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举一反三》。

”沈浪和王怜花之间,当然也有段很曲折的故事,这故事我曾经但这些乞丐里,说不定也有公孙大娘手下的,他们说不定就是等

時間總在不經意間流逝,有時候決定做一個事,但中途卻因為各種原因,不得不擱置,直到很久之后才能再次接觸。

張小河覺得就算是最弱小的寵獸也不應該被忽視,個體雖然弱小,但是集體卻是強大的。

比如一個小墨點很可能不起眼,但是墨點聚而成團,那么就有可能十分的顯眼。

黑獄火甲就是這么一種寵獸,雖然是一階卡牌,但是團體所展現出的實力,在張小河看來一點也不必九級寵獸要弱。

不僅僅能夠一起發射黑火球,還能以黑火本體為素材,融合成一把把巨大的黑獄刀。

本來張小河他們并沒有發現火甲的這一本領,可就在他們已經再次做好戰斗策略,準備開始實施的時候。

忽然一個別的套牌的八級寵獸忽然出現,一現身就對火甲開始了慘無人道的殺戮。

起初,火甲這邊站劣勢,大量的火甲傷亡,但是忽然間所有的火甲像是開竅了一樣,全部黑火融合成黑獄刀。

只用了一刀,就把八級寵獸斬殺,那一瞬間仿佛天昏地暗中一道極其黑暗的光芒斬破時空。

八級寵獸下一刻渾身崩潰,隨后八個能源石掉落到了地面,跟之前死亡的火甲變成的能源石更卡牌混雜在一塊。

某個躲在地底下的人,看著這一堆寶藏,流了好幾天的口水。

這要是能夠拿到,那么他們的實力就會提升一大截啊,但是問題是張小河根本不敢出去。

想不到火甲還有這種本事,幸好當初沒有貿然行動,一邊寬慰自己的同時,張小河又在一邊垂涎那一堆能源石和卡牌。

他覺得嘛,有時候人不能太貪心,只要把那一堆能源石拿到,就算不剿滅火甲也可以。

其實還是因為剿滅不了火甲,那些火甲組成的黑獄刀最高強度可到九級,這個上限,可要比張小河的賢王虛影高得多。

就算再如何,賢王虛影也只有七級上下的樣子,根本不夠黑獄刀砍的。

想到這里,張小河看著那一堆光芒閃耀的寶藏,又看了看旁邊的溯流,內心長嘆了一聲。

溯流忽然感覺內心有點不舒服,剛剛張小河看他那一眼中,似乎包含了太多的無奈,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通過他的眼神,溯流還是驚鴻一瞥的感受到。

一時之間他不知道說些什么好,現在的情況對于他們來說算是主動中的被動。

雖然藏在暗處算是主動,但是實力不及火甲,因此又算是被動,最終算來算去,還是一個被動的局面。

他們現在沒有多余的辦法,看著一堆寶藏,也只能干巴巴地看著,想要去拿幾乎是沒有多少可能性的。

除非火甲離開這個島嶼,但是這么久了,也不知道他們那天離開,或許就住在這里了,也說不定呢。

就這樣一堆好東西,擺在眼前,他們中沒有誰能拿到。

看似如此,但他們中某個成員,暗地里已經抱回來了一堆。

只見地下空間打開了一個小縫隙,一個個小蟲子正在往洞內運送能源石。

他們用鉗子叼著一顆顆能源石,從地面進到洞內,然后把能源石放到了小綠的身邊。

只是一個上午的功夫,小綠蟲子身邊就已經堆滿了能源石,這些能源石在燈光下放射著光芒,顯得紙黃之中有幾分晶瑩剔透,看上去格外美好。

小綠像是一個富足的國王一樣,坐在他的財寶之中,那副樣貌還頗有幾分范。

他們怎么就看不到我呢,小綠安逸地躺在能源石之中,是不是啃一顆能源石打牙祭。

他是能夠吸收能源石的,但是效果不是很大,還不急平時一分鐘的修煉呢,也是無聊才啃幾顆的。

就像是人們嗑瓜子一樣,本質上都是因為閑的,畢竟也不能把瓜子當頓吃,上火可是一件麻煩事呢。

“哎呀~哎呀——”張小河忽然哀嚎,他的語氣中有那么一些懊悔。

“咋了你?”林寒雨看他那一副心疼的樣兒,于是問道。

“能源石少了一些,你說是不是跟水果一樣,落在地上會爛呀。”

張小河就覺得能源石不可能一直保存下去,要是能夠保存的話,現在或多或少都會發現上一個時代的能源石。

畢竟那個時候也有卡牌師,定然也有能源石。

林寒雨忽然覺得有些無語,這能源石不久是石頭嘛,怎么能跟水果一樣爛在地里。

“你是不是想要能源石,想魔怔了……”她擔心張小河出現了幻覺。

“不信你看看嘛。”張小河有些委屈,把游神之軀的控制權交給了林寒雨。

林寒雨看了一會之后,驚訝地發現,還真的少了,一些能源石在莫名其妙的時候消失不見了。

她還試著,把注意力凝聚在不同地方的幾顆能源石之上,結果那些能源石都還在,其他的不見了。

要是小綠在拿能源石,肯定不可能確定那些是被林寒雨盯著的,事實上,他也拿走了部分林寒雨一直盯著的能源石。

他現在身處一個因果陷阱之中,別人看不到他,也不能知道他做的事情。

那些一直被盯著的能源石,再被拿走之后,林寒雨的記憶就自動替換成了其他能源石,因此才覺得從頭到尾沒有動過。

少了的自然有替補的,這就是一直沒有被發現的原因。

但是要是所有的能源石都不見了呢,小綠忽然想到這里。

他當即來了精神,要是所有的能源石都不見了,是不是就能被發現異常,說不定他們就能順藤摸瓜找到自己。

只要再一次被發現,他就能跟他們產生因果聯系,也也就能再一次重現人間。

小綠當即打定主意,立刻給自己的分體小蟲下達命令,搬回所有的能源石已經卡牌。

他倒要看看,這一次會不會被忽視。

“哎呀——又少了。”張小河的內心在滴血,能源石啊每一個都是寶貴的資源。

忽然他有些自責,都怪他沒有足夠的實力取回他們,讓他們傷心地爛在了地里。

“我一定要給他們幸福。”張小河感覺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腳,最為一個極其節約的人,看到那么一大批資源在眼前消失,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張小河眼看著手腳就要往洞口挪,林寒雨忽然跳過來,在他的腦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插著腰說道:

“你給他們幸福,那我呢?”

林寒雨目光質問著,張小河忽然一愣,當即老老實實地退到主房間內,笑著說道:

“我也給你幸福。”

“嗯?”林寒雨眉頭一擰。

張小河意識到不對,當即改口說道:“我只給你幸福,我保證我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別的女人,除了我媽。”

“這還差不多。”林寒雨害羞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小腦袋忽然湊了過來,她走到了張小河的面前,問道:“那我呢?你心里面有我嗎?”

張小河定睛一看,原來是小寒,當即敷衍道:“一邊待著去,小孩子瞎湊什么熱鬧。”

張小寒很不高興,特別以及極其不高興,她的小嘴瞬間撅了起來,眼中似乎也有淚花。

某人看了當時心里也有點著急呀,想要安撫她一下,可是小寒已經跑到一邊去了。

他愣了愣,轉頭看向了林寒雨,她的一雙雪亮眼眸狠狠地瞪著他。

“這么大個人,不會說話呀?”狠狠地敲了敲張小河的腦門,隨后就到一邊安慰張小寒去了。

跟溯流不一樣,張小寒的性子比較柔軟,她對張小河的好感是打心里的,就像是當初在神械師的世界,遇到的那一個姑娘一樣……

等會,張小河腦子忽然靈光一閃,就在這時他的腦海中有一個特別奇妙的想法,甚至有些不靠譜。

應該不會吧,他小聲自言自語道。

當初魔母封絕跟他說過,收集聚能石是為了他的弟弟妹妹,也就是魔母的其他子嗣。

可誰用的上聚能石呢,大概只有神械師了吧。

會不會當初遇到的那個姑娘家就是他未來的妹妹,畢竟張小河也能夠感受到對她親近感,莫非他們是同一種人,都很適合最為魔母的子嗣。

想到這里,張小河后背發涼,要真是如此,他當初那么無情地拋棄妹子,以后會會不會跟他結仇啊。

畢竟愛之深恨之切,又是在她那么孤獨無助的時候離去的……

過了一會,張小河恢復如常,他決定暫時不要想這一回事,很可能不是這樣呢。

可隨即他又嘆出一口長氣,在怎么樣,他還是拋棄了那個姑娘,不過,他也完全做不了什么。

就算把那個姑娘救下來,帶到他的世界,也一樣要跟著他受苦,張小河憑什么覺得他一定能帶著姑娘好好地活下去。

說到底,世界上最好的法門,還是自救,靠著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張小河想到這里,隨后又坐在地面上,背靠著墻,雙目閉合涵養精神。

他的腦子里想著各種各樣的事情,一個個念頭生生滅滅,也不知道過去多久。

外面的世界再一次伸手不見五指,黑暗中只有一個個火甲放著暗色的光芒。

張小河隨即醒了過來,他睜開雙眼,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那一堆寶藏。

他覺得嘛,那一堆東西還是算了,既然拿不到也不需要冒險,現實世界沒有那么多氣運之子,現在他們出去一旦被發現幾乎是必死無疑。

但是就像再看一眼,就最后一眼。<

“扎根倒不至于,不過想在丙國找到容身之處,梁家也是最好的去處,有了這個信物,梁家的人,就不會懷疑我的身份。”偌大的丙國,僅有梁中步才有毛狼靈鐲。

不過人的性格,皆有不同。

模仿了梁中步的行事蠻橫,卻無法擁有梁中步的記憶。

秦輝也不知梁家,具體有何許人物。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在丙國,有不少雅樓,這些雅樓,表面上是風月場所,實則是在打探各國的消息,能在雅樓待下去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燈。

最弱的人,實力也突破......

大海上,雖然沒有硝煙彌漫,但氣氛卻壓抑得讓人窒息。

海域戰場的戰爭也因為殿衛大軍的后撤而暫時停止,只是殿衛大軍并沒有退出海域戰場,依然在皓月武裝的包圍圈中。

經過剛剛的大戰,皓月武裝解決了大量殿衛,但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軍艦和潛艇的元素聚能炮能量幾乎耗盡,更有一艘軍艦和三艘潛艇在殿衛大軍瘋狂的攻擊中永遠沉入海底。

即便是軍艦和潛艇,也扛不住數百把青銅長劍的自爆。

在處理生靈蟲洞一事上,這是第一次有軍艦和潛艇被毀。生靈蟲洞擴大導致殿衛數量激增,遠遠超出了令行部出動力量所能應對的范圍。

皓月號,艦橋指揮室,綺娜站在拼接屏前,無人機拍攝到殿衛大軍退回了金字塔上方的海面。

悠長的號角聲仍在海面上回蕩,但詭異的是根本無法捕捉到聲音的來源,聲音似乎來自各個方向。

“檢測到海中有一個不明生物正在上浮!速度極快!每小時55海里!”

身后皓月隊員的報告令綺娜臉色一變,55節,在海中這是一個非常快的速度,軍艦和潛艇的速度一般也只是在30節。

“目標是明月號軍艦!距離海面500米、470米、440米……”皓月隊員聲音急促。

“明月號躲避!”指揮臺前,綺娜對著無線電裝置大喊。

數百米在大海上是一個非常近的距離,以生物那恐怖的速度只需要十幾秒。

而十幾秒的反應時間,對一艘軍艦來說實在太短。

“距離海面180米、150米、120米……”

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明月號所在海面下方,并快速接近海面。不等明月號有所反應,一聲驚天巨響在整個海域炸開。

在十數米高的白色浪花中,明月號尾部炸開,一個龐然大物沖出海面,躍到數十米高的空中。

這一刻,生物終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碩大的腦袋兩側有鰓裂,一雙赤紅色眼睛令人不寒而栗,吻尖,巨嘴中鋼鐵般的牙齒能將一切咬碎,長達百米的身體呈長紡錘狀,深藍體色,布滿了赤紅色紋路,尖狀鰭,無鰾。

這赫然是一只體型比鯨魚還要龐大的鯊魚!

巨鯊的出現令所有人一驚。

“攻擊巨鯊!”短暫震驚后,率先反應過來的綺娜下令。

單是一次撞擊就毀了一艘軍艦的尾部,巨鯊的威脅太大。

她目光凌厲起來,一定要殺死巨鯊!

面對密集的火力,巨鯊靈活地扭轉身體,在空中一個擺動,撲通一聲,躍回海中。躲開軍艦的攻擊,又迎來潛艇的攻擊。

憑借堅硬的皮膚暫時抗住攻擊,巨鯊身體反向上浮,巨大的尾巴出了海面,用力一甩,拍打在明月號頭部。

甲板破碎,艦體轟然斷裂,海水灌進艙室,明月號開始下沉!

距離最近的兩艘軍艦立刻派出救生艇,救援從明月號上跳入海中的皓月隊員。

毀掉一艘軍艦,巨鯊潛入深海。

一擊遠遁,巨鯊的狡猾令綺娜整顆心沉入谷底。

金字塔上方的海面,兩處戰場的殿衛大軍集結在此,合二為一。密密麻麻的白金色身影浮在海面,數量有四千個之多。

大軍中心,殿衛散開,空出一大片海面。

片時,漣漪蕩開,巨鯊的腦袋緩緩浮出海面,黑袍人站在巨鯊頭上,深藍色雙眼遙望遠處的軍艦:“終歸是螻蟻,不堪一擊。”

“巨鯊上有人!”一名皓月隊員指著拼接屏驚叫。

巨鯊襲擊明月號時,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巨鯊吸引,直到現在,才有人發現站在巨鯊頭上的黑袍人,那個擁有恐怖控水能力的存在。

“水王殿!”綺娜一雙手不由地握緊,神態前所未有的凝重。

畫面中,黑袍人抬起頭,朝指揮室眾人看來。下一秒,不見黑袍人有任何動作,畫面變成黑白,模糊起來。

從另外幾個畫面中眾人看到,海面上一道水柱噴薄而起,擊落一架無人機。

見狀,綺娜立即命令其他無人機升高。

然而,其他無人機還沒來得及升高就被一道道水柱擊中,墜毀在海面上。

.

.

.

海岸戰場,不長的時間殿衛大軍就已經撤退了一半。

望著這一幕,以辰神態愕然,扭頭問路璇:“這……是什么情況?”

“不是好事。”路璇搖了搖頭,直覺告訴她,海域戰場可能發生了什么變故。

答案很快出現,路璇等人的微米耳機中傳出綺娜低沉的聲音:“水王殿出現!還有一條巨鯊!”

“水王殿!”以辰神情一變。

總指揮部,安德烈臉色陰沉,生靈蟲洞擴大果然是王殿搗的鬼。看著畫面中的黑袍人,他心情壞到了極點,王殿出現

其實桃云青也很好奇,小冥說的香氣是什么?

能吸引小冥這種級別的,可不會是一般的東西,如果可能,他愿意為小冥換取

但小冥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說很香,很想吃!

想來,應該是此間主人的寶物,畢竟,他養了如此多的煉尸,這些煉尸要進階,要成長,成為他的助力,肯定要給他們喂食一些好東西,很有可能,那東西對小冥也有吸引力

血液?

圣獸血肉?

傳聞當年獨孤城來報復長生宗用的那條尸龍,就是尸陰宗的,他們有......

多情的流水正从你脚边绕过,不燕南飞面对着他,一步步向后退两个人全都是白衣如雪,一尘不道:“我不会杀狗,我只杀过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举一反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不可能是扑街

帝吧

我不可能是扑街

独白忆年华

我不可能是扑街

古龙二

我不可能是扑街

黑暗囚笼

我不可能是扑街

东一方

我不可能是扑街

江山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