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龙轨迹》。

这是一个荒芜、昏暗、死寂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气息异常阴冷,没有太阳,没有月亮,甚至连一颗星辰也没有。

暗淡的天空、漆黑的深渊、巍峨的乌山、浩瀚的墨海,一切都是黑色的,大地上插着密密麻麻的铁剑。

远远望去,犹如一个剑之世界。

在世界中央,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奇怪墓地。

之所以奇怪,是因为墓地中不见一座坟墓,全是石棺,这赫然是一片石棺墓地!

石棺大小差距极大,大的有数十米,小的不足一米。

绝大多数的石棺都密封着,偶尔可以看到几口敞开的石棺,但里面却别无他物。

一口口石棺杂乱地摆放在大地上,阴森又凄凉,整片石棺墓地充满了冷寂和诡异。

“终于……醒了。”寂静的世界中忽然响起一声沧桑的低叹。

声音具备极强的穿透力,霎时间传遍整片石棺墓地,传遍整个世界,似是吹响古帝国复苏的号角。

声音落下,异变突起,一口口石棺忽然剧烈地晃动起来,连带着大地都开始震动。

石棺的棺盖上亮起晦涩的纹路,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棺而出。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整片石棺墓地、整个世界瞬间摆脱死寂,活了过来。

“恭迎二王殿!”整齐、低沉、冰冷的声音从石棺墓地的各个角落传出,那是回应、是臣服、是效忠,更是永不背叛的誓言!

在世界某一处有着无数沟壑,每一道沟壑都深不见底,沟壑纵横交错,像一张撒在大地上的巨大蛛网,静静地等着猎物。

这里,是万丈深渊。

在深渊之下是无尽的黑暗,黑暗的某处存在着一个肉眼所无法看到的黑色光点。正是这个光点吞噬着一切光线,造就出深渊的黑暗。

光点像是黑暗的宠儿,虽然摇曳不定但却始终不灭,顽固的韧性使渺茫的希望得到了延续,亘古长存。

某一刻,无形的波动传来,感受到波动中蕴含的复苏意念,黑色光点骤然消失。

强大的力量得到唤醒,深渊深处,一道肉眼难以捕捉的黑色光柱猛然射出,势如破竹,直冲天际,宛如擎天之柱!

.

.

.

“喂,怎么突然之间没水了?”以辰站在浴室里对外面的室友大喊。他一身沐浴露,抬头望着花洒,却不见一滴水的踪影。

“我记得这句话!是《功夫》里的台词。”王畅脑洞大开。

“拜托,现在都2120年了。”徐晓腾回头说。

“聊一百多年前的电影不行吗?我们是什么系?历史系!聊点历史很正常。”王畅自恋地说,“况且我的记忆力一直不错。”

“历史系的学生,记忆力有差的吗?不过以大少学得不像,应该这样。”牛跃辉酝酿了一下,表情木然地抬头,“包租婆,包租婆!为什么突然之间没水了呢?”

“哈哈哈!没错,就是这样!”王畅捧腹大笑。

不得不说,牛跃辉这家伙学得惟妙惟肖,要是他再瘦点,没有那个圆滚滚的大肚子,简直就是盗版中的正版。

“我说两位,你们就不能正常一点吗?”以辰叹了口气。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现在就出去揍那俩人一顿。

“以大少,你耐心地等一下,说不定是花洒闹肚子。”王畅开始了各种奇葩的幻想,幻想的同时还不忘放声大笑,“要是过一会儿还不出水,那可能就是它心情不好。”

“以辰,需要我从肚子里给你放点水吗?绝对纯天然无污染。”牛跃辉挺了挺肚子。

“你们两个要是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到你们床上去。”以辰喊道,他觉得自己有必要震慑一下这两个人,两张床单足够他将身上的泡沫擦净。

“到我们床上干吗?”牛跃辉没有听明白。

王畅一个激灵,裹好被子,干笑道:“以大少,同性恋这种事还是牛跃辉比较在行,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别别别,以辰,别来找我!”牛跃辉一听,连忙窜到上铺,爬梯子的动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干净利索。

“你们不当演员真是影视圈的损失,如果可以,我给你们两个一人颁发一个奥斯卡小金人。”徐晓腾扭头看向两人,他戴着耳机都能听到两人不着边际的谈话,不愧是专业里有名的戏精。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王畅嘿嘿一笑。

牛跃辉吧唧着嘴,两眼放光:“那岂不是不愁吃了?我的肯德基……”

看着牛跃辉快要流口水的样子,徐晓腾无奈地叹息。

在这家伙眼里,所有美食都不如一份肯德基全家桶。

他的味觉肯定有问题,这属于先天缺陷,徐晓腾坚信。

此时的以辰却没工夫理会那三个不靠谱的室友,隔着窗户,他看到远处的黑暗中忽然亮起一团耀眼的青光。

那边好像是足球场,举办晚会不应该在礼堂吗?以辰满是不解,这种天在露天足球场举办晚会,鬼才会去看,不,鬼都不会看。

寝室里的三人正聊得火热。

牛跃辉边往嘴里塞薯片,边嚷嚷着要成为亿万富翁,还说要娶俄罗斯大美妞为妻。

王畅在一旁冷嘲热讽,说他是痴人说梦。

徐晓腾坐山观虎斗,不时火上浇油。

咣当一声,浴室门打开,以辰裹着浴巾走了出来,冷眼扫视三人,身上的泡沫还没有全部擦净。

王畅一拍大腿,连忙下床,拿起一条毛巾递过去,嘿嘿笑道:“瞧瞧,光顾着聊天,把以大少给忘了。肩膀上有泡沫,以大少快擦擦。”

“王畅,你这人真不够味。”牛跃辉目光鄙夷。

“够味?我又不是东西,不需要够

“哎哟!”

左一飞还真郁闷呢。

逆剑二十三耍得正起劲呢,老奶奶剑阵也已经开了个头,这本该是最舒畅的时刻,结果突然就被老奶奶给捉了回来。

“老奶奶……”

左一飞正想跟老奶奶表示不满却从老奶奶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对。

紧急扭头。

“这,这么疯狂!”

当然疯了,并且疯的是整个熔浆世界。

整个世界都在翻滚,仿佛无数巨型赤红蛆虫组成的海洋,这些蛆虫翻滚着,扭曲着,交织着,挤压着,那翻滚的中心正是左一飞刚才的位置。

“真可惜!”

适......

吕天冥微微一笑,脚尖点地,身架上,旁边当然还有一大包花生

其實程老爺對張青林還是很上心的,這些年程澈在幫張青林找線索的同時,他私下找了很多人了解,一方面由于他身世命運的悲慘,另一方面也是他和程澈走得很近,在張青林的影響下程澈目中無人的性格也發生了變化,這是程老爺覺得很高興欣慰的事。

程老爺不僅把吳名氏的下落告訴張青林,還單獨把他叫到書房聊了一會兒,程澈還有些吃驚,平時老爺子可沒這么好聲好氣地對過他。

張青林從書房出來就聽到樓下客廳里儀媽喊叫炸了窩,原來程老爺的小老婆紀秀恩跟她弟紀曉嵐回來了,見了程澈也沒給好臉色,突然吵了起來。

張青林和程老爺下樓時看到程澈正抓著紀曉嵐的衣領怒視著他,揮起拳頭要揍他,紀秀恩在旁邊尖酸刻薄的指罵程澈,見程老爺下來,馬上委屈巴巴的跑上前讓他主持公道。

程老爺看得氣洶洶吼了一聲“夠了”。

紀秀恩就在旁邊陰陽怪氣的說道:“只要你一回到這個家,家里就烏煙瘴氣,瞧瞧這都帶了些什么人,還惹老爺子生氣!”

池譚呆呆站在一邊聞聲瞪了過去,這話分明是說給他聽的。

“說什么呢你,要不是因為你,我媽也不會離開。”程澈氣憤的一把推開紀曉嵐,轉身就沖向紀秀恩。

紀秀恩見狀趕緊躲到程老爺身后,程老爺斜眼兒瞪了一眼紀秀恩,然后沖著程澈說道:“夠了!”

程澈怒視著,隨后轉身就跑了出去,池譚和張青林尷尬的站在一邊,張青林禮貌的對程老爺說:“程叔別生氣,我去看看。”

出了程家別墅,就看到程澈站在外面,張青林他們追上程澈直接打了一輛車,先是把程澈送到他在東城區租的房子,然后就回了四合院。

張青林看到吳承安正站在路口,而后一起進了四合院,江昕月坐在院子里等著他們,江叔還沒有回來。

第二天一早,程澈就開著那輛捷豹到了四合院,看到吳承安背包出來,張青林正和江昕月在廚房門口說話。

“你怎么這么早,不去上班嗎?”張青林問道。

“上什么班,本來我就不想去,歇兩天再說,我要跟你去田河,正好我把車開來了,你也不用去麻煩找別人了。”

“你不去公司把車開出來,程叔知道嗎?”

江昕月擦著手也走過來說:“怎么?你又和你爸吵架了,你就不能收斂點你那脾氣。”

“唉,別提我家老爺子了,他看不見我高興著呢,東西都收拾完了嗎,咱們早去早回,吃完飯就走,怎么,他也跟著去嗎?”程澈走到石桌前端起面前的粥喝了一大口,又看向走過來的吳承安。

“嗯。”

張青林他們出發后,在去田河縣的路上從三個人變

“好!!殺得好啊!!哈哈哈,我們贏了!”

歐冶長在臺上激動的歡呼起來,可是,四周并沒有如他所意料的那般響起雷鳴般的掌聲,反倒是整個安靜了下來。

嗯?

這些人是在干啥?

原本是屬于勝利者的榮耀時刻,歐冶長硬是被周圍那些人們的眼神激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靠!什么玩意!!”

終于,有人惡狠狠的吼了一聲出來。

“媽的!天火教,你們就是一群廢物!”

有人直接將手上的賭約撕成了碎片,遠遠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龙轨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人间江湖

梦太虚幻

人间江湖

肉沫粉丝

人间江湖

雪满长安L

人间江湖

我真是老王啊

人间江湖

修身齐家

人间江湖

陆双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