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怪物化》。

门外忽然响起了很多人的脚步声。白玉京在心里叹息着:终于来”、傅红雪道:“哦?”丁灵琳道:“其实你根本不必在这里等

此时的秦辉脸上再次表现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他又何尝不想离开这里呢,但是此时他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更别说主动去离开这里了。

“请问这里是万兽山吗?”

在秦辉的声音落下之后,那秦辉对面的女子随着点了点头回应道:“是的,这里是万兽山,而且是万兽山的内部,你叫秦辉是吗?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奇怪的人,竟然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

听到女子开口之后,秦辉顿时一脸惊愕,他没有想到,刚刚那古殿之中的通道,竟然直接通往万兽山的内部,想到这里秦辉暗叹口气,恐怕,那苏老爷不知道这通道能够直接通往万兽山的内部。

“请问你一直在这里住着吗?”看到面前的女子出现在自己面前之后,秦辉一瞬间便知晓这女子虽然看起来有些柔弱,但是他的实力肯定不会很弱。

“对啊,我一直在这里住着,而且从来没有出过这万兽山。”说到这里女子脸上闪过的一丝怅然之色。

听到这里秦辉脸上再次表现出了一丝不解,他没法想象这女子,竟然在这万兽山内部从来没有出去过一次。

不过这个时候秦辉突然暗叹了口气,如果真让这个女子从这万兽山内部出去的话,恐怕一定能够在外界引起一阵骚乱,实在是这个女子的长相太过于妖孽了。

“既然你也没有出去过,我也不知道路,那我该怎么离开这里呢?”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秦辉自然是抱着十分尊重的态度与他说话,更何况看到这女子的长相之后,秦辉也不舍得大声与她说话。

“我虽然没有出去过,可是只要是万兽山,我清楚的很,我能带你离开这万兽山,只不过,只能带你到这万兽山的外围,至于外面的地方,我是一概都不知。”

这女子确实也很诚实,在秦辉开口询问之后没有任何的思考,直接开口回应秦辉,看到这女子的态度之后秦辉顿时便明白这女子对于他没有任何的心思。

“但是你想要出去吗?”正在这时站在秦辉对面的那个如同仙女一般的女子竟然开口询问。

“我当然要出去啊,可是我不知道这里的路,想要出去恐怕还得费些时间。”秦辉摇了摇头,顿时开口道,确实是秦辉所想的那样,他有幻化妖兽的本领,所以说想要出去,虽然说有些耗费时间,但是说还是轻松的。

只不过眼前的这个女子,年龄看起来和秦辉不相上下,恐怕他又没有这幻化妖兽的本领,即便是他想要出去,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你这人好奇怪哦,我刚刚已经说了我对这万兽山特别了解,而且知道这万兽山的凶兽的轨迹,并且只要你想出去,我可以带你出去,路途上不会碰到任何一个凶手,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听到这女子开口之后,秦辉顿时眉头一皱,虽然面前的女子,看起来并不危险,而且也并没有什么对人的防备之心,但是有一句老话说的好,防人之心不可无。

“你说如果合适的话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提前跟你说,如果不合适的话,我是不会答应你的。”秦辉迅速开口回应。

“真的,我感觉你这人特别奇怪,我还没有说是什么条件,你就表现出这副模样,你好胆小哦!”看到秦辉的这幅模样之后,那站在秦辉对面的神秘女子再次咯咯直笑。

听到这女子如此开口,秦辉顿时有些尴尬,伸手挠挠自己的头确实是他的防备之心太过于严重了,不过在这个修炼的世界上没有任何防备的心,恐怕早已经被这这个世界给淘汰了。

“我也是第1次出门,平常我的母亲也不让我出门,我的条件就是,在出了这万兽山之后,你要带着我帮我,毕竟我对这里什么都不熟悉。”

听到这里神秘女子竟然只是这个条件,秦辉顿时便有些尴尬,刚刚的他确实是有些过于小心了。

“那是自然,既然你是第1次,这万兽山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帮助你,不过你的母亲如果知道的话,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

听到秦辉说出这一番话之后,那站在一旁的神秘女子顿时仰头开始思索过了几息之后,只见他摆了摆自己的手:“没事的,我的母亲这一次要出去很长时间,段时间之内他又回不来,不用管。”

“那好,那就

隨后雷電消失,李浮塵直接施展身法沖了上去,半途中,身子一轉,一刀縱砍,朝著中間那人砍去,那人持劍一擋,刀砍在劍上,對方直接向后摔去。

接著面對左右的劍,一個轉身,持刀紛紛擋下,快步逼上被砍翻的那人,持刀向上一撩,便分為了兩半。

再次轉身時,對方四人皆是有些畏畏縮縮,不敢再上前。

李浮塵血紅的眼睛,盯著對方四人,隨后又沖了上去。

一刀砍飛對方的劍后,一拳砸在一人的下巴上,隨后又向另一人沖去,硬拼了兩刀后,兩......

第二日清早,天池坊市便有人来了

  并非全是神风舟上的人,附近宗门修士听闻消息,赶来,但看见巫家修士守住古井入口,无人敢过去

  “古井中莫不是有什么宝贝?可不要被巫家的人占了先!”

  “就是,咱们天池山的东西,怎么能被别人取走!”

  “什么叫做你们天池山的东西,即使宝物,大家应该见者有份才对!”

  “就是!”

  修士们总是争争吵吵,但巫家的管事之人对他们是理也不理,因为他们此时早已是焦头烂额,从昨天半夜开始他们手中的定位珠就失去了消息,若不是上面还有微弱光芒,他们便认为跳进去的人已经兵解了

  若是巫家的那位大人陨落在这里?在场的每一个巫家人都承受不住家主的怒火!抽皮扒筋可能都是轻的,重一点就是神魂做蜡,常伴青灯了

  他们看向井口,愁眉不展

  而那几个黑袍人,也是焦躁不安,巫家那位陨落他们担不了多少责任,可若是自己家主子也陨落在里面,那他们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他们自己倒无所谓,但若是那位一怒,不说伏尸百万,自己的家族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人,有很多时候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他们得考虑他们的家人

  三人商议了一下,打定主意后,便与巫家主事之人打了招呼,也相继跳入古井之中

  “真有宝物!他们又有人下去了!”有人喜叫道

  “得了吧,即使是宝物,死了十几万的修士,也一定是大凶之物!”有人揶揄,并不看好

  “靠,哪一件大威力宝物发起威来不是死好几万人?你瞧那些灵器,打崩小半个大陆,动辄死万万人哩!”

  “什么?灵器?这里面有灵器!”有人惊叫道

  他这一咋呼,所有人就安静了,如潮水一般涌到古井边上来

  “灵器?在哪儿呢?”

  “在井里面呢!”

  无数人以讹传讹,半天功夫,竟传出了灵器的消息

  这一下,当即惊动了在附近的好几个宗门,一时间竟把天池坊市围了个水泄不通

  “何处有灵器?”来一大宗,弟子皆身穿白色服饰,背后有太极图,为首一人鹤发童颜,仙风道骨,背后背有一把太极剑,上面道韵如墨,竟是一把极品道器,用蓝玉剑鞘包裹,负于他的身后

  “好家伙!青云门的修士!”

  “什么?云梦大泽旁最大的宗门!”

  “对头,就是那个宗门!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不会真有灵器吧?”

  ……

  众人窃窃私语,但无一人回答这修士的话,他昂首阔步,去到古井之旁

  “大道之宝!应是有德者居之!巫家虽为世家之首,但也不应行这等霸道之事,强占他人机缘,不留活路!”那道人厉声说道,“你等应与我等同分这次机缘!”

  “哪里来的野道士,胡言乱语!这门户你们想进就进,我们何时拦着了?”巫家主事之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可当真?”那道士喜道

  “当真!”巫家主事之人一声,冷笑,道:“自有命去,就怕没命回来!”

  古来多少修士为宝物而死?这恐怕没法数得过来

  那道士脸上笑容收敛,正色道:“凡是宝物,有德者居之,方不会为害世间!我青云门自当防止此等宝物落入妖邪之手,区区险境,何能挡我?我萧正群定要为天下人身先士卒!”

  巫家人退开,让出古井洞口

  一时间人情浮动,都跃跃欲试

  “让我先来!”萧正群说道,接着抢先跃入古井之中

  其后,又有数道人影蹿入

  但越是见过浮尸的人,却越不敢往下跳,虽然他们说的热烈

  “真的有灵器么?”

  “井口喷吐的五彩霞光,不是灵器也有宝物吧!”

  “那井口成了门户,里面是另一个世界了,就是有宝物也不是我这种人能够接触的!”有修士倒是认得清自己,叹了一口气说道

  桃云青目光攒动,盯着古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他要走上前去,却被紫灵这丫头拉扯住了

  “前辈,这里面凶险未知?你也要去,你不是这种好事之人吧?”她蹙眉疑惑问道

  桃云青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你我接触不过几天,怎知我的为人,这里面我还真要走一趟!”

  他笑得开朗自然,连紫灵也是一怔

  桃云青跳入古井之中

<極端的自私。

“李樂李樂!”林茵將忽然把正在睡覺的李樂喊醒:“三樓有動靜,有個人的精神忽然變強了很多,還有一只奇怪的意識體在靠著墻移動。”

“具體在哪里?”李樂瞬間睜眼,仿佛根本沒睡。

“四樓……現在到五樓了。停在五樓不動。”林茵閉著眼,努力感知。

李樂若有所思:“五樓嗎?”

整棟樓的尸體都聚集在那里,所以活化靈是想干嘛?這家伙的能力與尸體有關系嗎?

不對,應該不是和尸體有關。李樂結合之前林茵看到的事情以及自己的分析,漸漸發現真相。霉菌,銹跡,加速腐爛的尸體,這個活化靈的能力應該是,時間。

他現在對與時間有關的事情比較敏感。但想來一個初生的活化靈而已,應該不至于和自己的重生有關。

食腦者存在需要吃人的腦子,魂悵隨著時間推移慢慢地就會變強。而活化靈,是靠人們的恐懼變強。所以才會展現出那些鬼故事一般的能力。

“你們這棟樓是不是原本就有啥隱患?比如年久失修,霉菌泛濫之類的?”李樂拿出一塊壓縮餅干,一邊啃一邊問,“活著有誰藏了幾十斤爛肉?通常活化靈的能力都和寄生物體有關系。”

比如之前那把殺魚的刀。

林茵:“房子是有點舊,但要說問題很大也不至于……霉斑的話,每年最潮的那幾天會有一些。”

“就是這樣嗎?”李樂再次皺眉:“嗯,去五樓看看。”

他不想拖,拖的時間越久活化靈就越強。

得快點解決這個問題。

此時天快亮了。氣溫暫時沒有回暖,但光照的出現還是讓幸存者們感到寒意漸漸散去。

許云雷盯著孫正的后背,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怨恨。

“哇啊啊!老周變了!快攔住他!”

一聲尖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幸存者們中間再次出現食腦者,混亂與恐慌迅速蔓延。只有孫正拿著鐵棒沖上去就是一棍:“別慌!別亂!女人孩子往后躲。”

李樂來到五樓,整理好手上武器,握住美人刀,“在里面嗎?”

林茵躲在他身后:“嗯嗯。還在里面。”

“好。”李樂踹門而入,刀鋒向下,弓弩指前。精神力在場間開始蔓延,搜尋敵人的蹤跡。

或許在偵查能力上林茵目前比李樂更強,但在戰斗方面,幾十個林茵都打不過李樂。

然而雙方只論精神力等級的話,卻是大概位于同一水平的。

“在前面!”林茵急忙喊道。

“已經倒了,大家別怕。”孫正長出一口氣:“大家把尸體搬走……”

話音未落,孫正便感覺腦海中一陣刺痛。

許云雷拿著刀沖上前,狠狠劈下:“去你*的!你在老子面前裝個屁啊!那些米都特么爛了,老子吃口餅干怎么了?這你特么也要管?”

“看到了!”李樂對著墻上蠕動的霉菌與裂縫,一發包裹著精神力的弩矢射出。嗡嗡聲響起,入墻三分,尾羽顫抖。

整棟樓微微顫抖了一下,似乎是在尖叫。

林茵馬上開口:“它往樓上跑了!”

“追。”李樂上弦,邁步繼續上樓,“今天就把這個東西解決。”

墻上的裂縫中,有陽光鉆進來。

“你瘋了!”一個人踹開許云雷,拉著背后鮮血淋漓的孫正就往后撤,三四個成年男子圍上來,卻被亂舞菜刀的許云雷逼退。

“一群蠢貨!”許云雷喊道:“你們搞清楚現在是什么情況了嗎?喪尸爆發,世界末日都特么到了!還講什么仁義道德,管那些沒用的老弱病殘干嘛?你們沒看到廚房里東西壞得多塊嗎?再不殺幾個人,這些東西夠吃?”

李樂沖到六樓樓梯,對著天花板又是一箭:“還跑!”

林茵氣喘吁吁地跟在后面:“我跑不動啊。”

“用精神力困住它。”李樂手中短刀往墻上劈去:“別讓這東西再跑了,干掉它我們就能出去。”

“好!”林茵咬牙,非常不熟練地將精神力纏繞到活化靈身上。

孫正喘了兩口氣,他背上的傷并不致命,但足夠疼。

可這種讓他疼的,是周圍這些幸存者們的眼神。大家看孫正的眼神當然并沒有怨恨,只有無助。

其實這方面,他自己也是一樣的。誰不害怕呢?孫正只是更勇敢些,同時也沒有愧對自己的名字和身份,才站出來保護大家。

“看到這是什么了嗎?”大家愣神間,許云雷從食腦者身上挖出一塊結晶:“我只用了一塊就能覺醒超能力!說明我是天才,在末世之中就只有這個最重要,你們懂嗎?”

說著,他捏碎結晶,感受著體內力量的成長:“我也可以像樓上那小子一樣,擁有碾壓你們的實力!”

轩辕叁光面色也已变了,站在那空斗右臂一扫,桌上的碗盏全被时丰城令雷焕,字孔章,博,昨天就到了京城,又忙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怪物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桃夭似昨

何其聊

桃夭似昨

鞠图

桃夭似昨

梁可凡

桃夭似昨

不冷

桃夭似昨

有点儿饿

桃夭似昨

寒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