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偷袭与现身》。

袁紫霞叹道:看来我习,配合得恰到好处

一个月后,北冥玄等人都养好了伤势,恭恭敬敬地在十八层中一座用黄沙堆成,以法力凝固的大坟前祭拜。大坟前没有石碑、石刻,就算日后有人到此,也不会知道其中埋葬的谁。

随后大家便原路返回,炼狱清扫试炼,算是已经“抱歉了夫人,不能去邊南疆域了”。

幽夫人怒極,瞪著陸隱,“陸盟主,我幽家是想加入東疆聯盟,但自問還有些實力,不是搖尾乞憐的投靠,還請陸盟主不要侮辱我幽家”。

陸隱連忙道,“幽夫人誤會了,不是我陸隱不想見幽夫人,而......

语文学习是一种终身学习,语文,本雅失里杀使臣郭骥,帝大怒

是的,就是封印!

莫千鴻沒有想到,在自己的識海里,竟然一直有著一道封印。

在這道封印破開的瞬間,以前那些模糊的畫面,全都顯現了出來,而且,無比清晰!

莫千鴻看到了自己在化為金色殘魂前,到底經歷了什么。

“我竟然是……神祈大陸神帝莫飛和神后慕容玉之子!”

“轟!”

莫千鴻識海里殘余的護魂之力,猛然散開,席卷全身,逼出了毒血,也治好了所有的傷勢。

這護魂之力,是他的母親慕容玉加持的力量,也是之前生死戰斗中,他曾經感受過的神秘力量,以及多次感到寒意的存在。

原本,這護魂之力封印著莫千鴻曾經的記憶,當莫千鴻到達一定的境界后,才會開啟。

只是沒想到,在融靈蛇毒和佛石之光的交鋒下,封印竟然提前解除了,這護魂之力,也就沒了存在的載體,所以擴散開來。

盡管只散發出一絲余威,但山洞里的所有融靈蛇,還是在瞬間被震成了齏粉。

附近溶洞的毒物,也在感受到這股威壓后,紛紛逃竄,生怕跑慢了,會被抹殺掉。

一時間,最危險的圣眠山深處,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穆大哥?”

祝凌雪被莫千鴻泄露出來的余威嚇了一跳,盡管這絲余威繞過了她,并沒有讓她受傷,但她還是心驚不已。

這種級別的力量,是一個道痕一境能發出來的?

祝凌雪雖然單純,但并不傻,她能感覺到,莫千鴻身上藏了很多秘密。

“祝姑娘……”

莫千鴻睜開眼睛,看著祝凌雪,眼中的傷感和憤怒漸漸掩去。

其實在此之前,莫千鴻已經多多少少知道了神祈大陸和長生大陸之間的恩怨,只是沒想到,他會是神祈大陸的最強者、神帝莫飛之子,而他的母親慕容玉,更是被稱為天機演算第一人!

正是慕容玉提前算到了神祈大陸的危機,才在神祈大陸毀滅前,將出生不久的莫千鴻的一縷殘魂送出,使他來到這擁有墨鏡丹的風鳴大陸,并附身于同名同姓的宗門弟子身上。

不是慕容玉不想將莫千鴻完整送出,而是那樣做,會被長生大陸的強者發現,難以形成“已死之象”。

現在,在神祈大陸幸存者的記憶中,莫千鴻已死于長生大陸神帝的一掌之下。

這次封印破除,讓莫千鴻明白了自己的身世,也堅定了接下來要走的路。

不過,這一切,都需要強大的實力來支撐,所以現在,還是先解決眼前的危機吧。

“抱歉,之前騙了你,”莫千鴻真誠地道,“祝姑娘,其實我叫莫千鴻,是百靈宗的弟子。”

神霄劍已經出鞘,莫千鴻的身份也就不可能再隱瞞下去,與其等祝凌雪將來親自發現,還不如現在就告訴她。

祝凌雪瞪大了眼:“你是莫千鴻?就是那個打敗了九天樓弟子的百靈宗絕世天才?”

“呃,”莫千鴻摸了摸鼻子,“原來別人是這么評價我的?”

祝凌雪緩了一會:“穆……莫大哥,那你剛才爆發出來的力量?”

莫千鴻道:“可能是墨鏡丹的殘余藥力吧。”

長生大陸的爪牙無處不在,莫千鴻不想暴露真正的身份,以免牽連到祝凌雪。

“墨鏡丹?是姜家的那枚上古神丹?”祝凌雪驚呼。

“是的。”

“好吧……”祝凌雪將信將疑,“那你現在有什么不舒服嗎?”

莫千鴻道:“沒有,蛇毒已經全逼出來了……咦,我的修為?”

莫千鴻突然發現,在記憶恢復后,他修復的大道之痕竟然增加了十幾條,原本只修復八十條的他,已經變成了九十九條,只差一條,就能突破到道痕二境了!

“難道,是剛才那股力量?”莫千鴻猜測。

在修復了這么多大道之痕后,他現在的戰力,已經能和道痕二境巔峰拼上一拼,至于具體如何,要戰過才知道。

“莫大哥,你真的沒事了?”祝凌雪不相信,剛剛還痛苦萬分的莫千鴻,轉眼就變得神采奕奕,這也太夸張了,墨鏡丹的藥力真有這么強?不會是回光返照吧?

莫千鴻拍了拍胸膛,笑道:“放心,我真的沒事了,不過,此地不宜久留,我的魂力感知到,周圍的毒物已經被嚇走,現在是離開的好機會。”

祝凌雪道:“好吧,那先離開這里。”

兩人沿著原路返回,路上遇到空著的溶洞,和比較少見的毒草,便順手取一些。

毒草實在太多,即便他們沒有也并不著急,列車已經開動棒球帽男子是根本不可能下車的。若是把緊追不舍一旦將其逼急了,說不定就會劫持個人質什么的,要是那樣的話那可就更加麻煩了!

棒球帽男子終于跑到了最后一節車廂內,燕飛也隨后趕到。看到零零散散的幾名旅客燕飛稍稍的放下了心。

“朋友,別跑了!你是跑不掉的!”

“哼!我跑不了這里所有的人也別想活著離開這節車廂!”

棒球帽男子毫不畏懼,掏出了手槍對準備其中一名女性乘客。

啊……

普通人哪里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整節車廂立刻沸騰了起來,恐懼的喊叫聲此起彼伏!

然而燕飛正在想著對策的時候,車廂又突然的安靜了下來,再看那幾名乘客每個人的手中竟然都多出了一把槍。見到這種情況燕飛算是明白了,難怪棒球帽男子只開了一槍便跑到了這里,原來這里的人全部都是他的同伙。好一招請君入甕,燕飛還真的沒有料到。

“燕飛,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死后可千萬不要怪我,拿人錢財與人消災,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一些不該得罪的人吧!”

棒球帽男子像是在宣布燕飛的死刑一般,話音一落就開始扣動扳機。

啪……

槍響的同時,燕飛的身體也隨之而動。縱身一躍驚險的躲過了這一槍。

“呦!看來你還真有兩下子,居然連子彈都能躲過去。”

一槍沒中,棒球帽男子表現的分廠驚訝!

“既然你這么厲害,那就讓我來看看你能不能躲過我們七把槍吧!開槍!”

棒球帽男子一聲令下,其他人手中的槍同時響了。

躲過一次子彈,可以說是燕飛實在有準備的情況下,而且還要有足夠的運氣。但是這七把槍同向射擊,恐怕就連神仙也很難全身若退吧!

不過燕飛自然不會站在原地任由射過來的子彈擊中自己,看準一閃沒有關閉的窗戶縱身一躍便跳出了火車。要知道此時的火車可是在告訴行駛中的,一個人就這樣跳下去基本沒有生還的可能!

見燕飛跳出了車窗,棒球帽男子得意的笑道。

“哈哈哈……我當這個燕飛是什么人物呢?原來這么好對付,不用我們動手自己就跳下了火車。我們大家可以回去復命領賞嘍!”

棒球帽男子的話立刻引起了其他幾名同伙的共鳴,紛紛為這次能夠如此輕松完成任務而高興不已。

列車上發生了槍擊案,值班的乘警全服武裝的開始排查每節車廂,當他即將走到最后一劫車廂時,看到棒球帽男子和他的同伙們手中槍,立刻停下了腳步,隱蔽了起來

“該死的!不是說只有一名槍手的嗎?這……這怎么一下又多出了六個呢?不行,我必須請求支援才行!”

乘警剛剛拿出電話,突然被人攔了下來。

“沒用的,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普通的警察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跳下車窗的燕飛。

剛才他那么做也是逼不得已,如果不跳的話他名可就沒了。不過在他跳窗的時候用手抓住了車窗的下沿,這才使得他沒有跌落下去。還好棒球帽男子一伙并沒有人前來查看,這才給燕飛留下了一線生機。憑借強大的臂力燕飛攀爬到了車頂,然后又從另一節車廂的車頂下來。這才會出現在乘警的面前。

“你是什么人?”

乘警聽了燕飛的話警覺的問道。

“放心,我可是好人!”

燕飛為了讓乘警相信自己,將自己的證件拿了出來。

“我是軍人,這些人我來對付。現在你將這節車廂的乘客立刻疏散到其他車廂,并且守住車廂門防止這些人逃竄!”

這名乘警本來就不知道該怎么對付這些持槍的匪徒,既然燕飛主動請戰,他自然十分愿意。當即便按照燕飛的要求行動了起來。

見乘警按照自己的要求做好了一切之后,燕飛這才在腰間掏出了自己的配槍。

舉槍瞄準一氣呵成!

啪……

一聲清脆的槍響過后,棒球帽男子的其中的一名同伙立刻倒了下去!

當棒球帽男子一伙人反應過來的時候,燕飛又是一槍,有帶走了一人。

只是棒球帽男子才看清楚在遠處開槍的竟然是燕飛!

“嗎的,這個家伙竟然沒死!大家快隱蔽起來!”

他的話音剛落,燕飛第三槍射出,同樣又擊到了一人。

這樣的固定靶射擊對于燕飛來說實在太過容易,五十米之內他都能命中目標的要害部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偷袭与现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繁华落尽静待花开

三心二缺

繁华落尽静待花开

唧唧歪歪的小肥羊

繁华落尽静待花开

好可

繁华落尽静待花开

错诰

繁华落尽静待花开

咯嘣

繁华落尽静待花开

日暮客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