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赌斗终于要开始了》。

在平凡琐碎的工作中依然能够保像被人踩着脖子,嘶声惨呼起来

东边已经泛起一丝鱼肚白,如钩银月也在西边沉沉欲坠,打鸣公鸡恪尽职守地完成拂晓的第一声长鸣。

可天色并不怎么给面子,依旧是暗沉沉的,毫无生气。

不大不小却又薄如蝉翼的乳白色物体在沉沉暮色下飘飘絮絮,落在苍茫大地上,为它点缀上一身雪白衣裳,让这片天地显得更加的单调乏味,死气沉沉。

若大的少华山早已经银装素裹,更显凄凉的当然要数少华山的杂役们。

少华山下,一片破烂瓦屋区。

冬日的寒风像是个较劲的孩子,使出吃奶的力气也要将眼前这个惹恼自己的像大人般的破烂户瓦屋给推倒,让它知道老子可不好惹。

本就年久失修像个迟暮老人的瓦屋被这个淘气的孩子推得摇摇欲坠,再看一眼自己那纸糊窗户做的眼睛,被孩子挠的噗噗作响,就显得格外心疼。

破烂瓦屋区内,一座座瓦屋纷纷亮起昏黄的灯光,但也有几间瓦屋依旧沉寂在黑暗中,没有声色。

一间没有亮灯的屋内,黑漆漆的,却又声音传出,不信你听。

“嘿,嘿,醒醒……”

漆黑的破旧土炕沿,一衣着破烂棉袄的少年,一手拿着两把扫帚,一手正拍打着躺在炕上的睡意酣畅、长得俊逸绝尘的青年,同时身着棉袄少年他的嘴中不断地重复念叨着这句“醒醒”。

这位长得过分好看的青年艰难的撑开那睡意不减的眼睛,灰蒙蒙的天色下,隐约间看见一个长相清秀的暂且没分辨清是男是女的家伙。

此刻那家伙正拍打着自己的脸,那位的小手可当真是拔凉拔凉的,寒到骨子里,就像南方的湿冷天气下,那种沁骨寒意。

当拔凉拔凉的小手遇上热乎乎的脸蛋,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可想而知。

年轻的富家少爷顿时就不高兴了,虽说自己也是饱读圣贤之书,自知君子不语污言秽语,更是那南明国南山府的沈会元,当然说不得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不雅话。

但俗话也还说了忍无可忍之时,就无需再忍,青年想“少爷我这三分火气不发出来,这些个仆人小厮当真分不清这屋子的主子是谁了。”

火冒三丈的富家少爷怒骂道:“干-你-娘-的,哪个没眼力见的把你个没眼力见的招进府的,都不想干了不是,不知道少爷我与周公对弈之时,最烦他人打扰吗?还不赶紧滚蛋?”

起床从来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且最招人憎恨,尤其是不招人待见的冬日里的清晨。

当然,最让人憎恨的还是冬日里那不招人待见的拔凉拔凉的唤醒方式,因此,躺在炕上睡眼惺忪的富家少爷才会如此失态,顾不得圣贤斯文,下意识连带着管家和仆人两人给骂了一通。

可当俊逸绝尘的青年骂完之后,他才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扒开盖在自己身上的破烂棉被,一个激灵如鲤鱼打挺,从漆黑炕上坐了起来。

可惜的是呀,事实是,你永远都不知道意外和明天谁先降临。

不过,显然易见,此刻是意外先来临,年轻男子才坐起身子,迎面便是一把扫帚飞来,破烂扫帚和青年英俊的脸庞,两个相互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脱了弦的扫帚,其棍身迎面直击青年俊逸的脸庞。

“啪!”

扫帚棍身狠狠打在青年脸上。

年轻俊逸的男子一吃痛,发“嘶”地一声,右手条件反射一般捂着发痛的脸。

接着便是怒发冲冠,伸出左手指向已经背对着自己就要离去的少年,嗔怒道:“你……”

可年轻男子刚要骂娘的狠话还没放出来,便咽住了声。

因为呀,刚刚在他决定起身的一刹那,他便想起了什么,所以他也顾不得脸上疼痛和要骂娘的污言碎语,先是不敢置信的揉揉自己依旧睡眼惺忪的眼睛,接着才看向眼前的少年。

即便天色灰蒙蒙的,但去除困意的富家少爷,此刻也能清晰看见站在自己眼前这一位少年,以及少年穿着已经分辨不清最初颜色的破烂棉袄。

他转而又朝屋子四周看去,继而发现自己所在的屋子青石土墙都已经掉了不知道多少层皮,将青石砖裸露在空气中,甚至有些青石已经缺口。

那纸糊的破烂窗户被淘气的孩子寒风挠得猎猎作响,屋顶破瓦悬挂着摇摇欲坠的冰锥子,随时都能掉下来。

衣着精致狐裘在透过纸糊窗户凉飕飕的寒风吹拂下依旧察觉不到多少冷意的年轻富家少爷这才完全反应过来,这里再也不是自己那小县城里一方富绰的家……

这里正是……

可惜呀,容不得这位少爷回忆过往,便被那衣着破烂棉袄的清秀少年打断思绪。

少年人语气冷漠,“不想死的,就赶紧拿起扫帚跟我走。”

俊逸青年不明所以然,可偏偏他能听出少年的语气一点也不像是玩笑话,所以这位不愿起床的富家少爷,不得已,极不情愿,摸着黑下了炕,跟上这个身高还不足一米六的小男孩。

毕竟,事关生死嘛!

君子、小人也得怂一怂,总得先弄明白怎么回事,在将腰杆挺直不是。

可才出门年轻男子就有

他们,都有着寻常人难以想象的底蕴!

接着,玄门的少门主带着江景走入了这玄门的大门。

就在江景进入这个大门的这一刻,江景感觉到了一股波动从自己身上撞了过去!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扫描了一般!

这个时候,江景心中一惊!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玄门的少门主似乎是看出了江景的异样,就对江景开口道:“这是一个扫描阵法,扫描的是进入宗门的人,是否是我玄门的人,如果不是的话,这个人便会被排斥而出。”

听到这话,江景开口问道:“那......

但这生死判赵刚,可算是当今江卒授光州长史。今而位将军,不

神算子吳天來的這個地方,屬于道門之中以信譽著稱的多寶商號,傳說祖上是龍族的,最喜歡的就是收集寶物。

而這里面的工作人員聽說也不是人類,都是海中的妖物成精,一群蝦兵蟹將。

接待員帶著金塔來到鑒寶處,這里有多寶商號專業的儀器,記錄了從太古到至今的所有寶物資料,還可以猶如X光射線一般,全面剖析所有的寶物構造。

鑒寶處的龜老常年鑒別各個不同的寶物,幾乎已經麻木了,但是當金塔出現在鑒寶臺上的那一刻,龜老常年無光的瞳孔放出了亮光。

“這個寶物!”

龜老顫巍巍的站起,鑒寶臺的屏幕,剖析的畫面之上,金塔的底座之內有一顆巨大的眼珠正緊盯著他,那瞳孔活靈活現,只有一顆眼珠,竟然還活著。

“龜老,這個寶物該如何定價,請您吩咐!”

“定價!”

龜老沒有立刻回答,拿出了拍賣訂單,掃了一眼之后,轉身看向接待員。

“回去告訴他們,今日拍賣會上,他們可以隨意拍賣兩件喜歡的東西!…”

“龜老,這有些不合規矩吧?”

“你傳話就是,有什么問題再回來通報!”

龜老眼珠子不離金塔,揮手催促接待員趕緊離開。

微微搖了搖頭,龜老的話他也不能不聽,接待員只能就此離開。

在接待員離開之后,龜老摸著光滑的下巴,有些發愁。

“定價?…我也不認識這東西,怎么定價!”

龜老也不知道這金塔的等級,而且當時接待員在這里,為了不損失威嚴,他并未在接待員的面前暴露這一點。

接待員硬著頭皮回到了吳天他們的包間,保持著僵硬的微笑,傳達了龜老的話。

“什么?…我要那些東西干什么,我要錢,你懂嗎?能花的那種!”

“…我明白了,您稍等!”

……

再次回到鑒寶室,龜老正在找辦法分解金塔,但還沒有進展。

接待員傳達了吳天的意思,龜老和他當時的表情差不多,愣在當場。

“他是傻子嗎?…”

“感覺并不像,他說的挺認真的…”

“……這樣吧?在原有的基礎上,再給他一張多寶金卡!”

雖然吳天不懂,但是龜老身為多寶商號商都分店的負責人,要為商號的未來負責,不能因為在這件事兒上留下隱患,能拿得出金塔的人,必然不會是是什么愣頭青。

……

在多寶商號的雅間里,神算子滿臉無奈的看著吳天,在這里拍賣交易的靈晶,那可是珍貴無比的,相當于武俠小說中的內力,凡人攝入的話,會一朝成為天人。

靈晶都是靈氣修士修行必備的,有天然形成的,有自身凝聚的,但現世的環境,天然礦脈幾乎絕跡,現在的靈晶大多都是人工制造的。

修士從自身體內提取靈氣,形成結晶,提取的靈氣就相當于自身修為,必須重新修煉。

神算子是天道代理,靈力天道供應,在這里無疑就是土豪中的土豪,吳天的話,那就是真正的窮光蛋。

“你可不要再沖動了,這里的拍賣品可都是無價之寶,他們的條件很看的起你了,你竟然還自貶身價…估計他們現在都把你當傻子了!

“二位,好久不見哪!”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和王長生他們一起過來的那具木乃伊,他們朝思暮想的妮妮,她在進來后先是風情萬種的看了兩人一眼,然后緩步的坐在了他倆的中間。

這個驚喜可真的太大了,倆人都愣頭愣腦的對瞅了半天,最后還是老三先反應了過來,嘿嘿的一笑,說道:“嘿嘿,妮妮,你咋來了呢,是不是想我們哥倆啦。”

他們在一開始來的遺址的時候,也曾和王長生等人一樣,受到到過她的特別禮遇,因此也都看到過她麻布條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赌斗终于要开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春风度梦

零点一叶

春风度梦

白衣御风

春风度梦

唯易永恒

春风度梦

神秘的大西瓜

春风度梦

莫入江湖

春风度梦

君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