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好好怕怕》。

座上所有人的眼睛都直勾勾的盯著秦惜卿,跟著她的身影移動,一個個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有的人嘴巴微張,口水都順著嘴角往下流了出來。

方子安也不由得再一次感嘆秦惜卿的美麗,這女子當真是天生尤物,絕世姿容,端麗無雙。方子安對女子的免疫力不低,但也不由得怦然心動。

秦惜卿行到船廳前方紅絨幕布之前,款款站定,輕啟朱唇開口道:“各位嘉賓,今日惜卿在此舉辦今年的新曲之會,在座各位都是惜卿的知音之人,多年來對惜卿支持有加,故而特邀諸位前來此首聽新曲,以示感謝。接下來惜卿將演唱新曲五首,皆為惜卿親自譜曲的新曲。惜卿才疏學淺,對于音律只一知半解,倘有不盡人意之處,還請諸位貴賓包涵則個,惜卿這里先有禮了。”

“好!”座上眾人紛紛不由自主的鼓起掌來。秦惜卿每年都舉辦一次新曲之會,她一年只唱幾只新曲,能聽到首唱,能得到邀約參與首唱曲會,不僅是可以率先聆聽仙音妙曲,更是能在其他人面前炫耀的資本。所以今日受邀之人心里都想:秦惜卿對我和別人不同,格外的看重我,只要我努力,或許還能得到更多。

“秦姑娘若說對音律一知半解的話,那么我等便是對牛彈琴之牛了。”

“是啊是啊,秦姑娘的新曲每年只有幾首,但哪一首不是流行天下,傳唱四方?秦姑娘不必謙虛,我等今日有福能聆聽新曲,那是八輩子積了德了。哈哈哈。”

眾人一邊鼓掌一邊紛紛說道。

方子安忍不住差點笑出聲來,這幫人怕是瘋了,能聽到秦惜卿唱曲便是祖宗積德行善?這也太夸張了。這些人的腦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

“多謝諸位了。”秦惜卿斂琚一禮,目光流轉,似乎在找尋什么,然后她看到了角落里坐著的方子安,眼中一喜,旋即眉頭微微一蹙。

“曲會便要開始了,容惜卿調調琴音。”秦惜卿說道,伸手從旁邊的婢女小菱手中取過瑤琴來,同時快速的低聲在小菱耳邊說了兩句什么。

兩名婢女快速拉開前方紅絨幕布,露出一個小小的舞臺來,舞臺上一張長幾,一片蒲團,除此別無長物。

秦惜卿緩步走到長幾之后盤坐蒲團之上,將瑤琴平放在上面,纖手起落,叮叮咚咚的調起琴音來。那婢女小菱走到李全忠身邊,低低的說了兩句什么。李全忠臉色有些尷尬,待要說什么,小菱已經走到秦惜卿身旁侍立。

李全忠愣了片刻,旋即朝方子安走來,來到方子安身旁,拱手笑道:“方公子,請你挪動一下位置。”

方子安詫異道:“怎么?我坐在這角落里還礙你的眼么?要不我到船廳外邊去聽吧。”

李全忠忙道:“不不不,我是說,方公子是貴客,當坐在前面才是。離得這么遠,一會姑娘唱曲恐影響聽感。那邊有空位子,你去那邊桌旁落座吧。”

方子安哦了一聲,擺手道:“那倒不用了,這也沒多遠,我耳力還行,能聽得清楚。這里挺好,我就坐在這里了。離茶水壺點心盤子也很近,吃喝也都方便。”

李全忠皺眉道:“你這人怎么回事?怎地不識抬舉?”

方子安冷笑道:“李管事,你這就不講理了,是你叫我坐這里的,現在又要我挪位置。賓至如歸的道理不懂么?我坐在這兒就像坐在家里一樣舒坦,你又非要我挪位子。你是故意折騰我是么?你要是不想安生,那我可不客氣了,攪了這曲會的責任可在你不在我,你是知道我脾氣的,我已經忍你很久了。”

李全忠氣的要命,卻也不能發怒。這種時候方子安要是鬧起來,那必亂做一團。而且這廝是個愣頭青一般的人,那日去他宅子里的時候便見識了,還有那天在萬春園門口,他還跟護院打了起來,誰知道他鬧起來會怎樣?雖然不怕他撒野,事后必有懲辦,但這曲會必然被他給鬧的雞飛狗跳。這對秦姑娘是極為重要的場合,要是出現混亂的情形,秦姑娘不會饒了自己。

“方子安,實話告訴你,是秦姑娘說要你坐在第一張桌子旁的。你該不會連她的話都不聽吧。”

方子安呵呵笑道:“我道你這么好心呢,原來是秦姑娘的要求。李全忠,叫我說你什么好?我也不知那里得罪了你,你卻處處針對我。之前故意叫我坐在角落里羞辱我,現在怕秦姑娘責怪又來叫我挪位置,你當我是那么好任你擺布的么?要我挪位置也成,你求我啊,大聲的求我,我便給你面子。”

李全

眺望着阴风谷方向,虞渊也心情沉重。

那东西,已成长到如此地步?

以那童子的说法,毒瘴烟云里的它,在阴风谷内大开杀戒?

人首龙身的龙啸天,眼前的童子,都是比金藩这类阴神,强大一个级别的存在。

以它的能力,经过三百年的进化蜕变,能压制其中一位,虞渊并不觉得奇怪。

可是,令龙啸天,令眼前童子,令阴风谷众多强者都惊惧不安,便让虞渊忐忑不安了。

异物、毒虫之类的特殊生灵,往往需要颇为漫长的时间,方能成长强大起来。

它,便......

,归家以言,其父母曰:“吾儿面的张果老外,这里已连一个活

入夜,子时未到。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越货的好时候。

  叶枫轻巧的好似丛林中的黑豹,飞快的在夜色中穿梭,地上凌乱的脚印与时不时能够看到的血迹在为他指引着方向。

  情况,并不乐观。

  一路追寻下去,地上已经出现了一些染了血的天云宗弟子服,还有残破的兵刃,却没有纪家队伍受伤的痕迹,足见天云宗一行人一路被追杀的惨状,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尸体出现。

  叶枫加快了脚步。

  终于,在月亮快要升到中天的时候,他听到了前方隐隐传来了人声。

  赶到了!

  一瞬间,叶枫将身子埋入了草丛之中,全身的气息收敛到了极致,缓缓的向远处一座燃着篝火的林间空地摸了过去。

  大约到了五百米左右的距离,叶枫隐隐看清了空地上的状况,不由的心头一动:

  有他在?

  空地上,有五名天云弟子被五花大绑的跪在了地上,其中一人赫然是当初那个娘炮——莫须眉。

  但是,此刻的莫须眉却已经不是当日那个阴柔秀美的少年,他的脸上布满了血污,身上更是被划出了一道道的伤口,淋漓的鲜血不停的向外涌着,伤势已然不轻。

  他旁边的四人,同样好不到哪去。

  每个人的身上都裂开着大大的血口子,满脸淤泥,鼻青脸肿,一看就是已经经过了一番蹂躏的样子,狼狈到了极点。

  在五人的四周,有八名身穿黑白两色衣衫的纪家子弟,叶枫并不认得他们,但却能够从其中一人身上感受到不亚于范云台的强大气息,乃是一名五脉玄境的高手。

  “莫娘娘他们的修为只有四脉,难怪会被这群人俘虏……”

  叶枫屏息在了原地,一动不动,默默的观察着空地上的一切,就看到那名五脉玄境的纪家高手正悠悠的朝着莫须眉走了过去。

  啪。

  一个耳光,抽的跪着的莫须眉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你们几个贱骨头,还不肯说,是么?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呸!”结果没想到倒在地上莫须眉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之后,竟是一脸的坚毅:“纪家的小崽子,你莫小爷才不怕你这点手段,有种的你就弄死我,要不然,小爷我一定挠死你,哼!”

  “死到临头还嘴硬!”

  嘭!

  那人直直的又踹出一脚,铁榔头一般的砸到了莫须眉的小肚子上,让后者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滚出了四五米远。

  “你们几个,说!”

  这凶残的纪家高手转身又看向了剩余四人:“叶枫,到底在哪儿?你们天云宗是怎么互相联系的,给我说!要不然,我挨个挑断你们的手脚筋,送你们去喂狼!!”

  四人之中,有一人显然不那么有骨气,此刻已经脸色惨白,险些吓得尿了裤子。

  他哭丧道:“不,不要!这位大哥,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天云弟子,真的不知道叶枫他在哪儿啊?”

  “废话!你们天云宗难道来之前没有定下集合地点吗?叶枫难道会不去?”

  “他真的不会去啊……”那懦弱弟子已经快哭了:“我,我们的计划根本没有告诉过他,大哥,你放了我,我这就离开天云宗,而且我告诉你,天云宗的弟子都会去【泼墨川】那里集合,你大可以去那里……”

  “赵亮,你个小废物!”旁边莫须眉大吼起来:“天云宗没有你这样的孬种,给我闭嘴!”

  “你个死娘炮要为天云宗牺牲,老子才不要!”那赵亮已经破了心防,便彻底丢了全部的节操,卑躬屈膝道:“大哥,你放了我吧,我以后绝不会再踏入天云山半步,甚至我可以去给纪家当杂役都成,求求你饶了我吧!”

  “无耻!!”

  莫须眉还在挣扎着大叫,奈何他越是挣扎,身上的绳子就越是勒进肉里,挤得鲜血直流。

  另外三人眼中也露出了鄙视的神色,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真的也是看不起赵亮这种没有骨头的玩败类。

  “哈哈哈!好,不错!”那纪家高手看着赵亮仰天大笑:“总算还有个识时务的家伙,啧啧啧,你叫赵亮是吧……”

  “是是,小人就是叫赵亮。”

  纪家高手缓缓蹲了下来,狞笑着看着赵亮:“天云宗有你这样的孬种,怎么能不被我们纪家踩在头上啊,哈哈哈,你想走可以,来,给爷爷我磕三个响头,然后说三遍天云宗是垃圾,就可以滚了。”

  “好,好嘞!”

  赵亮如获大赦,连忙咣的一下就磕了一个头。

  “天云宗是垃圾!”

  “赵亮!!你他娘的才是垃圾,你给我闭嘴!”莫须眉尖利的嗓音在这一刻竟是充满了不屈的味道,令人刮目相看。

  “你们,去给我把这个娘炮的牙全砸碎喽,让他再叫。”

  “是!”

  一声吩咐,便有两名纪家子弟向着莫须眉冷冷的走了过去。

  “不要理他,你继续啊,赵亮。”

  “是,是,天云宗是垃圾!”

  咣。

沙正蹲在水池旁邊低著頭,丁初雪心道:這家伙應該是感受到菩薩的佛光普照了。

然而,當二人走進,卻看到楚懷沙這家伙正盯著水池里一個半米來長的赤紅色錦鯉流口水呢!

“召南把你包里的東西放我這里,咱們把這條魚抓回去吧,我給燉了。”

“滾!”

從麓山古寺出來,楚懷沙還是念念不忘那條紅色錦鯉,然而看著另外兩個人的模樣,他決定還是算了吧。

三人感興趣的景點參觀完了,接下來就是登山了。

其實在山下的時候楚懷沙埋怨背包中純屬是逗兩個妹子玩,當開始登山的時候,這家伙表現出了優秀的耐力和速度。

耐力同樣優秀的還有丁初雪,這家伙臉色微紅,額頭上冒著細汗,但是氣卻不喘。

楚懷沙隱約覺得她應該有一種吐納呼吸的法門,不然的話,這么劇烈的運動不可能不喘氣的。

唯一拖后腿的自然是詩召南了,嚴格來說,詩召南的體力還算可以,只是爬山這項運動實在是太耗費體力了,再加上后背還有一個背包,所以詩召南走的很慢,但是她還是努力的前行著。

“要不,你們兩個先去山頂等我?我稍后就來。”

楚懷沙回頭看著滿臉通紅的詩召南快步走下樓梯道:“把背包給我吧。”

詩召南搖頭道:“不要,你背上的背包比我重多了,再給你那不是欺負你?再說了,我能行,只是不像你們兩個走的那么快罷了。”

楚懷沙知道拗不過她于是也只能放慢腳步跟在她的后面。

轉山不如望山。

從外面看雄渾巍峨的麓山,如果鉆到里面去,除了樹還是樹,沒有其他。

三人路過了幾位英烈陵墓,一向不信鬼神的楚懷沙還特意進貢了幾個蘋果,要不是這里嚴禁抽煙,這家伙說不準還能點上幾支香煙給幾位抽上。

爬上山頂,遠望四周,高樓大廈,全都矮了一大截,遠處的三叉戟,三一路,五一路,八一路大橋也全都小的像是一個個樂高玩具。

橘子洲上的偉人像也變小了許多,但是遙望臺灣的那股氣勢還是磅礴如海。

花了五十塊錢買了點小吃之類的東西后,幾人鋪上毯子席地而坐,經過綠葉層層過濾的陽光撒在身上,將三人的身體照射的斑斑點點。

秋風吹過,原本燥熱的身體慢慢冷卻下來。

“真是舒服啊!”楚懷沙伸了個懶腰躺了下來。

詩召南并沒有閑著,而是休息了一會之后便拉著丁初雪去找一些美麗的景色去了。

前者找原畫靈感,后者去拍攝照片。

楚懷沙則閉上了眼睛,最近這段時間經歷過的事情如跑馬車般的轉了一遍。

從一窮二白的被人從旅館趕出來,再到遇到詩召南。

從自己努力創業月入過萬,到被自己老姐一桿子打翻身陷囹圄。

從跟著丁初雪去幫人打官司,到差點被暗殺身死。

再到……齊少成的死。

一聲長嘆,楚懷沙也不知前路將會如何,走一步,看一步吧。

過了中午熱鬧非凡的麓山山頂也慢慢變得冷清起來。

畢竟山就那么大,一上午的時間已經足夠幾人轉上一圈了。

等詩召南二人回來,正好看到楚懷沙已經蜷縮在毯子上睡著了。

原本平整的毯子此時已經被團成了一個球,這家伙的半邊身子也落在了草坪上。

丁初雪見狀拿出了相機開始給這家伙拍照。

“呵,想不到這家伙還是個內向型人格。”

詩召南不解的問道:“嗯?你怎么看出來的?”

丁初雪笑道:“大部分內向型人格都是這么睡覺的。”

此時詩召南也想到了丁初雪的睡姿,似乎也是這樣的。

咔咔的快門聲很快便將楚懷沙吵醒,后者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

“什么動靜?”

丁初雪隨手將相機放下道:“沒什么,給某個睡覺流哈喇子的男生拍了幾張特寫。”

三魂七魄神游太虛剛回來的楚懷沙聞言連忙擦了擦自己嘴角的口水。

“靠!你……快把照片交出來。”

“不給,這是我的私人物品,憑什么給你。”

楚懷沙猛的向前一抓,但是丁初雪的身體同樣靈巧。

“召南,你管管你閨蜜。”

詩召南哪里會幫他,此時的她也等著丁初雪將照片沖洗出來調侃這男人呢。

一番打鬧,楚懷沙終究是恐懼丁初雪相機的價值,投鼠忌器,沒能搶過來。

當看到楚懷沙認輸,詩召南笑道:“好了,今天玩夠了的話,咱們還是回去吧。”

楚懷沙聞言一臉懵逼道:“咱們不是在這打地鋪睡覺,等明天的煙火表演嗎?”

丁初雪吐槽道:“沒戲,麓山景區過了五點就會清場的,在這野營是不行的。”

“我擦,你不早說!”

“我也是剛知道的,抱歉。”說著,平時較為高冷的丁初雪還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好好怕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剑朝天

度己了

无剑朝天

冰伊可可

无剑朝天

控尽天下

无剑朝天

安伯劳

无剑朝天

冬风必达

无剑朝天

亿万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