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墨回谷》。

”当老马放出这句话时,一干球叮铛一响,一条金线,自门外飞

  听了唐正风的话,陌涂双眼一亮,神色激动。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抢夺机缘的几率就大了,加上自己的底牌,天级之下,谁能奈何自己?

  

  “嘿嘿嘿……”最后更是发出了YD的笑声。

  

  唐正风打了一个冷颤,陌涂的笑,怎么让他感觉毛骨悚然。

  

  “兄弟,你这修为……你?你玄级了?”唐正风本来还想打击一下陌涂,可是如今正眼一看,感觉到陌涂竟然已经玄级了,这不几天前,才黄级五级啊!

  

  ”你隐藏了实力?”唐正风想到了这种可能。

  

  “嗯,算是吧。”陌涂想了想说道,虽然和唐正风投缘,但是有些秘密,还是不能说出去的。

  

  “兄弟,就算你已经玄级了,但是不能骄傲啊。说白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才玄级,我十岁都玄级了,兄弟你这天赋,别说在我唐国,大秦皇朝了,就是在这海城,就是渣渣。”唐正风拍了拍了陌涂的肩膀。内心却在想,这兄弟莫非还隐藏了实力?不然和顾络卿的关系怎么那么不一般?

  

  陌涂脸庞狠狠的抽了抽,要多黑有多黑,你tm到底会说话吗?第一次见面也没见嘴这么臭啊。

  

  “单挑?”陌涂眉头挑了挑,被鄙视了,这能忍?十年前,自己好歹也是一个造孽,在大荒之地,追着同等级的妖兽,打得他们喊陌哥,没想到现在被鄙视了。

  

  “你?算了吧,我害怕一不小心给你捏碎了,哈哈哈哈。”唐正风撇了陌涂一眼,大笑着。

  

  陌涂摇头,他承认,现在确实打不过唐正风,这货在唐国可是有下代武神之称的。

  

  虽然没见过唐正风出手,也没见过他被三皇子暴打,但是陌涂感觉这货没有他嘴里说的那么不堪。

  

  因为顾络卿给他的评价很高。

  

  不再搭理唐正风,陌涂紧盯着战场。

  

  此时大战很有可能一触即发,那魔尊任千秋丝毫不退让,咬定秘境开启,魔族必须有名额可以进入。

  

  而海族,人族强者态度也是非常明显,这是海族地盘,岂能让魔族肆意妄为。

  

  两方就这样僵持了下来。

  

  “父皇,不如我们来一场比武,如果我们胜,那魔族就不能进入秘境,如果魔族赢……”三皇子一脸正色平静说道,此时脸上的邪魅,全然消失不见。

  

  秦皇面无表情,脑中却在思量。

  

  “我看三弟说的办法可行,不如就由年青一代来比吧。三千年前,魔尊任千秋震慑我大陆一代才俊,不如这三千年后,在这里再比一次。”秦太子想了想说道。

  

  秦皇想了想,暗中与各大势力传音,商量着对策。

  

  “我看秦皇这方法可行,任千秋摆明了一步不退让,如果把他逼急,可能真的再爆发一次大战,天玄大陆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天剑门副门主望了顾络卿一眼,嘴角含笑。

  

  “不行,魔族之人,人人得而诛之,我海族绝不妥协。”青蛟尊者态度非常明确。

  

  “大不了这秘境不进,打一场,在我墨海,这任千秋还能翻起什么浪花?”海鲨尊者也是很强势,即使打得天崩地裂,也不妥协。

  

  海族说白了也是妖族的一脉分支,不过也属于妖族,身为妖族怎能向魔族妥协!

  

  人族代表基本上都同意,毕竟他们真经不起大战了,大陆崩碎海族还有地方栖居,人族呢,难道住水里吗?

  

  不过只有姜族老妖怪脸色阴沉,眼神捉摸不定。

  

  凝望了那魔尊任千秋许久,姜族老妖怪看了看双生女,才点了点头。

  

  “你们要战就战,不战,倒是放个屁也行,磨磨唧唧,最讨厌就是你们人族这德行。”那古老战船上,一位魔族老头阴恻恻嗤笑。

  

  姜族老妖怪手中的万华鼎流转,很想直接砸过去。

  

  “我到是有个办法,我们来比一下,我有一小儿子,今天刚好随我来这墨海。如果在座各位子嗣门徒,能胜我这小儿子的,我魔族就直接退走,不再染指这秘境。如不然,你们就给我魔族让个道,让我们这些后辈进去,生死由天。”魔尊任千秋最后退让一步,提议道。

  

  “放你娘的屁!你说比就比?这我海族地盘,不欢迎你魔族之人。”其他人还没说话,海鲨尊者就出口大骂。

  

  魔尊任千秋嘴角含笑,也并不生气。

  

  “真是给脸不要脸了,魔尊大人,灭了他们算了,真是墨迹。”又有魔族强者说道,一脸的不耐烦。

  

  “无妨。”魔尊任千秋摆了摆手。

  

  就在这时,远处来了两道身影,那是两位女子。

  

  其中一女子,螓首蛾眉,肤若凝脂,有着祸国殃民之容颜,其一身漆黑凝裳,宛如轻纱,若隐若现,却遮掩住了重要部位,一头青丝,披肩而下,直达腰间。

  

  另一位女子,一袭黄色长袍,紧缚娇躯,凹凸有致,一头长发束成马尾,随着步伐,左右摇摆。她手中一

天劍聯盟這邊的營地很快就搭建好了,人不多,效率卻很快。

老李同志帶著蠻吉老爺子跟落霞門的白胡子掌門等二線大佬聊天去了,這種時候最需要聯絡感情,穩固人心。

而年青一代的幾個核心就來到了湖邊,看著面前這一望無際的碧波,心生感嘆。

“好美呀!”

蠻靈兒盡情舒展的伸了個懶腰,臉上仿佛什么時候都不會缺少笑容。

“沒啥呀?靈兒,你難道就一點都不著急啊~~”邊上,雄偉男云飛滿臉凝重的走了過來。

“擔......

”于是乘其车,揭其剑,过其友点爱,世界就会更美好。记得有

黎殤微微一笑,說道:“確實,并不是地階,郭公子說對了。”

郭聚撇了黎殤一眼,沒有說話。

郭若雨問道:“公子何時去腥紅魔域?”

黎殤道:“明日,我不想拖延時間。”

郭若雨道:“好,那明日我們隨公子一起,那妖物的洞穴就在腥紅魔域的外圍,我們明天再去討教一番。”

黎殤點了點頭問道:“今日那黑影,也是只妖?”

郭若雨點了點頭道:“沒錯,那是另一只,不是最強的,但在那妖物巢穴中也算非常強大的。”

黎殤點了點頭道:“好,明日我或許也會出手殺妖,你們也不要多說什么,我不為了別的,也就是看今天那妖物不順眼。”

郭若雨欣喜一笑道:“好,那就先謝過公子了。”

黎殤道:“郭姑娘在宗門內不是一般人物吧!”

郭若雨笑了笑道:“沒什么一般不一般的,宗門很小,身份也不值一提。”

黎殤微微一笑道:“郭姑娘氣質出眾,我見過的姑娘中沒幾個能比的。”

郭若雨羞澀一笑道:“公子過譽了。”

黎殤微微一笑,不再多說。

郭若雨道:“不知道等黎公子事情辦完,有沒有機會一起同行返回紫靈城?”

黎殤道:“不好說,若是順利的話,就有可能。”

郭若雨點了點頭,沒有再問。

晚飯過后,各自回房,曲溪雖然年紀小,但從小一個人生活習慣了,所以自己住一間房并沒有什么問題。

霍萱萱來到了郭若雨的房間,說道:“師姐,我總覺得那人好古怪。”

郭若雨道:“你說的是獸靈吧?”

霍萱萱點了點頭。

郭若雨道:“我最開始也感覺到了,當那巨大的獸靈現身時,我內心就有一種壓抑的感覺,來自靈潭之內。”

霍萱萱道:“那讓他呆在身邊,會不會有危險?”

郭若雨道:“應該沒事,或許就是他的獸靈太過強大了呢?”

霍萱萱點了點頭道:“好吧,聽你的。”

深夜,黎殤的房內靈力涌動,黎殤此時正盤膝而坐,距突破靈虛境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到目前為止,體內靈力還是絲毫不見長,黎殤也是有些無可奈何。

黎殤站起身,走到窗邊,看了眼月色,夜風襲來,有些涼簌簌的,但是再看一眼,又想起了龍爺爺,想起了曾經夢想過的家鄉。

第二日,幾人早早起來,吃了早餐直接前往腥紅魔域,一行五人,黎殤想讓曲溪呆在家中,但曲溪不愿意,所以就跟著了。

黎殤剛進入這龐大的魔獸森林,就有些震撼,這里的魔獸千奇百怪,植物也是,最大的樹,黎殤覺得十個自己都抱不住。

曲溪更是驚訝,看見那奇奇怪怪的事物,都快把眼珠子給瞪出去了。

黎殤也奇怪,這曲溪年紀這么小,看到這些都不害怕嗎?

“黎公子第一次來魔域森林?”郭若雨問道。

黎殤點了點頭道:“沒錯,紫靈城附近有一座魔獸森林,但跟這魔域森林相比,真是差遠了。”

郭若雨道:“這魔域森林確實有些不一樣,而且在東稻洲也是比較少的,據說只有四座,這腥紅魔域是其中最小的一座。”

黎殤聽后有些震驚,這腥紅魔域只是最小的一座?

這時,郭若雨讓眾人停下,說道:“快到了,就在前方。

黎殤向前望去,那是一個山洞,一個很普通尋常的山洞,但山洞前卻有一片沼澤。

黎殤問道:“妖怪就在里邊?”

郭若雨道:“沒錯,這邊是它的巢穴。”

黎殤道:“那妖怪有多強?”

郭若雨道:“應該有靈動境,接近靈王境的實力。”

靈動境?紫靈城好像才沒幾個,而那靈王境,黎殤聽都沒聽過,這妖怪的實力還是有些出乎意料的。

黎殤問道:“靈王境的靈力是五十級?”

郭若雨點了點頭。

這時,郭聚道:“這你都不知道,你還想來殺妖?我現在都好奇你到底什么境界了。”

黎殤道:“郭姑娘,令弟很不討喜啊!”

“黎公子見諒。”郭若雨撇頭看著郭聚,說道:“別再多嘴了。”

郭聚側了側身子,沒有說話。

黎殤道:“我靈力三十級,剛剛進入靈虛境,但我有一戰靈動境的實力,所以待會兒我會直接沖進去,你們看著便是。”

郭聚有些聽不下去,想要說話,但被另一個聲音攔住了。

“好囂張的小子。”

黎殤看了過去,是一個老人,郭若雨幾人面容平常,看起來這不是什么不速之客,但黎殤卻覺得這人強悍無比,黎殤的精神力根本無法進他的身。

這時,郭若雨道:“這是劉爺爺,是我宗門的長老。”

黎殤點了點頭,看向了那老人。

劉姓老人看著黎殤道:“你哪來的自信,竟敢說出那樣的狂言妄語?”

黎殤道:“我有一條龍,它給我的自信。”

劉姓老人“哦?”了一聲道:“龍?獸靈?”

黎殤點了點頭,那劉姓老人道:“獸靈為龍,倒是罕見。”

黎殤道:“老先生,你一直在這守著?”

郭若雨說道:“沒錯,劉爺爺一直在這里,就為了守著那妖物。”

黎殤道:“老先生,你的實力應該不止靈動境吧,為什么不直接進洞殺了那妖呢?”

劉姓老人道:“你看到洞口那沼澤了嗎?那本該是一片很普通的沼澤,但不知為何會有吞靈黑澤的功效,所以想要進入山洞,本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吞靈黑澤?”黎殤疑惑道。

<兄妹早做决定。

只是这个咳嗽声并未引起严展兄妹的注意,他们此时正在菜单中寻找一些自认为能够消受的起的菜肴,哪能注意到小二的提示。倒是夜阳有些不耐烦了,他见严展兄妹窝在一起,半天一道菜都没点,不由得伸手将他二人手中的菜单抽了过来。

“怎么弄这么久?来!我来看看!”

夜阳边说边拿过菜单。

严展兄妹有些无措,眼看着夜阳将菜单拿走,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夜阳看着菜单,头也不抬的对小二说到。

“好嘞!”

小二看了夜阳一眼,然后爽快的说到,并记下夜阳点的菜肴。没过几息的时间,夜阳一连点了几十道菜肴,然后将一脸笑容的小二打发离开。

严小语看着小二离去的背影有些懵,因为此时夜阳的完全跟没事人一样,正自斟自饮的喝着杯中的茶水。这个牲口点了那么多!这得多少钱呀!为什么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严小语想到这里不禁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严展,此时严展黝黑的脸上微微有些红。

没过多久,菜肴很快被送上。忐忑的严展兄妹再次咂舌,卧槽,这都是些什么啊。。。

红烧赤焰虎爪、清炖赤焰虎尾、赤焰虎骨汤、虎血炖雪莲、冰炎虎眼、虎心蟒经拌血蛤,五虎啸天…

“这这这…”

严展看了上的菜有些无语。尼玛,这赤焰虎可是天级妖兽啊,就这么被做成菜肴端到面前怎么能让他不无语。

之前他们看到的一些等级不高的妖兽做成菜肴都那么贵,那这天级妖兽得多少银子啊?严展不敢想象,同时他也感慨有钱人的生活是多么奢侈,要知道他们修士在葬神山杀一只天级妖兽赤焰虎可是会死很多人的,而现在天级妖兽的竟然做成菜肴被端到餐桌上。

白瑾没好气的瞟了一眼夜阳,同样感到很无语。

她是知道夜阳在葬神山被赤焰虎逼得上天入地无门的事情,但现在夜阳竟然点了一桌以赤焰虎为主料的菜肴,真的让她有些哭笑不得。几人中,唯有严小语在菜肴端上之后,立即两眼放光的大吃特吃。

“吃吧,吃吧…动手…”

夜阳见严展和白瑾都没动筷子不由得招呼到。

“哦哦…好,好…”严展嘴巴抽了抽讪笑着回答,然后也投入大吃中。

“帮我点一些素的吧!我没胃口!”

白瑾对着夜阳轻声说到。

“吃什么素的呀,这一路咱们都是吃素的,你还没吃够啊,来,这个给你!”

夜阳听了白瑾的话,则是一边嚷嚷着,一边将一块大大的虎骨夹到白瑾的碗中。

“是啊是啊!白姐姐,很好吃的,你快尝尝!”

严小语小嘴上满是油腻,一边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嘟囔着说到。

白瑾没再说话,默默地看着风卷参与的几人。

眼看着一桌赤焰虎的盛宴很快变成残羹剩菜,除白瑾外夜阳几人酒足饭饱。这是夜阳自从到了赤府三年以来吃得最为开心的一次,他心情不禁大爽。严展兄妹同样如此,他们更是长这么大没有吃过如此奢侈的菜肴。

“小二,结账!”

心满意足的夜阳冲着吧台方向,大声说到。

很快,满面堆笑的小二跑了过来。

“客官,您一共消费了三万六千两银子。”

小二笑盈盈的说到。

“哦!好的!”

夜阳笑着答道,然后他摸了一下自己左手食指上的戒指,接着他的笑容很快僵住,紧接着他白皙的脸上竟然透出一丝红晕。

看到夜阳的表情变化的有小二和严展,两人的脸色不由得同时发白。

小二心里很慌,他心里想到这个衣着华贵看上去风度翩翩的少年,概不会是来吃白食的吧。

严展也很慌,从夜阳的表情能看出他必定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只是这三万六千两银子他现在身上根本没有那么多钱,他怎么能不慌。

夜阳作为晓勇将军府的世子,随身带的金钱自然不会少,再说他这三年来一直在赤府修炼,也根本没有机会去花钱,所以这三万多两银子对于夜阳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事儿。这些财物都放在夜阳随身的储物戒里,只是他忘了自己现在全身修为尽失,根本打不开储物戒,所以夜阳现在有些尴尬。

“这位公子,您不会说自己没带钱吧?”

小二看到夜阳半天没有动作,不由得生硬的问到。

小二的话,让一旁原本还沉浸饭后满足感的严小语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她浑身汗毛倒竖,瞪大双眼看了看夜阳,又看了看严展,一脸的不可置信。一旁的白瑾则双眉微蹙,她一双动人的大眼睛看着夜阳没有说话。

“小二,你看我的这块玉佩可以抵这个饭钱么?”

严展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块翠绿色的玉佩,对小二说到。

严展的这个举动令夜阳不由得一怔,他有些哭笑不得。他堂堂骁勇将军府世子什么时候吃饭付不了钱需要别人来用物品来抵押了,这也太打脸了。这栖云城的守将杜兴将军是他爷爷夜峥嵘以前的部将,也是他父亲夜冠山多年的战友,是看着夜阳长大的叔辈,实在不济夜阳完全可以请杜兴出面帮助自己解决这个问题,这严展也太憨实了,让夜阳很是无语。

“这个,我做不了主,我得去问问管事的!”

小二听了严展的话无奈说到,然后转身去找酒楼管事的人。

“哥,这是…”小二走后,严小语急忙说到。

“没事,只是暂时寄放在这里。”

严展打断了严小语的话,他知道严小语要说什么,这块玉佩是家族未来继承人的信物,他们严家一千多年延续下来,这块玉佩一直代代相传,且关于严氏家族的兴衰荣辱,价值不可衡量。他不想严小语把实情说出来,这样对夜阳和自己来说都不是好事。

“你是不是储物戒都不开了?”

这时白瑾对夜阳轻声说到。唯有她现在比较冷静,印象中夜阳做事不应该这么不靠谱,那么修为尽失的他打不开储物戒只能是唯一的可能。

夜阳看着白瑾也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一脸的无奈。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丢人过,而且还在白瑾这样的美女面前丢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墨回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迷踪药王谷传奇

相思梓

迷踪药王谷传奇

l冷夜无风

迷踪药王谷传奇

一衣昭昭

迷踪药王谷传奇

透明雨.

迷踪药王谷传奇

天地知我心二

迷踪药王谷传奇

息吹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