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治脸》。

王二虎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打造一座异世界版的商贸大楼,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跟艾瑞德了解过这个世界的工艺与科技,对于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也还算了解,想要弄上这么一座大楼可不是一件小事。

不过这倒是没什么问题,最为首先的就应该是解决这做大楼本身的运输问题,毕竟这里有十二楼,若是没有相应的方法到达相应的楼层可就不能达到商贸的效应。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王二虎就被艾瑞德啐了一口。

“你这二货,你难道不会找一个空间魔法师在每一个楼层里面刻画一个魔法传送阵吗?你这么有钱肯定可以的。”艾瑞德很不爽地说道,还建一座会跑的电梯,这不是拿他涮着玩吗?

“呃,这也可以?”王二虎苦笑着说道,看来自己对于异世界的生活方式还是不了解啊!

“废话,一个小型的魔法传送阵才多少钱啊?一个楼层弄一个花不了多少钱的,省这玩意儿干啥。”艾瑞德很直接,很无情地跟王二虎科普了一下异世界的生活风情。

好吧,一直担心的事情就这么解决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大整改了。

首先这是一座酒楼那就不要放弃酒楼的本质,这毕竟是一个很赚钱的路子。但也不能够一直是酒楼的元素,其它的生活用品还是要的,毕竟这酒楼这么大呢。

将要修改的方案跟艾瑞德一说,顿时间这个矮人就急眼了,心急火燎地开始工作了,这倒是让王二虎刮目相看。

菲莉皮也将王二虎指定的那一些人都召集了过来,只是这些人都是面黄肌瘦,衣不蔽体的,让王二虎倒吸了一口气。

不肖说的,王二虎亲自将菜市场所以的菜全部席卷了过来,还把憨货叫了出来,直接整上了,让这些人好好地饱食了一顿。

“二虎,你究竟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啊?”菲莉皮被王二虎抱在怀里到处逛。

“当然是去找做衣服的喽!你找的那些人连一件能看的衣服都没有,当然得给他们做一些衣服喽。”这是王二虎老早就考虑好了的,工人的制服一定要统一,一人两套,一年两季,总共四件套。

“你,真是笨蛋。”菲莉皮突然间感觉心中暖暖的,这家伙肯定是为了自己才会这样帮助那些人的。反正她现在就事这么认为的,没错,一定是这样。

“什么意思?”王二虎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往那边。”菲莉皮红着脸也不说别的只是给他指路。

“你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啊?”王二虎觉得自己好像被嫌弃了。

“没说什么啊!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菲莉皮吐了吐小香舌,做了个鬼脸,一副我就是不告诉你的样子。

王二虎没法子,他总是对这样的女孩没法子。只好按着菲莉皮的指向走了过去。

这时候,艾莉亚急匆匆地从远处跑过来,看见抱着自家公主的王二虎以后连忙过来,躲在他的身后。

“这又是唱的哪出啊?”王二虎总感觉自己是不是回来的时机不太对。

“怎么啦?笨丫头。”菲莉皮直接趴在王二虎的肩膀上看着艾莉亚。

“有,有人追我。”艾莉亚有些怕怕地探出小脑袋看了看来时的路,见没人 “八十九颗,竟是八十九颗!”

盯着那犹如星辰般灿烂的魂珠,丹族大长老狂笑着,先前的不甘在此刻一扫而空。

“八十九颗,这怎么可能!”

纵使木商,也是睁大着双眼,不敢置信的盯着这一幕,数百年了,还从未有人能使得八十九颗魂珠浮空。

“八十九颗?你们也太小瞧我了吧!”丹尘冷笑一声,紧接着又有两颗魂珠浮空而起,这一刻,所有的认知在此刻被打破。

“九十一颗,这小子果然不同凡响!”远处,那一道倩影盯着满天魂珠,轻笑着。

“丹尘,他定是在作弊!”高祝、木风、孔秋皆是坚定道,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承认丹尘之力,不然自己又该如何自处,莫不是真的要磕头跪拜吗?

“哈哈,可笑,我究竟是否作弊,在此的皆是看得一清二楚,你们若是不想跪拜便直说,何必端的这样放屁,也不怕把在座的熏晕!”

高祝等人耍赖,早已经被料到,更何况丹尘也未真觉得几人会说到做到。

这话语虽是随意,但却字字珠玑,句句诛心!

“哼,丹尘,你也莫要太张狂了,不过是在第一轮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而已,这又能说明什么?你可敢与我在第二轮再比一比!”盯着丹尘,高祝、孔秋、木风皆是冷视而来,控火之术,他们几乎每日都在练习,绝对不会再败。

“你们还是闭嘴吧,只拉屎不擦腚的人,小爷真的懒得与你们比!”

完全不给一点面子,丹尘罢了罢手,直接从参赛台上走下,毕竟后面还有一人。

“哼,狂个毛线,不就是得了个第一吗?再怎么说我也是第二,你看我狂了吗?”盯着走下参赛台的丹尘,木风鄙视一眼。

“第二?你怕是在做梦吧!”

不知何时,参赛台上这一道声音响起,还未待尾音落下,九十颗魂珠直接浮空而起!

“九十颗?这小子是谁?快点给我查出来!”

木商铮铮的望着那浮空而起九十颗魂珠,整个身躯都是呆滞着。

这等天才绝不能便宜了别人,一念及此,木商从震惊中走出,对着一侧的随从暗道。

“原本以为木风便是此场的闪耀点,没想到竟是杀出两匹黑马,接下来,倒是令人越来越期待了!”旁观者内,有一些老辈修炼者暗道,他们来此,也是为了结交此次丹会之比的第一人。

毕竟一个强横的丹师,可不是谁都可以结交的。

“哼,小子,你尽管嘴硬吧,我倒要看看,这第二场你们是否还有这运气!”

本想一鸣惊人,独占鳌头的,却没想到被丹尘和一个无名小辈这般折辱,这又如何忍。

至此时刻,所有人参赛者皆是结束了第一场,通过考核的也不过百数而已。

“诸位先行休息半个时辰,接下来,但请这百人参与第二场,控火之比!”但听得一道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响彻,便见那裁判者一战而起,环视着参赛者高声道。

老刀把子道:这一点由花魁负责谷的忍者,他带着两位儿子来到

就這樣場上忙的人忙的不亦樂乎,閑的人都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么。

因為武器的緣故,顏羽一直近不了周煜的身,反而處于劣勢,恰好此時顏羽追著周煜,周煜向前縱身一跳隨后轉身一槍刺向顏羽。

顏羽輕輕一笑,隨手就是一錘擊飛周煜刺來的一槍,隨后周煜因為槍被擊飛,跳在空中的周煜重心偏移,向一旁落了下去,往旁邊倒退了好幾步才用槍尖撐住自己的身體。

顏羽沒有繼續追上去趁勢下手,而是站在原地把兩把大錘抗在肩膀上,帶著笑容看著周煜。

周煜感覺受到了嘲諷,拖著槍就繼續朝著顏羽沖過去,先是一槍橫掃,然后被顏羽給向后躲開,又改為縱劈,顏羽又向一跳躲開了。

接著周煜沒有再著急進攻,而是緊握著槍持槍尖對著顏羽站好了之后,雙手抱著槍就往顏羽方向用最快的速度沖了過去,快扎到顏羽時,被顏羽用木錘給擋住了槍尖。

因為周煜接著助跑的力氣扎過來,所以就如顏羽這樣的大個子依然沒有擋住,往后后退了數步。

周煜雙手隔著一段距離握住槍,幾步快走來到顏羽面前,來回不停的往顏羽刺去,兩個呼吸就連刺了十槍,大部分被大錘擋住,也有兩下刺在了胸口上。

索性接連短距離的連刺并沒有太大的殺傷力,又好在顏羽身強體壯,還承受得住,但是因為沒有穿護甲,半邊胸膛還裸露著,身上還是被刺了兩個血花。

最后還是被顏羽拼著被刺中吧對方的槍給擊飛了,然而周煜被擊飛后,反而借勢利用槍桿的柔韌性又掃了回去。

一槍打在顏羽的腰間,顏羽被打得向邊上跳了過去。

“要是這是真槍,你早就死了!”

周煜站定,把槍向旁邊一甩,擺了一個帥氣的收槍的動作,然后再看著站穩的顏羽說道。

“,這算什么,你要被我打到可別涼了,再來!”

顏羽沒管身上的傷,也把兩把大錘向下一甩,看著周煜冷冷的說道。

而這次周煜改為一手平拿著槍,飛一般的直直的向顏羽刺了過去,這次顏羽沒有再提前用錘子區擋,也沒有向邊上閃躲的意思,而是眼睛緊盯著周煜的槍。

周煜見顏羽沒有任何動作,也沒多想,繼續向前刺了過去,快到顏羽眼前的時候,顏羽急忙向后倒退,周煜沒有放棄,直接追了過去。

但顏羽后退了幾步就提起手中垂下去的大錘雙手同時使勁,砰的一聲兩把大錘同時砸在了槍刃上,止住了向自己刺來的槍。

顏羽又后退了幾步,跟周煜拉開了距離,而周煜握著槍的右手連帶著槍直顫抖,用力一甩才強制性的緩解了一些。

而浮塵這邊卻不像那邊來來往往,這邊是一去不返,浮塵帶著張長凌、徐張他們一直往前打,對面的人一直往后退,勢力碾壓了。

落后的幾人則是被浮塵三人打倒在地,后面的四人則是在他們身上補刀,直到對方站不起來為止。

一會的工夫就已經解決掉對面三個人了,正式成了七對七的局勢。

接下來浮塵就停手了,剩下的隊友則是越過浮塵,六個人一起追著往后退的人追了上去。

看著一邊倒的優勢浮塵站穩了身子看著臺上剩下的三人。

發現江小軼還是根本就沒看自己這邊,周同、魏安都是懷著不太友善的目光看著自己。

浮塵也感覺到了一些危險,不過也沒什么可擔心的,這兩人實力自己都見過,或許魏安有些隱藏,但也無妨,沒什么可擔心的。

“兄弟,你們這么多人可不好辦啊!”

魏安看著浮塵,笑著說道,不過這笑并不友善,反而有些質問的意思,而且周同也跟著點了點頭。

浮塵一聽這話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原來是怕自己七人圍毆他們啊,再加上一個第十場唯一晉級者李浮塵,這樣確實有些威脅。

“他們兩人晉級前十就行,我還得往前努努力!”

浮塵用食指指著張長凌和徐張,然后回過頭抬起手用大拇指指著自己,頭微微抬起一邊嘴唇翹了起來,有些嘚瑟的說道。

“周同,請賜教!”

浮塵說完,周同就雙手倒握著刀柄,拱手對著浮塵說道。

“李浮塵,請賜教!”

浮塵緊握住刀柄說道。

聽浮塵說完,周同就直接沖了上來,浮塵也沒閑著,沖著對方沖了上去。

刀乃九短之雄,取其輕靈,力發千鈞,勇往無前。

周同在快接近浮塵是時候舉起刀跳起來就领头的西撒克逊族骑兵也发了狂,死死地缠住了明思远。

“不好!”

焦急之下,明思远因为意外而分心,虽然占着上风,却无法快速把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首领拿下。

拼命拦截蔺峰的西撒克逊族骑兵欣慰的看着逃离的那名骑兵消失在冰冷的河面上后,一个不留神,被蔺峰抓住机会,一刀劈死。

那名凶悍阻挡蔺峰的西撒克逊族骑兵保持着瘆人的笑容,缓缓倒地……

蔺峰连忙捡起骑弓追了出去,但是逃跑的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早已跑过怒河中线,蔺峰忘河兴叹,只好无功而返。

领头的西撒克逊族骑兵看到部下成功逃离之后,仰头大笑了两声,在身上中了三四剑的情况下,突然不要命的的冲向明思远。

明思远看到逃离的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之后,大怒,下手更为凌厉,那名领头的骑兵,还没接近明思远,就血肉横飞。

“哈哈……”那名领头的西撒克逊族骑兵冲着明思远和蔺峰笑了两声,打了个趔趄,站立不稳。

只见他耳鼻口里都往外喷着鲜血,咕咕囔囔的说不清话了,显然受了致命伤。

但是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头领挣扎着,拼尽全身力气,想拄着钢刀站着,不想倒地。

“桀桀……”

他吐了一口鲜血之后,张着还在往外泛着鲜血的嘴,冲着明思远和蔺峰得意的笑了,另一只手颤颤巍巍的举到脖子处,划了一下。

 随即,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首领头颅下垂,再也不动了,彻底的死了。

“思远,你没事吧?”蔺峰无暇他顾,赶紧上前查看明思远的伤口。

“无妨,一点皮外伤,嘘……疼死我了……”明思远本来想装坚强,但是被蔺峰用布猛的一扎,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都怪我不好,我一开始连放五箭,结果连他们披甲都没刺穿,结果惹的对方哈哈大笑,丝毫不顾及我,直奔我而来,躲都没有躲蔽!”

“箭矢不行,那我也没办法,只好在密林里东躲西藏,都快把自制的箭矢放完了,也只伤了对方两人,还不影响人家行动。”蔺峰哭笑不得的说。

蔺峰狠狠地说:“我要是有正儿八经的箭矢,岂能容他们放肆。”

“最后我被他们围到一颗枯树旁,无路可逃,就在我准备要拼命的时候,你这边突然传来他们的信号,围堵我的六名骑兵一下子撤了四个,估计看着我好欺负!”蔺峰翻翻白眼。

“这也太瞧不起人了,剩下俩蛮子,以为我好欺负,哈哈,结果被我的烈焰刀劈蒙了,想想他俩绝望的表情,真的贼爽……哈哈……”

说到得意之处,蔺峰忍不住大笑起来。

“不可大意,跑了一个搬救兵了,我们得转移了。”

“哼,这会来多少让他死多少!”蔺峰拍了拍收集起来的几斛箭,一副暴发户的得瑟样,看样子刚才还没过瘾。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赶紧收拾……”明思远在那领头骑兵身上翻出一个令牌还有一副草图,再没有什么其他发现。

“这在敌后,收拾完东西,赶紧撤!”明思远斩钉截铁的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好吧,那这些马怎么办?”

“都把它们朝怒河下游赶去!”

“什么?你这也……”蔺峰没想到这些骏马明思远说放就放了。

“来不及解释,你听我的!”明思远不容置疑。

明思远和蔺峰将仅剩的四匹战马屁股上扎了一刀,战马嘶鸣着冲下游奔腾而去。

“好,我们走,脚尖跟着独角鹿的脚印,别留下痕迹!”

看着远去的战马,明思远毫不犹豫的带着蔺峰返回雪橇。

走了数百步之久后。

明思远身边树上的积雪突然大片的往下掉。

“说了小心,别留下痕迹!”明思远不满的说道。

“不是我!”蔺峰无辜的说道。

“什么?嘘!”

明思远和蔺峰站定,这才发现不止一颗树上的积雪被抖落,而是整片林子的大树抖动。。

河滩上的乱石也开始抖动,而已愈演愈烈。

“不好,骑兵!”

明思远和蔺峰脸色大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治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龙鲛传

左墨鱼

龙鲛传

杯具的囡

龙鲛传

江氏储君

龙鲛传

蒙白

龙鲛传

衣冠正伦

龙鲛传

李四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