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果断出手》。

”傅红雪道“可是你没有想将这两个人裹了起来,又用

听到秦迪这样开口之后,六长老顿时脸色有点难看,他这样侮辱自己的儿子,也就相当于这样侮辱自己,怎么说他也是做秦家的一个长老怎么能够允许秦迪这样一个人不断的挑衅自己的底线。

“哈哈,真的是有意思,这样吧,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给我认输得了,也省得我出手。”一旁的秦宇微微摇了摇头,对面前的秦迪开口。

听到秦宇说罢之后,秦迪大吃一惊,哈哈大笑:“什么?你竟然这么说,看来今天必须要让你记住这个教训了。”

“对于你这种跳梁小丑,我真的是没有话说,这样吧,我就站在这里一动不动,如果你能够让我后退一部就算我输。”

秦宇的这一席话算是狂妄至极,一旁的秦迪听到他的话之后,顿时心中满是怒火,直接朝着秦宇冲了过来,在他冲过来的时候右手顿时高举真气暗涌,向着秦宇就打过来一拳。

在他打出一拳之后,场面内顿时风沙走石,这一拳上的气势看起来汹涌无比。

“秦宇怎么这么有自信,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对面的秦迪什么修为吗?难不成他以为这秦迪是秦辉?”

“谁知道呢,就算他再强,也不可能像他所说的那样,赢得如此轻松。”

“我们就坐山观虎斗吧。”

那台下的众人一时间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上两人。

在一瞬间那秦迪的拳头就到了秦宇的面前仿佛不到三寸的距离,可秦宇的脸上依旧是那种自信的模样。

正在此时只见秦宇右脚微微抬起,猛的对着地面就是一脚下去,这一脚看似轻轻松松,实则大有深意。

在秦宇踏出这一脚之后,顿时秦宇体内的灵气全部宣泄而出,向着自己对面的秦迪就扑杀了过去,只在一瞬间,那对面的秦迪身子突然定到空中。

凝气期修为与炼气期最大的区别在于对于灵气的掌控,炼气期与凝气期简直是没有办法比的,像秦雨那种天才,能够在凝气期掌握水的能力,水原本就是属于五行之力的一种。

不过秦宇与秦雨还是错的不少。

紧接着秦迪脸上突然表现出了一丝惶恐之情,他也没有想到秦宇竟然会这么强,随后只见他的身子顿时被抛出,落到了擂台下面。

“凝气期修为!”秦迪心中暗恨一声。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秦宇竟然也是凝气期的修为,怪不得他竟然能够如此有恃无恐,六长老看见这一幕之后,心中顿时骄傲了一次,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不仅仅是秦迪,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瞬间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秦宇竟然隐藏实力,真正的实力竟然突破炼气期,这才是真的扮猪吃老虎,比这秦迪秦宇可以说强了数倍不止。

这秦迪脸上闪过一次愤怒之前,如果知道这秦宇是当前这副模样,那么秦迪断然不回来自取屈辱。

看到这一幕之后,擂台下的众人顿时纷纷吵闹了起来,在他们心中亦是见着秦宇成为了他们心中的男神,秦宇和秦迪不一样,他懂得隐忍,懂得在适合的时候才会出手。

一旁的秦辉看到秦宇这种心情脸上不由得闪过了一丝狡黠之色,对于这个秦宇,她对他又高看了一分。

原本的已经落在擂台下的秦迪,看到秦辉竟然那种表情,瞬间便认为秦辉便是嘲笑自己,只见他大声的扭过头看着秦辉怒喝一声。

“我输在凝气期的手里并不亏,但是你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来笑话我?”此时秦迪的心中可以说是有无数的怒火压制,但是面对秦宇,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也并没有在秦宇的手里继续做文章,但是秦辉不一样。

站在一旁的秦辉心中万没有想到这个秦迪竟然如此心胸狭小,在秦宇的心中吃瘪之后,竟然将所有的怒放到自己身上。

此时秦辉再也没有办法忍耐下去,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他已经在擂台上被多次侮辱,秦辉心中也明白,今天正是他的扬名之时,他很乐意这秦迪再次成为它的垫脚石。

听见秦迪的话之后,秦辉没有丝毫犹豫,哈哈一笑身子竟然缓缓的走向擂台,此时的秦宇早已经下了擂台,看到这一幕之后,他在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惊讶。

“你口口声声叫我废物不如上来一战,证明一下我到底是不是你们所说的废物。”

看到这种情况之后,秦迪心中顿时舒坦起来,在秦宇的身上,得不到宣泄,但如果能在秦辉忘得一干二凈,完全沉浸在策馬奔馳的瀟灑快意之中,盡管在身面的那些人看來,他這只是小步顛噠而已。

跑得正歡快時,前方很遠的地方忽然傳來一聲信炮爆響,頓時把趙亮嚇了一跳,險些從馬上摔下來。

他急急勒住韁繩,定睛朝前面觀瞧。只見就在數百步開外,一大群人正聚集在道旁,好像正在等候著什么似的。那些人中有穿著朝服禮袍的官員,也有頂盔摜甲的兵士,還有舉著各種器物的仆役和懷抱樂器的樂師。在更遠的地方,隱隱約約還能看見大隊騎兵的身影。

一桿青色大纛矗立在人們身側,寬大的旗幟上繡著一個赫赫金文:申。

褒富催馬趕上來,停步在趙亮的側后方,用馬鞭指著對面說道:“大將軍,是申侯親自來迎駕了。”

“咱們這么快就到了嗎?”趙亮詫異的問。

褒富趕忙解釋:“哦,前面應該就是申國疆界。可要到申侯駐府的蒼巖城,還得要一天半的光景。依禮,他確實是應該趕到這里來迎接的。”

趙亮知道,大周王廷早已經在這之前就派出快馬信差,向申侯通報了金牌特使鄭妮前來巡視的消息,所以他們前來接駕也不意外。

不待他吩咐,褒富就朝身后的傳令兵喝道:“列隊結陣!”

隨著一聲令下,御林軍中的四乘“兵車”先一字排開,車上的戟士高高舉起掛著豹尾和蛟旗的長戟,統一朝前保持四十五度仰角。一百名騎兵按五馬一排,形成一個縱隊,每人都擎著一面九穗刀旗,旗上分別繡著飛龍、兗虎、猱熊、麒麟、赤鳥等神獸。

在這一片烈烈旗陣之后,則是由四百步兵組成的儀仗。他們同樣是五人一排的大縱隊,手持長戈、腰懸銅劍,背后還掛著長弓。御林軍將士身著黃褐色戰袍,外罩捆著金邊的犀牛皮甲,盔頂上的野雉翎輕輕擺動,威風凜凜。

相比這樣奪目的氣勢,旁邊那一大群叫花子就顯得格外尷尬了。

來自魔王嶺的山賊大多是步兵,手中的兵器五花八門,甚至還有農具。而他們的衣著服飾則愈發個性,有全甲的、有半甲的,還有無甲的;有頂盔的、有帶帽的,還有散發的。這幫家伙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隊列,嘻嘻哈哈的擁在御林軍旁邊,居然毫無愧色。

褒富看著不禁皺皺眉,他有心提點暌離整整隊伍吧,可又沒那個膽量,所以只好無奈的搖搖大腦袋,繼續吩咐道:“鳴號!”

號手策馬馳出隊列,抄起牛角抵在嘴上,鼓足勁氣吹出兩短一長的禮號。

過了不久,對面同樣響起號音,節奏卻是一短兩長。緊接著,那邊的樂師開始奏樂,曲調悠揚宏麗,一聽就是端莊大氣的周朝禮樂。

褒富點點頭,沖趙亮稟告道:“大將軍,申侯正在迎候咱們,可以啟行了。”

趙亮聞言不敢怠慢,趕緊夾緊馬腹,準備動身。可是正當他要走還沒走的功夫,褒富一把扯住他的韁繩,既驚訝又無奈的說道:“大將軍,您老莫慌呀,不是應該兵車先行嗎?”

趙亮尷尬的撓撓頭,一時間不知該說什么好,只得含含混混道:“啊……啊,是啊,我這不是……不是……”

暌離在一旁善解人意的說:“久經戰陣的軍人,往往都習慣扼馬催騎,在起步前先讓戰馬提起精神,褒富你不懂就別一驚一乍的。難道大將軍還不知道兵車要行進在隊列最前方的規矩嗎?”

褒富趕忙惶恐的點點頭:“是是是,方才是卑職孟浪了,請大將軍不要見怪。”

趙亮心想我還真不知道這個規矩,但嘴上卻說:“不妨事的。褒富啊,我戍邊日久,很多禮儀章法都有些生疏了,你要在旁邊警醒著些,時刻提點我。”

“卑職不敢,大將軍恕罪。”褒富以為趙亮還是在說反話,借以諷刺他之前的低級錯誤。

趙亮卻非常認真地糾正道:“你不要不敢哦,我可沒跟你開玩笑,不然一會兒惹出什么麻煩來,黑鍋可都得你來背!”

褒富聽得糊里糊涂,不明就里的連連答應,整個人卻陷入深深的迷茫之中:大將軍說的麻煩究竟是指什么呀?

他們邊說邊走,幾百步的距離轉瞬即至。前面負責開路的四乘兵車來到歡迎隊伍跟前便往左右分開,停列在道路兩旁,形成一個雁翅型的夾角,夾角過道正好讓給后面的大隊通行。

趙亮的駿馬剛一越過兵車的位置,就見人群中走出一個人來,拱手朗聲道:“申國候子言,恭迎御使大人!”

他先将这地方十丈方圆用一根看谨以书述,乞赐圣览。”书既上

瑯寰閣頂樓之中,兩個青袍修士正并轡而站,一個紫膛臉龐,須發多白而少黑的中年修士,他不怒自威,一雙眼睛微瞇著,神情有說不錯的嚴肅,另一人容貌削瘦,黃中發黑,留著兩撇燕尾須,一雙眼睛瞇成了兩道縫只聽他陰惻惻的笑道:“現下萬事俱備,只待大陣發動,這些人就都成了靈藥,屆時提煉出來,你我修為又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了!”

那紫膛臉的中年修士眼神略微猶豫,道:“可,這樣一來,我在雪國可徹底沒了立身之地啊!”他隱隱擔憂

“哼,王爺,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你后期已久,天人五衰已現,難道你愿意就此墮入輪回?”

“可是,這可是幾百條修士的生命啊,不管是太清還是其他正道門派,都不可能放過我的!”

“你放心,此間事了,你便是我鬼靈門長老,舍了這百里大城,你還是可以在幕后統御一方天地的!況且,像老鼠一樣東躲西藏的生活我們也是很厭倦的,用不了多久,我們圣族之人便要全面反擊了,這么多年的積蓄,是時候重新歸于幕前!當我們站出來的那一刻,注定整個人族都要為我們顫抖!”那削瘦修士臉露瘋狂的說道

汝陽王點點頭,眉宇中還是有些躊躇,不過想到自己壽命不久,終是心中惶恐,因此心一橫,道:“吩咐下去,準備動手!”

他說完之后,身后空間募地跳出一黑袍人,半跪于地,神情恭敬的說了句:“是!”,接著身影再消失不見

片刻之后,又有一黑袍人跳出:“啟稟主公,修士之中,有兩人在大陣之外,現在啟動,只怕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無妨,一個金丹一個筑基,陣啟之后過去幾個力士解決了就是!除控陣之人,力士應該還有幾人吧?”

“陣內金丹太多,我們為了防止意外,修士全都安排進去了,力士倒還剩七人!”那黑袍恭敬答道

“五人解決金丹,兩人解決筑基!這別說還出什么亂子!”削瘦修士沉聲說道

“是!”

那黑袍人出去,外面又有褐袍人稟報,他面露惶恐為難之色:“有二人在陣法邊緣處,那金丹修士倒是無妨,可是那筑基修士所處之地為大陣最薄弱之處,若是大陣觸發之時,他突然來一下子這大陣恐有崩潰之危!”

黑袍人略一沉吟,道:“計劃有變,兩名力士與那金丹做糾纏,其他五名力士先去誆騙那筑基小子進來,若出意外,陣啟之時立即伏誅!”他頓了頓又道:“閻鋒,你也去一趟!”當下閃出一個褐袍人與五名紫巾力士應了一聲:“是!”后,前往那名筑基修士所在之地

那名筑基期修士,自然便是桃云青了,他本想找一處清靜的地方閑坐,怎料始終內心不安,覺得心浮氣操,后來,尋了一處陰影之地坐下,這才心平氣和起來,他只當是自己這幾日太操勞的緣故

他剛坐下不久,看著廣場之中,卻越看越不對,覺得這千余丈的圓形廣場就像是一個滿月,而那九座雕像則像一個月牙,雙月同行,這倒不像一個廣場了,倒像一個大陣了,他本來就對陣法有所研究,加之之前又與杜小瑩一起交流過陣法修為,觀其廣場,竟像是一個兇陣,而那九座雕像更是插在了要害位置

他心中一懔:這決計不是什么巧合!他當下想到,看這廣場越看越是心驚,一股龐大的煞氣氣息隱隱的透露了出來

正在此時,面向他走來了六個人,五個紫巾力士和一個褐袍修士,那五個紫巾力士其中四個肩章之上更有四顆金星鐫刻其上,還有一人肩上是五顆金星,想與宋三德在一起的紫巾力士肩上只是一枚金星,這五人卻又比他級別高了

那個褐袍修士走到桃云青面前,出言道:“這位道友,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請你去那邊廣場參加了!”他說話彬彬有禮,聲音也是十分溫和入耳

桃云青緩緩站起,朝他面露微笑:“好的!”但踏出一步之后,又停住了

“怎么了?”那修士問道

桃云青含笑回答道:“沒事!”但若是有人細看就會發現他面容之下,身子微微抖動,原來他近身之時看到這褐袍修士雙手之上留著長長的墨綠色指甲,他心中一驚,修士之中,修煉邪功的魔修才會留這種指甲,他心念一轉,便知不好,當下看出,這哪里是什么萬寶大會廣場,這分明就是煉人神魂的掩月同歸大陣!

他這才記起,截天書中十二萬九千六百中陣圖中就有此陣,因為截天書中陣圖太多,他哪里能夠記得完全,饒是他神識驚人,記憶力遠超旁人也不過記了近萬種陣圖,所以一時之間他沒有認出這陣,此時看出,心中一驚,又怎會進去?

不過他剛要找個什么借口的時候,那褐袍修士就已不耐煩的道:“道友請快點,萬

有些人则是原地没有动,眼神比较炙热的看向宋铁或者是王中。

这些人在不断的变动的过程当中,已经完全的进行了一个扎堆的反应。

而另外一侧的一些男女同学们,本来就是都有一个关系比较良好的保安。

或者有一些男女同学们,本身就和宋铁或者是王中的关系非常的好。

就好像是另外一侧的那些女同学们,都是过来支持李卫红一样的,这些男女同学们本身属于直接过来就是支持宋铁或者是王中的。

因此上,现在当宋铁和王中全部都出来之后,这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果断出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域修真霸主

狂翻的咸鱼2

星域修真霸主

云梦大领主

星域修真霸主

星辰旅者

星域修真霸主

鬼手魔音

星域修真霸主

神人谷的剑

星域修真霸主

窝在山村