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秦太后杀人如麻,也该被千刀万剐?》。

拿出一顆丹藥,在手心拋著,翹著二郎腿,嘴角一揚道:“想必你們也都認識我了!廢話不多說,我給你們第三條出路,不想投降李浮塵,就投降于我!

作為九州世界最富裕的人,李浮塵的大債主,我小弟都敢坐在黑龍王肩膀上,你們在是昏暗無比,猶如深夜之中一般,衛星之中的商都市正處于一片濃厚的霧霾之下。

“嗯?”

突然間,吳天終于意識到了不對勁在什么地方,不過下一秒,一只手從吳天胸前探出,滿手鮮血,手中抓著吳天那跳動的心臟。

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原来是一个可牧可渔的地方,可

这首《不再犹豫》是beyond乐队1991年9月才发布的,江远的曲目之一。

台下,很多人端起酒杯,默默地喝着酒,听着听着,就红了眼眶。

一曲唱完,整个酒吧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再来一首!”

“是啊,再来一个。”

江远看了看二楼的朋友们,对着话筒喊道:“你们还想听吗?”

王斐第一个喊了起来,“要,江远你好帅啊!”

刘小军也满脸惊喜,“江大哥,你唱的太好了。”

江远点点头,“那就再唱一首《真的爱你》。”

二楼,几个女孩儿同时看了看其他人。

这首歌,难道是要向谁表白吗?

音乐响起,江远酝酿了一下情绪,开始唱了起来: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纵使啰嗦始终关注不懂珍惜太内疚~”

“沉醉于音阶她不赞赏,母亲的爱却永未退让··”

听到这里,不熟悉这首歌的人才明白,原来唱的是亲情、母爱。

江远的声音里含着慢慢的情绪,瞬间让人心生感触。

叶知秋眼眶微红,又想起自己在江远老家住的那晚,想起了床单下面压着的那些信件。

江远,应该很想他的爸妈吧。

刘小军和刘诗琪也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不由得偷偷抹起了眼泪。

江远走上二楼,拍了拍刘小军的肩膀,“生日快乐。”

叶知秋也把自己准备的礼物递给刘小军,“生日快乐。”

刘小军这个二愣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直接提起一瓶啤酒,咕嘟咕嘟喝了个一干二净,“江大哥,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江远没有解释,而是看向王斐和张楚红,“你们酒量不行,少喝一点就行。”

刘诗琪这时候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哽咽着对江远道:“江大哥谢谢你,这些年我们兄妹相依为命,小军从来没过一个像样的生日。”

江远端起酒杯和刘诗琪碰了碰,“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拿你们当自己的亲妹妹、亲弟弟,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朱大山眼看氛围有些伤感,连忙提议,“不说这些事情了,来,大家喝酒,我们来玩儿游戏吧。”

··

这一夜,几个人都喝得有些醉了。

第二天一早,江远却是骑上摩托,去了铜瓷街和滨海其他几个交易市场,收获虽然不大,却也能够满足古玩店的售卖需求。

来买古玩的,多是送礼··

加上陶瓷厂和酒吧已经开始盈利,江远也能够拿到一笔不菲的收入。

除此之外,叶氏珠宝也未来可期,江远基本上用不着再为‘赚生活费’发愁。

所以江远现在有更多的时间花在淘宝这件事情上。

人家说,淘宝捡漏,就是为了捡到大漏的那种成就感,这一点江远很是认同。

因此江远把眼光放的高高的,在店里货品齐全的情况下,很少再入手价值不高的古玩。

甚至有时候遇到一件勉强入得了江远‘法眼’的东西,结果人家老板磨磨唧唧,江远干脆转身就走。

本就没有太大的吸引力,江远都懒得浪费口舌,一般都是说个‘一口价’,对方要是不同意,江远也懒得再还价,扭头就走了。

这一来二去,铜瓷街不少摊主都知道了江远这么个怪人,每次见江远在自己摊位上停下,也都懒得招呼了。

当然也有精明的,觉得江远报的价不亏,赚点儿饭菜钱也就大方成交了。

同时,江远也开始思考自己和身边几个女孩儿的关系。

尽管江远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和她们都是好朋友,可刘诗琪、王斐她们偶尔说的一两句俏皮话,一两个小动作,都让江远觉得事情还没那么简单。

她们对自己有好感,江远现在终于敢确定了。

江远其实挺纠结,按理说,自己单身,找个对象也应该。

这三个女孩儿样貌都称得上完美,心地也善良,各有各的好。

可真要江远选一个当对象,江远还真选不出来,倒不是江远贪心想‘脚踩多只船’,而是江远对她们真的生不出其它想法,或许这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

相比较之下,和叶知秋、张楚红相处起来,好像就要轻松多了。

张楚红稳重,心思细,聊的话题也轻松日常。

叶知秋多是聊工作,聊发展,也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些,江远忍不住叹了口气。

“想什么呢?”

萧聪明拿着把蒲叶扇,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叶老板走路都不看道的吗?也不怕把我这一摊子宝贝给踩了。”

江远白了萧聪明一眼,“说话别阴阳怪气的。”

萧聪明和江远还算熟悉,这会儿也不装了,直接开始抱怨。

“江老板,以前你好歹还在我这里看看,最近这段时间看都不看了。”

“你老说要精品,可你想想,我哪去给你找那么多精品啊。”

“整个铜瓷街现在都知道你江老板有钱,但就是挣不着。”

江远被萧聪明这番话逗笑了。

“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要真有好东西,我就是多出点儿钱都无所谓,关键是你没有好东西啊。”

“江老板,你有多扣你自己不清楚?”

萧聪明满脸怨气,“整条铜瓷街,谁不知道你江老板现在是‘一口价’的脾气

在五星軍戰士的刀口之下,但凡是怕死想要活命的人,都低下了頭,保證會全力配合,這其中也包括了剛才看起來還很神勇的馬德塞將軍。沒有辦法,因為他那一劍砍到白雙后背時,可謂是深可露骨,自家的團長受了如此的傷害,下面的戰士對他自然不會有好臉色,那是什么手段有效,上什么手段,僅僅只是一會的工夫,這位安逸了多年的將軍就低頭,屈服了。

有了這些高層的幫忙,當他們的手書通過五星軍送給自家下人之后,霍博克塞里城再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秦太后杀人如麻,也该被千刀万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日凯撒

会猪叫的南瓜

末日凯撒

沧海千山

末日凯撒

风啸烟墨

末日凯撒

草上匪

末日凯撒

斯文客南宫恨

末日凯撒

夏末逐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