校長包學倫,只能算個外圍人員。作為包文春的大管家,包大林竟然也在旁邊站著,他老子包景梁卻排除在景字輩之外。包大林站在外圍,裝著很謙虛誠懇的樣子,卻掩飾不住趾高氣揚的得意表情。

包文春身后站著三爺,包瀾府很高興包文春能出席這個活動,邀請他出面宣讀祭文。

包文春拒絕了,說:“我是晚輩,前面有德昭望重的前輩,莫要折煞小輩了。”

包瀾府笑著說:“哎!可不能這么說!你可是國內知名的大明星,還是一代文豪,廣播電臺里整天念著你的名字,你是咱們包氏家族的驕傲和希望,年少有為啊!大家還商量著推舉你來擔任族長,帶著大家共同致富呢!”

包文春知道,這個人口直心快,性格爽朗,唯有一點,就是極愛面子,喜歡被人吹捧。要是從他手里奪走這個位置,估計他回家要撞墻。于是就笑著說:“我哪里懂得這些事,你哪里聽說十幾歲的毛頭小子能當族長的,很多人,我都不認識啊!”

“那,等會兒儀式結束了,你來講話,說說我們包氏歷史吧!”

包文春點頭答應了。

十點鐘到了,一個長輩出面了,說:“今天是一九八二年的清明節,這是我們的第一屆祭祖活動,以后每年還會舉辦。讓我們包氏宗人聚會一堂,共同緬懷先輩,現在由族長宣讀祭表!”

包瀾府看向包文春,包文春連忙鞠躬,伸手延請他登臺演講。

沒有一點特別的東西,高大的土墳堆前,擺放著豬頭四蹄,沒有石碑,也沒有大香爐,只是放著個大陶盆,插著許多的香火,包瀾府整理下中山裝,接過一疊黃裱紙,開始宣讀起來。

他以前上過私塾,有點識文斷字的小學問,讀起不知誰撰寫的,聲調抑揚頓挫,很有明清代小書生讀八股的韻味。三爺看看包文春,見他無動于衷,也就沒有說話。

祭文讀完了,投進火堆焚燒,接著就是這二十幾個人代表所有人上香,然后就是大捆的黃裱紙投進火堆,樹林里所有人在司儀的喊喝中,鞠躬行禮,鞭炮響起來,儀式結束。

老天牌的二兒子包守全,是和包爸一起工作的伙伴,昨晚也回來過清明節,他不比包爸低調,喜歡出風頭,今天也到場了。他也是被家屬農轉非的事情鬧得焦頭爛額,見包爸農轉非辦好了,又搬進五街坊的大房子,有點著急,就準備辦理病退手續,把大兒子景憲頂替上去了,雖說工資從自己的五級工五十四塊多,變成了學徒工三十塊零五毛,但父子二人的終身鐵飯碗都有保障了。

此刻聽包榮倫在說家譜的事情,就站出來說:“榮倫那點學問都是業余的,包文春都出書了,叫他來講一下我們包家歷史吧!”

包文春說:“我哪知道啊!只是從書上看來的,有幾種推測,咱也不知道哪一個是真的。”

老天牌說:“那就都說說!以后都記下來,留給后代們確定。”說著,拍拍手,叫大家安靜聽聽。

包文春只得走出來,說:“我說的不一定對!大家就當是聽故事了哈!咱們包氏,可是來源古老。是從周朝時就有的大传说中的那几个的地方!

“哥……哥哥,我不想走……”那只小冰晶鹿微微蜷缩着身子,发出一道稚嫩又可怜的声音。

它的一对大眼睛因为紧张而流露出丝丝氤氲雾气,显得很无助。

较为年长的冰晶鹿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尽管这对于小冰晶鹿来说可能是个大机缘,但是,它又怎么能确定云逸和慕容怜月之后到底会对小冰晶鹿做些什么呢?

它很纠结,尽管知道有两大至尊在它没有什么话语权,但是看着小冰晶鹿的模样,心里始终有些不情愿。

“小鹿别害怕,姐姐不会伤害你的哦!”慕容怜月一步跨出,迅速绕过站在前方的冰晶鹿。

“你……!”那只冰晶鹿大惊,它一时间竟然没有拦下慕容怜月。

小妮子现在已经是圣人境界,就算是神兽后裔,也依旧没有她目前的境界高,根本拦不住她。

慕容怜月脸上挂着纯真的笑意,她的身上此时散发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让小冰晶鹿眨巴着眼睛,有些茫然。

慕容怜月伸出漂亮的小手放在小冰晶鹿的头上,轻轻揉了揉它的顺滑毛发,很小心,很温和。

但小冰晶鹿这一刻却绷紧了身体,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盯住慕容怜月。

它不是害怕,而是震惊!

它头骨上的两颗肉球在慕容怜月的抚摸下竟然有一种酥麻的感觉,好似有什么东西在缓慢生长,让它奇痒难耐!

原本让它颓然的冰晶鹿角在这一刻竟然隐隐有生长的迹象!

“我…我……我跟你走!”小冰晶鹿回过神,连忙开口,就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它现在就算再蠢萌,也能够明白到底该做什么选择,摆在它眼前的,是一份不可多得的机缘!而且它能够感受到慕容怜月的善意,跟着眼前的漂亮姐姐也不是什么坏事。

“小妹?”年龄较长的冰晶鹿愣了愣,怀疑自己听错了。

“哥哥,我想跟这个姐姐离开。”小冰晶鹿垂下脑袋,不敢直视年长的冰晶鹿。

年长的冰晶鹿果断探出神识,感受着小冰晶鹿的情绪波动。

虽然它们神兽一脉不太可能存在神识被控制的问题,但是小冰晶鹿的态度转变未免太快了,它不得不注意一番。

如果眼前这两人想要强行带走小冰晶鹿,这绝对不可能!就算有两大圣宗至尊在也不行,它们是神兽后裔,它们骨子里流动着神圣的血液,它们有些不屈的意志和天生的傲骨!

它的虽然年岁不大,但是身为神兽,又岂会没有脱身之法?实在不行它就带着其余的冰晶鹿一起远遁,只要它愿意,很难有人能找到它们的踪迹。

“你确定?”探查过后,年长的冰晶鹿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深吸一口气,凝重地问道。

小冰晶鹿抬起头,蜷缩的身体站直了起来,像是鼓足了所有勇气,坚定地说道:“我能够感觉到姐姐对我没有恶意,而且……而且我也很喜欢她……”

喜欢?!

原本在一旁好整以暇的云逸听到这两个字心里咯噔一跳。

“等一下!这不会是公的吧?怜月我告诉你,公的绝对不可能要,没得商量!”云逸霍地出现在慕容怜月身边,神色很严肃,很认真。

如果这是一头公鹿,那他怎么可能看着慕容怜月天天和它厮混在一起?

做不到,绝对做不到!

别问为什么,云逸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心里就有这么一个排斥的声音在不断回响,公鹿绝对不成!

年长的冰晶鹿直接拉黑了脸,眼前这人怎么说话的,它们堂堂神兽,难道在性别上还分什么高低贵贱吗?!

就算是小冰晶鹿此时也一脸羞愤,发出呦呦的声响。

“云逸哥哥你怎么能这么形容小鹿呢!小鹿以后可是要成为大美女的呢!”慕容怜月双手叉腰,替小冰晶鹿打抱不平,“以后就算你再喜欢她都没用,小鹿才不会给你机会追她呢,哼哼!”

什么公鹿,简直难听死了!

而听到这话云逸非凡没有生气,反倒还松了口气,脸上重新露出笑意。

“不是公的就好,不是公的就好。我非常赞同怜月的话,小冰晶鹿长大后一定是大美女!”云逸摸了摸鼻尖,立马附和道。

这话一出让年长的冰晶鹿脸更黑了一分,敢情这家伙还存在性别歧视啊!什么叫不是公的就好?难道像它这样的公鹿就不好了吗?!

他对不同的人不同的事都有着不怕的死灰色,慢慢的张开眼睛,

聽著霓皇與王祀一口一個奴仆,第二夜王卻不敢憤怒,這兩人都是半祖,他恭敬回道,“剛剛那個人是永恒族白無神,正是她對晚輩出手”。

“白無神?”,霓皇與王祀驚訝。

“七神天中,白無神最神秘,沒想到剛剛是她”,霓皇驚嘆”

“至少两个星期,我们还不会走。”韩兼非说。

“嗯。”少年心事重重的样子。

两人一起动手,很快就将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

“这座房子是市民务局的,走之前我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切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被时光眷顾的日子

清贫味的水果

被时光眷顾的日子

天一丁

被时光眷顾的日子

纵马昆仑

被时光眷顾的日子

花开时

被时光眷顾的日子

如履

被时光眷顾的日子

红色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